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归档日期 05/17/22 第 1 页,共 13 页

哥伦比亚特区
美国地区法院

美利坚合众国                                )
司法部长                                       
                                                    )     民事诉讼案 第 22-137
         )
原告方,       )
对                            )
)                        
史蒂夫·A·永利                              )

被告方。                                      )

申报令与禁止令起诉书

美利坚合众国司法部长,由并通过以下签名的律师,提起本民事诉讼,要求实施申报令和禁止令,并作出如下主张:

引言

  1. 本司法禁令诉讼是根据 1938 年《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经修订的, 22 U.S.C.  §§ 611-621(以下简称“FARA”或“法案”)提起的,根据 22 U.S.C.§ 618(f),强制被告史蒂夫·A·永利(Stephen A. Wynn)按照 22 U.S.C.  § 612(a)-(b) 的要求,向司法部长提交真实完整的登记声明及其补充材料。被告有义务提交这些材料,是基于他作为两名外国委托人的代理人行事的事实,这两个外国委托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PRC”)原公安部副部长孙立军(“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本身。

      2. 具体而言,应孙的请求,被告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向美国前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及其政府(“特朗普政府”)转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一名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的中共国公民驱逐出境的请求。至少从 2017 年 6 月,到至少

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归档日期 05/17/22 第 2 页,共 13 页

2017年8月,被告人一直在这样做,这是在作为外国委托人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理人在美国从事政治活动。

      3. 因此,根据 FARA,被告有义务向司法部长登记。22 U.S.C. § 612(a)。

      4. 然而,在美国司法部于 2018 年 5 月 16 日、2021 年 10 月 27 日和 2022 年 4 月 13 日的信函中三次告知被告该义务后,被告拒绝登记。由于他未提交申报构成了对 FARA 的持续违法行为,且鉴于在没有法院诉讼的情况下这种违法行为可能会继续下去,因此需要下达永久禁止令。

司法管辖权和受理法院

   5. 根据 28 U.S.C.  §§ 1331 和 1345,以及 22 U.S.C.  § 618(f),本法院对本诉讼事项和本诉讼的所有当事人具有司法管辖权。

      6. 根据 28 U.S.C.  § 1391(b)(2),本地区法院符合标准,因为导致该诉讼的大部分行为或略去的行为是由该司法管辖区内发生的事件引起的。

案件当事人

7. 原告是美国司法部长。司法部长是美国的首席执法官和美国司法部的负责人,司法部是美国的一个执法机构,并受托执行 FARA。根据他的法定权力,参见 22 U.S.C. § 620,司法部长已颁布法规,将管理和执行该法案的责任委托给负责国家安全的助理司法部长,28 C.F.R.  § 5.1(a)。

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归档日期 05/17/22 第 3 页,共 13 页

   8. 被告是美国公民、房地产开发商和拥有多家赌场和度假村的商人。2006年,被告在中共国特别行政区澳门开设了三处赌场物业中的第一处。

FARA 的相关法律条款

  9. FARA 的主要目的之一是让美国公众了解在美国为外国委托人工作的代理人从事的影响美国政府官员或美国公众的活动,包括影响美国国内政策或外交政策,或涉及一个外国或一个外国政党的政治利益、公共利益、政策或关系。外国委托人的美国代理人必须向司法部长注册,并在注册文件中披露其代理关系和代表其各自外国委托人在美国开展的各种活动。22 U.S.C. § 612(a)。

      10. 根据 FARA,“外国委托人”一词包括“一个外国的政府”和“美国以外的一个人”,但此处不适用的情况除外。22 U.S.C. § 611(b)(1)-(2)。

   11. FARA 的“代理”的确定是一个包含两部分的调查,要同时考虑 (1) 代理人与外国委托人之间的关系以及 (2) 代理人为委托人的利益而进行的活动。FARA 中的代理关系包括代理人与外国委托人之间通过一个中介存在的间接关系。22 U.S.C. § 611(c)(1)。

      12. 与本案相关的,FARA 下的“一个外国委托人的代理人”一词是指:

任何作为代理人、代表、雇员或受雇人行事的人,或以任何其他身份行事的任何人,应外国委托人的命令、请求或指示行动,或应任何其活动全部或大部由外国委托人直接或间接监督、指导、控制、或由外国委托人直接或通过任何其他人全部或部分资助或补贴的个人的命令、请求或指示行动…

