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 – 視頻組

我的兒子和我同時檢測出COVID陽性。我決定呆在家裏,在女兒照顧下康復。在最初的一周左右,我感覺尚好。可突然間我感覺極度疲憊,甚至無法擡起手臂。這真是太可怕了。

我很久之前就聽說了新冠的早期的治療方案。我知道很多人都成功地使用了這種治療方法。然而,我知道對於全加拿大的各類醫生,由於醫師協會的強行壓製,所以這種治療方法根本不可能得到。幸運的是,我認識一個加拿大COVID護理聯盟內部的人。所以我才能給他們發送電子郵件,這也是為什麽我能與伯恩斯坦醫生(Dr. Bernstein)聯系上。

根據她的年齡,她屬於高危人群。她給我們打電話是因為她有癥狀。我對她進行了評估,由於她居住在BC省,在那裏你不能開伊維菌素(ivermectin)的處方,伊維菌素在BC省和阿爾伯塔省是被禁止的。因此,我們能開的替代品是硝唑尼特(Nitazoxanide),這也是前線 COVID-19 重癥監護聯盟(FLCCC)的治療方案。我還為她開了強的松(Prednisone),同樣作為一種抗生素,它被認為在COVID-19中具有一些潛在的好處。我對開這些藥很緊張,因為它沒有得到任何機構的許可。所以我寫了一份知情同意書,關於這些藥物潛在的好處和風險。說真的,這些藥潛在的副作用很低,而我也知道出現傷害的風險特別低。所以對我的病人來說,我沒有任何理由不嘗試像這樣的療法。

他打電話給我,問我情況如何,我的癥狀是什麽。我們聊了一會兒,然後他說沒問題,他會給我寄一份處方。幸運的是,那時我的女兒及時趕到了,及時拿了處方藥和大量的維生素C,還有很多其他的維生素。她在照顧我這方面做得很好。

這三種藥全都是她所需要的。她很有可能康復,這也許可能需要很多個星期。我所知道的是,她總算得到了治療,她的情況也變得更好了,而且沒有出現任何並發癥。

但可怕的是,當時我不知道我兒子的病有多嚴重。他的情況比我還糟糕,他的血氧含量非常低,他被送進了醫院。一進入醫院,他們就開始給他用了19種藥物,在這19種藥物中,其中8種是靜脈註射藥。

我弟弟向醫院請求使用FLCCC的治療方案。他把相關的資料文件給了他們。第二天我來後,也準備了資料文件和一封信呈給了他的醫生,那裏有很多治療的醫生,他在醫院的時候經歷了六個醫生。所以也真的很難和任何人溝通,因為醫生換得太快了。

他們無視我們,他們故意避開我們。我們一共給他們寫了六封信。

我媽媽寫了一封很長的信,信裏寫道,為什麽不起碼試試?你們說已經用盡了你們所有的辦法,為什麽不試試這個辦法呢?

這真的很搞笑。BC省疾病預防控製中心(CDC)的治療方案竟然寫道,不要使用維生素C或D,但可以使用瑞德西韋(remdesivir)。

盡管瑞德西韋有這麽多的缺點,但它似乎是被指定使用的藥物了。盡管它在降低死亡率方面沒有任何益處,導致一些病人最終不得不使用呼吸機。另外一些外來的藥物,實際上也可能對病人並沒有很大的幫助,其實反而可能造成更大的傷害。

他們給他使用的其他藥物,很多都造成了呼吸困難,比如阿提凡(Ativan)和氫嗎啡酮(Hydromorphone),也就是二氫嗎啡酮(Dilaudid),還有一些藥物寫明不能與鴉片類藥物一起使用,但他們同時也在給他服用鴉片類藥物。所以在第六天,雖然還能正常說話,但他還是被送進了重癥監護室,而且他們不讓我女兒進入他的病房。

他們說正在給他服用細胞毒性藥物,所以我不能進去,但護士們卻整天都在進進出出。然後突然間,當他被用上了呼吸機,並且處於昏迷狀態時,我就被允許進入房間,而細胞毒性藥物的使用並沒有改變。在這過程中我們嘗試了每一步。我們試圖讓他們采用其他方法,而不是他們的傳統方案,而這個傳統方案顯然行之無效。

當他處於昏迷狀態時,他們就允許我們每天去探望。他們在第21天的時候進來,其中一個護士對我們說,他現在沒有希望了。你們希望怎麽做?是想去掉呼吸機,還是想停止心臟藥物?我問道:這有什麽區別?她說,如果我們把呼吸機拿掉,他就會立即死亡。如果你選擇停止使用血壓藥物,他大約還有半小時的時間。於是我說:好吧,半小時,至少我們有時間和他好好告別。

他有六尺三寸高,他是一個英俊的人,動物和孩子們都喜歡他。最痛莫過白發人送黑發人。現在他不在了,如果他還活著,他還會做一些了不起的事情。

現在他們又對救死扶傷的好醫生們下手了。

我的辦公室受到了監管機構–安大略省醫師協會的登門問話,對我在COVID-19大流行病期間行為進行調查。我也出現在《多倫多星報》上的突發新聞中。我認為其目的是,基本上是為了詆悔那些為病人提供這些服務的醫生,那樣做會帶來麻煩。所有我過去一直所做的是,試圖幫助我的病人。僅此而已,而且從來沒有考慮我自己,考慮的只有病人。這中間沒有利益沖突。開出任何這些藥物的處方,我都沒有獲得任何利益。我唯一能得到的東西是,幫助我的病人恢復健康。

看看吧,他救了我的命,但他現在卻無法拯救其他人的生命。這真是個悲劇!那些人正在在阻止他拯救生命。換句話說,他們隨時隨地的任憑人們死去。

對那些在醫院裏負責治療我弟弟的醫生們,真為你們感到羞恥!為你們背叛「希波克拉底誓言」而感到羞恥!因為你們就是那樣做的。你們可恥的在我弟弟無助的情況下背叛了他。他懇請你們的幫助。他只是請求你們嘗試一些完全安全的、可能挽救生命的藥物。而你們卻說了 “不”,你們甚至都不願意嘗試。

我可以看到病人的反應。因此,就我個人所治療的所有病人而言,他們治療的效果如何呢?所有的人都活了下來。在我早期治療過的病人中,沒有一例患者住院。

我只想對艾拉-伯恩斯坦醫生說,謝謝您,並祝福您!同時也對對科裏醫生(Dr. Kory )和馬裏克醫生(Dr. Marik)說,謝謝你們!因為你們救了我媽媽的命。她是在(你們)這裏獲得新生!

撰稿/翻譯/聽寫 – 扬帆视频组
上傳/發稿 – 春雨

素材 – 路仁(家有snow)
聽寫 – 藍色天空
翻譯 – Aima
字幕 – 傑尼龜
校對 – 路仁(家有snow)


更多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的頻道,請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