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战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战友之家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18年10月16日,郭先生说:我说西方人看待中国,看待中国政府,真的是不一样。刚刚我在直播前,一位朋友,在日本给我打电话过来,都很晚了,老人家了,他说这个,“文贵呀,我最近看了个最大的变化,就是班农也好,美国总统也好,美国高层,还有来到日本来跟我见面的,都说要把共产党和中国分开,和中国人民分开。”他说,“这是你的功劳。”我说:“这确实是我的功劳。”在我之前我没见过哪个华人,敢这么说过话,更甭提什么海外民运啦。扯淡的事儿,吓死他也不敢。他就没这个脑子。
2020年3月7日,郭先生说:我们现在可以说,爆料革命是最成功的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看看彭斯副总统,看看彭佩奥国务卿,看看罗比奥,看看Tom Cotton,看看班农先生,看看川普总统,还有斯伯丁将军,逐渐要把共产党和已经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同时把海外的华人的形象和欺民贼彻底分开。把病毒和中国人分开,和中共紧紧的连在一起。然后把这些小粉红这些烂人们和我们华人分开,让中国人的孩子在海外读书受到绝对的尊重,绝对的欢迎。绝对要制止这次在海外华人形象的大灾难即将到来之时,我们彻底阻止。这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爆料革命做得最好的。

2018年9月28日
就按中共过去所说的,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伊拉克战争,911,美国的反恐战争,给了中国前所未有的历史发展机会,美国和西方世界,全部忙于和关注所谓的反恐战争,让中共得到了飞速发展。也由于美国内部的各种政治情况,和几届选举,给了他们巨大的机会。但是就从这届政府开始,引起了西方以美国为首的这些国家,高度关注。特别是美国的川普总统当选以后,他的班底,和他所用的团队,不论是班农,还是蓬皮奥,还是Jon Ponder,还是马蒂斯,还是这个纳瓦罗,任何一个人,都意识到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或者说西方世界,必须面临一个选择。是继续达成协议合作,有没有这种可能,或者说,和中国分享市场,共同发展,共同强大,共同治理世界。是否接受中国所提的,作为两个崛起的大国,共同来管理世界,多极世界。还是彻底的否定中共的共产主义。在这些问题上,有几个核心的问题。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面,美国所谓的鹰派,所谓的反中派,就是西方的川普总统代表的极右派,所谓的鹰派,都在反思这个问题。
在这个时候,文贵的爆料,可以说是上天的安排。和西方所有这些爱好和平,和如何看待中国崛起,和如何与中国相处,中国究竟又一个什么样的未来,什么样的关系,和文贵的爆料不谋而合。文贵的爆料刚开始的时候被认为鸡蛋碰石头,甚至人们觉得荒唐,滑稽,不可理喻。随着时间和事件,和事实通过海航事件,王岐山和范冰冰的事件,王健被杀的事件,以及孟建柱的家庭腐败事件,傅振华和孙立军,和刘彦平对我的绑架暗杀,以及发动的前所未有的全世界对文贵的谣言,大外宣的攻击。以及间谍系统,情报系统,中国的沉默海外力量,以一国之力,将文贵定位头号敌人。这一系列傲慢的行为,危险的无法的黑社会的手段,证明了文贵的爆料的真实价值。和引起了西方的高度关注,西方世界,不论是政治团体,政府,还是智库,以及西方的根本的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利益集团,各个组织,高度关注。随着他们的了解,调查,深入。和他们严谨的法律行动,文贵的爆料和文贵和战友们一起这种,在邪恶的势力面前,不妥协,不恐惧,不失德,不失势。这种西方人认为中国人没有的这些一系列的精神品德和行为震惊了他们,可以说是巨大的震惊了他们。让他们看到了新中国人,和中国经济发展以后,对人生,对信仰,对人类,对全球,一些列不同的看法。
