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文珠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文珠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20年1月26日,郭先生说:治疗疫情第一个要打开“防火墙”
2020年3月18日,郭先生说:他现在是纸包着这个火,只是这个纸包着火很大,大家看着很大。但是你包的越大,都是纸包的火,着的时候“啪”就完了。这是为什么我说防火墙不倒,金融市场不倒,中共不会倒。
2020年4月19日,郭先生说:G-TV是啥概念战友们,你们想过G-TV什么概念吗。昨天我看到一个王八蛋,我不知道什么名字,咱们有战友说没有了共产党以后,所有中国人出来都会看到自由了、信息了,郭媒体将是最重要的。结果他在上面说,你们就敢这么吹牛,敢这么撒谎,没有防火墙了我们就看你G-TV啊?我们可以看全世界的各种新闻啊,怎么就你G-TV厉害了?你一听好像说的很有道理,这种王八蛋这种畜生是我最恨的东西。这个世界上的毒不可怕,当你没有能力回避,你没有能力把它给干掉,那是你无能。

2017年10月5日
Bill: 好了,我有最后一个问题然后大家自由提问,郭文贵在社交媒体上产生了很大影响,推特上facebook 上,那么你觉得社交媒体对于你未来的工作未来的变化会起到什么作用.
郭文贵:首先社交媒体是美国人创造的,社交媒体在华人世界由我现在开始新的纪元,中国盗国贼们惧怕自媒体,他们建了一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防自媒体的防火墙,那么由于我的事件,这个美国创造的自媒体,和防火墙之间发生了巨大的冲突,当然,结果我们一定会改变他的防火墙,我们一定会彻底改变的,我的现在的发生的事实的结果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2019年4月20日
我觉得我给班农先生还有美国的所有朋友一再说,中美贸易谈判不把中国的防火墙给拿掉,结构性谈判不谈的话,不解决这些核心问题,任何参与谈判的人,都会是这场谈判的最后的罪人和输家,到最后都会成为CCP的笑话。

2019年4月24日
这种地方,这是一年一次的,这个重要的全世界最牛投资人大会,这个屋子里面2.5万亿美元。这个不一样了,这些人都是你知道的你能数的最牛的那几个公司的人,管理着2.5万亿美元的资本。非常漂亮,就在我隔壁,就在这个The University club,我经常去。我在那开过多少的会,所以说对我是很幸运,很吉祥的地方,里边有很多非常棒的空间,150年的历史,安保特别好。
……
他们知道这是组织、政治的力量,他们闹明白了,得干他们。干他们的方式,同意了我的说法,推倒防火墙,停止投资CCP。
……
我们跟这些人确定了新的口号,对法治基金,那就是推翻防火墙,“Take down the firewall, stop investment to CCP!”这就是法治基金的目标。接下来会全球式的宣传,而且很多组织会加入。其他,比如什么盗国贼财产,那都继续做。

