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歸檔日期 05/17/22 第 1 頁,共 13 頁

哥倫比亞特區
美國地區法院

美利堅合眾國 )
司法部長 )
) 民事訴訟案 第 22-1372 號
)
原告方, )
)
對 )
)
史蒂夫·A·永利 )
)
被告方。 )

申報令與禁止令起訴書

美利堅合眾國司法部長,由並通過以下簽名的律師,提起本民事訴訟,要求實施申報令和禁止令,並作出如下主張:

引言

  1. 本司法禁令訴訟是根據 1938 年《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經修訂的, 22 U.S.C. §§ 611-621(以下簡稱「FARA」或「法案」)提起的,根據 22 U.S.C.§ 618(f),強製被告史蒂夫·A·永利(Stephen A. Wynn)按照 22 U.S.C. § 612(a)-(b) 的要求,向司法部長提交真實完整的登記聲明及其補充材料。被告有義務提交這些材料,是基於他作為兩名外國委托人的代理人行事的事實,這兩個外國委托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PRC」)原公安部副部長孫立軍(「孫」)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本身。
    1. 具體而言,應孫的請求,被告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向美國前總統唐納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及其政府(「特朗普政府」)轉達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將一名在美國尋求政治庇護的中共國公民驅逐出境的請求。至少從 2017 年 6 月,到至少

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歸檔日期 05/17/22 第 2 頁,共 13 頁

2017年8月,被告人一直在這樣做,這是在作為外國委托人孫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理人在美國從事政治活動。

  3. 因此,根據 FARA,被告有義務向司法部長登記。22 U.S.C. § 612(a)。

  4. 然而,在美國司法部於 2018 年 5 月 16 日、2021 年 10 月 27 日和 2022 年 4 月 13 日的信函中三次告知被告該義務後,被告拒絕登記。由於他未提交申報構成了對 FARA 的持續違法行為,且鑒於在沒有法院訴訟的情況下這種違法行為可能會繼續下去,因此需要下達永久禁止令。

司法管轄權和受理法院

  5. 根據 28 U.S.C.  §§ 1331 和 1345,以及 22 U.S.C.  § 618(f),本法院對本訴訟事項和本訴訟的所有當事人具有司法管轄權。

  6. 根據 28 U.S.C.  § 1391(b)(2),本地區法院符合標準,因為導致該訴訟的大部分行為或略去的行為是由該司法管轄區內發生的事件引起的。

案件當事人

  7. 原告是美國司法部長。司法部長是美國的首席執法官和美國司法部的負責人,司法部是美國的一個執法機構,並受托執行 FARA。根據他的法定權力,參見 22 U.S.C. § 620,司法部長已頒布法規,將管理和執行該法案的責任委托給負責國家安全的助理司法部長,28 C.F.R.  § 5.1(a)。

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歸檔日期 05/17/22 第 3 頁,共 13 頁

  8. 被告是美國公民、房地產開發商和擁有多家賭場和度假村的商人。2006年,被告在中共國特別行政區澳門開設了三處賭場物業中的第一處。

FARA 的相關法律條款

  9. FARA 的主要目的之一是讓美國公眾了解在美國為外國委托人工作的代理人從事的影響美國政府官員或美國公眾的活動,包括影響美國國內政策或外交政策,或涉及一個外國或一個外國政黨的政治利益、公共利益、政策或關系。外國委托人的美國代理人必須向司法部長註冊,並在註冊文件中披露其代理關系和代表其各自外國委托人在美國開展的各種活動。22 U.S.C. § 612(a)。

  10. 根據 FARA,「外國委托人」一詞包括「一個外國的政府」和「美國以外的一個人」,但此處不適用的情況除外。22 U.S.C. § 611(b)(1)-(2)。

  11. FARA 的「代理」的確定是一個包含兩部分的調查,要同時考慮 (1) 代理人與外國委托人之間的關系以及 (2) 代理人為委托人的利益而進行的活動。FARA 中的代理關系包括代理人與外國委托人之間通過一個中介存在的間接關系。22 U.S.C. § 611(c)(1)。

  12. 與本案相關的,FARA 下的「一個外國委托人的代理人」一詞是指:

任何作為代理人、代表、雇員或受雇人行事的人,或以任何其他身份行事的任何人,應外國委托人的命令、請求或指示行動,或應任何其活動全部或大部由外國委托人直接或間接監督、指導、控製、或由外國委托人直接或通過任何其他人全部或部分資助或補貼的個人的命令、請求或指示行動…

