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战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战友之家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20年3月25日,郭先生说:我们背后的五大组织,七大机构,全部支持我们。
2020年3月31日,郭先生说:我每天都跟咱们的五大组织、七大机构,都要开个视频会,早上都要互通信息。我昨天第一次在那里面说,说完大家都不吱声了。
2020年5月9日,郭先生说:这几大基金面对面,大家一看的时候,你想都推出他来给我当主席了,都跟我合作了,到达拉斯去开会了,邀请到山上去开会。那个山是人家私人的山,从来不让别人去的。严格来讲,我是有色人种第一个进去的。这一切事情发生之后,我觉得共产党能撑到今年六四,它都不简单了。它是撑不住了,它在香港这个问题上,它开始放毒了。它不放毒,你知道导火索是在哪里呢?我告诉你一定是在南海。

2020年3月23日
今天起这五大组织,一句关键的话,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病毒——叫CCP病毒,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叫CCP,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理想和目的——干掉CCP。战友们走着看,记住我今天直播的这一刻,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共产党想在六月份把美国打趴下,让美国和中共勾兑的事,别想了。

2020年3月25日
战友们,这个来之不易的,太不容易了,但是你们发现,又有多少人认识到这件事有多么重要。这对我们的孩子,对我们的家人,对我们的西方的生存,它的意义太重大了。永远忘掉郭文贵做了什么,永远不要忘了爆料革命做了什么。像班农、比尔•格兹、Josh、凯尔巴斯、斯伯丁将军、彭培奥国务卿、罗比欧议员,还有我们的路德访谈的路艾谈、路瑞谈、路江谈、路安谈,还有我们各个媒体上的战友们这种呼吁,还有默默无闻的战友为我们呼吁,这些人,这叫爆料革命。没有一个人踢完球赛以后说,大家都说哪场球赛最精彩,没有人说哪个演员多精彩,一定忘掉哪个演员,谁要是哪个演员顶起一场球赛,他一定是输家。记住这场运动,这场爆料革命。太重要了,这是一个国家都做不到的事情,我们最短的时间做到了。而且,我们背后的五大组织,七大机构,全部支持我们。每个人都在发信息:必须要改过来。那个力量是多大啊,每天有多少次感动的我热泪盈眶。
……
然后班农先生和我们这个五大组织,七大机构全面呼吁把中国人病毒拿下,这是完全另一个世界。一念之差,生死之别,所以我还是给战友说,活着,活着,活着,你就是赢家。

2020年3月31日
每天晚上我们都有一个视频会议,她最大的感受,她留在曼哈顿,她说就是曼哈顿的人太伟大了。我每天都跟咱们的五大组织、七大机构,都要开个视频会,早上都要互通信息。我昨天第一次在那里面说,说完大家都不吱声了。我说我认为纽约将成为世界上最安全、解决疫情最好,第一个恢复正常生活的城市。没人吱声,我心里话我说完(他们)这什么意思?过了半天大家说Miles你是认真的吗?因为我们你说的话我们都信,你是认真的吗?班农还说要把整个美国lockdown呢。我说,真的,你去想想,全人类谁有这么大的财富来帮助纽约?谁有这么多军队真正的帮助纽约?谁有这么多的医护还有医疗人员,科学家能够聚集在一起来到纽约?那是真的牛X啊。他们说,你说的有道理啊。我说,未来纽约肯定是进曼哈顿之前你就已经必须确定自己是没有传染病的。进曼哈顿有一个检测机一看、一呼吸、没事(进入)第二、三、道关,第三道关再进城,嗞,没事。第四道关进你的工作办公楼,嗞,没事。再回到你的地方,嗞,没事。然后有一个隔离措施,你在那工作。我说这完全就是一个在生化战争之后的生活方式,在曼哈顿已经建成了现在,再一个你们有没有去看,咱们人去看那个美国搭建那个医院,所谓的武汉的方舱医院,那简直是不可等同而与。人家这里建的医院干干净净的,是在展览会议中心。记住这个词儿啊“负压空调”,“负压”记住这个。那个军人在曼哈顿讲的啊,他当时是个司令国卫军司令讲的话“负压啊”,“你给我地方,告诉我要多少床位,我把这个空调给你改成负压空调,然后你给我设备我给你摆到位,你给我专业人士我把专业人士的生活和通道全给你打开。我按照专家(规划)的隔染区我全给你隔离好,然后我把你处理所有二次、三次感染的东西我给你建好,你告诉我要什么?做多少?怎么做?我来干。”你看人家这军人的素质,真佩服,比电影都牛。你到现场去看去,什么叫“负压”?方舱医院不是“负压”的,还在那跳舞呢“噶喳喳噶喳喳”,傻X。那个交叉感染绝对是灭门的。什么叫负压?

