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ok (水雲間)

近日,紐西蘭華人社區一位鐘姓女商人Elizabeth(ying )Zhong被害,藏屍車後備箱的案件引起了媒體廣泛關注,這位鐘女士有著“商業精英”的過往,名下有多家公司及酒莊,贊助過華社多項公益活動,因此自11月28日媒體報導其失蹤,當晚發現屍體,到12月5日,紐西蘭先驅報報導她的生平故事,無一不成為華人圈追逐的頭號焦點。

據紐西蘭先驅報報導,鐘女士1997年移民紐西蘭初,並不是個有錢人,曾住過政府公屋(提供給低收入人士的低廉出租屋),在英語學校打工,也許是在學校接觸移民留學業務的經歷,2010-2012年開始鐘女士開始提供投資移民的諮詢服務,在廣州舉辦投資研討會,旨在吸引富有的中國內地商人到紐西蘭投資。

為鐘女士帶來人生重要拐點,讓她從女商人變身超級女商人的貴人據說是一位叫SAM CHAN的會計師。因為他,鐘女士得以認識諸多投資人士,與他們合作並開始購買公司。目前她名下的公司sunbow Ltd,兩家釀酒企業(kennedy point, Carrickwine)都處在託管清算中。2017年一位中國富豪資助她數百萬紐幣購買的知名視覺特效公司DIGIPOST,也被銀行拍賣償還貸款。

她的一位朋友說, 儘管她的公司進入破產程式,但是不代表她是個壞商人,太多人向她索要錢財,她被告知最好的辦法就是破產。是什麼原因讓那些投資人放心將鉅款交給了一個沒有成功經驗的女商人,又為什麼投資後又急於索回錢款呢?更重要的是鐘女士如何能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呢?

有讀者在中文網站留言說,一些中國國內的投資者沒有紐西蘭合法等身份,不能正常投資,會選擇將資金交給有紐西蘭身份的代理進行託管和投資,如果中途希望歸還投資款,而代理又已經將錢挪作他用,就容易出現糾紛。因為這類投資有打擦邊球,鑽法律空子的嫌疑,所以就算訴諸法律,很大機會因為投資不合法的理由敗訴,投資金額等於打水漂。

文貴先生曾說過紐西蘭是中共藏大錢的地方,頂級盜國賊如孟建柱,孫立軍等,自然有私生子,私生女在海外接應,轉錢管道非常人能及;低級盜國賊比如各省各市,各局各辦的頭頭腦腦,自然也想在紐西蘭準備好自己的後花園,地下錢莊,銀行違規操作,人肉螞蟻搬家五花八門,其中花錢找仲介,特別是找那些願意當白手套的老移民,四處張羅購買空殼公司,投資地產,實則轉移國內資產,將贓款洗白就是一個重要出路。鐘女士的神奇發跡,似乎契合了這一規律。

鐘女士的一位鄰居透露2019年一位商業夥伴向他控訴說鐘女士欠他1000萬元,其後經常有駕駛豪車的年輕人上門拜訪鐘女士。如果鐘女士是在經營一個拆東牆,補西牆,空手套白狼的旁氏騙局,在目前中國國內經濟崩塌,資金鏈斷裂的危機下,那真有可能將債主逼上行兇的絕路。

一位匿名跟帖說,有人仗著對方在紐的投資身份不合格等原因拒絕還錢,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這就是結局。鐘女士55歲的生命,在一堆說不清道不明的債務關係中結束了,5/12/2020原本是她應訴上庭的日子,但是她也不需要再掙扎了。牆內的人拼命的掙錢,然後想盡辦法將錢財,肉身送出國;牆外的人也不甘心國內的熱錢自己沒份,拼命的結識有錢人,從中賺點過手費。這樣的怪圈何日才能在華人世界消失?咱們華人只有在一個真正健康,民主的新中國聯邦的新體制下,才能在自己的國家賺乾淨的錢,賺舒心的錢,有了錢才不會提心吊膽,費盡心思地背著財富遠走他鄉。而因財生貪念,因貪念毀人生地悲劇才不會一次次地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