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文谔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文珠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20年1月2日,郭先生说:所有的这些问题,远程认证用户随时访问调阅存取,喜马拉雅大使馆有这个、这个问题呀。他开始的时候,当他给我们的工程师要求所有郭媒体的源代码,所有的IP信息的时候,包括要远程什么,要全是可以控制的时候。他来纽约的目的,一下子就让文贵看出来了。他当我面他不说,他离开以后,他涉及到这么多事情。
2020年5月11日,郭先生说:我强烈希望战友之间不要有私人的经济来往,战友之间千万别谈着谈着就谈成情了,是不是?这个情有多种,我见到美女了我也哆嗦,我也浑身发热。你不能都要呀那玩意,你是人不是畜生,你不能这样子的。你得尊重,你有老婆你有闺女,人家见你老婆闺女,人也这样你咋弄,咱得有道德吧。所以说我觉得咱们现在,这些让我学了很多东西。鸡腿潘这些人,确实缺少监督机制。我文贵这方面做的非常不好,给大家带来很多烦恼,这个我道歉,我以后一定要改,谢谢伟哥。

2019年12月30日
有些人脑子是绝对有问题的,什么似是而非的问题,非常的夸张。就这两天,你们能看到,关于这个细丝骗子,鸡腿丝这个家伙基金的事情。很多战友根本不了解真相。你们去看看细丝当年,2017年18年的时候,我让他给潘晴去,他主动给当时的潘晴,还有安红女士,还有当时的昭明先生去所谓的建设网络的时候,他是按小时算钱的,我们当时是给了他钱的。细丝当时是第一个,是澳洲第一个人,我给了他1万澳元的。他要1万澳元,我连一秒钟都没犹豫,立马给他了,比潘晴,比任何人都早,是第一个给他钱的。他那时候狗屁不是的时候,我就给了他1万澳元。啥都没有说,就给了他1万澳元。当时他说我要干什么干什么,我说好,你把账号发给我,立马给1万,比郭宝胜还早。然后让细丝去帮助潘晴和安红,昭明先生架网络的时候,要按小时收钱。收的钱,潘晴给我发信息,原话说这个人收钱是澳洲最高的。我说这个你完全有你们决定,我给你一个月1万2万澳元,你拿这钱,付不付由你来决定。大家后来你知道,他啥也没干,他把他自己架起来了。另外当时,细丝这个人,当时做了一系列的东西,就提出这样钱那样钱的要求。最早分化澳洲的不是任何人,是细丝,你们知道吗。这咱未来都可以把证据亮出来,最早告诉我潘晴和安红不能相信的,包括昭明不能相信的,就是细丝。大家知道吗?你们没想到吧。
细丝到我们喜马拉雅大使馆来,他在这凑凑呼呼,粘粘糊糊在那来了,连鸡腿钱、住宿钱、亲朋钱、麦当劳钱全报了,花了几万美元以后走了。走了以后他干什么,未经任何人允许,未经我,未经王艳平允许,他给我们的印度籍美国人工程师发Email,要求喜马拉雅大使馆把所有的IP地址,把所有的整个的电脑的内部信息和源代码,包括郭媒体全部给他。这都是用Email联络方式说了算。你觉得这正常吗?当时我们的法国人员当时就火了,说这个人有什么用心啊?安保也不愿意了。我说停停停,这事儿到此为止,既不要说也不要提。就像报销一样,财务不愿意,说这是什么概念,你没有任何(票据)报销这是诈骗啊,我怎么能干这事儿。我说没让你干,美国人又较真,没让你干你别报,这钱我报,我来给他。他来之前他来之后,庄烈宏先生不下3到5次跟我说,他建议细丝到这来,包括后来这事儿那事儿找细丝。我明确告诉庄烈宏,你不要找细丝,到此为止,你不要占人家时间,不要麻烦人家。