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银河系农场|天雷滚滚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E6%88%AA%E5%B1%8F2022-03-22-%E4%B8%8A%E5%8D%8810.53.46-16.png

我对八九·六四的了解,最早是基于当时的新闻联播。我记得的最早的时候,新闻里经常有赵紫阳的身影,学生绝食时,还到大学生宿舍里,拿着馒头塞到大学生嘴里让学生吃下去,赵紫阳在的时候,学生还是爱国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电视镜头开始变了,看到北京的学生开始烧死解放军的画面。最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天安门广场上也没人了,电视里也宣布学生是反革命暴乱了。那时年纪太小,只知道自己热血沸腾,也很希望有人能够组织上街声援北京的学生。但是什么都没发生。

再到后来,我看到的一个同事发给我的美国人用卫星拍的天安门事件的完整视频,又对小时候看到的电视有了一个比较完整的补充,但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好的大学生怎么就开始把解放军烧死,然后柴玲跑到一个外国记者的帐篷里哭诉遭遇,然后嘶哑着说,这个民族不值得解救。然后还依稀记得六月三号晚上,大部分人都离开了天安门广场,还有高新、崔健(不太清楚是不是他)他们还在坚守,然后坦克就进来了,有很多血肉模糊肠子脑浆流了一地的血腥恐怖场面,至今难以忘怀。对共匪的恨,应该也是从那时开始的。从此,我开始有意搜寻那些跟八九·六四有关的人,还真有几个,被我找到了。

有一个朋友在89年的时候,刚好在北京读大学。他本人在天安门绝食开始时,

就被父母叫回了家,但是,事情结束后,等回到学校后,据他说班级里有十几个同学人间蒸发,不知道是被抓还是被碾压,反正那个时候,许多学生被抓的抓,被碾死的,打死的,特别是碾成肉酱的,也无从查起,当然也有人直接跑到了海外。但无论如何,一个班级十几个人消失,这个比例应该是相当高了。说起这些往事,我这个朋友心情沉重,后来,也很少提起这个话题。

当然我身边还有活着的参与者:有些就当配合中共的宣传,说没有天安门大屠杀这回事,有的后来跟我做了同事,有人还是我的上司。其中这个做我上司的,在上海参加了静坐和绝食,他为自己这段历史感到非常自豪。但是,也被共产党清算了,毕业分配时,分到非常偏僻的乡下。

还有一个同事,在高校里算是非常活跃的一分子,据说是一个小头目吧,可能因为不是在北京,受到处罚没有在北京的严重。共匪也把他分配到一个偏僻的乡下,据他自己讲,那时每个月都要向当地的派出所报道。我觉得这应该是他的高光时刻,但是,他却对这段往事讳莫如深,不愿谈起。不知道是被共匪整怕了还是要养家糊口,不得已向现实低头。但无论如何,此人不像海外的欺民贼那样,在吃六四的人血馒头,还把自己包装成救国救民的英雄。

说起海外的欺民贼,那时我在电视上看到八九六四天安门广场上的风云人物,像王丹,吾尔开希,还有一个沙哑着喉咙说这个民族不值得救的柴玲,还有一个老师叫方厉之的,我忘了当时是怎么翻墙出去的,只知道有一个群,经常发一起免费的翻墙软件,当我人生第一次翻墙成功,去找的,就是八九六四这些人,我对他们充满了满满的敬意,看到像陈破空这些人,说都是参加八九六四的,在我心里,我都把他们当成了中国人的英雄,还差点儿在他们提供的网址下面捐款。最后还是没捐。后来经常看法轮功的一些节目,但是,经常也是道听途说,假消息特别多,害得我在传播时,也以讹传讹,搞得自己很丢人。最后搞得自己不想翻墙了。那时,我一直不明白,那么多八九六四的学生逃到海外,竟然就只有王丹名气大一点,却已经物非人非,变成了伪类,很多八九六四的领导人,基本上已经从人们的视线消失,像柴玲等。是有了自己的职业不需要骗了,还是内心坚守着良知不想啃人血馒头了,那就不得而知了。

共产党的《白毛女》中说,旧社会把人变成鬼。现在这句话刚好用在八九六四的一些人身上:共产党把人变成了魔。看到王丹这些人,变成了一群要饭党,变成了跟屠杀自己的共匪握手言和、狼狈为奸的魔鬼,让我非常痛心,如果不是共匪逼良为娼,我想,他们应该也是一个有为的人吧,因为没有人愿意第一选择当恶魔。

作者:天雷滚滚

发布:天雷滚滚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欢迎加入银河系农场。欢迎各农场兄弟姐妹们坐客串门,欢迎订阅我们的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银河农场–勇气星球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Untitled_Project3.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