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东京樱花团-捆绑CCP一千年 

北京当局突然宣布封(管)控区解封后,继续玩弄虚假伎俩,突然要求全员核酸阴性报告填报、抗原检测后又突然要求全员核酸检测,这些冗长反复的程序处处彰显的是威权的重要,而人的尊严被打压到极限,被恢复自由的市民继续他们的奴隶般的生活。这就是中共国政治疫情下糟糕的人权状况。 

北京宣布封控区解封但要求时刻保持警惕 

中共国新华社28日消息。北京当局28日下午宣布解封社区,市府新闻发言人徐和建说, “自4月22日本轮疫情以来,坚持 “动态清零”、以快制快,严防死守“,“本轮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 

据悉,北京新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研究决定,“自5月29日起,分区分级动态实施全市社会面防控措施。”“对于封(管)控区等重点涉疫区域,在充分评估、符合条件后及时解封。”但房山区、顺义区恢复正常上班。”“恢复公交、地铁、出租车等公共交通运营服务”。 

对此,当局表示,今天的防疫成果来之不易。“目前,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解封不等于解防、放开不代表放松,我们要时刻绷紧疫情防控这根弦,始终保持应急体系激活状态。”此举意味着当局继续讲人们视为风筝中的玩偶,中共随时都可以一声令下,继续封城。 

北京警告:小区解封后,居民要自觉向社区“早请示” 

该消息援引北京卫健委29日消息,“小区解封前按规定落实核酸检测、抗原自测、健康监测、症状排查等措施。”“小区解封后,居民要自觉做好健康监测和核酸检测,一旦出现发现相关症状,立即向社区报告并配合相应管控措施,不自行购药、服药。” 

当局自称这是科学有序解封工作。其程序完全不符合科学思维,而核酸和抗原检测根本不准确。某社区一居民透露,“他在推特上看到有人直接把试剂盒药水滴进试剂盒中,检测结果仍然是阴性,他表示怀疑,自己以身试法,奇妙的时刻果真出现了——阴性。” 

“他说,它应该提供‘无效’结果才对,我根本就没用测试棉签提取鼻腔样本,为什么也是阴性?” 

北京南新园社区居民终于离开集中营回家 

北京时间28日,当局称,“朝阳区南新园小区近5000名居民结束集中隔离后开始陆续分批回家。”北京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宣布,北京“全市范围将深入开展无疫社区(村)创建活动。” 

当局解释称,“无疫社区”不是指“零病例”社区,而是常态化防控工作基本目标,做好物资储备和服务保障,严格落实各项防控措施,确保一旦出现疫情能够及时发现、管控到位、处置规范。可见,北京当局自瘟疫大臣孙春兰亲自督查北京后,和中共高层的权利较量痕迹明显,旨在告诉人们,只要权利需要,当局可以做到今朝放行,明日封控,完全将人们玩弄于股掌之中,毫无人权可言。 

据称,“无疫社区”需要符合7方面内容、20个指标。即“自愿申报、区级评定、市级备案、动态管理的原则,经评定的无疫社区(村)通过媒体、平台对外公布,发现不符合创建标准的,取消认定、督促整改。” 

可见,“无疫区”就是当年旧日军侵华时给顺服管理的中国人发放“良民证”一样。当局旨在确保所有社区反抗的力量被控制在社区。因为,当局承认,“社区(村)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单元,更是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群防群控的主战场,是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最有效的防线。” 

北京疫苗灾难隐瞒不报却问责基层领导 

消息称,一名宋姓男子租住在北京顺义区“南彩镇后俸伯村平安街93号青年公寓,因当时该社区处于疫情管控状态,宋某发生胸痛,用手机呼叫120。顺义120急救分中心南彩值班车组接到紧急救治任务单后未及时出车。7点24分,宋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初步诊断为猝死。” 

该事件属于典型疫苗反应诱发猝死现象,当局隐瞒不报疫苗灾难,而封控区人们有病就医求助确实存在普遍的难以及时获批问题,当前有诱发胸口痛、头痛等症状的患者往往都是急诊,当局官僚、无知的做法根本不会及时作出反应,中共抗疫行动就是形同杀人。 

北京当局仍不允许学生返校,大学校园继续封控 

据北京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消息称。“为持续巩固当前良好态势,暂缓恢复餐饮机构堂食,暂缓中小学、幼儿园返校。”“高校继续实施校园封控。” 并要求大学生全部回家。这一举措北京当局自证中共玩弄政治病毒,北京几所高校出现反抗后,当局继续对学生事实打压,尤其是北京“64”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中共当局非常紧张恐惧。 

事实上,当局要求大学生全部回家,是根据大学生抗议诉求准允的结果,根据法新社中文网透露,“继北京大学后,中国政法大学及北京师范大学23至24日接连有学生聚集游行,要求校方准许离校返家。学生集会示威相关画面当晚一度在中国网络迅速流传。”当局随即删除所有相关讯息。 

2022年5月29日 

读更多樱花团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