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东京樱花团/加一颗稻草

关于人性本善或恶的问题,有很多学者讨论并研究过很多。但我觉得他们赋予人性太多的外在因素,已经背离了学术本身的范畴。为了辩论而辩论毫无意义,在这里不作过多的探讨,只是表达个人观点。

图片:快懂百科

我认为人的本能就是“人性”,和动物没有区别。后来经过学习或思考,形成的判断和解决问题的行为方式叫性格,有人称之为“人格”。也就是说,人性是与生俱来的,而人格是后天修炼的。这是必须区分开来的两个定义。 基于上述观点我来谈谈仇富这个现象。

毋庸置疑,人人都向往富裕豪华的生活,有人说这是人的本性,这个解释是错的。讲个故事,我的一个朋友带孩子到郊区游玩,看到公路上行驶的汽车朋友问孩子:“看,这么多好看的汽车你将来想要哪一个呢?”结果孩子指着农田里一台老旧的拖拉机说:“这个好!我就要这个”。因为孩子觉得拖拉机的声音很酷(一个气缸那种)。所以我说向往富裕豪华的生活并不是人的本性,这属于后天环境影响下形成的人格。如果你问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人活着最重要的是什么?”他的回答一定是:“自己或家人的平安快乐!”这就是人从出生到老去,中间得到的所有财富的意义。

毕竟人类和动物有所区别,如果说人性和动物趋同,那么人格就是上天赋予人类的后天的学习能力。这和本能不同,人格的形成因后天的环境的影响,使各体之间千差万别。人与人能友好交往的关键因素是互相理解。而互相理解的方式很多,包括换位思考、同理心、情感因素甚至对权威的屈服等等。如果你的朋友是一位富人,而据你了解他的财富并不是“靠窃据他人的劳动成果致富”,并且也没有“为富不仁,占据大量社会资源的同时拒绝承担与之相匹配的社会责任”。我当然不会相信你对他有仇富心理。如果情况相反,虽然他是你的朋友,你依然会鄙视他,这就是人格使然。

综上所述,仇富心理用人性和人格的标准来分析很容易理解。事实上人们仇视的从来都不是“富”本身,只不过这个时代背景下,以勤劳致富越来越难、以剥削欺诈致富越来越易,所以才使得“仇富”和“仇剥削”看起来越来越是同一回事了。

中国共产党正是用洗脑教育和当时人们的愚昧无知,利用那些没有能力区分人性和人格的区别的人们,蛊惑他们的仇富心理“打土豪、分田地”。掠夺别人辛苦创造的财富,当然这也和富人们是否承担了所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有关。这涉及到复杂的因果关系原理,中华民族的历史是一个不断循环的历史,如何打破这个循环是摆在我们新中国联邦面前的头等大事。消灭共产党中国人才能看到希望。

校对: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tdownc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