这个细丝的故事还没开始呢,过两天我们把细丝那些通信,把细丝的一些行为和最早于支持他的钱,这个人是狼子野心啊。两年来我们为细丝站台,说了真的有几百次上千次吧。细丝说过我们爆料革命几次,说过郭文贵几次?最早给他钱的人,最早买电脑,最早买设备的人。结果是在“东京爆协”之后,他又出了个“澳洲爆协”,就是“东京爆协2.0”。就在这个时候还有一些脑子不清楚的人,出来为细丝说话,你不是有毛病吗?竟然是把细丝的问题变成了路德的问题,变成了老江的问题,变成了安红的问题。我大概在一两个月以前我就告诉过路德先生,我说你千万要记住,细丝这问题他不是砸你的,他是砸老江、砸安红。路德先生傻乎乎的不明白,到现在他都不明白。我说你别说话,你Low住,让他尽情地表演。他为啥去砸老江、砸安红啊?把你路德的左膀右臂砍掉,你不就成光棍儿了吗?他就没明白,路德先生傻乎乎的。是吧郭先生,会不会怎么着啊?我说你Low住。
……
亲爱的战友们,我们在这个时候,你看到有一些人,那些五毛、七毛们,跑到这里那里直播去。包括庄烈宏先生的直播现场,打着什么名义,对我郭文贵,对我们爆料革命是个巨大的侮辱。你拿细丝这个烂崽跟我郭文贵比,你不觉得是侮辱了郭文贵,侮辱了你们三年来看的爆料革命吗?大家去想想,有人竟然在直播中把我郭文贵跟细丝比,你对我郭文贵真是个巨大的侮辱。竟然把爆料革命跟细丝比,还有这样荒唐的人,这样荒唐的民族吗?还有这样的吗?这都是什么东西放出这样的狗屁出来啊?竟然是把一个这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世界上现在备受尊重的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把Kyle Bass、班农跟一个还没发生的,一个不要脸的小骗子、小流氓、小烂崽细丝来比,你们的良心在哪呢?你的道德水平在哪呢?昨天很多战友跟我发信息,非常恼怒,暴怒,说了很多过激的话。即使这样,我告诉所有人,不要被这小事儿给影响,它不值一提。他狗屁不是,他下场比郭宝胜还会很惨,还要惨。我现在负责任告诉所有战友,你们不要管,交给郭文贵,我会让这小子在澳大利亚,我会让他看到比郭宝胜还要惨十倍的下场。我们现在所有的准备,跟他准备要蹦出来,我们已经准备了几个月了。两年前我们被他骗走的钱,和他现在骗走的钱,在澳大利亚,我们的战友会有一系列的行动。但是让我接受不了的是,我觉得非常之荒唐。
就像昨天一位老大姐,北京医院的一位老大姐跟我打电话,说她气得受不了,本来是做手术都不想做了。她说怎么能拿这个烂崽和咱们的法治基金比呢。这个大姐是每个月给咱们法治基金捐1500美金,1500美金是医生啊,她多难啊。她强烈要求,说文贵,咱们中国这个医疗界必须要改,没有共产党才能救人命,有共产党只救共产党的命,不救老百姓的命。现在你拿着他跟我们法治基金比,你说你们这些人,凡是这样比的人,我求求你们,再也不要当我们战友,不要看我们爆料革命。竟然不要脸的,有人拿他跟我比,这对郭文贵真是莫大的耻辱。还有人说是内斗,内你大爷的斗啊,他啥时候是内人了。你长点人脑子行不行,你当猪都不配你。谁是内啊,谁是外啊。爆料革命只要是灭共都是内部人,不灭共的全是敌人。我说不灭共不等于说外边,我说的是在这场运动当中的人。你只要灭爆的,你全部都是我们的敌人。谁是内,谁是外,你长点脑子行不行。你成立基金,你爱成立啥基金,你成立啥,干嘛用爆料革命成立基金呐?你干嘛把手伸到战友口袋里边去啊?你们谁要有钱,爱他,喜欢他,求求你赶快看他节目去,你给他捐钱,你不捐钱你是王八蛋。捐啊,你使劲捐,把你房子卖了捐,你去捐嘛。就这个小烂崽细思,加在一起不到50斤,你看他生活中那个样儿,他全身上下能值1万块钱吗?你觉得这人正常吗?就这种黑白不分,没有了共产党,没有了什么党你也活不好,你脑残你知道吗?这种黑白不分,人畜不分,真假不分,你不配做我们战友,你哪凉快去哪玩去。
