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爾戰友團 Tao
校對 文錦 上傳 雲起時

圖片來源:Zerohedge

只需要壹個壹次性手機和銀行APP,中共國“錢販子”就能輕輕松松的為墨西哥販毒集團洗錢。

嫌疑人拒不認罪

據路透社12月3日報道,明年初,壹名叫甘先兵(音同)的中共國商人將在芝加哥壹家法庭接受審判,罪名是他為墨西哥販毒集團洗錢53萬多美元。

現年50歲的甘先兵在今年2月被判犯有洗錢和無證經營匯款業務的罪行,該業務將美國銷售的毒資轉移到海外。甘某壹直堅稱自己是無辜的,其律師說他是被美國當局誘捕的。雖然甘所服務的對象是毒販集團的頭目,但審判幾乎沒有引起任何關註。

美國執法官員表示,中共國的“錢販子”已經徹底顛覆了傳統的毒資洗錢方式,並正在取代長期以來主導毒品交易的墨西哥和哥倫比亞的地下錢莊。中共國玩家高明的地方在於:他們先將販毒集團的毒品利潤從美國轉移到中共國,然後再轉移到墨西哥,操作流程極其簡單,只需按幾下壹次性手機和中共國的手機銀行,關鍵是這些巨量的現金從未跨過邊境。錢販子們向美國和墨西哥的小型中資企業支付費用,幫助他們以企業的名義轉移資金。與銀行系統的大部分接觸發生在中共國,對美國和墨西哥執法部門來說,這是壹個名副其實的黑洞。

美國檢察官9月24日在甘某案件的量刑備忘錄中表示,總部設在墨西哥的中共國資金掮客”已經開始主導國際洗錢市場”。路透社在經過大量的采訪和調查後的結論顯示,壹些中共國資金掮客集團已經成為拉美價值數十億美元毒品帝國中的關鍵壹環。在中美關系緊張日益加劇之際,中共國的角色對美國的禁毒工作提出了嚴峻的挑戰。

美國檢察官稱,甘某與另壹名中共國資金掮客經營著壹個嚴密的團夥,2018年11月,他在從香港前往墨西哥的途中,在洛杉磯國際機場中轉時被國土安全調查人員抓獲。根據甘某的律師9月提交的壹份法庭文件,甘某從2016年至被捕時,轉移了2500萬美元至6500萬美元的非法販毒資金。

據兩位美國消息人士透露,甘某所在的團夥以瓜達拉哈拉(Guadalajara)為基地,曾與多個販毒集團合作,其中包括著名的錫那羅亞販毒集團(Sinaloa Cartel),該集團此前由臭名昭著的墨西哥毒梟華金-“查波”-古斯曼(Joaquin “El Chapo” Guzman)領導。

美國財政部和歐洲刑警組織已經對中共國不斷擴大的毒品洗錢網絡發出警告。歐洲刑警組織在2019年11月表示,這些洗錢團夥對歐洲構成了“日益嚴重的威脅”,而美國財政部也在2月將中共國洗錢網絡定性為美國金融系統的“監管漏洞”和“關鍵威脅”。除伊利諾伊州的甘某外,自去年10月以來,聯邦檢察官還在弗吉尼亞州和俄勒岡州對至少另外兩個中共國洗錢團夥的涉嫌成員提出了指控。美國緝毒署(DEA)的壹名高級特工表示,中共國的洗錢網絡讓美國通過追蹤資金來抓捕拉美毒販頭目變得異常困難。

甘某拒絕出庭作證,他對三項洗錢罪、壹項共謀洗錢罪和壹項無照經營匯款業務罪拒不認罪。他的律師在9月的壹份量刑認罪文件中說,甘某不是行動的主謀,主謀是壹位名叫潘海平(音同)的墨西哥海鮮出口商,甘某被其欺騙,他在中共國的銀行賬戶被潘海平用來洗錢。據兩名美國消息人士和壹名墨西哥聯邦高級警察稱,潘海平在今年早些時候因被指控洗錢而在墨西哥被拘留,正在等待被引渡到美國。

