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文谔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文珠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20年7月25日,郭先生说:我看着王丹那孙子老不舒服了哎,那货就是个骗子。那刘彦平不是说了嘛,王丹接的我,一进一出,王丹保护我来的。共产党的安全部党委书记,当年在天安门差点被干掉,是王丹给送出去的。我压根就不信这个货。当时马建副部长、张越,还有林强,包括那个许永耀安全部长,说过那王丹百分之百就是学生的叛徒。那王丹交代了多少人呐?那王丹天天给办案组磕头。我们只是要征求什么学校的学生基本权利,没有任何灭共。带着学生跪下来最早就是王丹。这个货哪是什么?他坐在那,就是对中国六四最大的侮辱。但是要跟我们很多战友比呀,你别说,那比你做的多,你还真别说,这就是公平。

2017年9月4日
胡锦涛书记和他妻子刘永清女士没敢大声说过话。跟他的秘书吴凤玲,军事秘书陈士举,办公室主任令计划还有警卫为王福庆,啥时候敢说过话呀?说话都到院里面说去,散着步说,咬耳朵说,谁有安全感?没有人有安全感。这就是我们今天,我们大家要追求的,让我们活得有尊严活得更快乐活得更安全。鲍老发出这个推,让我感触万千。鲍老作为当年最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当时我在天安门的时候我是5月几号的时候,跟河南的一个四合院的朋友。他大肆给我讲,鲍彤老人家整个如何如何。说到这个我要讲王丹,这个刘彦平书记,他进天安门广场三进三出,谁送出来的呢?是王丹给送出来的。下一片的音频当中可以听到很有意思有吾尔开希还有王丹,六四的真相,他亲口给我讲的。鲍彤老人家当时是我的偶像,太了不起了。我觉得这次爆料当中最大的回报之一是让我通过爆料和鲍老他老人家联系上,高瑜女士这样人联系上了。让这些人通过我们的神交,精神交往,和爆料爆交,爆料的交往让我们成了知己。每次他老人家短短几个字,发出了这个推我都是兴奋,浑身热起鸡皮疙瘩。

2017年9月10日
到令计划说到薄熙来我无意思评价人家,他当然他就说的是,而且这个案子刘彦平是重要的案子办案人,包括讲到王丹啊张悦啊,包括讲到李东生啊徐才厚啊,包括讲到很多这些案子,他都是知情人。他是参与办案人,他是有资格说这个话的。刘彦平这个人,从个人角度,我非常非常尊敬他,非常非常的喜欢他。他是党内少有的一个老实人,是个好人。这人不害人。他这个人就是完全被政治洗脑了的,他没有判断能力。你不能说他水平不行,他完全没有这个判断能力。而且你看他从过去64的时候,王丹三进三出送他出去说的话。他当年就是典型的共产党,被洗脑了,被欺骗了的共产党,严格讲也是玩具,工具。对这个人我是绝对喜欢尊敬的,我放出他的语音时,实在是迫于无奈,我非常不舒服。所以这中间有很多剪辑,有很多他说的一些,对他个人有重大伤害的话我全都删掉了。有些话你们也别听,听完,你回忆真的会得精神病的。那个龌龊的话我都没有说,很多关于大领导的县领导的一些,你们没发想。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有这个女的被他们虐待成什么样子。那换你说了之后,咱们女同志回家以后都不敢洗澡了这太可怕了。所以说我只选择性的一部分。但接下来的这爆料呢,我希望我整个都放完以后,你们来研究中国的政治形态和状态的时候。

2018年4月19日
