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彩虹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根据《华盛顿观察家报》5月26日的报道,拜登政府正在与盟军协调,为对抗中国日益强大的武器库,开发为其量身定做的军事能力,以便在不断加剧的战略竞争中遏止与共产主义政权的战争。

在美国政府将美中关系界定为竞争关系的情况下,周二,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概述美国新的对华竞争战略时说,“竞争不需要导致(战争)冲突,我们不寻求冲突,我们将努力避免冲突。但我们将反对任何威胁,捍卫我们的利益。”

布林肯强调了建立一个经济联盟的意图,以阻止北京利用经济影响力对付美国及其盟国的能力,并吸引那些在此竞争中的摇摆选民的国家。然而,布林肯承认,鉴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快速现代化,这种非暴力的斗争必须以世界主要民主国家的硬实力为前提。

他说:“政府正在将我们的军事投资从为20世纪的军事冲突设计的平台转向射程更远、更难发现、更容易移动的不对称系统。我们也将帮助我们在该地区的盟友和伙伴获得他们自己的不对称能力。”

布林肯表达的这一意图正是北京“不对称”游戏手册的映照。正如五角大楼在2021年的一份关于中国军力的报告中承认的那样:中国官员在最近几十年里研究了美国军队,并设计了他们自己的部队,着眼于“避开敌人的优势,集中精力建立针对敌人弱点的不对称优势,以‘变劣势为优势’。”

布林肯指出,“中国是唯一一个既有重塑国际秩序的意图,又有越来越多的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力量来实现它的国家。”

文章认为,在华盛顿和北京在可能的军事冲突之前为获取优势而进行的行动中,布林肯的讲话是这一行动的最新迹象,即使两者目前的竞争依然在经济而非军事领域。上个月,中国官员取得了一项重大成功,与所罗门群岛(二战期间瓜达尔卡纳尔岛的主要战役发生在这里)达成了一项安全安排,最终可能使中国军队威胁到连接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关键供应线。

同时,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正在对所罗门群岛和其他太平洋岛国进行为期两周的访问,有关报道说是为了寻求“传统和非传统的安全”安排,但是这可能会使澳大利亚孤立于邻国和其他主要民主盟友。

正如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内塞(Anthony Albanese)本周所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澳大利亚一直是这个地区的首选安全伙伴。(但是)中国正在寻求增加其在这个地区的影响力”。

而另一位太平洋岛国领导人也认为,中国的外交活动提高了与美国发生战争的风险。

本周,密克罗尼西亚联邦(Federated States of Micronesia)总统大卫·帕努埃洛(David Panuelo)给太平洋地区的其他领导人写信说,“然而,中国控制我们的通信基础设施、我们的海洋领土和其中的资源以及我们的安全空间,除了对我们主权的影响外,其实际影响是,它增加了中国与澳大利亚、日本、美国和新西兰发生军事冲突的机会。”

因此,面临不对称优势,布林肯敦促国会授权“对研究和创新进行历史性投资,包括在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和量子计算等领域”。阻止中国在这些高科技领域的主导地位,并使西方盟国获得所需的经济增长,以吸引那些可能被中国伙伴关系吸引的国家。

针对中国入侵台湾的威胁,布林肯说:“我们将继续秉持我们在《台湾关系法》中的承诺,协助台湾保持足够的自卫能力,并保持我们的能力,抵制任何危害台湾安全、社会、经济制度的诉诸武力,或其他形式的胁迫”。

责编:彩虹

新闻来源

US and allies seek ‘asymmetric’ power to beat China’s People’s Liberation Ar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