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战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战友之家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18年3月29日,郭先生说:我昨天收到了很多来自香港和台湾的很多的朋友,关于这个我们的员工是如何地被绑架回大陆,香港的帐号是如何地被查封的,我给一个答复。简单的回答一下几分钟,这个很简单,我们的香港的合伙人的名字叫曲国娇女士,当时是首先在办公室被带走的,带到了一个香港的警察局,好像是铜锣湾。然后是待了48个小时,我们的律师陪着,然后把我们的办公室的东西全部收走,硬盘资料文件全部收走。说我们涉嫌洗钱,然后就让她回来了,300万港币现金担保。他借的是我们公司的钱,300万港币现金担保。再过了两周就是每天都有人跟着,警察跟着,她该干啥干啥,她完全可以离开香港。但是人家没有离开香港,因为人家没有犯罪。然后两周以后香港的移民局的警察来了,把她从办公室带走,香港的公民哪。带到了警察局,然后说这个,律师也在,说我们带你去香港北边的一个区,然后去询问,说律师你先回去吧。结果律师就回去了。这个合伙人就消失了,到现在为止鸟无音信,鸟无音信。后来就在这个深圳,就录了一个视频,旁边放着她的包,旁边冰箱一样的包,说郭文贵怎么怎么着,犯罪的问题。说我自愿回国,到现在为止鸟无音信。
2020年3月31日,郭先生说:我的合伙人的律师、合伙人,被抓捕、被丢失有多少个,多少威胁。香港的同事,连司机都被抓了回去。有的消失到现在都找不到。屈国娇被抓回去,蒙头抓回去,到现在还找不着。然后在大陆还做了个录像,抱着个熊猫,揭发郭文贵是大坏蛋。“土匪”、“骗子”、“三秒”、“三邪”,还有啥词儿没郭文贵不用的。

2017年9月6日
我就看你香港政府香港移民处,香港特首香港法院怎么处理曲国娇的事情?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更好玩,曲国娇本来是孙立军答应是今天放出来的,后来大家知道说“我管不了了,放不了了,这事给你解决不了了。”耍流氓嘛,就是耍赖嘛,骗我们家人嘛,拖延嘛。昨天曲国娇给王彦平发了个信息,语音信息。发了Whatsup。说:“姐啊我好久没见你了,我现在挺好的。我在国内,我在国内呢我现在不想回香港。家人都知道这事了。那我呢担心你。我护照要办呢还办不出来。所以不能回香港。再一个我那300万的担保,你看能不能给它取消?反正我不想回去工作了。”这个前提是什么?他们一致要求我们家人见曲国娇。就是说人家曲国娇不愿意回香港,你要求人家回香港。人家不愿意回香港。我说那必须回来。因为她人没了。资金啊公司啊得有个交接啊。他们就是编谎言就是曲国娇不愿意回去。昨天这个话是说呢她不愿意回来,然后最后呢还特别天真的这帮愚蠢的猪,还放着音乐。大家你听到这里面重点是什么吗?这就是孙立军孟建柱傅政华王岐山视别人如猪狗,高估自己智商的这种愚蠢的行动,因为这里出现了巨大的问题。
我很快将对香港特首香港司法提出法律文件,我会在英国美国同时起诉他们。因为曲国娇第一次被带走是涉嫌串谋诈骗,关了23.5小时。300万港币保释出来。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过了几天后移民局将曲国娇带走说她涉嫌提供虚假材料伪造旅行证件。记住,曲国娇是香港工作人员,拥有香港身份,同时拥有香港护照。他没说清楚是提供了哪个虚假信息办了身份。但曲国娇被带走后,律师到达。律师一直陪着她。后来让律师回来后,再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曲国娇说我已经到深圳了。大家千万记住重点,无论曲国娇犯了什么罪,它香港大陆都没有遣返协议。曲国娇回到大陆这件事就是完全磨灭了完全毁灭了香港基本法。那么曲国娇回大陆是什么呢?结果是移民局说曲国娇被带回大陆,到今天没有给答复。
