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要點亮中華民族每一個華人心中的燈,就必須要連接上電線,這才是關鍵,燈是不可能自己亮的。

文貴先生他這兩點做得就特別好。孝親,他對父母孝順,維護家族。尊師,他對各個老師都是很尊重的,這就是他成功的根本原因。這就是我們要學的,這才叫根本。這也是猶太人他們自己總結出來的, 他們猶太人為什麼能夠屹立在世界,在各個行業都是最牛的,就是因為他們不忘本民族的傳統文化, 找到了自己的根。所以我們只要這麼學習,那我們自然也就會這麼厲害。知識要靠學習,這就是老子《道德經》裡講的,“為學日增,為道日損”的道理。因為知識要靠不斷的增加, 但是為道要開大智慧,必須要做減法。學習知識和領悟智慧是不矛盾的。但我們首先要開大智慧, 這個叫道,知識叫術。要以道馭術,以不變應萬變。不變的是規律, 變的是環境。變的環境千變萬化, 我們只要以不變應萬變, 我們用道來處理,我們自然而然就一通則百通。

我們中華民族都是先講要悟道, 悟了道以後, 就可以應用在任何地方。應用在醫學裡面就叫醫道, 應用在商業就叫商道,應用在喝茶就叫茶道, 應用在插花就叫花道, 應用在打架就叫空手道、 跆拳道。所以就是要先悟道,道是根本。當我們有了這個道以後, 那就能夠擁有靈動如水的智慧,而不是說只是一些條條框的大道理。大道理沒用,我們一定要先悟道, 我們要學的是智慧, 然後把這種智慧學以致用。

有些人問,中國古人擁有大智慧為什麼在人權法治上沒形成法律條文?這裡有它的歷史原因和它的歷史淵源。我們要明白中國歷史, 我們講上下五千年,是上五千年和下五千年, 共一萬年。中間的分界點是軒轅黃帝,上五千年是最高的境界, 那是道治。後來就到下五千年,是五帝時代,從軒轅黃帝開始包括堯舜禹,這叫五帝時代,這個叫德治。道治不行了,只能德治。德治後來也不行了,到夏商周三代,後來到了春秋戰國時代, 如果前面叫帝道政治,王道政治, 到春秋戰國就只能搞霸道政治。霸道政治就是有霸王,像春秋五霸,但他還講點道義,還得師出有名,就像現在美國一樣霸道。再往下到了秦國,商鞅變法以後秦國搞的是強道。強道就是不擇手段,就是強盜邏輯, 毫無底線,坑蒙拐騙。所以中國自從春秋戰國以後,垃圾時代開始了,越來越垃圾。到了宋朝是個高峰,唐宋是個高峰,宋以後那就徹底玩完了, 那就是垃圾中的垃圾。元明清三朝那是垃圾,到清朝是垃圾中的垃圾,到了近現代200年裡面就出了西方的思想介入,西方思想介入有他好的, 但是也有糟的。他糟的就是搞出了達爾文的進化論,把人性給整成了動物性, 後來搞出馬克思主義,就把動物性再降一級降到魔性了。所以中國文化,中國歷史是不斷倒退的歷史。我們知道的很多都是錯的,一定要明白這叫斷代。我們要去除華人的四種誤解,找到自己的根。

關於東西方文化之間的差異和關係,請關注下集分解。

作者:比卡丘,文也

原創觀點文章– 2020/11/09

溫哥華加喜農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