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WAC (新西蘭伊甸園農場)
發布:AWAC (新西蘭伊甸園農場)

我們軍情室將會就最近俄軍在頓涅茨克河架浮橋強渡被團滅的戰役來探討一下未來裝甲部隊作戰所面臨的一些新的挑戰和技術變革,特別是傳統砲兵和坦克作戰將會如何演化。今天我們先來說說砲兵。

近日媒體開始披露這次烏軍在頓涅茨克河半度而擊戰役的戰術細節,其中提到了烏克蘭使用了一種名為GIS Arta的砲兵瞄準程序,這種程序可以聯網無人機,測距儀,GPS定位系統,單兵數據終端,戰場雷達等偵測定位設備來實現目標參數獲取和定位。之後該程序內嵌的射擊計算器將自動分析位於目標附近的友軍武器系統和彈藥,以相當快的速度自動選擇出最合適的攻擊武器和進攻手段,並通過數據鏈發送給相關武器的操作單位。本次俄軍強渡頓涅茨克河時,GIS Arta聯網了衛星和無人機事實監控了俄軍的一舉一動,並在俄軍先頭部隊開始渡河時,幫助烏軍調度了最接近戰區的遠程火砲和無人機對俄強渡裝甲部隊進行了精確打擊,直接在非接觸狀態下(雙方裝甲車輛沒有面對面交火)殲滅整整一個俄軍營級戰鬥群編制。很多媒體將這套GIS Arta程序稱為砲兵界的Uber,因為其係統概念就如同打車程序,智能分析出最接近客戶的可用出租車輛,並優化車輛調度。當然,這裡的客戶指得是俄軍,出租車就是攻擊武器。

自動化的GIS Arta砲兵瞄準系統(網絡圖片)

GIS Arta在多年前由英國和烏克蘭共同開發,在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後,開始列裝烏軍,GIS Arta系統被授權使用烏克蘭的數字地圖知識產權,戰場指揮官可以實時訪問戰場地圖和數據,確認目標後,系統可選擇向哪個作戰單位發送目標位置信息,並在幾秒鐘內開火。傳統殺傷鏈概念下的砲兵從發現目標到實施攻擊可能需要20分鐘以上,但GIS Arta系統可以將這個時間縮短到一兩分鐘。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烏東戰場上,俄軍的火砲使用傳統方法進行陣地部署,火砲位置非常明顯而集中,容易被團滅,反而是烏軍,可以將火砲進行分散部署,在GIS Arta的幫助下實現對任何方向的攻擊,GIS Arta的開發人員也提到,該系統可以聯網反砲兵雷達【2】,在俄軍的火箭彈還在空中飛行時就計算出俄軍的射擊位置,在調動火力發起快速反擊的同時,也警告被敵軍鎖定的烏軍地面部隊實施撤離。總而言之,戰場對烏軍來說是透明的。

GIS Arta砲兵瞄準程序界面 [3]

當然,GIS Arta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就是它高度依賴數據鏈通訊,在強電子戰環境下,一旦數據鏈被干擾,殺傷鏈就要被切斷。但幸運的是這次俄烏戰場上,來自Spave X的Starlink星鏈系統給了烏克蘭強大的通訊支持,加密數據鏈傳輸得以通過Starlink完成。

GIS Arta砲兵瞄系統的接受天線 (網絡圖片)

烏軍的GIS Arta系統其實非常接近美軍在近些年來提出的作戰雲概念,相對於傳統殺傷鏈,作戰雲的可擴展性極強,甚至老舊裝備對通訊系統進行的簡單升級改裝,就可以聯網到作戰雲中,任由系統調度指揮。其實這很好理解,這就像給二手家用車加裝外置GPS導航的概念。現在公開的資料並未提及GIS Arta智能選定打擊方式的具體能力,但作戰管理軟件下的武器和戰術自動選擇是一個趨勢,過去完全依賴人工的判斷和選擇將逐漸由人工智能接手,以減少戰場反應時間。由於人工智能具備自主學習能力,所以交戰次數越多,終端信息交互分享越多,系統的數據庫就會越完善,判定準確率也就越高。

在GIS Arta構架中能看到未來作戰雲的基本概念

說到這裡,我們已經可以對未來砲兵的發展勾勒出一個大致的輪廓,那就是在信息化網絡化的驅動下,砲兵將逐漸擺脫大陣地集中部署,而多采取分佈式的隱秘部署,未來戰場恐怕將難以再見到二戰時的那種聲勢浩大的規模火砲集群開火,取而代之的會是短暫迅速而且精確到針尖的遠程火力打擊。這裡有必要提及一種瑞典和挪威共同開發的下一代輪式自行火砲,Archer 弓箭手火砲系統, 這種火砲能通過城市的公路網快速部署和轉移,可在第一發砲彈落地之前就迅速駛離開射擊位置,從而躲避敵方反砲兵雷達的定位和炮火反擊,整個射擊過程全自動,成員不用下車,非常適用於當下的烏克蘭軍隊,以及未來的台灣防禦戰。

以弓箭手自行火砲為代表的機動榴彈砲代表著未來砲兵的發展方向(網絡圖片)

參考資料:
【1】Uber-style technology helped Ukraine to destroy Russian battalion
【2】Uber-style tech helped wipe out almost entire Russian battalion
【3】GIS “ARTA” automated command and control 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