张越是林强扶持起来的兵,但是他们本质不一样。林强骨子里就绝对是个民主、民运人士,张越很不得民主民运都跑出去。从这点看,马建副部长他轻易不说太多,但他希望海外民运能出个大人物,期望值很高。我认识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恨民运人士,害民运人士,我从没见过。包括他们讲起每个人都有自豪之处,但是他们有些评价,我确实不好说。对小平的评价,认为他很执着,有点傻,是反共民主自由人士。对魏京生的评价太多了,他临离开的时候给林强,张越先生说“走了,我去吃牛排去了”。这句话呢,林强经常说。张越、马建,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经常讲。说魏京生先生吃了很多苦,很执着,但是有更多其他方面,方励之啊,万润南啊,王丹,吾尔开希,王军涛先生啊,这些人说的很多。因为他们过去到现在都有个规矩,你管的人,即使你到了河北,到了哪,这个人的档案,你还是可以管,可以带的,这是党内权利。我就看过龚小夏女士的档案和情况,怎么评价,怎么看你,都有。新领导都会问老领导,比如说龚小夏、魏京生,你怎么看啊。就在那讲一阵,有时候是过去的观点,有时候观点就不同了。但是张越先生,我发自内心的说,如果他不被抓起来,他在关键时候就是方先生所说的那个水珠子,蒸发了,腾云驾雾。会帮助追求法治民主自由的人士,一定是的,而且此人非常仗义。没有官不贪的,相对而言,他不贪。他跟我最大的交易,两瓶红酒,文贵我跟你说,我不差钱,我想要钱一句话,我要钱干嘛呀,吃的,喝的,没什么,咱是哥们儿,就是交心。我对张越先生非常非常尊重,这个人,有想法,爱学习,爱游泳,很健康,很直接,对法治、民主自由他是很有观点的。你比如说河北那年大着火,他去救火的时候,旁边是导弹的山。最后一分钟的时候,他说你们都撤,我留下来指挥,要是炸了的话,几十公里就炸平了。他把火救下来了,当时的河北书记是陈权国,抱住他说,张越老弟谢谢你了,我一定想办法要让你当上河北省委副书记。张越跟我说这个事的时候他说:“丫挺的,他抱我,感谢我,我没感觉,说这句话伤我心了。”我说什么意思啊?“我拿着命要去当你这个省委副书记吗,他们想我们这种人就是想当官。”他说“我就想少死几个,能把我救了就完了。他应该问,怎么可能让那个埋着导弹的山着这么大的火,而且没人来?这书记当的什么呀。”陈权国跟他关系特别好的,但他大骂他。张越本质上是心中有老百姓的,是有正义的,这点毋庸置疑。
另外一次特别有意思,海外亚洲战略协会的外国人,是我朋友。我安排他和马建,张越见面。谈西藏问题,管西藏局的局长当时也参与了。他说起西藏特别的难听,张越那时还在610办公室,说话比较粗,急了。直接就啪一拍桌子,你丫挺能不能闭嘴啊,西藏有那么坏吗,说的是事实吗,当着外国人的面,别瞪着眼说。又不在党委开会,你丫挺的撒谎撒习惯了。这哥们个吓傻了,张越不好意思啊,我说错了,我告诉你,老板(周永康)昨天跟我吃饭说看了你们对西藏的报告,说这些人为了在西藏问题上领取更多的经费,为了自己升官,跟甘肃厅一起造假案,办假案,把西藏说的这么不堪,这帮人都坏了良心了。他说是周永康骂了这些话,这事我在现场啊,你看今天你说这话是事实吗,然后说喇嘛看黄色录像,经诗弄钱的事。他说有,但不是你说那个样。张越这个人,他还是有正义感,有本质的。而且张越最关键的是和傅政华磕,从头到尾看不惯傅,傅见了当官的就给人系鞋带啊,然后掸掸裤子上的尘啊,给领导倒水啊,鞠躬,猫腰啊,他不是那种人,看不惯。领导说起海外民主民运的时候,张越就说人家魏京生,不行,但人家干了一辈子咱得佩服人家。共产党有几个魏京生啊,然后说某某民运领袖是同性恋,人家同性恋是人家的选择,咱党内没有吗。他敢说这个话,所以我觉得张越这个人品是非常好的,有正义感,也有江湖习气。因此在党内,盗国贼容不下他,把他灭了,谢谢。

2019年5月25日
你说人家那王丹人家就搞六四,你管人家干嘛了,他说王丹不攻击咱了,咱就不攻击他,对吧?他们在日本就搞骗骗去呗,啊,跟咱啥关系啊,咱就灭共不要忘了核心目标,没事儿别找事儿,别得罪人。

2019年6月13日