2020年4月2日
我和班农先生的,五大组织,七大机构,我告诉他们,我说这是好事。共产党把爆料革命列为第三个国家相等的权利和实力,那是多好的事啊。我说你将未来代表着美国受害者,疫情死亡家属,和对政府不满的意见者,和全世界对中共不满的人,我说这咱爆料革命和班农先生,那你想这多大的机会,想不牛都不行。你现在让全世界投票,投共产党,投爆料革命,我相信我们的票是99.99都赢了,是吧,中南坑那帮人都投咱的票,他们可不傻,对吧,战友们。

2020年4月7日
特别是现在,我们美国的最高层的五大组织、七大机构,全面地对共产党要开战的前夕,我可以告诉大家,记住,川普总统是最伟大的战友,川普总统要出的是你想象不到的招。他会打太极,太极中最重要的招是什么,大家想想。你看着都会发生的。绝不是那么脱钩,香港绝对不仅是只取消自贸区地位,绝对不仅仅是脱钩的问题。我们在两年前说的事情,都在发生。就是爆料革命太牛了、太早了、太准确了。共产党你绝对完了,你百分之百完了,这是肯定的。

2020年4月15日
这个门后面的力量又多大,五大组织、七大机构是最核心的,可不是霍利议员一个人啊——各方的游说的结果。大家从现在开始,通过这个门可以合法的,通过理由去弄共产党的钱,查封他的钱,突破国家主权的司法管辖动他,对他的经济开始动手。没有人再挡得住。香港这个事情付出着太多的牺牲,让西方人看到了共产党的本来面目。但是就这自贸区地位还没敢取消呢,台湾、本来要打台湾没打,他保护了台湾。但是台湾在WHO的表现,让大家看到了——台湾是需要保护的。共产党来了个冠状病毒,不但来了个冠状病毒、制造了冠状病毒,一系列的所谓的大外宣搞的,“中国制度优越性超过西方”,“世界需要感谢中国共产党”,“因为武汉疫情我们控制得好”,然后“这个病毒是美国、美军制造的”,导致的全世界去中国化,实际上是去共化,给了所有的五大组织、七大机构一个最好的理由。美国在死人,美国已经死人了,每天都在死人,从几小时死人,现在到几分钟死人,甚至可能马上到分秒死人。谁来负责,谁来赔?大家要看到,我们爆料革命成功的将中国人和共产党分开、共产党和中国分开,这是我们爆料革命和班农先生,和美国世界的战友做的最大的贡献。否则这个法案就是对中国制裁、对中国人制裁,一切都完了。我们每个人在海外的钱,都可能受审查、有问题,包括香港人。甚至他有一个叫无范围法案,无范围法案就是他泛泛而谈,他就对所谓的亚洲啊,这个什么样的针对性啊。那这咱麻烦了,大家全完了。

2020年4月27日
还有,我再给大家最后说一下病毒。共产党接下来,我相信一定会挡不住国际社会到中国会去调查,只是一个多少人、什么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共产党会操作这个。另外一个呢,我觉得美国跟中共一定会有一个政治上的行动,这个先都是,就是消灭共产党的提前必须要的。国际社会它是讲法律的,这个全美国现在,共产党所说的也是灭共六个份子,现在非常坚定。我们的是五大组织、七大机构。我相信大家都看到行动了啊。美国现在达到90%的人,觉得中共是美国的威胁,全世界70%人不再相信中共,而且麦康奈尔已经发表了很重要的讲话。而且大家看到,班农先生已经在福克斯,还有这些媒体上,已经从愤怒,说这是一场战争,已经在做着酝酿和准备着。美国任何政治行动一定是名义在前,然后就是国会,然后才是军方,然后是告诉你。心理战、媒体战跟你说,最后不行,就萨达姆、卡拉菲,啪叽。一定是啊,一定是。

