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小妍说

近日,在安徽绩溪县,交警查获一起酒驾,车上女子竟然上演了一出顶包、跪地求交警放过她弟弟的闹剧。当天晚上9点左右,绩溪县公安局交管大队城区中队的民警正在华阳城区的印潭路查缉酒驾,一台白色轿车在离现场不远处停了下来,交警立即上前查看,驾驶室里坐着一名女子,神情淡定。虽然驾驶室的女子一口咬定是自己开的车,吹气检测结果也显示女子确实喝了酒,但民警通过执法记录仪上的影像,判断当时开车的是一名男性驾驶人。绩溪县交管大队城区中队民警凌家俊:“我们要求女子出示驾驶证和行驶证,她回答说没有驾驶证,我们又让她拿出车钥匙,口口声声是自己开车的女子竟然不知道车钥匙在哪儿。”这时,现场的一名辅警将躲在离停车位置不远小区内一名可疑男子请了过来。陈姓男子在交警的一再追问下,终于承认自己就是开车的人,刚刚还在狡辩的女子一下子张开双手,挡在男子面前。女子现场求情:“他是我们家的独苗,求你们,我弟弟的惩罚我来承。我就这么一个弟弟,求你们。罚款我来罚,我愿意坐牢我愿意坐牢。”

很多人说在这场闹剧中看到了姐弟情深,可我觉得不仅仅是姐弟情深的问题,更是一个被洗脑的姐姐,从小被灌输要照顾弟弟,弟弟以后靠你了的思想,这种环境下,姐弟变成了主仆,姐姐的思想和行为习惯中都会下意识的以弟弟为中心。仅仅用“悲哀”这么一个词汇,已经很难解释这件事情。类似的重男轻女现象在中共国还有很多,而这件事只不过是一个缩影。往往这种家庭长大的女孩,从小都会被教育要照顾好自己的弟弟,直到长大,甚至到成家。这样家庭长大的女孩,所承受的苛责与恶意远比我们想象的多得多。而最多的就来自于她们的父母,父母的重男轻女思想会让这些女孩从小活成奴隶,觉得自己永远是不重要的,永远该做出牺牲成全别人的。父母会无限制的压榨这些女孩的所有价值,从出生就不被期待和祝福,永远活在弟弟的阴影下。

你和她们说男女平等,她们会反驳说姐姐就是要帮助弟弟;你说封建思维,她们会反驳说弟弟是家族唯一独苗;如果她们选择不服从家里,就是家族的罪人,就是不孝。不孝就是禽兽。这是什么?这就是最高级的洗脑。毕竟在中共国的文化环境中,又有谁能抵御住“不孝”两个字带来的巨大压力?虽然肉体是人,但是内心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人。在当今这个时代,洗脑洗成这样有多可怕,而更可怕的是这种想法早以隐藏在中共国的各个角落里,已然形成了悲剧的循环。

有人说,中共宣称2020年贫困县全部都脱贫摘帽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思想上依旧贫瘠?为什么到现在还会有这样的姐姐?这样的家庭?姐姐的这种思想是谁导致的?她为什么是个扶弟魔?她又是怎样变成一个扶弟魔?她什么时候变成一个扶弟魔?这些问题就不值得我们思考吗?难道这个女孩天生就是扶弟魔吗?我们都知道,不是的。毕竟在一个靠武力和暴力实施极权的国家,哪有什么男女平等;一个韭菜和镰刀泾渭分明的国家,哪有什么男女平等;一个户籍歧视低端人口标签大行其道的国家,哪有什么男女平等。别说什么男女平等了,连基本人权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男女平等?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中共。

(文章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

GNEWS之前文章:

邪恶中共为保生育率 践踏婚姻自由 https://gnews.org/post/p630090/

蛋壳公寓 18楼租客放火跳楼 https://gnews.org/post/p623590/

17岁花季少女在中共警察的“注视”下溺亡https://gnews.org/post/p619501/

新闻链接:https://www.sohu.com/a/436971071_115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