2019年10月22日
大家可以看到这个照片里边,当年乌镇在全世界炫耀的时候的互联网大会。第一届大家看到都谁去了?全世界的政要,全世界的牛人,在中共的防火墙内开了一个叫互联网大会。大家觉得荒不荒唐?在互联网第一届大会之后,大家看到最多的是什么?是中国互联网建的防火墙越来越高。但是大家别忘了,这田朔宁是江家人,所有的互联网大会的这些大佬们,无论是马云,无论是李彦宏,还是马化腾,还是小米的雷军。不管你任何人,包括田朔宁你们都是共产党的打手。你们在弄着五万亿美元,你帮助共产党打造了当时的防火墙,全人类的。最早屏蔽就是郭文贵,你们最配合打击的就是我们爆料的战友。多少我们爆料的战友被你马化腾,被你马云,被你李彦宏,被你所有的这些所谓的互联网大佬们,这些王八蛋们,全部都以投诚出卖。你觉得我们爆料革命都是小蚂蚁,狗屁不是。
……
当年的13个人第一次的乌镇大会,牛X到了世界去。然后又到了第二届,增加了17,增加了,火了,叫流水席。当年要火到什么程度?叫一菜值万金呐。这个桌子上说是从五万亿变成了八万亿,算了算当时,当年桌子上吃的一盘菜,增加了大概一亿美元这样子。所以你数吧,你数那桌子上吧。再看这一张,李彦宏啊这些人是吧?大家看看,这是朱云来,朱镕基的儿子。然后马化腾,然后雷军,然后是这几个大佬。大家记住,乌镇因特网大会是谁搞的?是中国互联网的鲁炜,叫中国Internet沙皇,结果是喝奶的沙皇。喝女人的奶,也被抓了,也判了无期。我在2017年开始爆料,我就说鲁炜这个王八蛋是什么东西。他每次上我那吃饭,他啥也不看,先看桌子上小姑娘。我们的服务员都是各个年轻漂亮,老是动手动脚,这个鲁炜。当时鲁炜这个家伙被从北京市副市长拔到了互联网委员会,不就是拍了马屁嘛。拍了王岐山的马屁,拍了习的马屁嘛。大家看到这个的时候,(觉得)天下有没有报应,有没有报应?他们为了共产党残害我们爆料的战友。所有的法轮功,当时我记得非常清楚。在法轮功这几个字和法轮功有关系的人,是在所有的这些互联网公司大佬里边,是叫碰高压线的名字和公司。那是一定给你举报一定是抓的。我就纳了闷了,法轮功的人就从来没有提过BAT对你们有什么伤害。他们以伤害法轮功,出卖法轮功,以抓法轮功,和法轮功被抓的名额来凑齐他玩的所谓的维稳的目标。大家现在看看后面这些人,朱云来,喝人血的。李彦宏,喝人血的。哪个不是?哪个不是?
……
那你再看国内的所谓的乌镇,你再看所谓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互联网大会是全世界上最厉害的互联网墙,搞这个互联网大会本身就是荒唐的。结果是谁玩的啊,就是这些互联网大佬玩的。号称BAT。这个BAT-百度、阿里巴巴、这个腾讯。全人类上人都羡慕他们,走哪去牛的不得了。我老去的日本餐厅,马化腾去吃饭,在旁边老吃单间儿。旁边的经理说,哎呀郭先生,原来你来是我们最大的客户,现在有马化腾来,他是最大的客户。我说我告诉你,马化腾要能在这个房间里待下去五年,我说你就告诉你这个老板,我就把你这个餐厅双倍给你买了。他根本就过不了5年,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的财富,没有一个人的能力,是建立在人的鲜血之上,和牺牲他人的自由和安全之上,还可以永远安全的,人类上从来没有过。
……
再看看bat,乌镇互联网叫世界互联网大会,你大爷来的,你能叫世界互联网,你真不要狗屁丑脸、你啊!你的世界在哪呢?你们这帮人偷得人家的技术。你在你家搞乌镇、就搞了个世界互联网,你代表谁呀?香港能让你代表吗?美国让你代表吗?一帮骗子、一帮小偷搞了个互联网大会而且建立了人类上最大的互联网的防火墙,要点屁脸吗?哪能用邪性形容你啊!
……
世界乌镇互联网大会严格讲就是叫 “世界污脸网” 就是捂老百姓脸的大会。就是捂、叫捂中国人民捂眼大会。就是捂住中国人的眼睛,捂住中国人的嘴巴,捂住中国人的耳朵大会。严格讲就叫 “世界污网大会”。巫术、捂脸,可是14亿中国人民都羡慕BAT,都想当BAT,都想当马云,都想当马化腾,都想当丁磊,都想当雷军,都想当朱云来,都想当马化腾。亲爱的14亿同胞,你们一定给自己祖宗去上香去,你们没有机会当上世界的。

2019年10月25日
海外的你看夏业良那个畜生,听说黄河边回到中国了,他马上说,我也要回中国。这些不要脸的东西,你替共产党说话,为共产党高歌。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犯下的罪行,对老百姓的欺骗,边境墙,防火墙。像一个猪圈一样。所有在国内活得好的,绝大多数都是忍气吞声或与盗国贼为伍,或者就是盗国贼的帮凶。胡锡进你面对这事实,你责备人家英国人,你非法入境。英国政府应该控告你,取消你所有的官员的签证。你这个王八蛋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出来!

2019年11月27日
为什么共产党他要搞防火墙?我再说,就很简单,任何一个政府当他控制媒体的时候,他就是做个了恶怕别人知道,和他正在准备作恶不想让你们知道,这个最简单的逻辑。看看我们中国同胞被洗脑洗到什么程度,商鞅五策让他们给用绝了。但是在几千年后还有商鞅五策,还能被用的那么好,是我们14亿人的悲哀。香港大街上强奸轮奸杀人灭尸,陈彦林母女,就是自己一个十几岁的姑娘,被扔在了海里。在死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母亲上电视台,公开给自己女儿说是自己跳楼死的,然后自己又被杀害,他死前又发生了什么事,这是在香港啊,亲爱的战友们,丧尽天良!

