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加拿大温哥华扬帆农场 – 视频组

我的儿子和我同时检测出COVID阳性。我决定呆在家里,在女儿照顾下康复。在最初的一周左右,我感觉尚好。可突然间我感觉极度疲惫,甚至无法抬起手臂。这真是太可怕了。

我很久之前就听说了新冠的早期的治疗方案。我知道很多人都成功地使用了这种治疗方法。然而,我知道对于全加拿大的各类医生,由于医师协会的强行压制,所以这种治疗方法根本不可能得到。幸运的是,我认识一个加拿大COVID护理联盟内部的人。所以我才能给他们发送电子邮件,这也是为什么我能与伯恩斯坦医生(Dr. Bernstein)联系上。

根据她的年龄,她属于高危人群。她给我们打电话是因为她有症状。我对她进行了评估,由于她居住在BC省,在那里你不能开伊维菌素(ivermectin)的处方,伊维菌素在BC省和阿尔伯塔省是被禁止的。因此,我们能开的替代品是硝唑尼特(Nitazoxanide),这也是前线 COVID-19 重症监护联盟(FLCCC)的治疗方案。我还为她开了强的松(Prednisone),同样作为一种抗生素,它被认为在COVID-19中具有一些潜在的好处。我对开这些药很紧张,因为它没有得到任何机构的许可。所以我写了一份知情同意书,关于这些药物潜在的好处和风险。说真的,这些药潜在的副作用很低,而我也知道出现伤害的风险特别低。所以对我的病人来说,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尝试像这样的疗法。

他打电话给我,问我情况如何,我的症状是什么。我们聊了一会儿,然后他说没问题,他会给我寄一份处方。幸运的是,那时我的女儿及时赶到了,及时拿了处方药和大量的维生素C,还有很多其他的维生素。她在照顾我这方面做得很好。

这三种药全都是她所需要的。她很有可能康复,这也许可能需要很多个星期。我所知道的是,她总算得到了治疗,她的情况也变得更好了,而且没有出现任何并发症。

但可怕的是,当时我不知道我儿子的病有多严重。他的情况比我还糟糕,他的血氧含量非常低,他被送进了医院。一进入医院,他们就开始给他用了19种药物,在这19种药物中,其中8种是静脉注射药。

我弟弟向医院请求使用FLCCC的治疗方案。他把相关的资料文件给了他们。第二天我来后,也准备了资料文件和一封信呈给了他的医生,那里有很多治疗的医生,他在医院的时候经历了六个医生。所以也真的很难和任何人沟通,因为医生换得太快了。

他们无视我们,他们故意避开我们。我们一共给他们写了六封信。

我妈妈写了一封很长的信,信里写道,为什么不起码试试?你们说已经用尽了你们所有的办法,为什么不试试这个办法呢?

这真的很搞笑。BC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治疗方案竟然写道,不要使用维生素C或D,但可以使用瑞德西韦(remdesivir)。

尽管瑞德西韦有这么多的缺点,但它似乎是被指定使用的药物了。尽管它在降低死亡率方面没有任何益处,导致一些病人最终不得不使用呼吸机。另外一些外来的药物,实际上也可能对病人并没有很大的帮助,其实反而可能造成更大的伤害。

他们给他使用的其他药物,很多都造成了呼吸困难,比如阿提凡(Ativan)和氢吗啡酮(Hydromorphone),也就是二氢吗啡酮(Dilaudid),还有一些药物写明不能与鸦片类药物一起使用,但他们同时也在给他服用鸦片类药物。所以在第六天,虽然还能正常说话,但他还是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而且他们不让我女儿进入他的病房。

他们说正在给他服用细胞毒性药物,所以我不能进去,但护士们却整天都在进进出出。然后突然间,当他被用上了呼吸机,并且处于昏迷状态时,我就被允许进入房间,而细胞毒性药物的使用并没有改变。在这过程中我们尝试了每一步。我们试图让他们采用其他方法,而不是他们的传统方案,而这个传统方案显然行之无效。

当他处于昏迷状态时,他们就允许我们每天去探望。他们在第21天的时候进来,其中一个护士对我们说,他现在没有希望了。你们希望怎么做?是想去掉呼吸机,还是想停止心脏药物?我问道:这有什么区别?她说,如果我们把呼吸机拿掉,他就会立即死亡。如果你选择停止使用血压药物,他大约还有半小时的时间。于是我说:好吧,半小时,至少我们有时间和他好好告别。

他有六尺三寸高,他是一个英俊的人,动物和孩子们都喜欢他。最痛莫过白发人送黑发人。现在他不在了,如果他还活着,他还会做一些了不起的事情。

现在他们又对救死扶伤的好医生们下手了。

我的办公室受到了监管机构–安大略省医师协会的登门问话,对我在COVID-19大流行病期间行为进行调查。我也出现在《多伦多星报》上的突发新闻中。我认为其目的是,基本上是为了诋悔那些为病人提供这些服务的医生,那样做会带来麻烦。所有我过去一直所做的是,试图帮助我的病人。仅此而已,而且从来没有考虑我自己,考虑的只有病人。这中间没有利益冲突。开出任何这些药物的处方,我都没有获得任何利益。我唯一能得到的东西是,帮助我的病人恢复健康。

看看吧,他救了我的命,但他现在却无法拯救其他人的生命。这真是个悲剧!那些人正在在阻止他拯救生命。换句话说,他们随时随地的任凭人们死去。

对那些在医院里负责治疗我弟弟的医生们,真为你们感到羞耻!为你们背叛“希波克拉底誓言”而感到羞耻!因为你们就是那样做的。你们可耻的在我弟弟无助的情况下背叛了他。他恳请你们的帮助。他只是请求你们尝试一些完全安全的、可能挽救生命的药物。而你们却说了“不”,你们甚至都不愿意尝试。

我可以看到病人的反应。因此,就我个人所治疗的所有病人而言,他们治疗的效果如何呢?所有的人都活了下来。在我早期治疗过的病人中,没有一例患者住院。

我只想对艾拉-伯恩斯坦医生说,谢谢您,并祝福您!同时也对对科里医生(Dr. Kory )和马里克医生(Dr. Marik)说,谢谢你们!因为你们救了我妈妈的命。她是在(你们)这里获得新生!

撰稿/翻译/听写 – 扬帆视频组
上传/发稿 – 春雨

素材 – 路仁(家有snow)
听写 – 蓝色天空
翻译 – Aima
字幕 – 杰尼龟
校对 – 路仁(家有snow)


更多加拿大温哥华扬帆农场的频道,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