现在出现巨大的问题了,我们的基金合伙人所有的人都在问一个问题,律师都研讨完了,香港的法官和大法官都研究完了,就是曲国娇怎么回大陆她都是不合法的。他会说:“哎吆,曲国娇自动回到大陆。”自动回到大陆。那请问移民局,为什么她的300港币担保你不取消?那她就是脱逃了,她叫逃保,曲国娇犯罪了。如果她经过本人同意,本人愿意回到大陆的那叫逃保。她没有权力还被你孙立军控制孟建柱控制,这个事实摆在这儿了吧。如果她被你绑架回去的,那叫绑架,你这是犯罪,刑事犯罪。我就看你香港政府香港移民处,香港特首香港法院怎么处理曲国娇的事情?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犯罪。还竟然愚蠢到让曲国娇发信息说:“我不愿意回去,我不愿意在公司上班了。”你都拿枪顶着别人让她防着音乐说话。就像马蕊一样,让一个女孩子指控我强奸,她是被你拿枪顶着的。
所以王彦平昨天那个节目里我很不高兴。她应该如实的说出来马蕊到底是个精神多不健康的人。但是我们公司的文化,情理并重啊,王彦平很善良,非常仗义,这是我们企业的文化。但是曲国娇的事情再次证明了孟建柱王岐山孙立军盗国贼过去五年是以什么样的手段来管理这个国家公检法的。那就是录制了贯君孙瑶刘呈杰的视频,和黑王彦平黑马蕊和黑人家孩子黑我们的这样的手段,和一次次骇所有的跟我有关系的人的手机,这样的黑客手段。和要想办法控制无人机,杀掉我这种手段。和我的郭三秒,还有我的诈骗,各种罪行,骗贷,各种用国家工具造谣。然后在香港非法查封你账户,控制香港司法。然后把曲国娇非法弄回国内,然后弄音乐掩盖它事实。然后利用海外所有的沉默力量,博讯韦屎屎诺癞蛤蟆李伟东这些一切的造谣。还有什么谢健生、郑介甫跟我没关的人在那块儿梁冠军加诉讼缠讼。这些手段大家都看明白了。

2017年9月7日
本来说要把我们曲国娇放回香港。现在曲国娇不但不放,还演了一个给王彦平发信息:“我家不让我回去了。办不了护照。把我300万保证金拿出来吧。”这种丑陋这种愚蠢,这种视国家机器玩弄于掌中,玩弄老百姓14亿人的智慧智商,大肆放出我身份出问题了。十月九号以前能回去。然后假王彦平假于泳铺天盖地。这些问题呢导致了所有人就善良的推友们老百姓,慢慢由于他们说了千万遍的假话,就是蚂蚁粘了大象屁股上来月经的血,他说我把大象给睡了的故事一样,到处说啊蚂蚁啊,蚂蚁的量很大啊。结果大家都相信我把大象给强奸给睡了。结果大象肚里怀的别人的孩子,找到了亲爹。说我是被蚂蚁给睡了,大象的孩子就姓蚂蚁了。文贵这个事情就接近于蚂蚁睡大象的故事了。粘了点儿血就是韦屎屎诺癞蛤蟆李伟东和夏业良夏痔疮,你看他们丑陋到一种无法形容的程度。
……
再另外一个角度上,为什么说他们逼的啊?他们到香港去,他抓走了曲国娇。香港特首和香港移民处和香港的官员所有香港的律师界,郭文贵今天说这话你们都当作听不见看不见,没问题。郭文贵无所谓,走着看,这件事情会发生在你们万万千千人身上。人家给取保了300万,案宗公司是她的公司。人家给取保了。你给取保了手续,有律师在场。几天后你又以她在大陆涉嫌提供虚假文件办理身份你把人给抓了。抓了不到20个小时,你叫律师回来。然后这孩子就从深圳打电话说:“我到深圳了,我回深圳了。”香港基本法的核心香港人的命就是基本法。曲国娇在保释没有拿掉的情况下她回到大陆,只有一个非法押送回去,绑架回去。第二个严重侵犯了香港基本法。香港就没有什么基本法了,这根本的一条没了。曲国娇这件事一定会把这些人都给取了,这个女士很了不得的。而且你们这些人渣,竟然愚蠢到这是孙立军孟建柱傅政华王岐山的风格造假一切造假,一切都是假的。竟然让曲国娇说回不了香港了。给你们发个信息,我回不去了。能不能把保取消了?拿枪顶着人家就是福瑞德牧马健副部长王永杰书记,你找的哪个出镜的是有自由的呢?唯一有自由的是贯君刘呈杰和孙瑶,你还找了替身。你说这个体制这个国家这个政权这个王岐山孟建柱傅政华和孙立军,中国这几年就靠你们管理着这个国家得多大的灾难啊?多少人冤枉啊?多少人给你们弄死了?所有的推友记住,书斋夜话这两位先生你们讲的我很喜欢,你们其中有些话是对的。但是我要给你建议一条,你们一定在你节目中说一句话,我们要从十九大后往回看十八大到这五年,人道灾难人性灾难法律灾难超出了所有你能想象的。比文化大革命在形式上不一样,本质上的残酷只有过之没有不及。

2017年9月24日
