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战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战友之家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18年10月16日,郭先生说:我说西方人看待中国,看待中国政府,真的是不一样。刚刚我在直播前,一位朋友,在日本给我打电话过来,都很晚了,老人家了,他说这个,“文贵呀,我最近看了个最大的变化,就是班农也好,美国总统也好,美国高层,还有来到日本来跟我见面的,都说要把共产党和中国分开,和中国人民分开。”他说,“这是你的功劳。”我说:“这确实是我的功劳。”在我之前我没见过哪个华人,敢这么说过话,更甭提什么海外民运啦。扯淡的事儿,吓死他也不敢。他就没这个脑子。
2020年3月7日,郭先生说:我们现在可以说,爆料革命是最成功的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看看彭斯副总统,看看彭佩奥国务卿,看看罗比奥,看看Tom Cotton,看看班农先生,看看川普总统,还有斯伯丁将军,逐渐要把共产党和已经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同时把海外的华人的形象和欺民贼彻底分开。把病毒和中国人分开,和中共紧紧的连在一起。然后把这些小粉红这些烂人们和我们华人分开,让中国人的孩子在海外读书受到绝对的尊重,绝对的欢迎。绝对要制止这次在海外华人形象的大灾难即将到来之时,我们彻底阻止。这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爆料革命做得最好的。

2019年5月4日
另外一个我想跟战友们说一下。就是说小夏女士跟我们郭七条包括现在我们很多国内绝大多数体制内坚持的,反共不是反所有的共产党,是反极少数的盗国贼。我认为中国的精英和绝大多数共产党员都是好人。是没选择没办法,或者说是各种原因造成的。这就是我觉得小夏女士首先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和把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分开我认为这是非常非常有高智慧的。这是一个。

2019年5月19日
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把共产党和中国分开,这个意义也是巨大的,也是巨大的。大家去想想啊,这个时候如果大家能做到这个,那是何等的重要啊?何等的重要?大家想想。