也就是我所说的,西方人认为的中国的正道主义,咱必须走正道。最关键的事情,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政府,川普总统的政府官员,通过我的爆料,通过文贵这里,各种渠道的呼吁,把共产党和中国彻底分开。世界上没有一个党代表一个国家的,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中国人民和这三个概念是不同的。同时,对我们要提出的,中国人民,绝大多数人,是追求法治中国,自由中国,民主中国,公平中国,还有和平的中国。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愿意继续韬光养晦,发展经济,希望有信仰的自由,宗教的空间。更重要的是,中国人民希望像西方世界一样,人能被尊重,私人资产能得到保护,腐败不要统治中国,让中国人不在吃化学食品,让中国人减少雾霾和对环境的污染对后代造成的这种,无法接受的灭族灭宗灭未来的行为,希望得到拯救。中国人希望能恢复到过去,以家庭为单位的社会的良好的运行DNA系统,那就是孝敬父母,敬仰上天,可以自由选择信佛教,道教和儒教。
而且中国人对家庭的重视,对孩子的教育,希望能够自由,发挥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同时和西方世界得到现代科学和文明教育方式的碰撞和合作。产生新的伟大的中国未来教育方式,西方和美国为首的西方,对中国的教育环境,宗教环境,信仰环境,和中国少数民族新疆,西藏,云南各方面的生存环境是完全不了解的。中国人想象中美国和西方了解我们的程度,那是绝对是恰恰相反,可以说,通过文贵的爆料,和战友们的呼吁。经历这一年多的事件,和我们的追求,和我们的正道主义,还有郭七条,逐渐被西方理解,消化,接受。特别是,这一届美国政府,还有欧洲在即将到来的关键的英国脱欧,和欧盟整个议会选举前夕,形成了在全世界上的,只要反中共就会当选,亲中共就会被人民抛弃。无论澳大利亚,委内瑞拉,马来西亚,还是正在发展中的泰国,还是秘鲁,刚刚发生的马萨尔,已经成为世界的趋势。这就是诞生了,川普总统在前几天,在联合国大会上,公开的提出,反共产主义,全球反共产主义。公开提出了反对中国共产党,影响美国中期选举,这可以说在一年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人类上也从未有一个美国总统,公开全球的反共产主义,即使里根也没有做到。所以过去一周内发生这样的大的事情,从川普的公开反对共产主义,和反对中共的对中期选举以及全面的检讨中美关系和领导人之间的关系,这是世界巨大的事件。

2018年10月16日
我说西方人看待中国,看待中国政府,真的是不一样。刚刚我在直播前,一位朋友,在日本给我打电话过来,都很晚了,老人家了。他说这个,“文贵呀,我最近看了个最大的变化,就是班农也好,美国总统也好,美国高层,还有来到日本来跟我见面的,都说要把共产党和中国分开,和中国人民分开。”他说,“这是你的功劳。”我说:“这确实是我的功劳。”在我之前我没见过哪个华人,敢这么说过话,更甭提什么海外民运啦。扯淡的事儿,吓死他也不敢。他就没这个脑子。我说我跟任何人见面,就是呼吁,决不允许,他们也不配,也不能,把中国人民和共产党连在一起。共产党不代表中国人民,更不能代表不能代表中国,它不配。现在已经形成了共识。那我给昨天下午美国这位朋友,我说,我希望你理解中国的时候,你不要把王岐山、孟建柱这些人,和现在的共产党,就完全理解成中国人。我也不希望,你仅仅地站在这个角度上去考虑我跟你说的问题。这个人已经完全,现在是最重要的决策者之一,也是中共现在最恨的人之一,比班农还恨,比班农还恨的人。