然后你再看到这个警察,现在大家知道了,在香港的警察没警徽,没有编号,不说话,穿著香港的警服。大家想想搁六四,当时在天安门上有多少的便衣,拎著塑料袋子,那时叫做网兜似的,叫什么,尼龙袋,还有塑料袋,到处转悠。就像刘彦平装公安大员,现在的安全部的纪委书记,在我纽约家说的一样,我当时就在天安门呐,我三进三出啊,其中有一次,是民运领袖王丹把我送出来的,王丹把他送出去的啊。所以说,我放王丹出去,对吧。大家看到了,如出一辙。当时刘彦平是扮成清洁工进去的,然后再代表领导进去的。你去想想三十年后,如出一辙,又是这些人混进去了。第二步是什么,给你商量,没事儿啥都好商量,你松懈下来了,疲劳战。第三步是什么,有人故意制造暴动,然后定义有暴动,而且是流氓土匪。在这个时候,大家就会看到,这就不是所谓的现在抗议的问题啦,你已经是由美国CIA和极少数的海外组织,咱就是说Steve Bannon和郭文贵嘛,我们爆料革命嘛,要在背后操纵的。然后就变成了暴力革命,然后接著给你盖高帽子,然后可能还死两个人,这人就死的,也是几个小子干的,然后在各个官方楼下布下了重兵,这已经不是木马了,不是木马进城了,这已经进城了。

2020年7月25日
还有就是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真能让中国人团结在一起,让中国人意识到,这是中国人可能最后一个让自己活得有尊严、让自己安全、让自己得到尊重,让自己的爹妈、子孙有个基本的、文明的生活方式和国家体制太难了。我们可悲的事情,一个十四亿的中国,就我们这爆料革命在为中国人呐喊。最后所有人扬起脸往上看着,不是上帝也不是佛祖,是谁呀?是美国国务卿。仰人鼻息呀。等待着人家说要灭掉威胁我们家人安全,强奸、轮奸我们家人同胞,杀害香港这些孩子的这些共产党魔鬼。我们要等美国人发声,然后我们中国人以坐在旁边那个席上为感到自豪,啊,我被邀请坐在这儿了,这是我人生最最什么什么什么。这个民族已经到了什么程度了?这是太监,整个民族太监精神的最具体的体现。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有多少战友能看到这一点呢?如果中国人这个民族的精神都不能独立,要靠人家美国的国务卿祈求上天保佑中国人和美国人,给我们蹭点饭吃。这鱼都高兴都想跳上来,它听着好像是合理呀。大家想过这深刻的问题吗?这么多战友给我发信息,你给我发信息的战友我请问你,你对美国人很生气,你对那天很生气,什么魏京生啊、王丹站在那儿。人家王丹和魏京生为啥不能站在那儿呢?最起码王丹、魏京生比你做的多。如果跟你们很多人比,那魏京生、王丹坐在那儿,公平讲那就是应该的。那毕竟王丹、魏京生为中国的民主事业,真的假的也喊了几十年了。特别是那魏京生是不是?魏京生先生那也是,虽然当时是处理他的事情是我的那个CEO——原国安部局长林强,还有张越。所有的民主、民运包括所有的人,都是仨人处理的,马健副部长、当时的张越,北京市国保局局长、国保处处长。包括陈小平这些人、魏京生先生、王丹全部都是当时的林强,还有那个跟我来谈话的刘彦平。所以说我对这些太了解了。那不管怎么着,他们也进监狱了、失去自由了。最后人家魏京生再见的时候说,“哎,林强、林局啊,我去美国去吃牛排了啊。”这是林强告诉我的,是吧?还经常给他拿烟抽,对不对?那人家毕竟是为中国喊了几十年了,凭啥不能站在那?但这跟那狗屁赵岩这帮孙子是啥关系?他是蹭人家魏京生,他是蹭人家王丹。我最起码我希望我们的战友,你们不要攻击王丹和魏京生先生,你攻击他干嘛?你有本事你去攻击共产党去。我看着王丹那孙子老不舒服了哎,那货就是个骗子。那刘彦平不是说了嘛,王丹接的我,一进一出,王丹保护我来的。共产党的安全部党委书记,当年在天安门差点被干掉,是王丹给送出去的。我压根就不信这个货。当时马建副部长、张越,还有林强,包括那个许永耀安全部长,说过那王丹百分之百就是学生的叛徒。那王丹交代了多少人呐?那王丹天天给办案组磕头。我们只是要征求什么学校的学生基本权利,没有任何灭共。带着学生跪下来最早就是王丹。这个货那是什么?他坐在那,就是对中国六四最大的侮辱。但是要跟我们很多战友比呀,你别说,那比你做的多,你还真别说,这就是公平。