2019年5月23日
郭先生:然后最可怕的是,班农先生他回来之后,过了一个月,他一星期能见我12次。回来以后,他给你拿出本子来,我上次记的问题,他能全部再去核对。班农先生不是个胡吹的人,他不像共产党的,听风就是雨,胡说八道。他不是,他要核实。然后他要学习,再来研究。这个班农先生代表了美国很多人,就是听了爆料以后,他不是只听听就拉倒了,他要去核实,他去verify,他去查验。然后他开始把自己知道的进行结合。所以说刚才鲁先生说,在美国的中部,很多人已经开始明白共产党这个怪兽了。我今天告诉您是什么意思呢,班农先生,不是他帮助了我们爆料革命,是我们帮助了他。在这个世纪与共大战当中,他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我再要跟您说的是,刚才没说完我就走了鲁先生,在班农先生背后,我们有上百个,上千个美国人,咱们就说纯美国人,不只上千个人和我深度交流的,现在是把一生的事业定义要反共的。为什么?他认为美国人民现在面临著一个生死威胁是共产党,而且美国人确实有很多人已经明白,不是中国人,它确实是共产党这个体制。就你说的,共产党它为什么能跳过大哥大去发展5G,你为什么不能把法律和人权搞好。
鲁仁达先生:中国人和中共的区别,我觉得美国人,你们不用那么担心我们脑子能不能转过弯来。因为我们从小就说广东人、香港人来美国做苦力,以前是叫苦力。干苦活的,修铁路的。
郭先生:奴隶,严格来讲是奴隶。
鲁仁达先生:我们叫苦力,因为他们是做苦活的,出力做苦活的。叫苦力来这儿,那是好几代以前的,他们根本不会说普通话。过了第三第四代他们连那个广东话也不会,他们有华人,也有从马来西亚的,也有从台湾来的,有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我以前还没有学中文的时候我在大学认识一个朋友,夏威夷来的,她是第四代,她根本不知道那个中国话是,都是华人。
郭先生:你认为美国人能把中国人和共产党分开,您的意思。
鲁仁达先生:应该是,我在台湾待过6个月,我很清楚台湾人和大陆人有什么不一样,我也去过香港,美国人很多是。台湾人来美国最多应该是六十年代因为他们政治原因,挺多的,所以很多第三代是台湾来的。我们是能看出来区别,我们也知道为什么东德和西德那么不一样。我以前我去柏林有一个东和西,从那个西德到柏林是要坐火车,因为是一个小岛,部分是要先穿过东德然后你才到中间的柏林。很不一样都是德国人,但是他们文化完全不一样。他们很多价值观很不一样,这都是一个邪恶的体制之下弄出来的。本来都是一样的人弄不一样,一个是把大陆的最优秀文化部分给洗没了。
郭先生:洗没了,你这话说得太好了。
鲁仁达先生:我跟你说以前上大学的时候还真有一个女孩跟我说。
郭先生:你太太在这儿看著你呢。
鲁仁达先生:这是认识之前,而且是正经。其实这个是在一个宗教活动上认识的。
郭文贵先生:有没有那个什么事?
鲁仁达先生:完全是普通朋友,其实这个对你们的民族是很重要的,她是美藉台湾人,他父亲原来是福州人,老早以前搬到美国入了藉,然后她给盛佳做裁缝机,建了一个厂在台湾,你知道那个女孩她算一个美藉台湾人。
郭文贵先生:发生了什么事儿你跟我说说。
鲁仁达先生:这很重要,要集中精力别给我带走歪路啊,她上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开始信教,你知道她爸爸。
郭文贵先生:信什么教?
鲁仁达先生:基督教。
郭文贵先生:基督教。
鲁仁达先生:对,然后你知道她爸爸是怎么说她的吗?他不是大陆的,他原来是福州的,解放前跑出来了到了台湾。她一跟她父亲说她要信基督教,她父亲很不赞同,说你不需要,你是中国人,应该说你是中华子孙,你不需要信教。你说这个民族感有多强,你不可能问一个法国人。你不信教是因为你是法国人,他们不会说,德国人也不会说我是德国人我不信教。中国人能把民族想得那么重要,对自己是他本身最珍惜的部分,本来是那样的,但共产党就是。
郭文贵先生:现在不仅共产党不让你信教,信教要把你抓起来,而且现在共产党还只信共产党,共产党是宗教。
鲁仁达先生:对,在大陆你不能说我不信教是因为我是中国人,你只能说因为我是党员我不能信教,哪个重要?是你的党重要还是你的民族,党哪儿来的?
郭文贵先生:党算什么?屁都不算。昨天晚上说得挺好,党哪儿来的,昨天晚上一个台湾的朋友跟我通电话,他刚从大陆回来,他说这次回大陆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到处是立著那个爹亲娘亲不如党亲、一切听党的,到处都是一切要阶级斗争,跟文化大革命一样,他非常害怕,他说他感觉到下一步的台湾要出大事。后来我跟他讲在你电话之前一位美国的将领跟我说他们得到的情报。共产党对台湾要弄点动作。但具体什么动作我不知道哦,是什么动作我不知道啊,不明白。你刚才说的很重要。就共产党把本来一个团结的,一个伟大的民族,变成了一个,自负、狂妄而且不自信的一个民族。而且现在把党驾驭在宗教、信仰、民族之上,在玩弄著民族主义,这是很危险的。那么我还请教你一个问题。

2019年5月25日
我说我明天直播我得反映给我们的战友们,向战友们报告,他非常之惊讶啊,非常之惊讶。另外一个,他说到这个人是非常烦川普总统的一个人啊,他说他这个人是个傻子啊,如何如何说。但是我告诉你,他做了两个决定是最好的,不和中共签贸易协议,灭掉华为,干掉ZTE,他说中国问题就是中共问题上他干的漂亮。他认为接下来他会迫使川普总统和美国官员啊,在他眼里边很多人比如说什么财政部长他根本不放在眼里的,他认为,必须要对过去所承诺的32家中资企业,上百家中国金融机构,进行全面停止和制裁。而且他特别赞成,一定要把中共和中国人和中国分开。他又刚从香港回来,他又刚从香港回来。他看到了香港的社会,简直是让他恨的咬牙根。第二件事情,他认为川普总统做了个了不起的事情。除了对中共和中国,中国人民分开,华为和这个贸易协议,大家想想他做了什么。第二条我也很惊讶,这个第二条我今天不能说。