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归档日期 05/17/22 第 4 页,共 13 页

在美国境内为该外国委托人或为其利益从事政治活动[或] 在美国境内在美国政府的任何机构或官员面前代表该外国委托人的利益。

22 U.S.C. § 611(c)(1)(i), (iv) (重点添加)

      13. FARA 将“政治活动”一词定义为“参与人认为将可以,或打算以任何方式影响美国政府的任何机构或官员或美国境内任何公共部门的任何活动,涉及制定、采用或改变美国的国内或外交政策,或涉及外国政府或外国政党的政治利益或公共利益、政策或关系。” 22 U.S.C. § 611(o)。

      14. FARA 不限制其登记人的言论或政治活动,只要他们披露与外国委托人的关系并遵守该法的记录保存和其他要求,他们就可以自由传播他们希望传达的任何信息。

      15. 根据 FARA,有登记义务的个人或实体有持续的登记义务,即使 FARA 要求登记的行为已经停止。22 U.S.C. §§ 612(a), 618(e).。代理关系的终止并不免除代理人提交登记声明的义务。Id. § 612(a)。

事实主张

  16. 约在 2017 年 5 月,在由外国人刘特佐协调的一次会议上,孙要求商人、共和党全国委员会 (“RNC”) 前财务主席艾略特·布罗伊迪( Elliot Broidy)、嘻哈艺术家普拉卡兹雷尔·米歇尔( Prakazrel Michel) 和商人妮基·拉姆·戴维斯( Nickie Lum Davis)游说时任总统川普和川普政府,转达中共国要求取消一名中共国商人的签证或以其他方式将其从美国驱逐的请求,

案例 1:22-cv-01372 文件 1 归档日期 05/17/22 第 5 页,共 13 页

该人于 2014 年离开中共国,后来被中共国指控犯有腐败罪,并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以下简称“中共国公民”)。

      17. 约在 2017 年 6 月,布罗伊迪代表孙在游说活动中获得了被告的帮助。 被告于 2017 年 1 月至 2018 年 1 月担任 RNC 财务主席,并通过该工作结识了布罗伊迪。布罗伊迪认为,被告的 RNC 经验,加上被告在中共国的商业往来以及与时任总统川普的友谊,将有助于接触川普政府官员。

      18. 布罗伊迪告诉被告,该中共国公民是躲藏在美国的中共国通缉犯,中共国要逮捕他,他的签证即将到期。布罗伊迪告知被告,布罗伊迪从中共国公安部的孙处得到此信息,并且孙请求被告帮助提请川普政府注意该问题。

      19. 布罗伊迪向被告提供了该中共国公民的护照照片、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以及有关该中共国公民的各种新闻文章的链接。

      20. 2017 年 6 月或前后,孙与被告通电话,请求被告协助寻求遣返该中共国公民。被告同意向当时的川普总统和川普政府官员提出此事。被告先前与该中共国公民或在他的遣返中的独立利益没有任何关系。

      21. 同样在 2017 年 6 月或前后,孙通过布罗伊迪寻求被告的协助,将这名中共国公民列入禁飞名单并拒绝其新的签证申请。

a. 布罗伊迪在 2017 年 6 月 27 日给被告妻子的短信中指出,该中共国公民的签证将于 2017 年 6 月 30 日到期,并坚称“它

案例 1:22-cv-01372 文件 1 归档日期 05/17/22 第 6 页,共 13 页

至关重要的是[原文],他的新签证申请他[原文]立即拒绝”,并坚持将该中共国公民列入禁飞名单。

b. 被告的妻子代表被告接收和发送短信,包括上述短信和本诉状中讨论的其他信息。被告人的妻子将收到的短信内容告知被告人,并在被告人的指示下向布罗伊迪及其他人发送短信。

c. 布罗伊迪于 2017 年 6 月 27 日通过被告的妻子向被告发送了第二条信息,称

习近平在海湖庄园向川普总统提到,他希望[该中共国公民]被遣返。[孙]副部长会见了我,就[该中共国公民]一事寻求帮助。副部长告诉我,这是习近平主席的头等大事。他承诺将遣返部分被中共国扣为人质的美国公民,并将接受大量中共国非法移民遣返回中共国。最后,他提出在朝鲜问题上给予新的帮助。

      22. 2017 年 6 月 27 日左右,在华盛顿特区与时任总统川普和其他政府官员共进晚餐期间,被告向当时的川普总统转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将该中共国公民从美国驱逐出境的愿望,并提供了该中共国公民的护照照片给当时的川普总统的秘书。

a. 晚餐结束后,布罗伊迪通过短信(通过被告人的妻子)通知被告人,孙“非常高兴,并表示习近平主席感谢[被告人的]帮助”。

b. 次日,2017 年 6 月 28 日左右,布罗伊迪通过短信向被告人(通过被告人的妻子)询问了该中共国公民的签证状况以及他是否已被列入禁飞名单。布罗伊迪的消息补充说

