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三票先生

当今世界的社会制度大体上可分为民主体制、专制体制和威权体制三种,专制体制又分为一家独裁和一党独裁两种。在这四种体制中,一党独裁体制是最不稳定的。中共一党独裁体制的不稳定性决定了以共灭共的必然性。

民主制度主权在民,人民是政权的责任主体。人民有选票,政治家必须以民意为本,对人民负责。在政体上一般是三权分立,行政立法司法互相制衡,人民对政府不满意可以通过选票来更换政府,政党可以通过议会选举和行政首长大选来公平竞争,人民可以通过和平的集会、游行、示威、罢工等来表达不满和民意,美国人民甚至拥有持枪权。这样的制度不会发生内战,对外也不会主动威胁其他国家。以美国为主的民主制度是世界和平稳定的基石。

一家独裁的体制如今比较少见,典型的就是朝鲜的金家政权。中国自秦朝到清朝的历朝历代皇权政权也属于此类。这一类政权,独裁家族是政权的责任主体,也是比较稳定的。皇帝是终生的,天下是皇家的,其他人不得染指皇权,染指就是谋反,属于灭九族之罪。皇帝为了家族的世代利益,也会为民着想,不愿意把百姓逼到造反的路上。在权力继承上,皇帝为了家族利益,也会在子嗣中选择能力强者继承政权,即使有内斗,也基本在皇家之内,一般不会演变为大规模的内战。这类政权往往会延续数百年,比如唐宋明清等。

威权体制是介乎民主和专制之间的,典型的有当今俄罗斯的普金政权和新加坡的李氏家族政权,台湾的蒋经国执政晚期放开党禁报禁,也属于此类。这类政权有民主制度的某些特征,比如有合法的反对党,有选举,有多党议会,有相对独立的媒体,民众有游行示威权利,等。但是因为历史原因,某一家族或者某个人势力独大,形成事实上的专制或半专制。随着世界潮流的发展,这类政权一般会向民主制度演变,蒋经国之后的台湾就是典型的案例,相信普金之后、李显龙之后,俄罗斯和新加坡也会演变成民主政体。

一党独裁体制,典型的是前苏联、伊朗的政教合一政权和中共政权。这类政权是少数几个家族以某一政党或某一宗教的名义攫取政权,瓜分利益,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家族对总体利益负责,也就是没有明确的责任主体,是最不稳定的。这类政权在利益足够分配的情况下能够维持相对的稳定,但当遇到某种外力压制,内部没有足够的利益用于分配,或者没有能力满足民众的基本生存需求,因为没有一个家族对政权的总体利益负责,各家族、各派势力就会各怀鬼胎,内部分崩离析,最终土崩瓦解。

前苏联的解体就是一个经典案例。在强人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发动宫廷政变,杀死了贝利亚,废掉了马林科夫,实现了政权的短暂稳定。但是当赫鲁晓夫的改革触动了其他势力利益的时候,元老们又发动宫廷政变,废掉了赫鲁晓夫,扶持了勃列日涅夫,维持了20多年的权力平衡。七十年代发生的中东石油危机使国际油价暴涨,苏联是能源出口国,收入丰厚,一度使苏联实力大增,连美国都有人觉得苏联的一党独裁制度优于美国的民主制度。在勃列日涅夫晚期,苏联陷入了阿富汗战争的泥淖,国力开始消耗。里根总统执政期间,通过联手沙特等中东国家大幅度扩大石油开采降低油价,使苏联的能源出口收益骤降。美国联手欧洲的银行切断苏联的国际融资通道。里根还虚张声势把苏联引向了军备竞赛的耗费国力的不归路。这一系列手段终于使得苏联在经济上破产,无法满足人民的基本生活需求,逼出了改革者戈尔巴乔夫和叛逆者叶利钦,最终导致了1991年的苏联解体。

中共的体制和前苏联的制度一脉相承,所不同的是,毛贼东一开始是想一家独裁的,他和刘少奇的矛盾本质上是家天下和党天下之争。毛岸英在朝鲜战场因为蛋炒饭被炸死,让毛的计划受挫,即使这样,他在临终前还是逼死了周恩来,朱德也莫名去世,他想把大位通过华国锋过度到他的夫人江青和他的侄子毛远新手中。华国锋联手汪东兴和叶剑英通过宫廷政变抓捕了江青等人,使毛的家天下彻底破灭。在邓小平废掉华国锋之后,中共终于形成了明确的一党独裁体制(之前在中共一党独裁和毛一家独裁中摇摆),由邓小平陈云李先念等元老共治,中共美其名曰集体领导,实际上是集体分赃。在经过两次学潮,尤其是六四之后,元老们废拙了邓指定的改革者胡耀邦和赵紫阳,选择了陈云和李先念力荐的江贼民。

江贼民是踏着六四的鲜血上位的。由于江是邓与陈、李妥协的产物,在他上位的时候,邓留了两个后手,其中一个是用自己的亲信杨尚昆杨白冰兄弟作为监军。江到北京赴任时,只从上海带了曾庆红一个人。曾庆红的父亲曾山是中共情治机构内务部的元老,他的母亲邓六金是延安保育院的元老,很多红二代是在她的保育院长大的,所以曾庆红在红二代中人脉关系非常好。曾庆红利用同为红二代的俞正声和刘京,同邓的儿子邓朴方搭上了线,曾通过邓朴方,利用邓小平对六四镇压责任的敏感,成功离间了邓同杨家的关系,把杨家拉下马,其后又设计瓦解了陈希同为首的北京帮,使江在北京立住了脚跟。邓的另一个后手是隔代指定胡锦涛为接班人,但是由于胡是平民出身,没有深厚的权贵背景,自身性格也比较谦和懦弱,在邓于1997年去世后,虽然在2002年接了总书记的大位,但成了没有实权的傀儡,实际权力掌握在江曾手中。所以,江从1989年上位,到2012年胡锦涛退休,在曾庆红的辅佐下,在中共最高层经营达23年之久,曾庆红因为辅佐有功,本身政治能力也很强,最后官至中共常委,掌管中共的组织系统多年,坊间有江家天下曾家党之说。