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歸檔日期 05/17/22 第 4 頁,共 13 頁

在美國境內為該外國委托人或為其利益從事政治活動[或] 在美國境內在美國政府的任何機構或官員面前代表該外國委托人的利益。

22 U.S.C. § 611(c)(1)(i), (iv) (重點添加)

  13. FARA 將「政治活動」一詞定義為「參與人認為將可以,或打算以任何方式影響美國政府的任何機構或官員或美國境內任何公共部門的任何活動,涉及製定、采用或改變美國的國內或外交政策,或涉及外國政府或外國政黨的政治利益或公共利益、政策或關系。」 22 U.S.C. § 611(o)。

  14. FARA 不限製其登記人的言論或政治活動,只要他們披露與外國委托人的關系並遵守該法的記錄保存和其他要求,他們就可以自由傳播他們希望傳達的任何信息。

  15. 根據 FARA,有登記義務的個人或實體有持續的登記義務,即使 FARA 要求登記的行為已經停止。22 U.S.C. §§ 612(a), 618(e).。代理關系的終止並不免除代理人提交登記聲明的義務。Id. § 612(a)。

事實主張

  16. 約在 2017 年 5 月,在由外國人劉特佐協調的一次會議上,孫要求商人、共和黨全國委員會 (「RNC」) 前財務主席艾略特·布羅伊迪( Elliot Broidy)、嘻哈藝術家普拉卡茲雷爾·米歇爾( Prakazrel Michel) 和商人妮基·拉姆·戴維斯( Nickie Lum Davis)遊說時任總統川普和川普政府,轉達中共國要求取消一名中共國商人的簽證或以其他方式將其從美國驅逐的請求,

案例 1:22-cv-01372 文件 1 歸檔日期 05/17/22 第 5 頁,共 13 頁

該人於 2014 年離開中共國,後來被中共國指控犯有腐敗罪,並在美國尋求政治庇護(以下簡稱「中共國公民」)。

  17. 約在 2017 年 6 月,布羅伊迪代表孫在遊說活動中獲得了被告的幫助。 被告於 2017 年 1 月至 2018 年 1 月擔任 RNC 財務主席,並通過該工作結識了布羅伊迪。布羅伊迪認為,被告的 RNC 經驗,加上被告在中共國的商業往來以及與時任總統川普的友誼,將有助於接觸川普政府官員。

  18. 布羅伊迪告訴被告,該中共國公民是躲藏在美國的中共國通緝犯,中共國要逮捕他,他的簽證即將到期。布羅伊迪告知被告,布羅伊迪從中共國公安部的孫處得到此信息,並且孫請求被告幫助提請川普政府註意該問題。

  19. 布羅伊迪向被告提供了該中共國公民的護照照片、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緝令以及有關該中共國公民的各種新聞文章的鏈接。

  20. 2017 年 6 月或前後,孫與被告通電話,請求被告協助尋求遣返該中共國公民。被告同意向當時的川普總統和川普政府官員提出此事。被告先前與該中共國公民或在他的遣返中的獨立利益沒有任何關系。

  21. 同樣在 2017 年 6 月或前後,孫通過布羅伊迪尋求被告的協助,將這名中共國公民列入禁飛名單並拒絕其新的簽證申請。

a. 布羅伊迪在 2017 年 6 月 27 日給被告妻子的短信中指出,該中共國公民的簽證將於 2017 年 6 月 30 日到期,並堅稱「它

案例 1:22-cv-01372 文件 1 歸檔日期 05/17/22 第 6 頁,共 13 頁

至關重要的是[原文],他的新簽證申請他[原文]立即拒絕」,並堅持將該中共國公民列入禁飛名單。

b. 被告的妻子代表被告接收和發送短信,包括上述短信和本訴狀中討論的其他信息。被告人的妻子將收到的短信內容告知被告人,並在被告人的指示下向布羅伊迪及其他人發送短信。

c. 布羅伊迪於 2017 年 6 月 27 日通過被告的妻子向被告發送了第二條信息,稱

習近平在海湖莊園向川普總統提到,他希望[該中共國公民]被遣返。[孫]副部長會見了我,就[該中共國公民]一事尋求幫助。副部長告訴我,這是習近平主席的頭等大事。他承諾將遣返部分被中共國扣為人質的美國公民,並將接受大量中共國非法移民遣返回中共國。最後,他提出在朝鮮問題上給予新的幫助。

  22. 2017 年 6 月 27 日左右,在華盛頓特區與時任總統川普和其他政府官員共進晚餐期間,被告向當時的川普總統轉達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將該中共國公民從美國驅逐出境的願望,並提供了該中共國公民的護照照片給當時的川普總統的秘書。

a. 晚餐結束後,布羅伊迪通過短信(通過被告人的妻子)通知被告人,孫「非常高興,並表示習近平主席感謝[被告人的]幫助」。

b. 次日,2017 年 6 月 28 日左右,布羅伊迪通過短信向被告人(通過被告人的妻子)詢問了該中共國公民的簽證狀況以及他是否已被列入禁飛名單。布羅伊迪的消息補充說

