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枫叶农场 薇文

校对 上传 小鸥

图片来自 PinClipart.

Smartmatic,一个投票系统公司,自2003年以来已经在25个国家、地区设计和实施了电子投票;记录并统计了超过50亿张选票;它是获美国国防部批准的供应商;美国国土安全部的选举基础设施部门的创始成员 [1]。Smartmatic用一个投票系统,把每一张自由的选票——数百年来人类付出无数生命获得的权利——牢牢掌控在手上。

Smartmatic在美国左右腾挪的意图

2007年11 月,Smartmatic因有查韦斯这样的股东和“错综复杂的离岸公司网和外国信托”,被CFIUS(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调查,被迫“出售”其收购了两年的“红杉投票系统;2008年4月,一家较小的Hart InterCivic投票公司(以下简称“Hart”),突然试图“敌意收购”已剥离出 Smartmatic 后刚成立的“红杉控股公司”(以下简称“红杉”)时,暴露了Smartmatic的出售假象。这些事件在“Smartmatics公司、红杉投票系统和Dominion投票系统扑朔迷离的关联” [2] 一文里已有提及,这里再深入解析Hart InterCivic投票公司敌意收购“红杉控股”的深层原因。

Hart 敌意收购红杉,背后完全是Smartmatic暗中操作的结果。通过分析2008年4月法院对这次收购争议判决报告 [3],揭示Smartmatic在美国市场被限制后,左右腾挪的真实意图。

因被Smartmatic控制的红杉投票系统涉及大量的争议选举,遭到美国政府质询调查, 并被各地方选举机构排斥和抵制。在如此困境中, Smartmatid 依然通过运作资金、技术、规则、市场甚至疑似人身威胁等各种手段,成功地控制住美国本地的Hart InterCivic公司、削弱了竞争对手红杉在海内外的竞争力,除了不甘心被美国市场边缘化外,还有一个更大的野心,就是另辟战场,瞄准了 4 个月后的菲律宾地区选举。

Smartmatic 一下把触角伸到远在东南亚、社会不安定、选举制度尚不完善的菲律宾,不仅避免了在美国即将面临的灭顶之灾,而且事后证明是成功地回船转舵起死回生。这样的战略布局和操作手法,无法不和中共所擅长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退我进”以及“在农村建立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思维联系在一起。

为什么菲律宾成为 Smartmatic 的“根据地 ”?

2008 年菲律宾棉兰老穆斯林自治区大选

菲律宾位于南中国海,属第一岛链国家,地理位置极其重要。菲律宾1951年与美国签署“共同防御条约”,两国长期保持良好关系,菲律宾许多军事基地对美国开放,是美国重返东南亚的关键国家。但出于地缘政治考虑,菲律宾政府历来与中共国保持着密切的利益关系,以利于在美国和中共国之间搞平衡;同时中共更需要利用菲律宾,达到在南中国海扩张的野心,抗衡美国在南太平洋的军事力量。Smartmatic此时介入菲律宾选举,绝非单纯的市场行为,而是中共和菲律宾当政者的共同选择。

First and Second Island Chains (cofda.wordpress.com)

2008 年时任总统 格洛丽亚·阿罗约(Maria Gloria Macapagal-Arroyo)丑闻缠身 [4]。源自2007 年4月,阿罗约前往中共国海南省,与中兴通讯秘密签署了价值 295亿美元的菲律宾宽带网络(ZTE-NBN)合同;同年8月,时任“菲律宾选举委员会” (以下简称:COMELEC) 主席阿巴洛斯(Benjamin Abalos)前往中共国,以达成这一交易。由于ZTE-NBN项目违反了菲律宾多项法律,迫于国内一片反对声的压力,阿罗约不得不在 9 月份宣布中止ZTE-NBN项目。但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总统阿罗约的丈夫和阿巴洛斯接受了中兴通讯大量贿赂,因此要求阿罗约辞职的呼声日益高涨。2008 年 3月,阿巴洛斯遭弹劾,他的律师何塞·梅洛 (Jose Melo),立即被阿罗约任命为COMELEC主席 [5],此事也备受质疑。从这一事件可以看出,阿罗约急于稳住COMELEC,从而不致使8月份的地区选举失控。

