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 七彩虹#0876

素材/编辑/审核/注解:动物农庄里的小蚂蚁Michael.Tonny

 接上頁:斯巴達克斯的信6:中共病毒的犯罪陰謀

本節討論關於這一流行病的一些更具有推測性的方面,以及醫療和科學機構對這一流行病的反應,還有參與疫苗研究的科學家與從事將納米技術與活細胞結合的研究工作的科學家之間令人不安的聯繫。

2020年6月9日,擁有數十年經驗的哈佛納米技術研究員查理斯·利伯(Charles Lieber)被美國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簡稱DOJ)以欺詐罪名起訴。查理斯·利伯從美國國防部,特別是軍事智庫DARPA, AFOSR, ONR,以及NIH和MITRE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資助。他的專長是用矽納米線(silicon nanowires)代替膜片鉗電極來監測和調節細胞內的活動,這是他在哈佛大學過去20年一直在研究的課題。據稱,他一直在中共國研究矽納米線電池,但他的同事們都不記得他一生中曾經研究過電池技術;他所有的研究都與生物納米技術有關,也就是將納米技術與活細胞結合。

該指控是關於他與武漢理工大學的合作。他違背了國防部的撥款條款,雙重收費,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千人計畫”中獲取了資金。“千人計畫”是中國政府用來賄賂西方科學家,讓他們分享擁有的研發資訊,而這些資訊被解放軍利用成為戰略優勢。

查理斯·利伯(Charles Lieber)自己的論文描述了矽納米線在腦—機介面(brain-computer interfaces)或“神經蕾絲”( neural lace)技術中的應用。他的論文描述了神經元如何內吞整個或部分矽納米線,監測甚至調節神經元活動。

查理斯·利伯是羅伯特·蘭格的同事。他們與丹尼爾·s·科漢(Daniel S. Kohane)一起撰寫了一篇論文,描述了一種人造組織支架,這種支架可以植入人類心臟,以遠端監控其活動。

麻省理工學院(MIT)校友、納米藥物輸送專家羅伯特•蘭格(Robert Langer)是Moderna的聯合創始人之一。由於Moderna的mRNA-1273疫苗銷售,他的淨資產目前為51億美元。

查理斯·利伯和羅伯特·蘭格的參考書目都從本質上描述了增強人類能力的技術,即超人類主義。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創始人、所謂“大重啟”(Great Reset)的設計師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早就在他的書中提到了“生物學和機械的融合”。

自這些被揭示以來,獨立研究人員開始注意到,COVID-19疫苗可能含有還原的氧化石墨烯納米顆粒。日本研究人員還在COVID-19疫苗中發現了無法解釋的污染物。

氧化石墨烯是一種抗焦慮劑。實驗證明,當把它注射到實驗鼠的大腦中時,它可以減少它們的焦慮。事實上,考慮到SARS-CoV-2刺突蛋白有破壞血腦屏障並增加其滲透性的傾向,它是幫助納米顆粒從血流中溢出進入大腦的完美蛋白質。石墨烯還具有高導電性,在某些情況下還具有順磁性。 

2013年,在奧巴馬政府的治下,DARPA(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畫局)啟動了BRAIN;  BRAIN是BRAIN Research Through Advancing Innovative Neurotechnologies®的首字母縮寫。該專案涉及為軍方開發腦-機介面技術,特別是非侵入性、可注射的,當從腦組織移除時只引起微小損傷的系統。據說,這項技術將用於治療腦損傷的受傷士兵,用於大腦直接控制假肢,甚至具有新的能力,如用大腦控制無人機。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人們提出了各種方法,包括光遺傳學、磁遺傳學、超聲、植入電極和經顱電磁刺激。這所以的一切,人們的目標都是通過刺激和探查神經元,或者提高神經元對刺激和探查的敏感性,來獲得對神經元的讀取或讀寫能力。

然而,廣泛使用BCI(腦—機介面)技術的想法,如伊隆·馬斯克的Neuralink設備,引發了許多關於隱私和個人自主權的擔憂。從神經元上讀取資訊本身就已引發很多問題,而無線腦—機介面可能與當前或未來的無線GSM(全球移動通訊系統)基站相互作用,從而產生神經資料安全問題。駭客或其他惡意行為者可能會破壞這些網路,從而獲取人腦資料,然後利用它來達到邪惡的目的。

然而,一種能夠向人類神經元發送資訊,而不僅僅是讀取資訊的設備,帶來了另一種更嚴重的倫理問題。一個腦—機介面能夠為了無害的目的而改變一個人的思想內容,比如在他們大腦的視覺中心投射一個平視顯示器,或者將音訊發送到一個人的聽覺皮層,理論上也能夠改變情緒和性格,甚至可能是征服一個人的意志,使他們完全服從權威。這項技術將是暴君的春夢。想像一下士兵們會毫不猶豫地射殺自己的同胞,或者無助的農奴滿足于住在狗窩裡。

腦—機介面可以肆無忌憚地改變人們對基本事物的感知,比如情緒和價值觀,改變人們對滿足、幸福、憤怒、厭惡等的閾值。這並非無關緊要。一個人的整個行為體系都可以被腦—機介面改變,包括抑制他們對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中任何東西的口味和欲望。

只要你能直接接觸到某人的大腦及其內容,一切皆有可能。肥胖的人一看到食物就會感到噁心。一些非自願的禁欲者可能被剝奪產生性欲的能力,因而他們根本沒有性的欲望。種族主義者可能會因被迫與其他種族的人同居而感到高興。一個有暴力傾向的人可能會被迫變得馴服和順從。如果你是個暴君,這些事情對你來說可能聽起來不錯,但對普通人來說,個人自主權被踐踏到如此程度是可怕的。

對於富人來說,神經蕾絲(neural laces)將是一個無與倫比的福利,讓他們有機會通過神經假肢(neuroprosthetics,即“外來皮質”)來提高自己的智力,並直接向他們的腦—機介面增強的僕人的大腦發出不可抗拒的命令,即使是他們通常會拒絕的身體虐待或性虐待的命令。

如果疫苗是一種方法,在人們不知情和未同意的情況下,偷偷地將一個可注射的腦—機介面引入到數以百萬計的人體, 那我們正在見證一個這個星球上從未見過的,旨在完全剝奪每一個男人、女人和兒童的自由意志的暴虐政權的崛起。

我們的缺點使我們成為人類。一個消除了人們自由意志的烏托邦根本就不是烏托邦。這是一個偏執狂的噩夢。想像一下,你被一個富有而強大的心理變態者毆打和性侵,並因此被迫微笑和大笑,因為你的神經蕾絲(neural laces)讓你別無選擇,只能服從你的主人。

精英們正在推進這項技術,卻沒有給人們任何質疑社會或倫理後果的空間,也沒有建立監管體制,以確保我們的個人智慧體/和自主權不會被這些設備所淩駕。他們這樣做是因為他們暗自夢想著將來他們可以對待你比對動物還差而你甚至不能反擊。如果這個邪惡的計畫繼續下去,就像我們所知道的那樣,它將導致人類的滅亡。

接下頁:斯巴達克斯的信:結論和思考

參考資料:

Covid19 – The Spartacus Letter

丹麦报纸登五星病毒旗,中共搬中国人民感情要求道歉

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剪切出中共病毒;疫情源自中共军方实验, 川普打算在卸任前公开疫情秘密情报

李道真:揭秘魔鬼2020计划书

上傳:Michael.To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