案例 1:22-cv-01372 文件 1 歸檔日期 05/17/22 第 7 頁,共 13 頁

「[孫] 說他們感謝你的幫助。」 作為回應,被告(通過被告的妻子)給布羅伊迪發短信說:「這事已經到了國務院和國防部的最高級別官員。他們正在為此努力。」

  23. 從大約 2017 年 6 月到至少 2017 年 8 月,被告與孫進行了多次電話通話。

a. 在這些電話中,被告通過拉姆·戴維斯(Lum Davis)與孫聯系,討論是通過一名翻譯進行的。

b.在這些電話中,被告認為拉姆·戴維斯是孫的助手。

c. 被告與孫進行了至少 8 次通話。通話時間長短不一,但平均持續約 30 分鐘。

d. 在這些討論中,孫描述了該中共國公民,並表示該中共國公民的簽證不得續簽,對中共國非常重要。孫還表示,他將感謝被告的幫助。

e. 被告在多次電話中向孫提到了他在澳門的商業利益。

  24. 2017 年 7 月 26 日左右,被告人的妻子給布羅伊迪發短信要求布羅伊迪再次向她發送有關該中共國公民的文件。

  25. 約在 2017 年 7 月至 2017 年 8 月期間,被告試圖組織與國家安全委員會(「NSC」)和白宮高級官員的會議。 

案例 1:22-cv-01372 文件 1 歸檔日期 05/17/22 第 8 頁,共 13 頁

a. 在 2017 年 7 月下旬和 2017 年 8 月前後,被告就這名中共國公民與多名川普政府官員進行了接觸,其中包括兩名前白宮幕僚長和兩名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官員。

b. 被告在 2017 年 6 月和 7 月期間多次就這名中共國公民與白宮幕僚長聯系,並要求與時任總統川普會面討論此事。

c.在 2017 年 7 月下旬與白宮幕僚長和兩名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官員的會晤中,被告表示中共國官員已與他聯系並告知他,「他們非常有興趣」讓該中共國公民盡快返回中共國。

d. 2017 年 8 月左右,被告多次親自造訪白宮,與當時的總統川普舉行了似乎是計劃外的多次會晤。其中一些討論,包括 2017 年 8 月 25 日的一次會見,涉及了這位中共國公民。

e. 2017 年 8 月下旬,布羅伊迪帶著被告和被告的妻子乘坐屬於布羅伊迪和他妻子的遊艇在意大利海岸附近旅行。2017 年 8 月 19 日,布羅伊迪和被告在遊艇上致電時任總統川普。在那次通話中,被告向當時的川普總統詢問了該中共國公民的情況,當時的川普總統回應說他會關註此事。

  26. 驅逐該中共國公民的嘗試最終沒有成功。

  27. 孫繼續與被告聯系,直到大約 2017 年 10 月,此時被告通知孫,他已讓美國政府官員知曉該請求,而被告無法提供更多協助了,且孫應該

案例 1:22-cv-01372 文件 1 歸檔日期 05/17/22 第 9 頁,共 13 頁

停止聯系他。被告希望優雅地退出,維護其在中共國的商業利益,並避免冒犯任何人。

  28. 被告的行為是出於保護其在中共國的商業利益的願望。在一條未註明日期的短信中,被告告訴拉姆·戴維斯建議一名中共國官員讓中共國駐華盛頓大使直接聯系兩名國家安全委員會高級官員。被告在短息中寫道,他已經與這兩個人進行了交談,並得到了確認:「白宮各方對這個問題的發生時間和所涉及的相關美國程序法非常敏感。」 被告接著表示

在這一點上,作為一個普通公民,我相信我已經用盡了我的全部能量。 如果您將來遇到了這方面的任何其他問題,我當然將會很樂意提供幫助。我仍然感謝有幸成為澳門和中共國商界的一部分。

  29. 根據公開報道,2016 年,在上述事實發生前不久,澳門政府限製了被告的賭場可以經營的賭臺和賭博機的數量。[見1] 同樣根據公開報道,在上述事實發生後,被告計劃於 2019 年就澳門賭場經營執照問題重新談判。[見2]

—————————-
1 見詹姆斯·迪塔(James Detar),「永利度假村因澳門限製新賭場的賭桌而倒閉」,《投資家商業日報》(2016 年 8 月 12 日)。

  2 見利內特·洛佩茲(Linette Lopez),「現在很清楚中國將如何利用史蒂夫·永利的弱點」,《商業內幕》(2018 年 1 月 29 日)。

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歸檔日期 05/17/22 第 10 頁,共 13 頁

法律主張

I. 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孫立軍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是 FARA 定義的外國委托人

