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Lucy、GraceB奮鬥
編輯:李易通

這是當年我的羅馬吉普,兄弟姐妹們,我的是和這張照片上一模一樣的吉普,這是我在進清豐看守所之前擁有的。你們想想,當年七哥進看守所之前有羅馬吉普,有三台摩托車,相當於今天你有波音777、757和空客380的感覺,一點都不誇張。 1983年到1989年的時候,七哥就牛叉到這個程度。我是在1983年擁有的,而不是1989年才擁有的。你看看,這就是當年我用的車,真是牛的!

鐵殼的,還不是那種帆布殼的。

你看剛才穿軍裝的照片,這個有意思了。你發現了嗎?旁邊穿藍衣服的這位,大家知道七哥為什麼要解讀這照片呢?這個同志叫宋學斌,他是鄭州市機電廠當時銷售科的科長,由於所謂的腐敗被抓起來了。他腐敗的對像其中之一就是羅幹辦公室。這哥們有意思,跟我同號。你看他這個文靜的模樣兒。

就是當時我在想是去上海呀,還是去北京呢?還是我出國呀?當時我出來以後,我是跟國外聯絡的。當時他們就說,“郭先生,你現在出國,我們給你重新安排教育,一切重新開始。”在我出來之前,我同號裡的人有個猶太人,也是參與八九六四的人,他是河南大學的,是在開封的猶太人,講流利的中文,那就不用提了,是個天才。人家被倒騰出去了,出去以後,我跟他聯繫上,他的意思是,“你現在出來,但是最好不要帶家庭,你要接受猶太教等等。”

他遊說我去鄭州,我去鄭州最核心原因就是聽了他的話。他給我找了一個在機電廠旁邊一個他的朋友的家,給了我一間一室的房子。當時房子裡沒有床,你七嫂跟郭強、郭美,還有我的表妹就睡在地上,我表妹給我看著郭強、郭美。

我到那以後就給他們留下了400塊錢。我到鄭州之前,錢從哪借的呢?因為我到達鄭州的時候是從濮陽轉車,坐火車到鄭州,火車站下車後人員嚷嚷的。下去以後吃完飯,買完客車票,然後我帶著你七嫂、郭強、郭美和我表妹租了個三輪車。在路上的時候,這三輪車就壞了,結果變成了我給他推車了,你看剛到鄭州很不吉利。當時是要說起來,就這麼帶著一車子的被子和幾十個行李包。大概那時候我身上加一起不到1000塊錢,錢是我從老家別的地方借的,那時候1000塊錢是很多很多錢!

到了鄭州以後,我又拿了200多塊錢給了宋先生,讓他安排我去哈爾濱見人,我們的票錢什麼的就200多塊錢,然後又折騰來折騰去,大概也就剩個100-200塊錢了。那麼我這時沒辦法,又見了鄭州的另外一個人,又向他借了1000塊錢,總共留給你嫂子大概300-400塊錢我就走了。

我跟著宋學斌等好幾個人去了北京、哈爾濱。我就去搞所謂的節油器去了,要把節油器賣給人民解放軍。我從哈爾濱離開時就帶節油器,我當時拿手拎著,把我手上的肉都勒破了,這一下子就弄了幾千塊錢。那時候4000-5000塊錢就跟今天幾個億似的,就是飛飛你突然有了幾百億的感覺一樣。

我回去以後,你七嫂就說沒錢了,連給郭強、郭美買麵包的錢都沒了,啥都沒有了,連飯都沒的吃,你七嫂就拿點鹹菜,拿點兒玉米麵給孩子整點吃的。結果我回來了就好了,有錢了,肯定是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然後就在鄭州亞細亞商城買了個電視機回來。我當時蹬著那個三輪車,你嫂子傻了,“原來你還會蹬三輪車啊?”我說,“你們在後面坐著,我蹬著。”

資料來源: 5月3日飛飛秀文貴大直播

發布:陶子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