在美國幾周前解封的2019年3月的起訴書中,潘海平被控為墨西哥販毒集團洗錢近50萬美元;在伊利諾伊州經營非法匯款業務;利用中共國的銀行賬戶秘密洗錢,這些賬戶中包括了甘先兵的賬戶。

另壹名被指控的同謀龍煥新(音同)2月在溫哥華國際機場被加拿大執法部門根據美國當局的逮捕令逮捕。美國法院文件顯示,龍被引渡到美國,上個月他在芝加哥對為墨西哥販毒集團洗錢的指控拒不認罪。

中共國不配合調查

據兩位熟悉調查的美國消息人士透露,美國官員在甘某案中非正式地向中共國尋求協助,但未得到支持。

中共國外交部對他們的說法提出異議,該部在10月底告訴路透社,它沒有收到美國當局就該案提出的幫助請求。該部在壹份聲明中說,中共國隨時準備與美國合作,”摧毀販毒集團和與毒品有關的洗錢網絡”。但兩國需要在”尊重對方法律、平等互利的原則下開展工作。”

該部表示,近年來華盛頓在洗錢調查中查詢到的中共國銀行賬戶持有人大多是中共國的”合法企業和個人”。”在我們要求美方提供涉毒企業和個人的線索或證據後,美方壹直沒有回應。”中共國外交部在聲明中說。

美國特工表示,如果沒有中共國的協助,便無法追蹤中共國境內的資金流向,也就無法深入調查這個洗錢網絡,從而令他們在抓捕罪犯方面困難重重。另壹位熟悉調查的美國消息人士說 “這是有史以來最精密的洗錢形式”。

壹次性電話和壹美元現鈔

破解此案的關鍵人物是該團夥在紐約的成員林雪萍(音同),她因涉嫌洗錢於2018年5月被捕後,成為美國政府的汙點證人。

林是新加坡人,她在甘先兵的庭審中作證說,她在2011年搬遷到瓜達拉哈拉(Guadalajara)之前,在中共國認識了甘先兵,當時甘在國內經營壹家鞋廠。林雪萍說,甘在2016年招募她加入了洗錢網絡,她與另壹名團夥頭目潘海平成為戀人。

在紐約約翰-肯尼迪國際機場被捕後,林同意戴上錄音設備,幫助當局收集對甘先兵及其同夥的證據。根據林的審訊證詞,她還帶著國土安全調查局的臥底特工參與了在芝加哥的三次取款行動,這導致了甘被定罪。

林雪萍於2019年11月承認了洗錢指控,目前已被保釋出獄,等待判刑。

美國官員說,將販毒現金收益帶回墨西哥比跨境運輸非法毒品更為困難。究其原因,現金比毒品重很多,運輸它使毒販面臨很大風險。通過銀行系統轉移毒資風險也很大,美國和墨西哥的金融系統對可疑的跨境匯款審查極為嚴格。

甘先兵和他的同夥完全避開了這些障礙,先將美國現金離岸轉移到中共國,然後從中共國再轉移到墨西哥。林雪萍是連接太平洋兩岸的關鍵人物。在2019年11月的認罪協議中,林某承認在2016年至2017年9月期間,與甘某和潘海平壹起洗了約4800萬美元的毒品現金,而她收取了0.5% (24萬美元)的傭金。