2020年,郭文贵没有心情,没有耐心,没有时间跟这帮王八蛋在这钓鱼,在这块纠缠。2020年必须是我的霹雳年,大家记住就是郭文贵和爆料革命的霹雳年。谁想站出来跟爆料革命作对,我告诉你,只有一条,把你消灭,要么你把我消灭。灭共的这场运动,从现在开始起,进入了最后的冲刺倒数阶段,谁挡在我们前边,我们消灭谁,要不你把我们消灭了。还有几十个小时,就进入到2020年1月1号了,大家你们会看到完全不同的郭文贵。你走你的阳关道,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成立基金,你成立你家死亡基金,诈骗基金是你的事儿,你愿意捐款是你的事儿。但是只要你打着爆料革命,你要想弄钱的,不管谁。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亲哥都不行,亲爹也不行。大家要意识到,爆料革命从第一天起,就是不允许任何人以爆料革命骗捐、骗钱。因为这件事情,决定着爆料革命的成败和生死。大家去想想,当把爆料革命变成了个募捐、骗捐的时候,所有搞基金都去骗钱的时候,中国内部的共产党员还有谁相信我们呐。我们以共灭共怎么可能实现?以美灭共,美国人还相信我们吗?一帮小骗子,天天伸着手,给点钱吧,给此案钱吧。像细丝到商场花钱,就跟马路上捡的钱一样,就那么花,还瞪眼撒谎。把战友的钱,要给潘晴那个流氓,不知道安红还记不记得这事儿了,一小时的钱是全澳洲最贵的。后来澳洲新声,你看她有任何起色吗?细丝姓潘,细丝的第二个名字叫“鸡腿潘”。“鸡腿潘”你觉得你能比王健的下场好嘛,还有什么火鸡龚。想想吧,拿共产党的钱的代价是什么。大家现在我给你们介绍完了,春节期间你们想看比这暴力1000倍的嘛。细丝潘你还搞什么民主啊,还东京爆协你爆什么呢,爆协呢,你们这帮孙子呢。相林呢,袁白衣那个王八蛋呢,还有郭宝胜这个孙子呢,你们这帮孙子骗子看看,这就是你们的下场。大家你们看看伪类们,欺民贼们,正在香港杀人的人,这就是白手套,替共产党卖命的下场。潘林正,“鸡腿潘”叫潘林正,他的信息还多着呢。
……
今天你们看到最接受不了的,在香港此时此刻都发生着,有人想像嘛。陈彦霖本人和她母亲,陈彦霖才16、17岁的孩子,陈彦霖的母亲也被干掉了,被干掉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被谁轮奸了,被谁强奸了。此时此刻就在香港发生着,这就是爆料革命的意义,这不是鸡腿潘你这个小王八蛋你能懂的。你搞募捐你找死呢你,王健都上你家找你去。鸡腿潘,王健一定去你家找你去的。多少个香港的冤魂野鬼,新疆的冤魂野鬼会上你家找你去,他们死了你还拿着他们募捐。西藏人可怜啊,多少人打着西藏的名义骗捐,八九六四的母亲可怜啊,多少人吃八九六四的血馒头,拿了绿卡。现在新疆人竟然没有人站出来说话,谁授权你鸡腿潘代表新疆人募捐了。我们唯一的新疆人在社交媒体上叫Inty,Inty你说一句话啊。谁授权他替新疆人来募捐啦?这帮王八蛋,什么火鸡龚、鸡腿潘,你们长长人性吧。此时此刻这一幕随时在发生着,看看香港大街上的那些事情。
……