2019年9月22日
然后我再说说Robert,大家可能没了解Robert这是个什么关系。此人有律师事务所,Robert这个人,作为一个摩门教,他能被选到这个职务上,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先河。这在宗教界的意义,可以说是摩门教一次重大胜利。但是,更重要的是,大家要看到他的家庭,还有他的本质。Robert是在洛杉矶,是在美国的司法界,特别是在军工领域,他是有,我不能说是利益,巨大的影响力。他是一个真正的知共派,不仅仅是中共。他对所有的共产主义,这个人是骨子里面的反。他交的很多朋友都是古巴来的,他身边也有很多古巴人。卢比奥参议员是骨子里面恨共产党是因为古巴。他骨子里面从小到大,接触的人当中,他是骨子里面恨。大家好好注意看他的演讲,他很早就提出过,共产主义是人类的威胁。他很早就说过,中共是美国的威胁,很了不起。当时很早,就把中共和中国分开了。
不当如此,而且Robert在交的很多人当中,很多中国人,他对中国的六四,多次场合,曾经说过。中国的六四,美国和西方放过了六四,是犯下了罪行的,而且对台湾表示极大的同情。说台湾活在恐惧之中,不能再让台湾像这样下去。他曾经也预言过香港的问题,说香港早晚一天会爆发。香港人民会爆发,香港人民会接受不了共产党的这种流氓体制,说假一国两制,说共产党不会看著香港人民的财富不动心的,这既是Robert说的。大家可以好好看一看,他在美国国防杂志发表过的文章,你看看是多么的震撼。更重要的事情,他说南海事情,美国绝对不行,中东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中共染指。而且他说过,中共在中东以及非洲海上事务的军事行动和南海的军事,是美国和西方的重大威胁,同时他希望和澳大利亚形成更加紧密的战略联盟。
亲爱的战友们,这是真正的Robert。一个国际上军事战略家,绝对的反共主义,绝对是和台湾人民、香港人民以及大陆人民站在一起。是把中共和中国人民分开,这是一个伟大的战略家。所以说当时,说实在话,你看现在路江谈,你俩谈的,我都越谈越伤心了。你俩现在使劲往我脸上吐痰,我在啥时候跟路德先生说,路德先生都忘了,在船上我都告诉他了。当时五个人选,后来变成七个人选,还有一个女的。最后我告诉大家,两个帅哥,大高个,一定是他俩,我这个是蒙的。

2019年10月25日
昨天晚上10点多,也就是说美国这些官员、国会议员都睡觉前发发自己的信息。我给大家大概总结一下我收到的信息——两条。(这两条)真的是让我感受到彭斯副总统的演讲。第一条,我们看了所有的华人社交媒体。没有具体说哪个。华人社交媒体中绝大多数人对彭斯副总统的演讲都感觉到这是一个美国人的阶级——class。而且清晰地向共产党传达出了美国未来跟中共的政策。还有一个是把中国人和共产党彻底分开。而且美国过去几十年没说的话在这次演讲全说了。大家感到欢欣鼓舞。说华盛顿很沸腾啊。

2019年11月9日
大家,再一个,你们看到整个海外,美国欧洲所有的国家,现在对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分开,和共产党经济将长期不好。

2019年11月10日
所以说战友们我们的灭共革命,爆料革命在时间面前赢得了党内最有良知的同胞们的绝对支持。我们的这个社交媒体,还有我们2年的把灭共的战场拉向国际,和让西方世界看清中共的这种流氓非法的暴力集团的本质和黑社会本质,和在香港运动当中起到的作用。以及把中国人和共产党和中国人彻底分开,然后保护中国私人企业家,然后追求中国法制民主自由,喜马拉雅的目标已经成为世界上最时髦的事业。就像我这个帽子一样,最时髦的。

