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编者按】中共外长王毅将于5月26日至6月4日访问南太平洋八个国家,他们是所罗门群岛、基里巴斯、萨摩亚、斐济、汤加、瓦努阿图、巴布亚新几内亚和东帝汶等。此外他还将对密克罗尼西亚进行“云访问”,与库克群岛、纽埃政府官员举行视频会晤。并在斐济主持召开第二次中国-太平洋岛国外长会。中共在南太平洋的外交攻势揭示了另一个试图取代美国成为该地区主要超级大国的努力。中国在太平洋的扩张主义如果不加以制止,肯定会使美国在太平洋建立一个四国联盟(印度、日本、澳大利亚和美国)来针对中国的防御边界的努力付诸东流。5月23日门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发表专题文章进行了详细分析。

(图片说明)太平洋岛国虽然人口稀少,但具备战略影响,因为每个岛国都在联合国等国际论坛上有投票权,这些岛国还控制着大量资源丰富的海洋区域。(维基百科)

根据 IISS 的报告:“自霍尼亚拉政府于 2019 年将其外交承认从台湾转向中国以来,中共对所罗门群岛金钱政治的参与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当地媒体称,中国发展基金向所罗门群岛政客支付了款项,这些政客投票否决了最近的一项反对意见。反对首相的信任动议。”

与此同时,所罗门群岛在 4 月同意与中共达成一项安全协议,现在预计中共将在那里建立一个海军基地,这可能会威胁到该地区所有岛屿,包括夏威夷。

基拉巴蒂是另一个在2019年与台湾断绝关系的太平洋岛国。现任总统塔内蒂·马毛(Taneti Maamau)在2018年全国大选中以亲中共的面貌当选。中共已承诺翻新广东岛简易机场,该机场在二战期间曾是盟军对日的重型轰炸机基地。如果中共重建机场跑道,中共可以监视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演习、动员和行动。增强的中共存在还可能使美国在该岛的导弹和空间跟踪行动受到更严格的审查。

斐济也见证了中共“战狼外交”的鲜明案例。2020年10月8日,中共外交官在当地举办的庆祝台湾第109个国庆日的庆祝活动中突然出现,随后的混战导致一名受伤的台湾贸易代表住院。尽管斐济承认北京的“一个中国政策”,并与中国建立了正式的外交关系,但它并没有保护这个岛国的居民免受中国武士外交官的羞辱,他们在斐济政府主办的一次活动中对台湾官员进行了人身攻击。

巴布亚新几内亚 (PNG)于2018年11月主办了亚太经合组织 (APEC) 峰会,中共外交官的咄咄逼人行为表明了其对太平洋岛国主权的蔑视。中共代表团要求私下会见巴布亚新几内亚外交大臣。当代表团被告知这将违反亚太经合组织关于透明度的规定时,外交官试图闯入巴布亚新几内亚外交部长办公室。

中国对太平洋岛国主权的霸凌行径也延伸到了海洋层面。

帕劳是一个由大约 340 个珊瑚岛和环礁组成的群岛国家,是太平洋上“美国托管领土”的最后一个成员,于 1994 年独立。帕劳与美国签订了“自由联合协定”,其中规定美国负责该岛的防御直到2044年。尽管有这个限制条件,去年12月,中国渔船非法进入帕劳海洋经济区,促使帕劳海岸警卫队扣押了两艘船。仍然与台湾保持联系的帕劳拒绝了中共在其领土上资助一个大型鱼类加工厂的提议。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劳伦斯•A•富兰克林(Lawrence A. Franklin) 博士曾是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唐纳德•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的伊朗事务官。在冷战期间,曾担任国防情报局的高级政治军事分析师,为参谋长联席会议提供支持。他还曾在美国陆军服役并担任空军预备役上校。

信息来源:

China’s Latest Power Grab Threatens Entire Pacific

校对: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tdownc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