有人竟然糊涂到替鸡腿潘说话,他成立基金,他要保护人权,他连肯德基都报销。他从澳大利亚飞到加州,左转转右转转就想让我见他。最后是让他来了,来了以后住了一星期,住着五星级饭店,吃着最好的饭,花了几万美元。他回去了报销,把澳大利亚到洛杉矶的票他都给报销,把跟他老婆跟他孩子住酒店的钱全部报销,买一个手机插座的钱都报销。就这还凑不齐,还差一千多美元的票据,你说这种流氓。这种人要搞什么基金,竟然有人还哭,还要支持。我求求你了,你快给他捐钱去吧,你不捐钱就王健都找你去,捐吧啊。竟然有人拿他跟我比,我每天谈谈霍斯木海峡,五大邪恶轴心,灭掉共产党,你们竟然拿我跟他比,对我们战友是个侮辱。我们多少战友冒着生命的危险拿到这些资料,你们拿这个东京爆协和什么细思潘,你们良心坏了。还有那个潘晴那个混账,老婆得癌症了,哭哭啼啼,我给他那么多钱。原来2017年就给过你鸡腿潘一万澳元,完全是文贵支持你来的,把你拱起来的。给你钱给你时间给你机会,跑到喜马拉雅大使馆来,给你一切都报销,结果你现在要砸郭。你这个东西是个玩意儿吗你?所以说这是鸡腿潘应该躺在这儿而不应该是王健先生。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说你不要生气啊,不要跟他一样的,这就是共产党埋下的毒。什么好人坏人不分大小,杀人犯不分高低,哪个宗教规定了好人和坏人有高低之分啦?就是这种纵容,就是这种无知,就是这种不要脸,才纵容了共产党绑架中国人民70年。现在要把美国人给灭了,要把全世界灭了,把中国一亿多的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全部给抓起来,两百万新疆人抓到监狱去,多少人死啊,连着机会都没有啊(指着王健的照片),连被开瓢的机会都没有啊。所有人,给这个鸡腿潘捐过款的人,包括给火鸡龚捐过款的人,给郭宝胜假牧师捐过款的人,请大家一定给木兰,给Sara给路德先生发信息发证据。我们一定要起诉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他,我不论他到哪里去。还有什么相林这个王八蛋,一定会起诉他。高冰尘个王八蛋在加拿大,我们给他发律师函,现在法院决定他必须到美国纽约来受审,你等着,等着这小子来了美国受审的时候咱们再算账。任何在这个灭爆小组,对这些蓝金黄,来反对我们灭共的爆料革命的人,都是我们的敌人,没有中间地带。你们敢拿共产党的钱,王健上万亿的钱,什么下场,什么下场?
……
鸡腿潘什么我都不心疼,钱我都不心疼。抽我那几根雪茄我很心疼,我想着被这个混蛋骗雪茄很心疼,这以后这雪茄不让他们抽了。鸡腿面相很不好,生活中极为黑而且非常不健康,龌龌龊龊,走道儿细碎的小步。当时我看了之后我就特别的惊讶,跟当时何频是一模一样,非常龌龊,和侏儒一样,一点不阳光,不健康。我这好烟都让他们给抽了,我不让他们抽了。

2020年1月1日
这就像现在的火鸡龚,郭宝胜,鸡腿潘,我郭文贵是骗子,我郭文贵没人性,不讲战友情,跟他骗钱有关系吗?跟他成立基金,打着新疆的名义和香港的名义要拯救人类,还搞什么人权骗钱有关系吗?跟他造假报销票据有关系吗?所以人辨别事情,我辨别事情,对不起,咱把这个事要分清楚。到底什么叫对,什么叫错,什么叫善,什么叫恶,什么叫真,什么叫假。世界上我说没有对错,没有黑白,只有善恶。啥叫善,啥叫恶。郭宝胜骗钱是不是恶,火鸡龚骗钱、伤害班农、瞪眼撒谎是不是恶?细丝潘自己有老婆有孩子,天天在那块把摄像头对着自己的脸,你敢对着你下半截吗?郭文贵要是企鹅的话,你是个残废的企鹅,你给人家照照你家里。天天对着,只要是女色就给人家眉来眼去,你要点脸不,这跟郭文贵是骗子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