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储存天然气的设施(图源:CNN)俄罗斯储存天然气的设施

  索罗斯补充,欧洲需要在动用手段之前进行“紧急准备”。否则突然被“断供”的痛苦在政治上将很难承受。“然后,欧洲应该对天然气进口征收高额税费,这样面向消费者的天然气价格就不会下降。”索罗斯提议。

  能源咨询机构Energy Aspects的合伙人莱昂·伊兹比奇(Leon Izbicki)同意索罗斯的说法,即俄罗斯的天然气储存能力接近见顶。

  伊兹比奇在一封邮件中表示:“去年冬天,俄罗斯的天然气库存量达到了创纪录的726亿立方米,并计划在2022年冬季将天然气地下储存量的目标进一步提高到727亿立方米。虽然我们不了解俄罗斯地下储存的情况,但认为俄罗斯今年夏天已经达到这个目标似乎是合理的。”

  伊兹比奇补充,由于缺乏管道基础设施,俄罗斯在天然气储存方面无法随机应变,不向欧洲供应天然气的话,也没有办法将其向亚洲转移。

  不过,俄气今年2月4日曾通过公告披露,中俄两国已签署第二份天然气长期供应合同“中俄远东天然气购销协议”,将经由“远东管道”输气。该线路达产后,俄气每年输往中国的天然气将增加100亿立方米,加上“西伯利亚力量”管道的输气量,届时对华供气总量将达到每年480亿立方米。俄乌冲突前,俄罗斯向欧洲各国供应天然气的情况,颜色越深表示对俄依赖程度越高(图源:《纽约时报》)俄乌冲突前,俄罗斯向欧洲各国供应天然气的情况,颜色越深表示对俄依赖程度越高

  由于对波兰、保加利亚和芬兰“断气”以及遭到国际制裁,俄罗斯已不可避免地减少对欧洲出售天然气。伊兹比奇预计,今年流入欧洲的天然气流量将达到980亿立方米,而去年为1410亿立方米。

  与此同时,自俄乌冲突以来,欧洲国家一直在寻找俄罗斯天然气的替代品。今年3月份,欧盟与美国在达成协议,美国表示,将努力在今年向欧盟额外提供1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以助欧盟摆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

  然而,5月付款期限将近,欧盟多国对卢布结算令妥协。据路透社21日援引消息人士称,德国、意大利、奥地利、斯洛伐克四国已同意开设卢布账户以继续购买俄罗斯天然气。

  四月初以来,卢布强势反弹,对美元和欧元汇率持续上涨,其中,卢布对美元汇率达到57.9比1,为两年来高值,较冲突之前还上涨30%;对欧元汇率也达到60.1比1,创下7年来最高纪录。5月26日,俄罗斯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从14%下调至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