2019年11月21日
你想想1120的头一天,众议院过,啪又过,啪白宫签,然后马上共产党的关税就会可能加到40%、50%。然后国务卿再游走欧洲每次讲话,国务卿彭培奥,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细丝小哥今天讲得对,爆料革命以来最大得功劳,郭文贵干的事和爆料革命,就是让西方世界把共产党CCP和中国人民分开。到今天,呆在西方得中国人,如果你不把这件事搞明白,那你未来有大麻烦的。包括今天在纽约,在加拿大在澳大利亚,你替共产党买单那些傻孩子们,你千万别往上撞,你撞上去那你就要粉身碎骨。我们已经尽可能地把你和共产党魔鬼分开了,你非要抱魔鬼的大腿,那对不起了,你会看到你无法想象的事情发生。这不是开玩笑。如果这些人不再悬崖勒马,还在喊着骂香港人,反对香港,骂新疆人反对新疆人,欺负西藏人。我告诉你,你在替共产党擦屁股,接下来西方会形成一个统一的,你无法想象的,你绝对无法想象的结果。那就是一系列的政策在一夜之间出台,像香港人权保护法案一样,你甭说学习,你别说在那块儿打工,你什么都干不成,你还得呆在监狱里边。
包括我们很多朋友很多家人的孩子都在国外,我都告诉他们,如果你在你的学校你可以不反共,你也可以不参与政治,但是你敢支持共产党。我们这些人用生命鲜血给你搭建了个国际环境,把你和魔鬼分开,共产党分开。如果你非要往共产党的裤裆里钻的话,你就是王健的下场。咱把话说在这儿。爆料革命哪天要看不下去的时候,呼吁全世界人民,清除在西方的败类的时候,那就对不起了,你看看我们能不能做到。我们能让香港人权法案创造历史地通过,我们就能让西方清理所谓的共产党的忠实走狗的垃圾。不自量力者,而让你成为在西方的敌人,你绝对成为过街的老鼠。大家可以上美国国会网站上看看去,有十几个法案现在都停在那儿呢,我从来没说过。路德、小哥、战友之声上网查查去,有多少提对中国的留学生,对中国的企业和中国城所有的中国绿卡、护照和中国在西方开Uber优步的人,进行监控和了解,查清身份。看看FBI和司法部的会议上怎么说的,都被停下来了。但是你们要启动这个魔盒子,那一分钟的事儿,非常简单。
美国国家安全法,包括RICO法案,那都在那儿搁着呢,对不对呀?你看看恐怖分子,911以后多少恐怖分子能在世界上还能活下去吗?你还比人家有勇气吗?你敢弄个炸药包炸去吗?你连面包都不敢拿,怕炸了自己,你吹什么牛啊,对不对呀?你在西方享受着文明、法治、自由,你现在竟然在大街上打着红旗,你与CCP为伍,一个法案就让你彻底完蛋。美国的法案执行率是百分之百,不是九十九,是百分之百,千万不要忘了。执行质量和结果那另说,执行率是百分之百(郭先生口误说九十九)。所以说现在不要有些人不知道好赖的,你想往上撞,有些人你清楚你家是干啥的,你清楚你呆在西方干啥的,按照西方的法律和要求,只出台一个法律就把你给灭了。不要以身试法,不要再瞪着眼干着无知的事情,把自己埋葬了。呆在西方,你拿着西方的护照,呆在西方就守西方的法律,你不要呆在西方反西方,呆在西方你挺共产党,那是绝对不行的。

2019年11月26日
第二个,他说这个班农离开以后,完全的、独立的干了一个美国历史上最牛的事。他说你以后谈论反共的时候,你不谈班农是不可能的。班农是第一个公开要灭掉共产党、毁掉这个体制、把习王两个人要干掉的人。而且他明确的说美国只有是必须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而且跟我们的爆料革命永远的掺在了一起。他说这个赢是历史性的,谁也无法代替。他说你看这政治地位,班农,包括香港的角色,他说不可替代,你谁也否认不了。