我们这个调查人吓得真的已经是半神经,真的也不敢回香港。所以你可以看看,盗国贼们在美国信托控制的财富是有多大,对他们有多重要。不惜动用香港的警察,去到香港威胁这些人。不但如此,我们其中另外一个调查人,他的女儿在美国读大学,马上有人跟踪。他女儿的男朋友在香港,去吃饭钱去,背后老坐着一个讲普通话的、剃着平头的、一个高大的男人。尽然在香港,有一次他们出境的时候,香港的身份,被叫到黑屋里问了两个多小时。香港在抓了我的合伙人曲国娇回大陆的时候,它已经面临了最大的问题,曲国娇为什么取保?是怎么回到大陆的?这当然跟香港基本法严重冲突,那么还好她是大陆护照香港身份证。而这些人是香港生的香港永久居民,甚至有的都没回过大陆,这几个人为了掩盖这几个信托,尽然动用了这么大的沉默力量,对他们家人进行威胁、死亡威胁,和巨额收买,而且在美国成立这些基金的目的,我一说大家一查就知道了,这是真正的盗国贼们是对美国这个自由法治的国家对全世界的蔑视和未开存在的威胁和巨大的挑战,这些事情发生,大家一张纸就过去了,你们不知道是多少人是冒着生命的代价。就不要说钱了,过去一天的调查费用是23000美元,后来翻番,五万美元,我目前都无法回避无法来补偿,对人家带来的风险。所以推友们,每个字每个信息,都带了中国人的鲜血和有人为冒着生命的危险的代价,这就是为什么我说盗国贼他对全世界的威胁是多么的可怕。

2017年12月23日
那么我接着说的是,这个大家看到中泰信托呢,我们一再要求给专案组写过好多次信,要求专案组呢,把这个钱还给他,不让还。他们就是让你造成这种重大的财务负担和损失,然后造就一个个的法律诉讼。后来,他们,大家我在,可能记得我以前说过,他们找了这个中泰信托,把这份这笔债务呢啊,把这笔债务呢,卖给了花样年华的香港上市公司。这个老板,就是曾庆红先生的弟弟曾庆淮的女儿曾宝宝,哈哈,买啦。这个,当我爆料以后呢,他们就哎呀,有点儿不好意思啦,不采取行动。现在,集结的是,现在进行啦,超限战的第一,人被抓,被绑架,你哥哥,你员工,都如入实行。然后,海外,你曲国娇,把海外资产账号全部查封。
……
看看香港政府屈国娇,她是我的合伙人,买了海通证券,总加一起,大概几百亿的股票2014年2015年买的。那么这个情况下,他们为了让郭文贵在海外的财产被查封,他们竟然把这个人给找去,以所谓的涉嫌串谋买卖股票。所有在香港投资的朋友们,从现在香港和大陆建立通报机制,就是香港和大陆30天内随时可以抓了你。屈国娇和肖建华事件,先以串谋罪让你取保,300万港币。然后就在办公室让你下楼,说是涉嫌提供虚假文件办理香港身份,结果就消失,后来我们律师找了香港的律政司,袁大律律政司长袁先生,他不回复。然后他头两天辞职了,我们找法庭找警察,不回复,警察说他丢失了,我们不知道。香港警察在闻讯屈国娇取保的文件这全有,这完全是不合法的,然后屈国娇小姐就被带到大陆消失,头两天她父母才得知她消失了,因为我们不敢告诉她父母。父母和妹妹哭坏了,妈妈瘦了25斤。这就是香港警察所谓的一国两制,这就是自然吗?这个审判自然吗?他已经是犯罪了,谁管啊?没人管。这就是第五个问题,我们的员工在香港几百亿的资产被非法查封,几十亿的东西消失找不着,人也丢失。
……
所有的老板过来说一句话,千万不要相信任何华资银行的帐号,千万不要向香港放任何东西,它就像拿他自己家盗国贼,你们一定要记住郭文贵的教训,把你的钱财不要放在华人银行,不要放在香港,危险的人不要待在香港,文贵用生命证明给你们看,就敢这么做啊,全世界到处派出几十个人,到处说你坏话,派出他的老板们说你坏话,毁掉你的荣誉,然后再同时灭你的口让你不说话,弄死你也不让你说话,这个时候开始了一系列的行动,方正股票被打压,然后让很多人血流成河,然后造成假象。突然间中泰信托,在几个月以前,要求做一个房子的价格评估,一直没有给我们,法院评估。你说这了得了吧,一切他们说了算,最后评估了一套,前天评估的一套出来了,十三万七平方米房子,十三万七平方米房子啊,我们在五年前海外有两家基金要买走,包括中国的银行都找过我们,想全买走,二十二万一平方米,五年后特别是中国我们北京的低端人口被驱逐出北京以后北京的房价暴涨,作为奥运金融圈,我们中国核心金融区,奥运村里唯一的私人项目,唯一的高端项目,它的价值超过三十万,他不给你弄九万,他也不给你弄二十九万,他给你弄个十三万七,然后他把你四十一套房子,价值百亿的房子给你查封了,然后你看照片了吗刚才,带个法警就把你带去,然后再给你拍照,我们的人不能拍照,他们的法警都不露脸的,全是盗国贼的设计和安排啊,你又不是偷钱的,你又不是抢钱的,你又不是飘寡妇们的,你干嘛不露脸啊,这就是什么,精心的盗国贼安排,掠夺财富抢夺财富,而且要司法拍卖程序,掩盖这个曾宝宝,还有盗国贼。
