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小妍说

近日,中共国教育部网站发布了《关于做好2021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通知》中指出,推进就业工作综合评价。各地各高校要改革就业评价机制,建立分层分类就业评价指标体系。将推送毕业生到西部、基层、艰苦边远地区和重点领域就业情况作为高校就业工作评价考核的重要内容。健全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制度,更好发挥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对高校招生、学科专业设置、人才培养的反馈作用。持续推进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大规模跟踪调查。这条的核心意义就是毕业生如果找不到工作,就鼓励学校送学生去艰苦边远的地方去工作,并且推送的人数将作为学校未来能否得到中共政府财政帮助的重要指标。至于所谓的边远地区不是在城市当中,例如,农村,北大荒,云南等这些地区。

这完全和当年的上山下乡一样,1956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中提出:”城市的中、小学毕业的青年,除了能够在城市升学、就业的以外,应当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下乡上山去参加农业生产,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事业。上山下乡是中共政府摸索出来的解决当时的失业之策,将无法解决的失业包袱甩给了农村。因此从一九五六年起上山下乡就和解决失业“结合”起来了。而现在这个政策同样解决的是就业问题,之前的国内的新闻媒体只是软性号召,鼓励试的引导这些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但这次是中共教育部正式发文,并且将去艰苦边远地区的学生人数和学校考核相挂钩,这就极有可能发展成为当年那种强制性的措施。不得不说历史真是个戏台子,不同的观众换了一茬又一茬,同样的戏唱了一遍又一遍。

在中共国,有多少穷人家的孩子上学就是为了从艰苦边远地区走出去,这一政策倒是好,直接给送回去了。而这份去艰苦边远地区的名单中,一定是不包含那些中共高层子女的,至于那些地方小官的子女,即使去艰苦的地方也是去镀金的,是去体验民情的,是来给自己未来添加资历的,那些才是拥有了,选择权利的后浪。因为他们背后有人,有势力,有背景。一纸调令回到大城市了,回到大城市之后直接被提拔,在各种人脉关系的加成下成为一个小领导甚至大领导。而穷人家的孩子,大部分背后都是没有人的,他们很有可能在那待一辈子。那些到基层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这些口号都是屁话,这些发口号的人自己往办公室一坐,茶水一倒,报纸一翻,上下嘴皮一张一合,各种连蒙带骗和威胁这些穷人家的孩子去艰苦边远的地方,为这些畜生的政治生涯添砖,最后的结果就是完全没有回头的余地。就像当年毛腊肉一声号令:“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文革十多年中,大约1600多万初中和高中毕业生被打发到中共国农村,占当时中共国城镇人口的十分之一以上,波及当时中共国城镇大约一半的家庭。后来的结果怎么了,没门路的知青要想上大学,调回城,就要对那些生产建设兵团、农场、农村公社大队里手里握有党票、团票,招工、调动、提干、病退等特权的干部,施以小恩小惠,女知青不惜要献上自己的身体,有的女知青被奸污后,发现被骗,精神失常甚至自杀。看来村支书享用女知青的时代又要来了?

请大家记住,在中共国但凡主流媒体天天倡导的,还有每年春晚歌颂的模范行业,都是个巨大坑,都是给百姓洗脑,让百姓填坑的。好行业,好归宿,是不需要信仰加成的,就像让大学生上山下乡一样,如果是好事情,何必强迫?何必需要媒体软性号召,又为何与升学挂钩?就像当年文革,中共一直变相歌功颂德“青春无悔”,既然青春无悔,为什么当年知青们打破脑袋都要回城?仔细想想,中共针对百姓的任何政策,如果仔细推敲,都会让人细思极恐!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GNEWS之前文章:

弟弟醉驾 姐姐顶包 跪地求情 https://gnews.org/post/p632092/

邪恶中共为保生育率 践踏婚姻自由https://gnews.org/post/p630090/

蛋壳公寓 18楼租客放火跳楼 https://gnews.org/post/p623590/

新闻链接:https://www.sohu.com/a/435867700_162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