林雪萍在對甘某的審判中作證說,她有兩份工作。壹份工作是在芝加哥和紐約等城市向販毒集團的聯系人收取毒資,通常壹次收取15萬至100萬美元不等。她會帶著壹次性電話、暗號和1美元現鈔,在公共場所等候。墨西哥的販毒集團會把她的詳細資料(壹次性電話號碼,暗號,和1美元現鈔的序列號)傳給他們的聯系人,聯系人會電話聯系林雪萍,並使用暗號來表明自己的身份。林雪萍在審判中說,在接頭點,她會把帶有相應序列號的1美元鈔票交給他們作為“收據”,用來核實是否進行了交接。林雪萍的另壹項工作是在華人華僑中招募企業,幫助他們讓這些現金消失。Gnews文章《中共資金掮客如何為墨西哥毒梟洗錢》(https://gnews.org/post/p623097/)對洗錢網絡的操作步驟有詳細的描述。

壹些總部設在美國的中共國企業長期從事賬外貨幣”互換”,以避免高昂的銀行費用。美國當局表示,如果公司經常利用這種交易來規避正規銀行系統或經營未經授權的匯款業務,那麽這種交易在美國是非法的。檢察官在庭審中描述的最簡單的交易場景如下(以15萬美元為例):
林雪萍帶著15萬美元現金來到壹家在紐約的中共國企業。
她會打開智能手機上的貨幣轉換應用,獲取美元和人民幣之間的匯率。
她還會交出甘先兵給她的壹個中共國的銀行賬戶的詳細資料。
中共國企業收下這15萬現金
中共國企業將等值的人民幣從自己在中共國的賬戶轉到林雪萍提供的銀行賬號上
這就是所謂的“鏡像交易”。結果是在沒有任何美國金融機構參與的情況下進行了販毒資金轉移,也沒有任何記錄。這家中共國企業利用其在中共國的銀行賬戶中的人民幣購買了現在在美國的現金美元,它既賺取了傭金,又避免了銀行費用和美國政府的審查。整個流程當中與金融系統的唯壹接觸是中共國兩個賬戶之間的境內轉賬,這不太可能會引起中共國銀行對資金來源的警覺。

下壹步是把錢從中共國轉到墨西哥,甘先兵會運用同樣的“鏡像交易”手段,只不過這次是利用在墨西哥的中共國企業完成交易。

洗錢的動機

路透社還采訪了甘先兵的妻子,她表示甘因厭倦了中共國的高稅收,十年前變賣了他溫州的鞋廠,到墨西哥尋求更好的生活。在瓜達拉哈拉(Guadalajara),甘先兵與人合夥創辦了壹家出口海蜇的企業。她說,為了避免高昂的銀行費用和糟糕的匯率,貨幣互換在華人華僑商界很常見。她透露甘先兵與其他中共國商人參與了貨幣交換,但她不知道販毒資金的事情。

美國緝毒局官員告訴路透社記者,中共國富人巨量的財富轉移需求,讓洗錢網絡的生意異常火爆。中共國限制其公民每人每年可以從國內轉出的資金數額僅僅只有5萬美元。這些富人們可以借此手段逃避中共國的外匯管制,將財富轉移到國外。

美國官員說,中共國的洗錢者不僅僅能將販毒資金洗幹凈,而且洗得非常便宜。他們的價格比墨西哥和哥倫比亞的競爭對手低了整整壹倍。之所以能做到這壹點,是因為他們對每筆交易的雙方都征收了費用。他們向急於將錢轉移到海外的中共國富豪們征收高達10%的傭金,這使得他們可以向毒販收取僅僅幾個百分點的費用,洗錢者仍能賺取豐厚的利潤,同時從販毒客戶那裏獲得源源不斷的美元和歐元。

評論:
中共對這種洗錢網絡的交易樂此不疲,不用承擔任何風險就可以賺取大量的外匯,這是他們不願意配合美國和歐洲調查的根本原因。凱爾巴斯先生在推文中指出,中共國和香港的銀行為墨西哥的販毒集團清洗了巨量的臟錢,不僅如此,這些販毒集團把大量中共國生產的芬太尼走私到了美國,毒害了不計其數的美國公民,這是赤裸裸的戰爭行為,是時候對它們進行制裁了。

圖片來源:Twitter

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