……
第二,我希望两位书记,真真正正查清楚曲龙案背后的操作,依法进行重新再审,纠正这些人这些违法行为,保证方正集团,方正证券不被再次的让这些人,贺国强等人非法转移,和再次的利用这样的政治手段,掠夺小股民的利益,保护我们的合法资产,马上取消在香港对我员工的绑架,曲国娇马上回家,我马上叫我香港的账号全面禁封,最后希望你派人,来和我接轨,我将这些证据交给你们,如果以上你们不做,或你们认为你们很厉害,认为不在乎,那我就继续爆料,你不作为,我继续爆料,春节前,前一天开始,咱大家都别过年,你不让我的父母过年,你不让我的员工家人过年,你们也别过年,那就对不起了,春节前的前一天,29,说到这里,我要再接下来说,北京山东的这个公告,执行过程,我们无条件配合,无条件配合。但是,如果说现在北京山中院在政法委,中纪委的操控下,略低盘古资产,和继续实行你们的毒丸计划,绑架的做贺国强,以现在常委政治局委员,包括把你们现在这些政治局常委的股东进行转换,还顺便血洗小股东,香港的股票不解封,资金不把玩,曲国娇不让他回家,那我们没选择,郭文贵是一定会在这看着你,你们无法想象,我今天要在此向你们承诺,如果不超过我过去爆料的一百倍,你们就把我给宰了,我再次诚信我们的网友们,我们的未来,是用爆料引发革命,用爆料,用真相,用习主席看到他无法接受的事和人,用证据,让九千万党员,去学习,用世界的文明唤醒中国的文明。

2018年2月12日
这个时候谈合作哪,我们,大家公知的,谈合作条款我们没有谈好。没有谈好就停止谈合作了。就开始做那几期的节目。大家后来,每次节目陈军先生都在场,每次他都在场,好像啊。我记得大概是这样。他就成了一个服务人员了。等一下啊,我把这个关一下。啊,那么陈军先生哪,这个,由于给我留下了一个几十年的民主运动的这个印象,所以哪,我对他是很尊敬的。啊,非常赞,赞成他的对民主运动的一些的过去的奋斗,当然我没验证过了。这个事情,后来就是在这个,我们正在这个明镜参与多次直播当中哪,啊,陈军先生就去香港,去亚洲,他说他去开会,同时哪,他在国内的生意,他想关掉。准备回来大干一场。后来去香港,他跟我联系。那么我让我香港的曲国娇合伙人,我们办公室是在中国银行大厦的,那么,就负责接待他,曲国娇就安排了我们的,用我的车,迈巴赫陪着他几天,还带着他,陈军参加了,参观了我南湾的房子,陈军先生是唯一一个,从我南湾房子竣工以来,包括我家人,唯一一个不是工地的人员参观的人。参观完以后,啊,这个陈军先生,然后就回来了。回来以后哪,对我们房子也很大赞赏。感谢我们对他的接待。啊,陈军先生还在机场给我太太,我女儿好像还买了礼物。因为他来了之后哪,啊,正好是回来以后,这个,看到了我太太,我女儿,买的上海滩的礼物。啊,这东西,现在还在那儿放着,因为我们家从来不接受礼物啊。陈军先生就很随便的到我们家来。
后来,你知道,就是我们那个合伙人曲国娇,就是被绑架了。被抓了。啊,现在渺无音讯。啊,不知道人在哪里。这个,所以说跟陈军先生啊,由于这明镜这种关系,很亲近,没有任何障碍,他说来就来了。这个中间啊,发生了个变化。就他再跟我说事儿的时候哪,他有点回避何频先生。回避这个陈小平先生。这种情况下哪,我就感觉这人有点不对劲。因为何频先生和陈小平先生对他是很信任的。当然那个时候,他来了以后呀,这个帮忙啊,直播啊,也没往别的地方想。也就是大概在,啊,7月份的时候,啊,7月份,这个时候,陈军先生就变化特别特别大了。他说,他有个朋友哪,这个,和马云认识,是马云的小兄弟。同时他有这个朋友哪,这个,知道了唐柏桥,啊,和他太太耿静的问题。从一开始哪,这个陈军先生和我认识,他就一再的说,他说,由于你让唐柏桥支持你,你流失了绝大多数民主的,民运的这些人的支持。啊,这个话说来哪,我从来都不接茬儿,啊,我就不接茬。后来再说的时候,我说我对唐柏桥先生,我也是有看法,我说他这么多人说他关于捐钱捐款的问题,我说,但是人家支持我,我必须得感谢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