2008 年8月菲律宾棉兰老穆斯林自治区地区选举 (以下简称“ARMM 选举”) [6] 共有六个省,COMELEC 此次耗资5亿比索 (约合 1220万美元),在 ARMM 首次进行现代化的电子投票试点,是为两年后的2010年全国大选全部实行电子投票做实战预演。因此COMELEC必须“确保这次ARMM 选举更快更安全…..能够更好地评估到2010年实现全国大选完全自动化的可能性。” COMELEC主席Jose Melo说。

COMELEC 指定用于ARMM选举的投票设备只有两家,Smartmatic 和 AVANTE 科技公司,前者在ARMM的一个省试点触摸屏投票(DRE),后者在其余五个省试点纸质光学扫描投票(OMR)。没有任何资料显示 COMELEC 对投票设备进行过招标,也没有对选择这两种投票设备作说明。显然,Smartmatic 和 AVANTE 科技公司是被指定的。COMELEC没有选择ES&S、Diebold选举系统、红杉投票系统和Hart InterCivic等其他在美国使用多年的投票机,究竟出于怎样的的考量,必须要做全面分析。

1) AVANTE 科技公司,在 “Dominion 投票系统专利里是否有华为的影子” [7] 一文质疑其有中共背景,因为AVANTE 疑与华为公司“共有”专利发明者。 这个怀疑已被2019年 12月16日《华尔街日报》“外国供应商制造的投票机零件引起了安全隐患” [8] 的报道证实。让我们再重温一张图片:AVANTE “光学可读选票读票器” 专利。这个专利被应用在了菲律宾 ARMM 选举的 OMR里,专利发明者也在为华为公司服务。因此可以合理推断, COMELEC选择AVANTE科技公司,明显是中共在背后运作的结果。

AVANTE专利:光学可读选票读票器

2)总部设在巴巴多斯的Smartmatic,与中共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2001年,中共国与委内瑞拉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后,除了巨额投资外,还提供科技支持,使Smartmatic得以在2003年完全自主开发出自动投票系统。2007年10月,中兴通讯和浪潮集团帮助创建委内瑞拉电信公司(Vtelca),与阿罗约总统陷入ZTE-NBN贿赂丑闻几乎同时发生。

Smartmatic怎样被神秘的离岸公司控制,下面两图可见端倪 [9]

很显然,图中几十个未透露全称的离岸信托有限公司,正是中共权贵们偷盗中共国老百姓(LaoBaiXing) 财富后洗钱藏钱的地方,中共又拿来投资在Smartmatic,难怪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因Smatmatic这些“错综复杂的离岸公司网和外国信托”,强制其与红杉投票系统剥离。这些也足以佐证,2008年菲律宾ARMM选举中,COMELEC 在指定Smartmatic投票系统一事上,一定有中共在里面暗箱操作。

3)阿罗约总统在ARMM选举一事上,利用Smarmatic和AVANTE控制选票,要达到的政治目的主要有两个。

一是菲律宾ARMM地区居民主要以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为主,各族派之间、族派与政府之间一直有冲突,伊斯兰分裂运动很活跃,这始终是各届政府头疼的事。当年马科斯政府扶持了几个信基督教的穆斯林家族,授以权力用来抗衡分裂势力,安帕坦家族(Ampatuans) 就是其中之一 [10]。在阿罗约总统任上,扎尔迪·安帕坦(Zaldy·Ampatuan)是ARMM的州长,阿罗约同意将安帕坦等家族的“私家军”合法化,用他们来控制当地局面自然具有合法性。作为回报,安帕坦公开支持阿罗约的竞选活动,有传言在2004年总统大选时,安帕坦帮助阿罗约获得了投票,使她以微弱优势获胜。

二是阿罗约本人因深陷ZTE-NBN贿赂丑闻,正处于将被弹劾甚至被起诉的危境,公众满意度降到-38,唯一能让她有颜面坐在总统位置上的就是GDP增长率。拥有硕士学位和经济学博士学位的阿罗约在她10年任期里,GDP平均达到4.5%,高于三个前任,尤其2007年GDP增长超过了7%。她取得的辉煌经济成就,中共国是其中最关键因素。尤其在2008年金融危机冲击下,菲律宾与中共国贸易顺差依然超过100亿美元 [11]。 阿罗约认为依靠中共国 “能缓冲美国经济放缓给菲律宾产生的负面冲击”,“视中(共)国为朋友符合我们的利益”,中共国对菲律宾“国家安全与经济方面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12]