他说“完全可以接受你的观点,我现在就可以接受。”我说,“您在任何情况下,希望不要把中国人和CCP放在一起。我希望你们在白宫做决定的时候,不要把这三个问题混淆了。”我说,“那王岐山的问题就是这个问题。”我说,“你们现在应该到以色列去,如何防止他们把技术给你偷回去,收拾你。如何到中东去,提前到位,告诉他们不允许这么做–人民币交易,不允许在这块儿耀武扬威搞一把。”这就是现在我要做的,接下来,我告诉他们,最核心的问题,就是香港的问题,澳门的问题,台湾的问题。我说,你们要让他们感到疼,就在南海上有动作。香港、澳门上有严厉的制裁。经济上有重大的动作。然后想尽一切办法让台湾安全,想尽一切办法让台湾经济强大,想尽一切办法让台湾更自由。其他别无选择。就这么简单。而且,我深信,美国的一系列政策,就在这几天,也会更加出来。这都是一个月以前作出的决定,会一个一个的推出。大家就甭想G20了,太远了。这每天都是重大事件。台湾会越来越好,会走向事实上的独立。香港会经历剧痛,但一定会有一段乱,乱完以后一定还会回到自由的世界。澳门将成为灾难之地,永无回头之日。我们对待CCP,不要有任何幻想。

2018年11月7日
众议院目前,全部的亲共派都离开了,包括郭台铭先生,要投资的一个州,投了那么多钱但是也输掉了。目前从选举的州,还有参众两院来看,凡是中共想影响的重要领域几乎全部失败,可以说中国这次影响中期选举在美国已经引起了民愤,两党党愤,参众两院未来严肃要解决的问题。但是,为什么说中国人民赢了呢?说心里话,昨天在选前,旁边两位律师问我,你是不是希望参众两院川普总统都赢。我说从个人来讲,我希望他都赢,创造奇迹,但是从两国人民利益来讲,可能是有平衡才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不一定符合两党的利益,可能不符合川普总统的利益。因为民主的本质就是平衡,打破平衡对两国人民不一定有好处。非常清楚的,比如说川普总统哪天上厕所不高兴了,擦屁股纸直接扔过去了,扔给谁了?扔给共产党扔给中南海我们当然高兴,但是他扔给中国大锅里面,受伤害的是我们老百姓,受伤害的是美国来百姓。
美中两国人民是世界上没有历史仇恨的,是相对友好的,都是互相喜欢的。我见过所有的美国人都在问我一个问题,知道为什么我们喜欢中国人吗?我们旁边的邻居,都很友好,都是中国人。我们和日本人那么多历史,给了我们那么多利益,为什么在文化交流上,和人与人上没那么亲近。除了有二战之外最核心的是,日本的性格不太善于表达,不太幽默。中国人比较幽默,爱打交道。但是觉得日本有太多的民族的优越性了,非常棒。但是他们喜欢日本人,也喜欢中国人。而且绝大多数,我见过的白宫官员,参众两院官员,真的是喜欢中国人。但是所有人都搞错了问题,中国人和共产党是两回事,是敌我矛盾。
共产党不配代表中国人民,这个国家不要说一直以来。我说共产党是一个外来政权,流氓政权,强盗政权,强奸了我们70多年,霸占了我们民族70多年,中国不能被代表,所以我说你们对中国人民好是对的,但是不是共产党。他们所有人都认为,川普现在对中政策,应该改为对中共政策。这也是为什么班农先生在彭博社演讲说,我们要干掉的是体制,改变的是共产党的制度。让中国人民有民主法制自由,川普现在也是反共,和反某些领导人,已经和反中彻底分开。这是未来参众两院一定最统一的政治目标,和未来中国打交道的标准。所以参众两院的平衡实际上对中国人不受牵连祸害,不受极端的政策,很关键的。所以我认为中国人赢了,当然美国人也赢了。

2018年11月21日
第三个观点,他说这件事大了。他说为什么大?过去西方人看待共产党,和你昨天所说的共产党,他说现在这个事儿,让大家突然明白。我们过去所说的,对中国的不满和怀疑,是不对的,是应该对共产党。因为共产党代表了全中国,中国人没有人敢发声,没有参与中国的决策。他说真的是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中国人民分开,他说这个太重要了。所以说,这次得到了西方媒体的高度重视。

2018年12月22日
所有的西方世界都会让任何一个人,来自中国的人都要来说明你和共产党的关系。那五个家族,控制了国家所有的灾难,让咱们大家买单。我昨天,因为我这个鼻子,最近那个嘎巴又是,这个小时候流鼻血烧过了,又坏了我去烧了一下鼻子。某个院校,人家几个重要的人,给我拿了一个单子,说:“郭先生我们请教你一下,你能不能看看这单子上这个人是什么背景,帮我们认认这个学生。”我一下就火了,啊,我一下就火了。这个,原来有个某个院校,本来我们有合作项目的,由于我开始爆料,他在中国有项目他给我停了,说,这我我不敢惹共产党。现在说,郭先生我不怕,从你今年爆料的这个证实,1120,包括最近这个Roger Stone,包括官司的进展,你是好人,你是我们的英雄,你说的是真的,我们不在乎那些,但是我们现在来有学生啊,我们招的是不是都是特务啊。