美国人也不傻,让他站在那干啥呀,坐在那干嘛去?你觉得这件事情给美国加分吗?任何国内真心想灭共的,一看王丹坐那了,魏京生先生坐那了。说这,你就玩了。我那天,我给他们说,你们这一天最丢分的就是这个。你让中国人说,你把共产党推走了,让他来管我们是吧,领导我们?算了吧,还让共产党在这吧,还不如王岐山呢。王岐山一根肛毛都比他聪明。而且我听说王丹也是支持王岐山的。是吧?这个基本的逻辑嘛。他们去了以后,第一个,永远不可能他成为中国人的领导。领导中国人的是谁呀?任何一个下届政府新政府官员,一定是人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啥魏京生、王丹什么什么这个那个的,什么火鸡龚,你爱哪玩哪玩去,这不可能的。人民一人一票,谁都甭想再代表中国人。你不信就试试,你看看去代表代表试试去。美国人也不能指定代表人,你不信美国人试试,美国人也会遭受痛击。可能吗?中国人必须是民主选出来的,一人一票选出来的。你担心啥呀战友们,你担心啥子嘛,你担心啥子嘛?你压根就不相信新中国联邦说的一人一票选举。一切都要开始于一人一票的选举,你担心啥子嘛,对不对呀?然后,中国必须有一个人民选出的政府和人民参与的中国宪法。那你说你担心啥子嘛,对不对呀?有什么担心嘛?那么中国的政府和中国的宪法,是人民来决定的,不是美国国务卿。你担心啥子嘛,对不对呀?所以说,你这些不舒服,心中的魔和那种对于物、名、利的在乎,已经让你完全,说实在话,暴露了共产党的病毒多深啊。你以为给我发信息,文贵我不舒服。你让我更不舒服。你干嘛在乎这事呀?共产党在那,咱都是狗屁不是,甚至随时都可能成为被火烧掉的尸体,烂肉一个。只要共产党在,咱全是输家。共产党不在了,你什么都是赢家,你有无限的可能。就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干嘛你说,你费这个精神,你不高兴,你睡不着,你生气。好像是对文贵亲,对文贵近似的,你让我很不舒服。我们的战友就这素质吗?我们的战友就这层次吗?这能灭共吗?灭了共,中国人就会好吗?中国人让魏京生、王丹去领导去。那你就让他领导去呗,你管啥。
我再重申一遍,爆料革命、郭文贵本人,永远不会参与中国的政治。天诛地灭,如果要参与。那就是世界最大的骗子。我不但这次邀请,我不去参加,永远都不会参加美国政府的任何官方的仪式,永远都不会。我没有任何兴趣,站在那去。中国人当中,只有一个郭文贵,和全世界的皇帝、独裁包括俄罗斯的普京,都是个人多年认识。欧洲的多国领导人,世界宗教领袖,我见的太多了,我从来没有觉得谁重要过,从来没有,我从来没有。中国的这几任活着的书记,我都见过,包括当年邓小平,我很小就见过。我跟着我伯伯去邓小平家去,还吃过饭,上他家去过最起码两三次。我都见过,我原来也没说,也没吹过牛,现在随便说说吧,吹一下子吧,你当我做梦胡说八道,呓语吧。从来没觉得谁多重要,都是正常人。谁洗澡的时候,都得脱了衣服洗,都光着屁股洗。谁每天都是三顿饭,谁家的孩子不是从屁眼拉出来的,都是从女人肚子生出来的,都是男女结合的产物。七情六欲、生死、病老、轮回,无一人逃脱。文贵就是更早地看到这些真相,才对这些东西看太透了。
