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蒙特·塞尼卡咨询公司(Rosemont Seneca Advisors)是亨特·拜登与其表弟埃里克·史威林(EricSchwerin)的合伙公司。其中亨特持股75%,而埃里克持股25%。

从2017年12月1日,5日和8日埃里克发给亨特3封邮件清楚地表明,罗斯蒙特公司实质上是一个与中共勾兑用的“白手套空壳”公司。到了2017年,川普总统执政以来,拜登家族政治上利用价值甚微,所以公司已经没有任何业务可言。鉴于此,埃里克向亨特提议:

1. 希望以合适的价格收购亨特手中的公司RSPI股权;

2. 以偿还BHR贷款的名义向乔纳森(Jonathan)支付15万美元;

3. 把Skaneateles的剩余资产按股权分配。然而,埃里克连续3次谦卑致信亨特,直到12月12日他才收到了亨特极其暴怒的回复。

亨特在回复的邮件里使用了异常强硬且粗暴的口气否定了埃里克的所有提议。亨特明确地告诉埃里克,“不许动Owasco(亨特的法律事务所),RSP,罗斯蒙特·塞尼卡等任何公司的账户。你不再是我的合伙人!”并且亨特警告埃里克不准和自己的朋友接触,否则会状告他诽谤罪。最后亨特威胁埃里克,叫他搬家到弗罗里达州那普勒斯,他不想再见到埃里克……

亨特对自己的亲戚兼合伙人的态度让人感觉匪夷所思。为什么亨特突然决定与埃里克彻底撕破脸,仅仅是因为埃里克在亨特朋友面前说了有关亨特的坏话吗?

我们可以从硬盘里曝光的亨特录音证据发现背后真实的原因。中华能源基金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实质是中共最大的间谍头子何志平于2017年11月在纽约机场被捕。亨特父亲一直打电话找他,因为《纽约时报》在四处打探消息。《纽约时报》记者询问亨特是不是何志平(Patrick Ho)的代理人。何志平不仅是中共间谍头子,且身价高达几千亿美元,对于他的身份亨特早已心知肚明。当老爹乔·拜登无法联系上亨特的时候,乔·拜登一直把《纽约时报》的电话转给埃里克,埃里克在没有征得亨特同意的情况下,接了那些电话。所以亨特觉得埃里克一直在祸害他。

真正令亨特恐惧且愤怒的原因在于,亨特深知自己的商业行为是违法,甚至是叛国的。当何志平被捕消息传来,对他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亨特害怕任何媒体曝光有关自己的公司与BHR的关系,自己与何志平的关系。害怕自己与中共深度勾结的事实被埃里克不小心地透露出来。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恐惧迁怒在埃里克的身上。

撰稿:阿丽塔Alita(㊙️翻Gnews原创组,信息挖掘小组)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