案例 1:22-cv-01372 文件 1 归档日期 05/17/22 第 7 页,共 13 页

“[孙] 说他们感谢你的帮助。” 作为回应,被告(通过被告的妻子)给布罗伊迪发短信说:“这事已经到了国务院和国防部的最高级别官员。他们正在为此努力。”

      23. 从大约 2017 年 6 月到至少 2017 年 8 月,被告与孙进行了多次电话通话。

a. 在这些电话中,被告通过拉姆·戴维斯(Lum Davis)与孙联系,讨论是通过一名翻译进行的。

b.在这些电话中,被告认为拉姆·戴维斯是孙的助手。

c. 被告与孙进行了至少 8 次通话。通话时间长短不一,但平均持续约 30 分钟。

d. 在这些讨论中,孙描述了该中共国公民,并表示该中共国公民的签证不得续签,对中共国非常重要。孙还表示,他将感谢被告的帮助。

e. 被告在多次电话中向孙提到了他在澳门的商业利益。

      24. 2017 年 7 月 26 日左右,被告人的妻子给布罗伊迪发短信要求布罗伊迪再次向她发送有关该中共国公民的文件。

      25. 约在 2017 年 7 月至 2017 年 8 月期间,被告试图组织与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和白宫高级官员的会议。

案例 1:22-cv-01372 文件 1 归档日期 05/17/22 第 8 页,共 13 页

a. 在 2017 年 7 月下旬和 2017 年 8 月前后,被告就这名中共国公民与多名川普政府官员进行了接触,其中包括两名前白宫幕僚长和两名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官员。

b. 被告在 2017 年 6 月和 7 月期间多次就这名中共国公民与白宫幕僚长联系,并要求与时任总统川普会面讨论此事。

c.在 2017 年 7 月下旬与白宫幕僚长和两名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官员的会晤中,被告表示中共国官员已与他联系并告知他,“他们非常有兴趣”让该中共国公民尽快返回中共国。

d. 2017 年 8 月左右,被告多次亲自造访白宫,与当时的总统川普举行了似乎是计划外的多次会晤。其中一些讨论,包括 2017 年 8 月 25 日的一次会见,涉及了这位中共国公民。

e. 2017 年 8 月下旬,布罗伊迪带着被告和被告的妻子乘坐属于布罗伊迪和他妻子的游艇在意大利海岸附近旅行。2017 年 8 月 19 日,布罗伊迪和被告在游艇上致电时任总统川普。在那次通话中,被告向当时的川普总统询问了该中共国公民的情况,当时的川普总统回应说他会关注此事。

      26. 驱逐该中共国公民的尝试最终没有成功。

      27. 孙继续与被告联系,直到大约 2017 年 10 月,此时被告通知孙,他已让美国政府官员知晓该请求,而被告无法提供更多协助了,且孙应该

案例 1:22-cv-01372 文件 1 归档日期 05/17/22 第 9 页,共 13 页

停止联系他。被告希望优雅地退出,维护其在中共国的商业利益,并避免冒犯任何人。

      28. 被告的行为是出于保护其在中共国的商业利益的愿望。在一条未注明日期的短信中,被告告诉拉姆·戴维斯建议一名中共国官员让中共国驻华盛顿大使直接联系两名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官员。被告在短息中写道,他已经与这两个人进行了交谈,并得到了确认:“白宫各方对这个问题的发生时间和所涉及的相关美国程序法非常敏感。” 被告接着表示

在这一点上,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我相信我已经用尽了我的全部能量。 如果您将来遇到了这方面的任何其他问题,我当然将会很乐意提供帮助。我仍然感谢有幸成为澳门和中共国商界的一部分。

      29. 根据公开报道,2016 年,在上述事实发生前不久,澳门政府限制了被告的赌场可以经营的赌台和赌博机的数量。[见1] 同样根据公开报道,在上述事实发生后,被告计划于 2019 年就澳门赌场经营执照问题重新谈判。[见2]

—————————-

      1 见詹姆斯·迪塔(James Detar),“永利度假村因澳门限制新赌场的赌桌而倒闭”,《投资家商业日报》(2016 年 8 月 12 日)。

      2 见利内特·洛佩兹(Linette Lopez),“现在很清楚中国将如何利用史蒂夫·永利的弱点”,《商业内幕》(2018 年 1 月 29 日)。

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归档日期 05/17/22 第 10 页,共 13 页

法律主张

 I.   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孙立军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是 FARA 定义的外国委托人