  30. 作為上述時間段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副部長,據信其居住在中共國,孫是 FARA 所指的外國委托人。22 USC  § 611(b)(2)。

  31.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 FARA 所指的外國委托人,因為它構成一個外國政府。22 USC  § 611(b)(1)。

II. 被告人是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孫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理人

  32. 孫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要求被告協助遊說美國政府,包括當時的川普總統和川普政府,要求將這位中共國公民驅逐。

  33. 布羅伊迪代表孫也要求被告協助遊說美國政府,包括當時的川普總統和川普政府,要求將該中共國公民驅逐。

  34. 因此,當被告代表孫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參與政治活動時,他是作為他們的代理人在行事。22 USC  § 611(c)(1)。

III. 被告有義務根據 FARA 進行登記,因為他應當時的孫副部長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要求從事了政治活動

  35. 被告有義務根據 FARA 進行登記,因為通過與時任總統川普和川普政府的溝通和對他們的遊說,他參與了政治活動,試圖影響美國政府官員,「涉及製定、采用、 或改變美國的國內或外交政策,

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歸檔日期 05/17/22 第 11 頁,共 13 頁

或涉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或公共利益、政策或關系」,這是為了或符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利益。22 USC § 611(o)。

  36. 被告遊說了川普政府中的多人,包括至少在三個不同的場合遊說當時的川普總統,要求將這名中共國公民驅逐,他是在至少一名中華人民共和國官員,孫,的要求下這樣做的。因此,他擔任了 FARA 定義的外國委托人的代理人。22 USC  § 611(c)(1)(i)。

IV. 被告未能根據 FARA 進行登記

  37. 在日期為 2018 年 5 月 16 日的信函中,美國司法部(「司法部」)告知被告他有義務根據 FARA 登記為孫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理人,並給了他 30 天時間使登記生效。被告通過律師向司法部發送了一封日期為 2018 年 6 月 8 日的信函,對司法部的分析提出異議,並要求司法部重新考慮它的決定。司法部在日期為 2021 年 10 月 27 日的信函中告知被告,對此事的進一步調查使司法部更加確信,他仍然有義務根據 FARA 進行登記。被告通過律師在日期為 2021 年 12 月 10 日的信函中作出了回應。在 2022 年 4 月 13 日的信函中,司法部重申了其結論,即被告有義務進行登記,並給予被告三十天的時間這樣做。

  38. 迄今為止,被告人仍未按要求進行登記。

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歸檔日期 05/17/22 第 12 頁,共 13 頁

     

罪名 I

(違反 22 U.S.C. § 612(a))

  39. 原告再次主張,並融合引用本訴狀第 1 至 38 段中的主張內容,在此充分闡述如下。

  40. 根據 22 U.S.C. § 611(c)(1), 由於上述行為,被告充當了兩名外國委托人的代理人,即,他應孫的要求並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遊說美國政府將這位中共國國民驅逐出境。

  41. 根據 22 U.S.C. § 612(a),由於上述行為,被告有義務登記為外國委托人的代理人。司法部已多次將這一義務告知被告,但他拒絕登記。

  42. 根據 22 U.S.C.  § 618(f),原告有法定權力要求被告根據 FARA 登記為外國委托人的代理人,並由此,按照 22 U.S.C.  § 612(a)-(b) 的要求提交真實完整的註冊聲明及其任何補充材料。

請求判決事項

因此,原告,美利堅合眾國司法部長,恭請本法院作出如下判決:

a. 宣告性判決,聲明被告有義務依照 22 U.S.C. § 612(a) 進行登記,登記其代表外國委托人孫力軍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實施的行為;

b. 一項永久禁止令,根據《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第 2(a) 和 2(b) 條(22 U.S.C. § 612(a)-(b))的要求,要求被告提交真實和完整的登記聲明及其補充材料;

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歸檔日期 05/17/22 第 13 頁,共 13 頁

c. 為充分執行針對被告的禁止令所必需的任何及所有其他判決; 和
d. 法院認為公正和適當的此類其他和進一步的

日期:2022 年 5 月 17 日
恭敬提交,
馬修·G·奧爾森(MATTHEW G. OLSEN )
助理司法部長
國家安全司
美國司法部
詹妮弗·肯尼迪·蓋莉(JENNIFER KENNEDY GELLIE )
FARA 股長
國家安全司
美國司法部
內森·M·斯文頓(Nathan M. Swinton)
出庭律師
美國司法部
國家安全司
反情報和出口管製科
950 Pennsylvania Ave NW, Room 7700D
Washington, D.C. 20530
電話:(202) 353-0267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原文鏈接:
https://www.justice.gov/opa/press-release/file/1506786/download

翻譯:Nick | 校對:JS709 |編輯&發布:閃電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