时光到了2012年,习近平接班成了中共党政军的最高领导。习近平上位是江胡妥协的产物,并非江的初衷。郭文贵先生爆料,在习上位前,江和曾在南普陀召集会议,定调由习近平作为傀儡过度十年,江体系的孟建柱掌管政法,作为监军,王岐山掌管中纪委,清理异己,十年后扶持江体系的人马(可能是韩正)接班。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也是中共八老之一,属于刘志丹高岗的陕北系,但是由于一本涉及刘志丹的小说案(民间有传说刘志丹是被毛暗杀的)触怒了毛,在文革前就被打倒,直到文革后才复出。可是好景不长,因为替胡耀邦鸣不平,六四后被邓小平边缘化直到去世,在元老中属于支流。习近平在做储君前只在福建浙江和上海工作,做了五年储君战战兢兢,隐藏锋芒,所以待他上位时,他发现遍地都是江和曾的党羽,利润丰厚的领域均被江、曾和其他家族瓜分。他不甘心做儿皇帝,不甘心做傀儡,于是越级提拔自己的人马,清理其他派系,尤其在军队系统,中共奉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他逐步掌控了军队。前不久,习软禁了王岐山和孟建柱,清洗了孟政法系统的大将孙力军等一干人马,不断清洗军队中的异己分子。习和江、曾处于激烈对立之中。

前面说过,中共一党独裁的体制,在江胡时代,由于中国加入WTO和举办奥运,经济迅速发展,有足够多的利益供各家族瓜分,各方也会相安无事。但是习近平是文革中成长起来的,只有初中文化,不像江胡那样受过正规高等教育,没有江的国际视野,没有胡的中规中矩,没有曾的政治能力,更没有毛邓那样在不断的外战内斗中显露出来的纵横捭阖威震天下的领袖气概,但却有文革时代感染的毛的左倾思想和政治野心,德不配位。他上台短短八年,在意识形态上不断向左走,实施文革2.0,甚至大搞个人崇拜,政治上清理异己,经济上不断以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名义侵吞民营资产,重新瓜分和攫取其他家族的经济利益。对外大搞一带一路疯狂扩张,狂妄地叫嚣要为世界经济把脉,提供中国方案,输出中国模式,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在全球蓝金黄输出腐败,偷窃技术,大肆收买政客,进行全方位的渗透,经济绑架,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挑战,甚至干扰美国大选。更有甚者,在川普对中国实施贸易战、逐步增加关税后,不知妥协不思改革,反而欺骗美国,暗中制造并向美国和全世界施放中共病毒,致使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1800多万人感染,近70万人死亡,全球经济停摆,企业倒闭,失业增加,收入减少,人们待在家里停止社交,学生不能正常上课,人类的生活方式和生存模式受到极大的改变和挑战!更可怕的是,半年多来,病毒蔓延的趋势没有任何趋缓的迹象,感染和死亡人数不断上升,病毒不断变异,疫苗遥遥无期,全人类生活在恐惧之中!人类仿佛遭受了灭顶之灾!这是中共当局犯下的史所未有的反人类罪!

幸而有郭文贵先生领导的爆料革命,三年多来的坚持不懈,使美国和西方世界逐步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疫情爆发以来,是爆料革命向全世界爆出了中共制毒放毒的邪恶行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即将对中共实施最严厉的经济制裁和军事打击。如果货币脱钩,中共及其高官家族在海外的资产遭受查封,子女被遣送回国,可想而知,中共权贵家族那么多年腐败和掠夺的财产一夜之间将化为乌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出于现实利益的考虑,还是出于良知的发现,有政治实力的政治家,与其成为中共的殉葬品不如挺身而出,不管是习近平本人还是曾庆红,或者其他人,必定会有人站出来与美国和西方世界合作,与中共决裂,新中国联邦协调机构的设立和《新中国联邦宣言》中的特赦条款使这种可能性成为必然,和平灭共、以共灭共是历史的必然!

目前中共面临的局面比前苏联解体前还要严峻百倍!外部四面楚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经济制裁和军事打击的部署已经完成,无人机定点打击的技术日臻完善。国内经济衰退百业萧条,百姓失业增加收入减少,暴雨洪水成灾,疫情面临二次爆发,粮食危机已现端倪,经济制裁将引发金融危机。习近平的清理异己引发官场人心惶惶,以江曾派系为主的反习的浪潮暗流涌动呼之欲出。奉劝包括习近平曾庆红等在内的中南坑诸公和曾经在中南坑的诸公,认清国际大势顺应人类的潮流,站出来与文明世界合作,与新中国联邦合作,铲除人类的毒源,实现以共灭共大业,避免被无人机斩首的命运,避免被送上国际法庭审判,避免被送上正义的绞架,为自己多年的贪腐赎罪,为自己和子孙后代留一笔财产、留一点尊严、留一条活路!否则下场就如萨达姆、卡扎菲、齐奥塞斯库、苏莱曼尼!

天佑中华民族!天佑中国人民!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