我说我首先我告诉你,我对你们过去的表现我非常失望。第二个我要告诉你,真的你们不要再上了另外一个当,就像共产党当年搞定了国际刑警组织,为的就是,威胁党内和国内的人,谁要出了国,敢说我实话,我把你抓回来,我给你发红通。我说我的红通就这么来的。他就是威胁中国老百姓,和被陷害的人,好人,坏人是不怕这个的,坏人在中南海。我说现在这些学生,来美国的,绝对不可能都是间谍,你们这是绝对的误区。我说,这些绝大多数人都是单纯的孩子,上这儿来是来学习来了,发自内心地崇拜你美国西方。这可能就某些人当中,就出现一个中国的白求恩,和中国的新的孙中山,和中国的华盛顿。你们要是都带着这种有色眼镜去对付人家去。我说这是,不是说共产党灭了,是中国人民将成为世界上面的灾难,你们也走向灾难,没有赢的可能。这是事实,这是为什么我郭文贵,跟着战友们,干的最大的一件事。共产党这几十年就是绑架,就是我代表了中国,我代表人民,全世界都反中反中,从来没分开过。我们这一年最大的事,让全世界人民,你不能反中国人,中国人招你惹你了,中国人是最善良,最聪明,最爱好和平的,真有最深的文化,你那么爱中国文化是对的。
但是,中国人和今天的中国,是这个国家被共产党绑架,叫CCP,他不能代表我们中国,他不配代表我们中国,也不能代表我们十四亿中国人。这个是最大的贡献,战友们,爆料革命。这是对我们子子孙孙,牢记所有参与爆料革命的人,这是已经发生了。别老想着2020,喜马拉雅,推翻共产党。那是一个目标。更重要的目标是,你推翻了他你得活着啊,你得活着更好啊,更安全啊,现在已经实现了很大一部分了,让整个世界,不要反中国人,不要把中国人当成威胁。这个我们已经做到了。所以昨天我说,你这个东西,第一我不看,第二这个态度你必须得改,我强烈建议,另外一个,我非常非常失望的事,你们太现实了。你们就不会动脑子想吗?你过去获利的时候,你为了利益,你不让我和你合作。现在你突然间你觉得我正义了,就觉得那边邪恶了吗?我说不是,邪恶的是极少数的,我说我让你看看那几个视频,怎么让上海警察打孩子。他说我看视频了,我说你再看看卖菜的老妈妈老爷爷,一年的菜就几百块人民币,你看看。他们都看过杨改兰事件,我说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我说这些孩子到这来,他可能回去能拯救这些人,改变这些人,你们给他机会。
西方应该对中国人民更加开放,西方应该对中国人更加友好。如果你们要超限战里面,大家看看英文版,超限战175页。我那天我和几个美国朋友开会,我说你打开超限战175页,175页,的总结很好,把超限战的精华,立体战争,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和共产党做对比,但是他也忘了最大的一点,就是人类的本能,人类的本能是生存,安全地生存,快乐地生存,然后是有信仰的生存。在这个面前你狗屁战都不是,只要有战字,超限战,只要有“战”,你就是输家,我说你们应该是什么?你们的超限战,现在有新的一本,叫反超限战。我说你们应该反反超限战,什么是反反超限战?用你真正的美国,现在世界上不是完美的,很多毛病,最好的价值观和信仰,和这个美国的法治系统,更加完善,更加强大,就是和中国人友好,让中国人和你有共同的价值观,还能帮助你提升你的价值观。不会拉低你,只会提升你,中国人的孝敬,会让你整个美国更加和谐安全。
中国人的包容,是几千年历史的,现在还在那儿呢。会让美国所有的大家面对种族,恐惧,矛盾问题都解决。中国人对整个人与人之间的生存方式,和那种耐性,包括饮食文化。我说美国这饮食太糟糕了,多好啊。我说了几条,他们特别感动。所以战友们,我们要自信。中国是世界上绝对健康的优秀一族。没有怀疑。我们有深深的悠久的文化,真的西方人太爱了。昨天我在这一个和我对抗的律师,刚刚从中国回来,昨天见面,哎呦,说郭先生,我只听说没见过,要早知道这样咱们啥问题都没有。我给他冲了中国茶,讲了中国茶的魅力在哪里。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中国人的美好,和中国人的伟大,不是哪个人能灭了,哪个人能反了,说了认不认的问题,他就在那。

2019年1月6日