2020年1月6日
代表华人的人,一定不是我们,一定是那些年轻人,能讲流利的英文,彻底地真正地了解世界文明,与时真正能俱进。真的能了解西方的宗教信仰,民主自由和法治。昨天下午在华盛顿有两个大的组织在星期天开会都是研究关于灭共的事情的。所有两个大会上统一认识,必须重新让西方认识中共的威胁,一定要让全世界人民把中国人和中共分开。

2020年1月15日
我讲到这个的时候,美国一位朋友给我说了句话,他说Miles你讲的特别好但是我要改变你的说法,我们需要一个可信的中国。你看我当时我记下来,“我们需要一个可信的中国。”这就是美国人统一的想法,他说你完全说对了,当年的日本政府最起码有法制,他不玩黑,不玩骗的,不玩假的,不玩贪的。中共玩的这是黑的假的骗的,我们要要求要有一个可信赖的中国政权。然后他说把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彻底分开是我们爆料革命最大的功劳。他们强烈的意识到,他说Miles我们要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建立一个最重要的,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最可相信,最可信赖,我们双方分享利益的这么一个可信赖的关系。

2020年3月7日
让中国人在海外活得有尊严,打断欺民贼欺骗人民的这个血管,让欺民贼在海外无法藏身之地,让更多的中国人在海外受到欢迎受到尊重有尊严。我们现在可以说,爆料革命是最成功的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看看彭斯副总统,看看彭佩奥国务卿,看看罗比奥,看看Tom Cotton,看看班农先生,看看川普总统,还有斯伯丁将军,逐渐要把共产党和已经把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同时把海外的华人的形象和欺民贼彻底分开。把病毒和中国人分开,和中共紧紧的连在一起。然后把这些小粉红这些烂人们和我们华人分开,让中国人的孩子在海外读书受到绝对的尊重,绝对的欢迎。绝对要制止这次在海外华人形象的大灾难即将到来之时,我们彻底阻止。这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爆料革命做得最好的。

2020年3月8日
所以说、战友们动动手,配合好美国司法部的这场行动,叫清理垃圾。清理在美国的华人(中)的垃圾,维护海外华人的形象,我们让海外的华人形象必须得到世界的尊重。在冠状病毒到来的时候,我们成功地将CCP和中国人彻底(区)分开,要不然这次要出大事了,要出大事了。这海外华人就有一个反华的行动它要发生,像当年印尼反华一样,那就麻烦了。这次我们的爆料革命最大的贡献:让海外的华人和CCP的分开。但是海外的欺民贼,我们一定要动手,让美国政府、让西方政府、加拿大的、澳大利亚的,一定要把他们送到应该去的Rikers监狱去,和送回中共所谓的党国去。好吧?战友们。

2020年3月18日
维护华人在海外的形象,把华人和共产党分开是我们爆料革命现在最最重要之一。让海外的华人最安全,让这些被洗脑的华人彻底看清真相。绝对不能让共产党把这些华人,海外华人、十四亿华人绑在共产党挑战全世界、挑战美国,西方世界的这场战争和战车之上。只有我们能做得到,我们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愿望。

2020年3月20日
现在是各种疫苗、测试剂蜂拥而上,哎呀效果,捐测试剂的、捐疫苗的多了去了。但是兄弟姐妹们,我说过,我在几周以前就说过,什么疫苗啊、测试剂啊,会蜂拥而上。让我说啊,可以尝试,但别上当;而且共产党玩的就是这个,放毒者一定给你解药。什么叫人尸丸呢?2017年爆料的时候就说过人尸丸这个词。在共产党逻辑里面,是人都得让你相信,共产党的党员,让他吃了人尸丸一样。啥叫人尸丸?就是给你吃了人尸丸,你就得听我的指挥,那你还能活下去吗?你不听我指挥,你就不能活下去,让你死你就死,让你变坏你变坏,让你干啥你干啥。因为下一次你要吃解药,不吃你就得死,这就是吃了人尸丸的命运共同体。共产党玩的其实很简单,就是人尸丸的这种逻辑,玩大了。它现在想给全世界都吃人尸丸,CCP冠状病毒。这回玩大了。诶,它也在弄解药呢,看着办吧,看看全世界能不能被它给打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