2020年1月1日
你们没有认真思考,她是一些官方的媒体界的。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辨别是非的。特别是在中共绑架下,有防火墙,有绝对的大外宣机器和大内宣机器的这种国家治理的情况下,我们14亿同胞能搞清楚事实,分清黑白,能辨别出善恶是很不容易的。

2020年1月18日
大家现在要意识到,中共为什么要建防火墙这件事。大家就时间长了,就像你脸上长了个皮肤病时间长了你以为那不是病一样,实际上它很恶心人,实际上它皮肤病。这个防火墙是很大,你干嘛没事搞个防火墙?一你过去干的事怕外面人知道,现在干的事怕外面人知道以及外面的事怕里面知道,或者你正在干坏事不想让别人知道。就这么简单的逻辑,哪那么深奥啊。全世界建防火墙的是谁啊,中国排第一,北朝鲜排第二,俄罗斯排第三,伊朗排第四,土耳其现在叫管制,排第五。这几个国家正常吗,有一点正常的地方吗。几年前我去土耳其的时候,我在大河上坐着船,我听着音乐,啪啪啪,因为整个死海那块还有土耳其湾都是豪宅啊,然后我去抽着这个水烟,然后晚上吃饭在船上准备很多很多好吃的,听着爆裂的土耳其摇滚乐,突然我发现对面:汪汪汪汪,怎么了,就开始到祈祷时间了,它整个河两边全是大喇叭,到时间就要念叨穆斯林,还有巨大的声音。弄得我吓我一大跳,我说是不是恐袭啊,这是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音箱没了,诶,我再看我手机,我手机信号没了。我问(旁边人)说你们都没有吗,都没有。结果是说,整个网络都给你控制,连音箱都播不出来。再说你在的这个位置是最敏感的位置,所有的达官贵人都在这呢。陪我的是埃尔多安当时的秘书长,他说对面就是埃尔多安的家,他说现在不可能上去外面的网。我说你这个国家早晚得出大事,你有啥怕的啊,你跟共产党一样,最后大家知道后面发生了一系列的事,土耳其从来我就没看好过,从埃尔多安上台后我就没看好过。当一个国家实行独裁集权和网络和言语控制的时候,这个国家一定不会好!它一定走向灾难!0.01的机会都没有,只是多坏而已。
……
中美贸易未来很大的一个问题就在防火墙上。所以这次我问他们,说防火墙最后一分钟一定要把那条拿掉,然后刘鹤说:“俺不去,俺不去!“最后说:”你要老让俺去啊,上你那屋?上你那床?那你得给俺一点东西吧?“所以刘鹤同志说:”我不去,我才不去呢,让他去!”

2020年2月6日
但是现在我们不在乎这个。我们要阻止人们死亡,阻止病毒流向美国和欧洲,杀死更多人。这是第一重要的,透明度!我们需要拆除网络防火墙,为美国提供所有真相,并为美国提供所有真实数据。这非常重要!

2020年4月15日
我当然拒绝了。但是大家知道G-TV、G-News对我们爆料革命来讲,共产党它为啥怕我们?为啥说G-TV、G-News重要?我说了咱得有钱,咱得有力量,咱得有媒体平台,咱得有自己的、真正的发声的地方和咱们的团队。咱没有组织,咱有平台呀。这是咱的平台的核心力量。他让咱不干的,那就是他最害怕的嘛。但是我真的是压力非常大啊!我们的团队表现真的非常非常的好。终于昨天上午,某个人又是直接给我打电话。战友们,你们一般人受不了昨天上午的事儿啊。大早上起来,嗙唧一电话:“郭先生,我们经过讨论,不跟他们勾兑,不会接受他们的条款,你可以上线了。稍后我们通知你们的团队,你上线吧。”全球大概是170个国家,除了中共之外都是合法上线。如果在国内你拥有Google的账号,你非常容易下线(下载)。而且还说 “我们全力支持你们。我们的团队在技术上、在稳定上、防黑客上全面的支持你们。”他除非把苹果整个系统(IOS)给黑掉,否则他干不掉GTV了。大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因为很快没有互联网防火墙以后,还有天空WiFi、Space WiFi出来以后,那对GTV、G-News将意味着什么。我刚刚在直播前,收到咱们那个大统领给我发的信息,“Miles,我对G-News、对GTV感到非常的骄傲和自豪。”因为,大家一定往回看,它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