刚刚从北京回来的这位美国官员朋友,我建议他来参加这个节目。向大家来介绍介绍,他见到的中国官员,怎么看待现在的中国政府?怎么看待我们的爆料革命?然后呢,我还希望请一个在中国赚了几百亿钱的人,(谈谈)怎么看待共产党?怎么看待他心中的中国和中国人民?包括他特别赞成的就是我们现在推出的,把共产党和中国和中国人民分开。美国原来没有这个概念,一点儿都没有。他们很多人原来认为高层的官员,不是老百姓,高层的官员,他们认为中国都是共产党员。然后,他们怎么看待、怎么接受,说中国留学生很重要,他们认为我们的观点很对。我说中国的留学生和中国人民,你们要越来越欢迎,他们怎么认为的?我们到时候可能是,要在节目中请他来,如果是搞的话,现在没定啊。
特别是他到了台湾、香港、东南亚又转了一圈,跟我头几个月(说过的),美国的夫妇两个到北京、上海、香港转一圈。还有另外一个美国朋友,到香港去,专门了解信息好几天,一模一样!”爆料革命”可以说是今天最让共产党心惊胆儿颤的这么一个事儿,最睡不着觉的一件事儿。而且,党内很多人是大骂。官官场合,大骂,私下场合都希望快成功吧。大家都着急呀。可以这么说,所有待在监狱里的一百多万人,新抓的官员和家人,唯一的希望就是我们。中国上千万的私人企业家,唯一的希望就是我们。中国的知识界、律师界,唯一的希望就是我们,没有别人。说”外有郭文贵、内有崔永元”。

2019年4月13日
大家现在看,从开始第一天向法治基金的捐钱,现在每时每刻每分每秒。我包括让这几个人,我说你们看看,这捐款。他们全都傻眼。我说中国人,不是说中国人像你们想象的那样。那么现在,大家把中国人和中国,和共产党分开,这是我们最大的成功。而且欧洲接下来会明确公布,欢迎中国留学生,中国私人企业家。啊,就是因为我么做了这些工作。
……
美国「当前危机委员会」重启,这绝对是,从民间组织到官方组织全面开始,反共,公开反共。而且,大家注意到了么?班农演讲中国人民是好的,中国人民被他们奴役了,十四亿人民被他们奴役了很多年。看看班农先生,看看弗兰克主席,包括所有演讲的人。都提到了,把中国人和共产党要分开。这是「法治基金」和你「当前危机委员会」合作的根本前提,必须把中国人和共产党分开。必须把共产党的绝少数人和绝大多数人分开,大家看做到了么?
接下来,我们还要做的事情,在海外全面地、各个国家全面启动。针对像伊朗革命卫队,他们叫「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黑社会组织一样,(列为)恐怖组织。一定要把「江家」这几个家族,包括江志成等这些所有的人,列到「黑社会组织」和「恐怖组织」里面去。我就不相信,他的脑袋是钢铁组织打的。我就不相信,他们的身上都是金刚钻。我不相信,这个立法完了之后,他能腐败谁?你刘鹤的21人名单?你刘鹤就呆在这儿,你别走了,你留下吧你。你替共产党的家族洗钱,你打著国家名义,违法乱纪、滥用司法,你也走不了。

2019年4月24日
亲爱的战友们,这个向大家报告一下,昨天到今天的情况。特别是某个宗教的教堂,叫教会,他们叫temple,咱们翻译成庙,人家叫会堂。在会堂最顶端的地方,那里面叫21个长老,咱们翻译叫长老会。在长老会上,我们大家这是约了很久了。这是过去两年,这是第四次跟他们见面。感触颇深。前两次,基本上我说话,那个眼神,那个身体语言,还有一个就是对咱这个人的看法,那个真地是。亲爱的战友们,你们没有到过这个环境,或者说没经历过这个事,真的是没有办法用言语传达给大家的。那在第五大道可以说在全世界最牛的宗教组织之一,最神秘的之一,世界上最神秘的组织之一。当我告诉人家,说共产党如何如何的时候,人家所有人都在那里大量的投资。他们一说话就是中国,不提共产党,中国人。所以我当时就提醒他,你把中国人,你把中国,你把共产党必须分开。直到上一次,就是说第三次他们真的很注意说话了,分开了。
但是对过去两年来爆料革命产生的影响,人家都有自己的信息系统,人家有大量的投资。最近特别是当委会,分别游说这些长老下面的各个分支机构,这些分支机构大了去了,各种分支机构。也就是星期四,在曼哈顿,有一个当委会的一次会议,这次很多媒体都参加 ,人数不一样。我可以向大家透露个秘密,很多人都是秘密委员会的人,还有执行委员会的,都来参加。有的人可是坐在最后边,最低调,但他可能最有能量的人。其中就有21位这些长老之一,昨天跟他们见面。我先问他们,我说你们那么牛,那么厉害,这么大的影响力,你们这一屋子几万亿美元你们控制着,我说此时此刻,就这个八,九点钟,中国正在发生着什么?CCP正在干什么?唉,没人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