2020年5月7日
面具先生:感谢七哥,也就是说共产党它是非常非常恐惧七哥。原来七哥说过,七哥的爆料已经成为中南坑的精神艾滋,就像现在已经变成比冠状病毒更恐怖的对象,但是他们的恐惧只能是证明他们灭亡得更早,因为他们想挡住我们G-TV,我相信他们挡住一时,不可能永远挡住。说到这儿我想请问七哥咱们的班农先生前几天谈到了关于防火墙的事情,然后您跟五大组织七大机构建议的时候也提到了防火墙,前几天一个美国高官也给你说中共最怕的是什么?怕的也是防火墙,那么在这个事情上我们现在有没有行动?或者说什么时候可能会成为一个突破的时间点?七哥方不方便讲一下?谢谢七哥。
郭先生:好的,谢谢面具先生,这问题特别特别好。经过事实我相信你看到了,包括我们几十个战友,包括这五大组织、七大机构这些人,包括战斗室。干掉三项原则呀,防火墙,接受近期调查,全世界合作,然后分享信息这三原则,Fox这三原则。包括现在班农先生在战斗室里边和我们推出关于我们战友对整个病毒的解释。包括班农先生要求对中共的罚款、惩罚性罚款。包括这就是珍珠港和911之后的对美国最大的袭击。包括在香港的事情上共产党就是黑社会流氓,必须对香港的官员制裁。包括对共产党高官在海外的私生子女的资产马上要查封。包括现在对台湾的保护《台湾保护法》、《香港的保护法案》。可以这么说,没有我们绝对没有。
今天我们可以在这儿说,百分之百都是我们做的。谁想在这些事上,包括《新疆法案》,谁想吹牛X,谁想揽功、自己摘桃子,你会受到历史的惩罚。因为只有我们付出数以巨额的美国合法的公关费用,和无数个战友捐款的法治基金和法治社会在美国合法的游说和行动,只有我们可以公开的能让班农——班农背后可不是班农啊,班农代表着美国七千万个家庭啊,他每天说话,他来自于白宫啊。他可不是来自于像什么孟韦参、韦石、熊宪民、来自于中国的男女跑出来偷看厕所,可不是那个鸡腿潘,可不是那个什么天津大驴脸,来要饭的都要不着地方,还有那个曾宏,拿美国一千两百万钱每月救济金的烂仔,像乱去人家里洗澡那些孙子们。他不是这帮人啊,他是全世界最有权力的国家,他是跟美国大选影响了人类的最重要的国策大师。中央电视台称为叫做,叫做什么?说班农是军师是什么?啊,师爷,师爷,称之为师爷,他就是师爷啊没错啊。这师爷牛叉着呢,白宫的,哎呦我的妈呀。哎呦我晕啦。

2020年5月9日
去年在华盛顿开完那些会,五大机构、七大组织开完会以后,美国那几个人跟我那么多天的交涉以后,我明白了,他绝对完了。因为把美国唤醒这个愚蠢的行为是谁也停不了的。这就是你看到一直跟我站在一起的,像班农、比尔.格兹、斯伯丁将军、白宫的潘尼哲(Pottinger),潘尼哲非常非常重要的,彭佩奥,还有离开白宫博尔顿,埃文斯虽然后来,但埃文斯原来也是跟我们站在一起的,卢比奥,还有现在的科顿以及几个大的金融机构,而且卡尔.巴斯这几个大的基金。这几大基金面对面,大家一看的时候,你想都推出他来给我当主席了,都跟我合作了,到达拉斯去开会了,邀请到山上去开会。那个山是人家私人的山,从来不让别人去的,严格来讲,我是有色人种第一个进去的。这一切事情发生之后,我觉得共产党能撑到今年六四,它都不简单了。它是撑不住了,它在香港这个问题上,它开始放毒了。它不放毒,你知道导火索是在哪里呢?我告诉你一定是在南海。当时如果没有香港这件事情引发,中美之间的冲突,南海直接就是肯定巨大冲突,然后就是台湾。但是香港把台湾真的是救了,所以我去年在六四,火鸡龚、班农、还有斯伯丁将军,那个非常棒的记者Josh Rogin、华盛顿几个政治家,还有韩连潮、杨建利这些民主民运人士在场的时候,我说我告诉大家这是最后一个六四,我非常有信心的。

