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Dany Shoham 

编译: 莫黎

中国的生物战计划已进入高级阶段,包括研究与开发、生产和武器化的能力。中国目前的库存包括各种传统的化学和生物制剂,而其运载系统多种多样,包括火炮火箭、航空炸弹、喷雾器和短程弹道导弹。

《生物武器公约》

1984年,在《生物武器公约》公开在国际社会签署的12年后,中国加入了该公约。从1998年到2009年,有两次浪潮展示了中国对《生物武器公约》宣布的态度。

1998年至2002年的第一次浪潮,很显然是美国对北京正在进行的进攻性”生物战计划”的指控越来越多。中国在此背景下掀起的第一波浪潮始于1998年6月江泽民和克林顿在中国举行的中美峰会期间发表的《关于生物武器公约的联合声明》,内容如下:

中美两国认识到生物和毒素武器的威胁,重申坚决支持在全球范围内彻底消除生物武器。作为《生物武器公约》缔约国,双方强调《公约》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重要性,全力支持《公约》的宗旨和目标,支持全面加强《公约》的有效性和普遍性。

中国还采取了进一步的措施以表明对《生物武器公约》的支持, 即使不是完全支持的态度。中国在2002年10月17日颁布的《两用生物制剂及相关设备和技术出口管制条例》中指出,中国 “从未研制、生产或储存任何生物武器,也从未协助任何国家获取或发展此类武器”。

第二波浪潮恰逢2006年至2009年,中国在《生物武器公约》方面的外交活动广泛强调了这一点。看来,这又是为了回应美国对中国正在进行生物战计划的不断指责。

2007年,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指出了扩大缔约国之间合作的方面:

各缔约国应充分利用《公约》这一重要平台,加强合作与交流,促进《公约》的实施和其他能力的提高。中国认为,根据《公约》和各自国情采取有效的国家执行措施,是缔约国的基本义务,也是有效执行《公约》所有条款的重要前提和保障。

在中国国务院于2008年发布的《中国国防白皮书》中,关于军备控制和裁军的章节强调了对《生物武器公约》的遵守:

中国认真履行《生物武器公约》义务,支持加强公约有效性的多边努力。中国以务实的态度积极参加公约缔约国会议和专家会议。中国已建立了完善的履约立法体系,设立了国家履约协调中心,并及时向公约履约支助股提交了建立信任措施的声明。

2009年,中国强调了对《生物武器公约》第十条的态度,指出:”包括第十条在内的所有条款同等重要,应得到充分执行。加强国际合作有助于提高缔约国的履约能力,促进公约的有效性,最终实现公约的普遍性。

中国还提到,处理危险传染病传播问题与《生物武器公约》的目标密切相关:”任何急性传染病的爆发,都应按照有关国际组织的现行做法共享信息”。

中国生物战计划的崛起

在朝鲜战争期间 (1950-53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最早的例行防疫生物战是1952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参与组建的卫生/防疫部队。同时,结合朝鲜战争期间治疗的所谓生物战伤员的经验,开展了密集的除病害教育活动。

因此,1954年,解放军代表团和学生到苏联进行微生物学和传染病知识的培训。中国官方宣布,其生物武器防御计划于1958年启动。该计划以固定和移动的防疫设施网络为基础 (类似于苏联的防疫设施),旨在应对瘟疫和其他危险的传染病。

防御计划在1960年代不断发展,于此同时启动了进攻性生物战计划。到70年代中期,中国的《生物战计划》已经开始全面、有序的进行防御性方案,同时还实施了有效的进攻性生物战计划。

后者的形成是前面提到的有影响的地缘战略因素的结果,然而,据推测,这至少同样是中国希望拥有具有高度战略价值的武器,即大规模杀伤性子武器的结果。这种动机似乎通常存在于中国对几乎所有先进武器的看法中。

中国在1984年加入了《生物武器公约》,但美国军控和裁军署在一份题为 “遵守和履行军控协议 “的报告中称:”中国在整个1980年代一直保持着一项进攻性生物武器计划,该计划包括开发、生产、储存或以其他方式获取或维持生物战剂。

五角大楼也发表了一篇类似的报告,名为 “扩散、威胁与应对 “,该报告称中国的生物战计划包括制造传染性微生物和毒素。1993年,美国情报官员称,中国极有可能拥有一个活跃的、不断扩大的进攻性生物武器计划。此前有评估称,两个民用生物研究中心实际上由中国军方控制。

据悉,这些研究中心以前曾从事生物武器的生产和储存。1991年,当其中一个可疑的生物中心扩建后,美国对此的怀疑更加强烈。据一位美国官员称,北京向联合国作出 “明显虚假 “的声明,称其从未制造过任何细菌武器,也未进行过任何尝试以加强对生物攻击的防御,此举进一步加深了人们的怀疑。

中国外交部将这些怀疑描述为毫无根据,否认中国有细菌武器计划。1995年,克林顿向美国国会递交了他的年度报告《遵守和履行军控协议》。关于中国部分,报告中写道:

有强烈的迹象表明,中国很可能维持其进攻性生物武器计划。美国国防部在其《化学和生物防御计划年度报告》和《2001年化学和生物防御计划绩效计划》中更加具体地指出:中国拥有开发、生产和武器化生物制剂所需的生产能力。”

2003年,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就中国的扩散做法举行听证会,获悉如下:

美国认为,尽管中国是《生物武器公约》的成员,但中国仍违反其《生物武器公约》义务,维持着生物武器计划。美国认为,中国一贯宣称从未研究、生产或拥有生物武器的说法是不真实的,中国仍然保留着生物武器计划。

虽然中国每年都提交自愿的《生物武器公约》建立信任措施年度数据申报,但美国国务院2005年评估认为,其中提交的信息仍然 “不准确和具有误导性”。此外,’自1991年以来,《生物武器公约》建立信任措施要求缔约国申报其过去的进攻性活动,但中国一直没有这样做。相反,中国坚持认为它根本没有这样的计划。’

同样,2007年,国防情报局(DIA)为美国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提供的题为 “当前和预计的国家安全威胁 “的证词(在公开和非公开会议上)认为,国防情报局认为中国 “继续保持着进攻性生物武器计划的某些要素”。

中央情报局、国防情报局和其他国家的情报机构很可能继续追踪和监测中国的生物战计划。无论是否公开他们的情报,(部分的还是完全保留的),北京方面的生物战计划完全有可能会持续存在。据推测,这个计划还包括一个正在稳步升级的极其隐蔽的、可操作的生物武器库。

文章来源:

Rise Of China’s Biological Warfare Program

https://greatgameindia.com/chinas-biological-warfare-program/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