所以2008年8月ARMM选举,实则是要完成阿罗约总统与ARMM地方官员和中共国三方各自利益的无缝拼接,这幅完美拼图只有靠能充分意会的、可信赖和听话的投票系统公司来操作,Smarmatic和AVANTE就是这三方眼里的“自己人”

ARMM选举中选民的无奈和悲剧

由于权力阶层的利益和野心已经全部占据了这次地方选举的舞台,作为真正主角的ARMM当地选民的,被迫沦落成这出政治闹剧的龙套和摆设。

一个非政府组织 “亚洲自由选举网”(ANFREL)对2008年菲律宾 ARMM 电子投票选举的全过程进行了跟踪评估,出具的一份《AUTONOMOUS REGION IN MUSLIM MINDANAO, THE PHILIPPINES REGIONAL ELECTION 2008》[13] 报告中,对“投票和计票过程的总体评估”这样写道:

“我们对2008年ARMM自动选举的总体评价是‘差’。原因如下:选举中存在舞弊现象;许多选票不是秘密投出的,未经授权的人向公民施压,要求他们以某种方式投票;买票现象在自治区选举监督管理局各处都很普遍,至少有一个选票站被一个政党的支持者占领;未经授权的人甚至是‘选举监察委员会或投票工作人员’(BEI)多次代表他人填写选票,使这些人无法独立投票;此外,还出现了多票和假票的情况。”

报告也记录了Smarmatic和AVANTE 在投票和计票过程中各自出现的问题。

上图可以看出,Smarmatic 和AVANTE 都没有为投票机装置安全隔离板,投票毫无安全性可言,报告称“这是这次地区投票的重大失败”。如果把这个责任全推到这两家公司头上似乎不公平,它们最多只是承载鱼肉的砧板而已。

时任州长扎尔迪·安帕坦毫无悬念地在选举中胜出,使这个家族的权势更加强大稳固、独霸一方,然而降临到当地民众头上的却是巨大的悲剧。

2009年11月,州长的弟弟制造了菲律宾近期历史上最残酷的大屠杀 [10],当地57名手无寸铁的平民,被这个家族伏击、杀害并被草草埋葬。案发时,遇害人正在递交一份参选州长的表格,遇害的有他的家人、支持者、3名女律师、助选员,还有30多名记者也在这场屠杀中遇难。

未结语

2008年菲律宾ARMM选举,是Smarmatic 退出美国后,打开一些法治制度不很完善的民主国家市场,并很快走红的首秀。尽管以后10多年里,伴随着各个国家使用Smarmatic 电子投票系统后,引发的质疑和争议越来越多,Smarmatic 设备反而越来越受政府青睐。那些质疑的声音都来自民间和反对派,暗中追捧的都是掌握权力的大大小小政府。不难看出,当政府披上民主、法治和公平的袈裟,鼓舌摇唇地要超度众生的时候,Smarmatic、Dominion、Sequoia、ES&S等自动投票公司,一定会是这件华丽袈裟上的金丝银边。就算地球上只存在一个政府,它们都能附会攀援,只要牢牢掌控住选票上的每一个自由选择,就可以在权力的权杖上狞笑。

Smarmatic在菲律宾的神话已开始,它在欧洲的传说也渐入佳境,美国终会失地复收,Smarmatic的故事还在继续。

以上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

参考文献:

[1]  https://www.smartmatic.com/about/

[2]  https://gnews.org/post/p569830/

[3] https://www.nist.gov/system/files/documents/itl/vote/SequoiaSmartmaticReport61208.pdf

[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BN%E2%80%93ZTE_deal_corruption_scandal

[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mmission_on_Elections_(Philippines)

[6]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08_Autonomous_Region_in_Muslim_Mindanao_general_election

[7] https://gnews.org/post/p592409/

[8] https://www.wsj.com/articles/voting-machine-parts-made-by-foreign-suppliers-stir-security-concerns-11576494003

[9]https://offshoreleaks.icij.org/nodes/101724285

[10]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pacific-11139653

[11]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idCNChina-3428220090113

[12] http://news.sina.com.cn/w/2004-09-07/18573609750s.shtml

[13] https://anfrel.org/wp-content/uploads/2012/02/2008_philippines_regional.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