2020年6月28日
这几天你们看到,我每天我们见这么多人,一会儿还要见几个超牛的人啊,五大组织、七大机构的人,这几天已经开过几次会了,大家也都看到了美国政府的行动、欧洲的行动。那么共产党现在又出了新的这些招,是吧?据我掌握刚刚今天的情报,中共在欧洲、在中东都有更大的行动,都有更大的行动。这些行动无非是渗透、军事部署、情报基地,而且更夸张的事情,加速了在这些地方的基地建设,包括导弹部署、军事设施,分享所谓的空间技术、太空技术,还有什么卫星联系平台、北斗七星啊什么的,但是这对我们都是天大的帮助。
……
另外一个就是军事上的制裁。现在就是东海的上次较量以后、南海的较量,共产党根本是纸老虎不堪一击,防止共产党疯狂来一下子。所以说美国在军事上更加大量的力量,在印度海、南海、东中国海进行布置,一旦中共再玩老鼠戏猫的游戏,直接歼灭。而且这不会引发全面战争,不可能。另外一个,现在中共太空中的垃圾,和中共在太空中布置的垃圾,大概占了太空中垃圾的大概在六分之一,而且涨势最高。根据国际太空中的规则和达成的协议,北斗七星系列,美国18分钟内很容易把北斗七星全面摧毁。所以说我觉得美国应该在太空中先给中共一个颜色,把北斗七星统统给它摧毁。

2020年9月9日
大家你们不知道背后。我能成为这个Rock排名第一的背后的真正的力量,没有五大家族七大机构是不可能的。共产党为什么吓成自己成立了一个叫网络巡警,我今天下午几次感动得我都,我都控制不住眼睛(泪),我进好几次洗手间。这些美国朋友太够意思了。我打电话,Miles我们必须让共产党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是被钱所控制的,不是每个人都是因为钱可以跟他们磕头的。而我们相信你说的,只有美国人和中国人和欧洲人民紧紧地在一起,我们才能和平,共产党绝对不能代表中国。那看到新中国联邦的战友们上街上那个整齐、纪律、文明,感动万分。这都是世界上最牛的人了。说全家都在听这歌,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他说我一听都是,每个人都说都是全身起鸡皮疙瘩,都是朗朗上口。我前天回到曼哈顿时候,我见到美国对爆料革命最关键地接下来,你们会看到狂风暴雨般的重锤砸向中南坑,你们会看到。我让他(曼哈顿朋友)听着,他一听,就扑腾从椅子站起来。哇,Miles他说这个力量太大了。他的女朋友一直听,然后说句话真的是感动我,她说Miles,中国人太可怜了,我去中国的时候看到中国穷人太可怜了。中国人竟然那么多人没有社保,没有公共厕所,孩子上学还得付钱。共产党说还拯救了全中国人民,共产党还说没有共产党中国人活不了。所有的共产党官员都跟我们说中国人再有一百年也达不到你们美国的水平,中国人需要我们高压维稳,符合你美国利益。说能不能让工人得到更多的福利啊保险啊,所有共产党就告诉她说如果让中国人得到了保险福利和美国一样的这种国家社保系统,说中国人民就造反。中国人民一造反就大量的非法移民就跑你美国去了,你就完啦。你们再想在中国买那么便宜的产品可能吗?她说我们都犯罪了,我们真的这么多年跟中国做生意就是为那点便宜。
现在真的知道他们相信,我说你们今后没有共产党了以后你们会更有更大的市场,就像今天郭文贵一样,啊,这个音乐,共产党还在那呢,中国人就已经给我创造了一个第一。就是中国人的市场可以到美国来,你美国人只要停止给共产党钱,给它技术,中国的三万亿美元的所有的所谓的互联网的网络的经济都会加大一两倍和你共享,美国六万亿美元的互联网市场可能马上就到二十万亿美元,这个是中国人要付你知识产权费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垄断的所谓中国人民十四亿人贫穷的市场廉价劳动力,那将是你最大的机会。新中国联邦不会参与政治,但是我们永远会成为中国的民主、法治、信仰自由的保护神。谁要敢不去按这个路走那我们就是最大的敌人。每个人都听进去了。我说你听听我那歌词,共产党它胡编滥造杀了我们的family,我们受够啦,我们不再跟你玩了,不再信你了,我们要干掉你,我们要站起来。这美国人一听,这对啊。我说你们美国人这摇滚,中国共产党哪个不听啊,他单单不让老百姓听啊,我说你想想我这个我歌声中国老百姓。如果允许下载的话,不要说十四亿人,就是五亿人下载了,你告诉我是多少钱啊?我说你拍我们的视频新中国联邦你拍我电影拍我视频,不要五亿人,一亿人看你告诉我。他都傻了。我说你不用跪着去赚那个钱,你也不用把你的老婆孩子奉献出去赚这个钱,你也不用出卖良知来赚这个钱。
新中国联邦新中国人你看到我们的战友啊可以说是你最相信的朋友。这为啥他们要邀请我去这几个州,去给这其他种族的演讲去?我说我的前提是上去我先声明,我既支持川普总统我也支持拜登这个总统选举,我不掺和你美国政治。但是我想说的事情,我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就是共产党,你为什么把你的家变成了监狱?你为什么要戴着口罩?你为什么你旁边人要死?而且美国经济你相信还会什么时候能好?谁偷走了你的工作?共产党啊,共产党是谁啊我说不超过五个家族。我们只要把这五个家族给灭了,中国人就解放了,美国就解放了。共产党说这个病毒是美国人干的,你们反击过吗?共产党一月份就制造出病毒疫苗了,它怎么制造出来的?那海鲜市场既然来到海鲜市场,干嘛把他给铲平啊?谁也不相信是共产党搞得,我都不想相信,那你干嘛把海鲜市场铲平啊?干嘛不接受调查啊?干嘛不配合?干嘛把全世界口罩都买了啊?你这么早就研制出疫苗了,不就让你美国跪下来嘛,我有疫苗。这就在你家放火,旁边堆了一堆消防器灭火器,在你家点着火了,你看,来吧我这有灭火器。你咋这么快我家还没着火灭火器就堆你家门口了,而且把我家消防器都买完了,结果你家一着火他就来卖消防器来了,结果你没搭理他。那你家死了多少人啊,对吧,这多简单的道理啊,还用我郭文贵说吗?
我不想相信共产党他真的是CCP病毒,不想相信,他毕竟是我们中国人呐,但他真的就干了。我告诉你,其中一位教授跟我说啥?这个教授告诉我说,文贵,当我去看他们去做这个事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想天真的我相信他只是在吓唬,他不敢干,或者小规模,他真的就干了。对全世界下手了。他不但下手这一次,他接着还想干。我可以告诉大家,我说刚刚的,埃及搞了个P3实验室,巴基斯坦搞实验室,谁说?我郭文贵第一个说的。我告诉大家2006年第一个被邀请去所谓当这个P4实验室董事的就是我郭文贵,我拒绝了。第二个就jack马上去了,马云。然后就到法国,跟法国设计图纸合作。我说现在这个病毒简单到什么程度,不用P4实验室不用P3实验室,就像Dr.闫我们科学家这样的牛人,就在你家厨房就能造出病毒来。共产党真的是打开了人类的潘多拉的盒子。不take down ccp,我说你别take down,你养着它,你给它投资,你让它强大。所以前些天回来我见这些人,你看我基本上没怎么睡觉战友们,真没怎么睡觉,我不舍得睡觉。我见一波人说完每一个人都是眼泪哇哇的,每个人支持我都弄得我眼泪哇哇的。全人类面对着威胁,曼哈顿没人大街上。你想想这有多恐怖啊。分分钟可能下一个就是你全家死,而且没人负责,这有多么的荒唐啊。

