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 小兒
編輯:李易通

《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孟建柱”》系列文章

郭文貴2017年11月27日

在瑞士有一家公司,上面有一個家庭信託基金,就是和王岐山的信託家庭基金,以及孟建柱家庭信託基金一個道理。別往下拉屏幕,從頭開始看。這個是律師事務所Paul Weiss給我發來的律師文件。由於涉及到個人隱私不能對外公佈,否則是非法的。大家看到了,這是律師發給我們的文件。

郭文貴2017年12月23日

好,現在在線的網友們兩萬三千八,事實上肯定不止這麼多,因為我現在搞軟件,所以我也知道了。剛才一提到王岐山,網絡“咔哧”斷了啊。王岐山、王岐山、王岐山、王岐山(七哥使用河南口音叫王岐山的名字),但願你別斷啊! (笑)看來孟建柱先生和王岐山先生是敏感詞兒,這在國外太厲害了。

曲龍的判決書,這是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曲龍的判決,你看看,第一,程序沒有合法依據。第二,本案案發過程不自然,訊問場所不合法,最後把曲龍定為無罪。什麼時間你們看一看,就是郭文貴拒絕了他們的藍金黃:給錢,放員工和家人,給機會,給榮譽,但是必須簽字證明馬健先生收錢犯罪了,然後不再爆王岐山和孟建柱的料。在他們這個要求被我拒絕的情況下,曲龍馬上以本案案發不自然,訊問場所不合法為由無罪釋放。那我們的員工在廣東被抓,開封被審,大連被抓,大連被審,北京昌平被抓自然嗎?李友在大連五罪四罰自然嗎?李友上萬億資產不查自然嗎?賀國強家的股份和北大方正自然嗎?當然不自然。

郭文貴的不自然那就不叫不自然了,大家看看這是2017年9月12日,就是陳小平的妻子被抓,郭文貴開始全面曝光王岐山和孟建柱的料之前做出的判決。審判長叫李霞、周繼文和陳國雷。走著看,這幾個人都將再次回到監獄。就像遼寧的劉正國一樣,一定會回到監獄,他這個審判才真叫做不自然。那最近的審判對我的哥哥再次收編,對我的員工再次收編,和所有被審判的員工統一穿白襯衫和黑西裝,裝飾法庭,提前找律師念好稿子一字不差,那叫自然嗎?所有參加郭文貴家人和員工審判的有關證人全都是被施壓狀態,全都是被槍頂著的情況下作的證,這自然嗎?

所有法院的人都知道政法委是王岐山和孟建柱說了算,法院完全按著他們的意願來辦的,自然嗎?居然因曲龍的不自然被判15年是誰判的?是郭文貴判的嗎?是你共產黨判的,是河北高院判的,那自然嗎?應該追責不自然的高層和決策者。為什麼要讓他們出來指責郭文貴,這自然嗎?當然不自然。你的不自然叫讓曲龍的15年罪刑免了,還要將資產還給他,如果追根到底那是國有資產。

這將是災難的開始,共產黨玩弄中國法律於股掌,這是中國不存在法律的最好證明。我將這些東西給外國一些高官看,他們看完以後都是大笑啊,這叫不自然。這個問題就講到這裡,接下來談下一個問題。

郭聲琨先生,你非常清楚,包括中紀委的趙樂際先生,你們不要摻乎黃綺珊和孟建柱這個黑事兒,他們的事兒才剛剛開始,我還沒爆料呢,我爆料的話能把你倆給嚇哆嗦,你倆只要依法來辦案,郭文貴不爆你倆的料,如果你倆還繼續這樣陷害郭文貴,不要打著郭文貴爆料,我爆料的都是事實,不要以任何政治理由來幫助王岐山和孟建柱掩蓋盜國的行為,以及孟建柱和王岐山綁架國家權力,欺騙習主席,欺騙黨中央,玩弄九千萬黨員的這個事實。你們倆不要參與,你倆如果參與,那文貴就別無選擇,跟你們幹到底。還有我的五哥、六哥和被關押的員工,你們很清楚,他倆隨時可以沒命,他們到底具不具備被判刑,你們心中有數。你們要是想拿我的五哥、六哥和我的這些員工作為綁架人質,威脅郭文貴不爆料,那你們就大錯特錯了。

發布:陶子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