作者:小妍说

近日,河北石家庄,一名4个月大的女婴从5楼坠落到1楼金属防护网。可怕的是,这已经是女婴第二次从5楼摔下来了。第一次是孩子刚出生5天的时候,孩子的母亲患有精神疾病,据了解孩子脑部有出血,肺部、肾部等多处受伤,但孩子父亲拒绝住院治疗,对于为什么要把孩子带离医院?孩子父亲称,自己学过婴儿护理,做过保姆、护工等工作,“这是我的强项”。此外,他还表示医院细菌太集中,家里环境会好很多。并且透露说,事发时他去买奶粉了,家中只有孩子和患有精神疾病的妻子,妻子神志不清,可能是她把孩子从家里窗户扔下去的。

孩子父亲还说,自己所住的楼房一层上有防护网,防护网相当于三楼。“一般三楼是摔不死人的”。他还称,“孩子本身就在生长发育,最好的补身体方法就是吃奶粉和睡眠,养养就好了,受伤就该多睡觉。” 孩子父亲今年48岁,妻子比他小4岁,两人2012年结婚,共育有两个女儿。妻子怀第一胎时就有疑似产后抑郁的症状。由于妻子不愿意去医院,小女儿在家出生,他负责接产,既没打过疫苗也没上户口。从女婴居住环境的视频里可以看到,女婴上身赤裸躺在被褥上,全身仅盖有一条毛毯,孩子父亲说这样孩子舒服,吸收天地精华,身上毯子和身下被褥均沾满污垢,“有的奶粉里面还有虫子,孩子父亲称自己是学中医的,还给孩子的奶粉里面掺红豆薏米粉、壮骨粉之类的,说怕孩子只喝奶粉喝馋了。”

女婴家中的4楼邻居透露,她母亲“经常发疯”,把家中的东西都往楼下扔。一楼的邻居因害怕高空坠物伤人,一个多月前安装了防护网,也就是这层网接住了从5楼坠下的孩子。这位邻居还说:“她已经是个‘疯子’了,会在院内打其他的邻居,揪别人头发,拿菜刀砍楼道内围栏,在家中不分时间的大吵大闹。她家中非常破败,导致我的家中严重渗水。很多邻居因不堪其扰,把房子卖了搬走。12月4日下午14时已将女婴母亲魏某送往精神疾病专科医院住院治疗;12月7日晚22时将女婴送往儿童医院住院治疗,12月9日,从河北省儿童医院宣传科获悉,昨天下午医院已对女婴展开多学科会诊,相关科室都在关注患儿的病情。目前女婴可以睁眼,但尚未达到完全清醒状态。

难以想象一个仅四个月大的婴儿被从5楼扔下过两次,很心疼她从出生以来的四个多月是怎么度过的?可能真的只是靠她自己顽强的求生意志,靠她自己“命大”,一次次和死神擦肩而过。孩子曾三次被送去医院检查,医生表示孩子脑出血、肾积水、肺挫伤、顶骨骨折,检查单上也显示女婴意识不清、反应差、哭声微弱,应该住院治疗。孩子的父亲却说给他的孩子治疗不值得,即使不需要他出钱,他依然坚持在放弃治疗同意书上签字,那么在他签字的一刹那,是想杀了这个孩子吗?说她不值!不值什么呢?不值得有一个好好的家吗?不值得睡整洁温暖的床吗?不值得喝干净安全的奶粉吗?不值得有一个爱她的爸爸吗?不值得有一个疼她的妈妈吗?不值得被萍水相逢的快递小哥救起吗?不值得在遭受无妄之灾后被及时救助吗?让他继续拥有这个孩子的抚养权,真的可以吗?孩子妈妈是精神病,那么这个孩子爸爸真的是正常的吗?

如果这个父亲精神正常,那真的太可怕了。给四个月的孩子喂蜂蜜?龙骨壮骨颗粒?嫌频繁喂奶麻烦,一次性喝一斤生了虫的奶粉?家里已经发霉了,还说医院细菌多?这确定不是谋杀吗?孩子母亲好好一个正常人,怎么就产后抑郁疯了?这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第二个已经非正常死亡。第三个现在脏器受损,危在旦夕。 中共政府还不剥夺监护权在等什么?不强制送医院治疗还在等什么?等他爸爸用针把脑袋扎透,血顺着针流出来就好了吗?一直宣称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到底在哪里呢?很多时候,真不知道中共国的法律到底在保护谁?

一群人高马大,身强体壮的成年人,却救不下一个小女孩,不管多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都不算事实,我们能看到,孩子躺在一堆发霉的破烂里,她爸一心想弄死她,很明显这个孩子需要帮助,但是我们没权利管,有关部门又怕担责任,开会开会又开会,这个部门推给那个部门,那个部门推给这个部门,根本不会有人去解决问题,这就是中共国的现实。法律并不制裁这种“可预见”的危险,就算你去报警,警察即便来了也只是批评教育,孩子还是照样养在恶魔父母的身边!除非孩子真的死亡了、残疾了,中共国所谓的法律也许会制裁这些父母们,但真到那时候又有什么用呢?一条生命全毁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GNEWS之前文章:

邪恶中共重演新版上山下乡2.0 https://gnews.org/post/p635034/

弟弟醉驾 姐姐顶包 跪地求情 https://gnews.org/post/p632092/

邪恶中共为保生育率 践踏婚姻自由 https://gnews.org/post/p630090/

新闻链接:https://news.163.com/20/1209/12/FTDGQL8A00019B3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