2020年11月7日
在过去的27天里,所有的美国朋友,都说文贵我绝对相信你这个预测和你的判断,但到底儿是什么样的荒唐和滑稽的结果?到底儿谁会赢谁会输。1号的时候,我告诉了我所有的我身边的朋友,我说你会看到11月3号这个世界上惊天的剧变,你无法想象的事情。班农先生,还有我们所有的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董事们,还有美国的朋友们,经济界、媒体界,包括这五大家族、五大集团、七大机构,他们说,不会有太大的悬念,川普一定当选,只是多少票的问题。这是为什么我11月3号我坐在那儿,我说从现在开始起,会看到新中国联邦人,到底多少人信文贵,多少人不信文贵,多少人信新中国联邦会成功,或怀疑新中国联邦,不会成功。我说今天晚上就会得出答案。因为我确信,11月3号晚上绝对不会川普总统当选,一定不会当选。不但如此,我还告诉所有身边的人,我接下来,我希望我的建议,能够得到采纳。大家都看到了啊,我们的很多建议,他们并没采纳,咱算啥呀,咱在人家的心里面算什么呀,是不是,别把自己看得太伟大了,人家能听到咱的声音,这就是咱的荣幸了,人家采纳咱的建议,那是,有些可能,有些是绝对不可能的,别拿自己忒当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