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文和
2020-09-07

近段时间来,美国政府在外交,科技,媒体,金融,教育等诸多领域对中共针对美国发起的超限战进行反击,先后制华为,封微信,禁抖音,限外交,赶党媒,驱公派留学生等等,重锤政策不断落下,逐呈脱钩之势。作为自由开放社会应对独裁专制体制系统性特洛伊木马式入侵的一次制度性修补,也是基于公平原则针对中共独裁专制对美一贯政策的对等清算,不卑不亢的对等策略正逐渐帮助川普政府打通任督二脉,恢复元气。

互联网科技层面的反击

当你对封微信抖音耿耿于怀的时候,是否了解当今风靡全球的几大美国公司比如谷歌(Google),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油管(Youtube),Whatsup,Instagram等等,在中国可见其踪迹?Gmail可否好用?在世界各国畅通无阻的网站,大量手机APP,在中国能否浏览下载?由此可见,中共忽悠美国欧盟等民主国家向其开放市场,然后又以种种借口和手段,拒外国公司于中国之外。

仅以谷歌为例。谷歌2006年进入中国,深受中国市场欢迎,赚得盆满钵满,也因此触动其竞争对手背后金主中宣部“老领导”们的利益,开始打压谷歌中国,施以2006年2月的牌照门,2007年7月流氓软件门,2008年3月漏税门,2008年6月泄密门,2009年1月低俗门,2009年6月涉黄门等下三滥手段对付谷歌,最后以“特殊字符限制”,意即敏感信息审查不力,并不惜发动官方黑客力量向其攻击,最后谷歌中国不得不于2010年3月23日声明因“遭受中国黑客攻击”和“网络审查”决定退出中国市场。不同于美国阳光政治,中共不明宣封禁,怕受人以口实,溜溜地玩着阴谋,但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封堵美国公司在先。

上述其他公司呢,要么遭遇类似,要么根本就得不到市场准入资格。在中国,每个政治家族,每股政治势力,都有其小山头,处处都有雷区,不与其勾兑,恐怕连门都摸不到。西方公司恐怕对中共非市场经济的做法,早已不满。

相反地,中国微信,抖音等等公司,以及其他100多种中国应用软件,利用美国开放自由的环境,长驱直入进入美国市场,丝毫未受限制。如果不是实锤证据显示微信抖音等软件与中共共享美国客户信息资料,对国家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如果其不封堵不同声音,打压言论自由,干涉美国选举;如果不是其搞大外宣,用共产主义一套渗透洗脑美国年轻一代,动摇国之根本,更重要的是,随着香港,中共病毒事件不断发酵,美国社会早已觉醒,美国政府对于中共政权本质已看得十分清楚,以牙还牙,实现对等,是必然选择。

需要指出的是,中共2001年加入WTO时信誓旦旦,逐步开放市场,现在早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至今仍拒以美国为代表世界科技公司于大门之外,置国家信誉于不顾。要别人的市场,以民主自由道德绑架,理直气壮,而被要求开放市场,动其奶酪,免谈!遗憾的是,许多国人视这种践踏基本公平正义的世界经济秩序为“聪明,霸气”,只能说这种“聪明”可以玩一时,不可玩一世,是不可持续的。这不,基于民意的美国政治硬是把川普这个政治素人选上台。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值得一提的是,川普宣布封微信抖音之时,好几位北大留美学生组织抗议美国政府,违背言论自由。中共建防火墙,封锁网路,审查信息,没有见他们抗议(如果他们能让上街的话),今美国封微信抖音,义正辞言,讽刺之极!

外交层面的反击

长期以来,中共对西方外交人员设置超出外交常规的限制,实行一套完全不透明的审批程序,不让美国外交人员组织正常业务,不让同中国人民建立联系,对开展文化推广,接触高校学生,重重设阻,对参观非军事区之外地区也是规三矩四,更视外交人员参观西藏,新疆等地为禁区。

据驻华大使馆发文称,美国驻华大使馆不被允许畅通无阻地进入中国的社交媒体,而且中国公民不准使用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以及其它社交媒体平台。

更可笑的是,当初美驻华大使骆家辉自己拖行李,骑单车出行,当背包客等在西方稀松平常之举,也似乎触到了中共痛点,让“老爷们”大为恼怒,言诛笔伐,口炮不已。

道理很简单,中共是怕西方民主国家了解到真实的中国,听到民众真实声音,怕中共欺压百姓,蔑视人权恶行彰显于天下,怕民众通过外交人员了解到西方的民主自由进而开智,怕让百姓了解到独裁专制之外还有另一种政治,权责分明,阳光高效,另一种活法,自由自在,尊严丰足,更怕自己通过防火墙精心编织的谎言大白于天下。

与此相反,在美国,中共驻美外交人员享有开放的接触美国社会的渠道,享有美国自由社会公民除选举权之外所有权利,包括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宗教自由,可以拥有任何美国社交账号,对于接触美方任何官员,民众,对于组织活动,集会,对参观军事区之外任何地方没有任何限制。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事件之后,时任中共驻加大使卢沙野在加拿大主流媒体发文大骂加拿大,加拿大人不一定赞同其观点,但认为这很正常,因为外交人员也有言论自由。但卢撒野被国人赞为霸气,解气,扬国威,试想想,加拿大驻华大使能在中国媒体阐明自己的观点吗?

