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东京樱花团-捆绑CCP一千年 

图片来源

中共北京当局宣布第二起核酸检测公司犯法,此举表明中共间接承认核酸测试无效。新中国联邦专业人士直接指出中共国大面积的核酸样本的取样就是一个污染过的样本的收集过程,它不但无效,还可能复制病毒。当然会增加阳性结果。 

据中共国新华社北京30日消息,北京市5月29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宣布了“北京中同蓝博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在核酸检测过程中涉嫌违法犯罪。“这是此轮疫情以来多起因核酸检测事故的违法犯罪事件。 

据悉,“北京市卫健委28日查看PCR仪上的扩增记录发现,北京中同蓝博医学检验实验室溯源记录不完整,记录规则不清晰,不能提供原始标本流转单和扩增板原始纸质记录,部分时间点扩增文件记录与实验室自述检测数量不符,违规对多管样本进行混管检测。导致对核酸检测阳性人员发现和管控不及时,造成疫情进一步传播风险。” 

北京公安局认为,“该公司为了节约成本、在明知‘超量混检’可能导致检测结果失准的情况下,仍然采取多管混检的方式进行检测,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上述中共北京当局自爆几个问题需要厘清,首先,承认核酸检测是一种虚假玩法,不但如此,反而造成更多假阳性案例。其次,中共在为核酸检测的非法操作推卸责任,这类核酸检测机构的白手套们知道的事情太多,需要对他们杀一儆百地威慑管控。另外,也是很重要的一点,PCR试剂盒检测中共病毒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因为PCR 

它使用“扩增”,这意味着提取非常少量的 DNA 并以指数方式增长,直到可以对其进行分析。显然,样品中的任何微小污染也会被放大,从而导致潜在的重大错误此外,它只寻找部分病毒序列,而不是全基因组,因此即使您忽略其他问题,识别单一病原体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问题是,发明PCR的美国生物化学家 Kary B Mullis 已于2019年死了。该文结论证明PCR 测试有效,但又说,只“在非常敏感和特异性地检测 SARS-CoV-2 方面非常有效”。 

PCR技术容易受到先前扩增的 PCR 产物的潜在污染,或“遗留”污染。我们无意中发现使用这种常见的 PCR 试剂可能会导致产生假阴性 PCR 结果。在 PCR 实验中需要考虑并仔细控制假阴性结果的可能性,尤其是当目标拷贝数可能很低时——就像假阳性结果的可能性已经存在一样

—— BMC研究笔记 

显然,BMC研究结果也谈到同样”扩增”问题和因不可避免的污染标本导致假阳性的存在。也就是说,对于确实感染了中共病毒,或有症状的人测试特别有效。对毫无症状的人测试无效。此类辩解无非是换个方式承认其无效而已。何况是不合规的户外混采样本(10人一管)。 

问题是,中共频繁要求每个人出具24小时核酸PCR测试则表明其政治用途大于实际用途。同时证明其混采PCR扩增技术无效。 

真正的PCR采集需要在无菌实验室采集样本。另一个主要违规操作就是混管采集,即10人一管,甚至20人一管。此举表明北京当局承认核酸采集失败的主要证据在于他们调整混采标准,由10人一管将改为5人一管。但这些都是一种策略,都是违规的。即便如此,5人混采模式仍没有推行,因为中共核酸混采主要是降低成本。 

中共国此类事件进一步表明,现在政府层面的违法操作都将一律寻找他所选定的替罪羊来背锅。相信,接下来会有更多核酸检测生物公司被爆违规违法事件。 

根据郭文贵先生29日大直播威廉王认为,有良知的医生对于这种“精神清零”的所谓的政策提出现今医学两大谎言,对此,“第一,就是大规模核酸检测没有症状的人,就大大提高了PCR检测假性结果的比例。第二,他们通过这些数据欺诈去解释无法掩盖的疫苗副作用,以及疫苗的真相。” 

对此, Eglise 医生说:

“大量临床证据发现,只有有症状的感染者才能感染其它人,不存在无症状传播者,”而且PCR检测就是一个骗局,因为“PCR 检测需要有效的干净的样本,才能存在基因信息的存在。而中共国大面积的核酸样本的取样就是一个污染过的样本的收集过程,它不但无效,还可能复制病毒,还包含空气中的细菌和真菌”。简单地说,“即使没有病毒存在,仍有部分未知样本可以检测出阳性”。

见  52:05时段) 

由此可见。中共开始想尽一切办法掩盖病毒和疫苗真相,越掩盖,就会越是加剧核酸检测频率和社区封控程度。但这些只能证明一个事实。就像你吹气球一样,不可能一直吹下去,吹到一定程度就自爆,问题是,北京当局很难停下来。 

2022年5月30日 

读更多樱花团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