  30. 作为上述时间段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副部长,据信其居住在中共国,孙是 FARA 所指的外国委托人。22 USC  § 611(b)(2)。

      31.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 FARA 所指的外国委托人,因为它构成一个外国政府。22 USC  § 611(b)(1)。

II.   被告人是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理人

      32. 孙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要求被告协助游说美国政府,包括当时的川普总统和川普政府,要求将这位中共国公民驱逐。

      33. 布罗伊迪代表孙也要求被告协助游说美国政府,包括当时的川普总统和川普政府,要求将该中共国公民驱逐。

      34. 因此,当被告代表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参与政治活动时,他是作为他们的代理人在行事。22 USC  § 611(c)(1)。

III.   被告有义务根据 FARA 进行登记,因为他应当时的孙副部长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要求从事了政治活动

   35. 被告有义务根据 FARA 进行登记,因为通过与时任总统川普和川普政府的沟通和对他们的游说,他参与了政治活动,试图影响美国政府官员,“涉及制定、采用、 或改变美国的国内或外交政策,

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归档日期 05/17/22 第 11 页,共 13 页

或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或公共利益、政策或关系”,这是为了或符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利益。22 USC  § 611(o)。

      36. 被告游说了川普政府中的多人,包括至少在三个不同的场合游说当时的川普总统,要求将这名中共国公民驱逐,他是在至少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官员,孙,的要求下这样做的。因此,他担任了 FARA 定义的外国委托人的代理人。22 USC  § 611(c)(1)(i)。

IV. 被告未能根据 FARA 进行登记

      37. 在日期为 2018 年 5 月 16 日的信函中,美国司法部(“司法部”)告知被告他有义务根据 FARA 登记为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理人,并给了他 30 天时间使登记生效。被告通过律师向司法部发送了一封日期为 2018 年 6 月 8 日的信函,对司法部的分析提出异议,并要求司法部重新考虑它的决定。司法部在日期为 2021 年 10 月 27 日的信函中告知被告,对此事的进一步调查使司法部更加确信,他仍然有义务根据 FARA 进行登记。被告通过律师在日期为 2021 年 12 月 10 日的信函中作出了回应。在 2022 年 4 月 13 日的信函中,司法部重申了其结论,即被告有义务进行登记,并给予被告三十天的时间这样做。

      38. 迄今为止,被告人仍未按要求进行登记。

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归档日期 05/17/22 第 12 页,共 13 页

罪名 I

 (违反 22 U.S.C. § 612(a))

      39. 原告再次主张,并融合引用本诉状第 1 至 38 段中的主张内容,在此充分阐述如下。

      40. 根据 22 U.S.C. § 611(c)(1), 由于上述行为,被告充当了两名外国委托人的代理人,即,他应孙的要求并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游说美国政府将这位中共国国民驱逐出境。

      41. 根据 22 U.S.C. § 612(a),由于上述行为,被告有义务登记为外国委托人的代理人。司法部已多次将这一义务告知被告,但他拒绝登记。

      42. 根据 22 U.S.C.  § 618(f),原告有法定权力要求被告根据 FARA 登记为外国委托人的代理人,并由此,按照 22 U.S.C.  § 612(a)-(b) 的要求提交真实完整的注册声明及其任何补充材料。

请求判决事项

因此,原告,美利坚合众国司法部长,恭请本法院作出如下判决:

a. 宣告性判决,声明被告有义务依照 22 U.S.C.  § 612(a) 进行登记,登记其代表外国委托人孙力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实施的行为;

b. 一项永久禁止令,根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第 2(a) 和 2(b) 条(22 U.S.C. § 612(a)-(b))的要求,要求被告提交真实和完整的登记声明及其补充材料;

案件 1:22-cv-01372 文件 1 归档日期 05/17/22 第 13 页,共 13 页

c. 为充分执行针对被告的禁止令所必需的任何及所有其他判决; 和

d. 法院认为公正和适当的此类其他和进一步的判决。

日期:2022 年 5 月 17

恭敬提交,
马修·G·奥尔森(MATTHEW G. OLSEN )
助理司法部长
国家安全司
美国司法部
詹妮弗·肯尼迪·盖莉(JENNIFER KENNEDY GELLIE )
FARA 股长
国家安全司
美国司法部
内森·M·斯文顿(Nathan M. Swinton)
出庭律师
美国司法部
国家安全司
反情报和出口管制科
950 Pennsylvania Ave NW, Room 7700D
Washington, D.C. 20530
电话:(202) 353-026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原文链接:https://www.justice.gov/opa/press-release/file/1506786/download

翻译:Nick | 校对:JS709 |编辑&发布:闪电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