而中共正是利用美国等西方社会开放自由的特点,把外交使领馆当成间谍据点,贿赂当地政客,统战诏安所谓侨领,收买科技人员,贩卖芬太尼,资助骚乱份子,窝藏通缉犯,藏污纳垢,渗透美国社会。休斯顿领馆被捉现行,中共有苦难言,百口难辨,自认倒霉。

在不断提出平等对待的要求不被中共理睬之后,美国终于忍无可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月3日在华府宣布:中共在美高级外交官访问美国大学校园,与地方政府会面需要获得批准;中共驻美大使馆和领事馆在使领馆范围以外主办50人以上的文化活动必须得到美国国务院批准。美国国务院还将采取行动,将中共使领馆的所有官方社交媒体账户恰如其分地标明为中共“政府账户”。

驻华大使馆最后表示,美国坚持要求在全球各地的美国外交人员享有接触教育和文化机构的对等机会。美国针对中共外交人员的“新规定”,是基于中共对美国外交人员已实行的过度限制作出的直接回应,美国旨在使中共政府的做法更加透明。如果中共“取消对美国外交人员实行的限制,我们随时准备作出相应回响”

舆论层面的反击

舆论对等是美国等民主国家最大挑战,理由很简单,美国是自由民主社会,中共是专制独裁社会。

中共每年花费100亿美元用于大外宣,忽悠全世界,而且不需要类似美国国会的批准,而美国纳税人绝不会答应。

中共以国家之力派国字头党媒活动游走于美国社会,他们可以出入白宫,见总统,采访议员,做无冕之王,不然以打压言论自由为名状告美国政府,而美国驻中国记者呢?唱赞歌才让进,秉良心说真话者搞新闻自由那一套,不说门槛不让进,连签证都休想拿到。再说了,美国记者也不是国家行为,而是公司行为。

中共对美国及西方记者采取监视,骚扰,盯梢,恐吓,威胁,搜身,殴打是常事,当今川普团队美国国安副顾问博明就荣享此待遇,而美国是法治社会,警察不可能帮你做这事,那是吃官司的事情。

此外,中共央视及地方各台,以及各大报纸,甚至省市媒体等等都可在美国社交媒体上,比如Youtube,Twitter,Facebook上大搞洗脑宣传那一套,而美国的媒体完全被防火墙拦截在外。

对内,中共有专门的宣传部门,有党管的广播,电视,报纸,网络等立体化媒体,有耗资巨大的防火墙,有严格的审查制度,把控书刊杂志出版发行,甚至连教材,工具书都严防死守,伙同僵化教育体制,形成一张大网,洗脑民众,源源不断输送一些不明真相,不明事理的反美反民主反自由的五毛,自干五及小粉红。

单举一例,就可惊掉下巴。2018年9月23日,中共在美国爱荷华州当地报纸刋登四页整版广告,公开指责美国总统特朗普,挑唆大豆种植农反川普。咱换位思考,如果你是美国人,作何感想?————不谈上报纸,能在中国写个小字条反习近平吗?

虽可忍,孰不可忍?

2020年2月18日,美国国务院将五家中国主流官方媒体机构认定为“外国使团”,视作中国政府的一部分。3月2日,宣布将对五家在美运营的中国官方媒体实施雇员数量限制,正如国务卿彭佩奥所称,为了建立“早就该有的公平环境”,“带动北京以更公平和互惠的手法对待美国和其他外国驻华媒体。”

金融层面的反击

美国公司在美上市,美国证监会有严格的审计监管。而中国公司在美上市,却藏起了账本,利用法律的漏洞,大割美国股民的韭菜。而背后的玩家是中共。

中共以国家行为有组织有预谋,伙同美国华尔街,通过虚报利润,瞒骗审,推高股价,与美国银行、监管机构、律师、四大会计事务所、投资公司合谋卖出手中的股票,欺骗美国投资者,大发黑心财。

合谋结晶就是2013年奥巴马时期,美中双方证券监管机构在经过数轮谈判后达成的《执法合作谅解备忘录》(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ENFORCEMENT COOPERATION),并建立了一个所谓合作机制,使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可以要求中国监管部门提供中国审计公司的审计记录。而事实上,大多数中概股公司以《备忘录》不具法律效力为由从未出示过帐本。

从2012到2020年间共有245家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总市值已高达1.88万亿美元。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华尔街那么多中共领导人子女的身影。

川普总统看到其中不对等,并于8月6日要求在美上市中概股,要么遵守美国会计准则,要么退市,必须二选一,从而结束美国监管机构无法检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审计标准的不公平现象。

瑞幸咖啡,爱奇艺因财报做假,应声倒下,阿里巴巴等公司转香港证券,多米诺骨牌已倒下。

结语

夏威夷州立法院对戴维斯的起诉书为川普政府排干了前方的沼泽,也为川普政府安心灭共扫清了最后的绊脚石。万事俱备,灭共只待那一声响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