……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当这些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什么火鸡龚,什么郭宝胜啊,夏业良那个孙子、那个烂货。我听说夏业良哭的简直不行啦,到处给人发信息,为啥不让我去啊?我是中国的民运领袖啊。然后大骂魏京生,他跟人家魏京生比,他给人家舔腚都不值,他给王丹舔腚他都不配。他什么孙子,他是北大里面的一个,共产党养的一个欺压人民的精神打手,知识纳粹,知识界的纳粹。他到处骂人家魏京生,我听这个美国朋友跟我说,夏业良到处骂魏京生,骂王丹,我是真正的领袖,到处发传真,我要参加,快疯了。现在欠我十万块钱、十万美金还没给,郭宝胜欠两万多还没给。我现在不要,我一定不要要,不要找他。等到他一直拖,拖到 一定的时候,叫他另外一条罪给他加上,那就不是十万、也不是二十万了。这孙子有多烂,和郭宝胜,听说连郭宝胜都想参加。你知道吗?赵岩也想跟着去,你想想这是什么会?这是什么会啊?这是?庞氏骗局创意大会,要参加美国国务卿的历史性演讲,你不觉得荒唐吗?听说夏业良快崩溃了,火鸡龚也是到处发信息要参加,简直不行了,抓耳挠腮,听说抓的满身都是毛啊,一地火鸡毛。你说这成啥?战友们,如果咱们有什么人,哐叽往那一坐,新中国联邦的,被邀请去了,你会觉得很舒服,我们被承认了,如果跟这些人站在一起的话,这我们就输了。新中国联邦只有一种可能,美国政府官员一对一地见,或者专门一个会议,见我们新中国联邦,也就是官方承认性的,那我们要去,那我们是一定要去的。国会山、白宫、五角大楼、还有这个国务院,新闻界招待会、或者是跟我们见面,新中国联邦的代表,是不是,然后派谁到那里去,集体或者哪个代表新中国联邦,被美国政府怎么怎么样,一个认可,那是可以的。就这种,这叫什么?这叫群Party、群party、人群性的party,对不起了,我们没兴趣。就是蹭嘛,蹭嘛,蹭上了,蹭party咱也不去了。所以说,听说夏业良要死要活的,推胸顿足。这回魏京生先生,这回出了个大气,把这帮人,这帮孙子全给虐了一遍。王丹也很牛,也虐了一遍,是吧?马上捐款、捐款,快拿钱、拿钱,饭盒都准备好了,从背后掏出来,和王丹同志,捐钱、捐钱啊。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这为什么?战友们,你们没有注意到,一下子把所谓的民运派彻底撕裂了。这个民运派都是想当王的,你看看海外民运,大概有3000多个组织和名字。这三千个都是皇帝啊,都想把对方弄死啊,都想把对方打成共产党。一看谁出人头地,受不了了,你为啥去?据我听说,美国国务院炸了锅了,所有海外华人组织领袖,除了梁冠军之外,基本都要去了。我估计庄烈宏这孙子都要去,代表乌坎去,曾宏代表肛门党,要代表去,但是我相信天津大驴脸不会去。对不起,不挂天津啊,大驴脸,她是不想去,丢人,拿不出手。咱们得娱乐一下哈。所以说兄弟姐妹们,你想到接下来,你知道这个夏业良、郭宝胜、还有什么吴建民这孙子,公鸭嗓子,还有什么胡平,听说胡平也快自杀了,快自宫了。胡平啊,这些人火鸡龚啊,那得掐得多厉害啊,还有我不能说的几个帮派啊。中国人别的本事没有啊,这种内斗的本事天下第一。这叫做桶蛇,桶蛇文化,放在一桶里边的蛇,互相咬,互相吃。战友们,你们说在乎这个,这是今天我直播当中,相当相当要跟大家说说的观点,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不要再发生。

2020年7月27日
我告诉大家,今天是新中国联邦最重要的一天,新中国联邦是第一次被邀请进入国家级讨论,在川普酒店千人会议厅,美国的常委正式承认新中国联邦。就这么严重,就这么认真,就这么厉害,就这么让你措手不及,就这么让你舒服得受不了!你不感动、不激动?那你不正常。我今天好多次各种信息,我真的得控制我的心脏,都有点受不了了,太多好消息了。那会我得找找王丹呢?那屋里有没有王丹呢?在哪呢王丹?八辈子不会请到他到那去的,放心。而且那天镜头还找不着王丹,那能找到王丹吗?咱们人直接就是主角,班农先生主持、美国常委到场,新中国联邦、喊的我们的口号、用的我们的语言,直接就是中共病毒。马上上空军一号,说“对不起了,路德,我不能接受你的采访了,我要上空军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