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菜园子112~尕虎

图片制作:澳喜农场©森森

2020年1月份起的疫情,带给我们的,除了肉眼可见的经济萧条,和焦虑压抑的情绪之外,最大的创伤是疫情“对人的驯化”,这才是未来相当长时期内,人们长久无法抹去的心理阴影。纵观历史上发生过的疫情,疫情就算结束,也会出现巨量的人已不再适应没有疫情的生活,自杀轻生者众的现象。这种现象,称之为“驯化综合症”。

疏理各类骇人听闻的新闻,你会发现,人们对防疫措施对私生活的粗暴干涉,渐渐不自觉地拉低了接受的底线。最初防疫“变相强制”要求你打疫苗,你觉得不合适,直到后来让你每隔48小时检测核酸,觉得打疫苗能接受;到了让你静默待家别动,你觉得检测核酸还算人道;你对动不动封小区开始有意见,后来觉得只要有白菜吃肚子不挨饿就能接受;直到有人开始不经许可撬门破窗随意“消杀”,你又觉得只要不撬门,一切也能接受……

这就是致命的驯化,大多数人在不自觉中完成了“驯化历程”。这种驯化的致命之处在于:拉低了社会文明的底线,让你逐渐接受沦为“贱人”的正当性,并对外部的粗暴干涉认为是理所当然,且不自觉地为身处“道德洼地”自行辩护。

驯化的第一层境界:被驯化者,会自我消解暴虐状态下的屈辱感。对于外部世界灾难给予的压力,受害者会将最初的恐惧,从心理上寻求接受的角度,他们试图说服自己,承认灾难的烈度很正常,从而消解自己处于暴虐状态的屈辱感。

驯化的第二层境界:从受害者中,选择相当比例的受害者,转化为“施害工具”。对这些被选择的“工具人,赋予其施害权力,进行现实情境下的角色替换,例行角色扮演,混淆善恶,进而消解其抵触情绪,瓦解其消极意志。

驯化的第三层境界:被驯化之人,失去了任何个人的求生本能,失去了自我救助的内心冲动。他们在碰到侵犯自己个人权利的事时,本能地等待设计好的死板的救助轨道,唯一排斥的是自我拯救。

注:文章部分观点来自墙内网友

编辑:Gradient Boost

发布:疯狂的韭菜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乌克兰救援UkraineRescue官方Gettr
郭文贵先生Gettr
全球喜马拉雅农场联盟委员会Gettr
喜马拉雅联盟大使馆全球客服中心Discord0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