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彩虹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約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o)是美國安全問題專家,于2005年至2006年擔任國防部長的中國事務主任,2009年至2010年擔任亞太人道主義援助和救災主任。普京入侵格魯吉亞時,他在五角大樓任職,參與了國防部關於美國應對措施的討論。5月24日,《國會山報》發表其專欄文章,從戰略和戰術層次概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相關進展,指出俄羅斯已經針對世界人民發起了戰爭,呼籲美國和北約幫助烏克蘭的小麥出口。

作者說,上周,俄羅斯至少暫時扭轉了普京對烏克蘭的野蠻入侵中長達數月的一系列軍事失誤。在烏克蘭部隊進行了一次具有紀念意義的英勇抵抗後,馬里烏波爾淪陷,代表了普京多個層面上急需的勝利。當那裡發生的歷史被書寫時,它也可能被視為美國和北約的又一次失敗,因為他們沒有盡其所能,在戰爭演變為更廣泛的歐洲衝突之前加速俄羅斯的失敗。

對普京來說,他獲得的不僅僅是對一個部分拆除的舊鋼鐵廠的控制權,在那裡,幾千名烏克蘭平民和一千名戰士堅持了兩個月,抵抗俄羅斯的攻勢。他還部分消除了俄羅斯在烏克蘭人的英勇和頑強面前不可避免的損失的形象,駁斥了早先關於俄羅斯不可能征服烏克蘭的共識。

在戰術層面,結束對馬里烏波爾的圍困也釋放了集中在那裡的數千名俄羅斯軍隊,使他們能夠參與頓巴斯地區同樣關鍵的戰役。

此外,烏克蘭士兵的被迫投降使他們成為釋放被俘俄羅斯人的有用交易籌碼。更不祥的是,普京可能會對烏克蘭首次審判一名俄羅斯士兵的戰爭罪進行報復,在自己導演的審判中起訴被俘的烏克蘭人。為了將烏克蘭的國際地位從其道德制高點上拉下來,莫斯科可能會重複利用前蘇聯式訴訟和逼供,以“揭露”普京所宣稱的潛在的烏克蘭“納粹主義”。

最後,在戰略層面,針對打通俄羅斯佔領的克裡米亞沿黑海海岸到奧德薩的通道這個戰略目標方面,消除馬里烏波爾抵抗運動為其消除了最後障礙。這為普京宣佈整個烏克蘭領土為一個單獨的、以俄羅斯為導向的“獨立”共和國打開了大門,就像他威脅要對俄羅斯自2014年以來佔領的烏克蘭東部領土所做的那樣。

拜登政府和北約在地緣戰略上迎頭趕上,大幅增加了美國對烏克蘭的武器供應,這顯然對保衛者有利。但拜登仍然扣留了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總統從一開始就迫切要求的武器,包括戰鬥機、大口徑火炮和遠端導彈系統。在判斷美國四任總統期間西方國家對普京侵略的反應的“假如…會怎樣?”歷史中,這種猶豫不決的態度成為了新的記錄。

拜登政府擔心提供這種武器可能會對普京造成“挑釁”,而普京在軍事上完全沒有受到挑釁,因為他已經發動了二戰以來最大的歐洲衝突。隨著普京繼續升級其侵略和威脅,西方擔心他將把西方國家的防禦措施視為升級行動。由於擔心激怒普京,美國政府甚至對在新近重新開放的美國駐基輔大使館提供必要的安全部隊猶豫不決,雖然這顯然是一種防禦性部署。令人耳目一新的是,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丁(Lloyd Austin)在宣佈美國支援烏克蘭的目的時,亮出了正確的聲明:“我們希望看到俄羅斯被削弱到無法(再次)做出入侵烏克蘭的那種事情的程度”。

俄羅斯正在有系統性地轟炸鐵路站,殺害那裡試圖逃跑的烏克蘭平民,並轟炸鐵路線,以切斷烏克蘭的穀物進入市場的通道。它正在攻擊糧食生產設施和田間作物,以協助完成俄羅斯海軍對馬里烏波爾和奧德薩的封鎖,黑海港口是烏克蘭大部分小麥、大麥和其他穀物出口到非洲和中東國家的地方。

很明顯,對烏克蘭糧食供應進行多管齊下的攻擊絕不僅僅是開展軍事行動的偶然行為,而是俄羅斯全面戰略的一部分。那就是剝奪烏克蘭與全球市場的經濟聯繫,促使價格上漲,讓窮國數千萬饑餓人口無法承受,造成國際糧食危機,從而迫使烏克蘭和西方按照普京的條件解決衝突。

因此,此事不再是簡單的俄烏衝突或俄羅斯和北約的衝突,而是俄羅斯挑戰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另一種表現。以最底線和具體的方式,普京實際上已經向世界人民宣戰,而西方國家有國際人道主義義務來阻止他。這意味著絕對要不僅僅向烏克蘭提供它所需要的武器性質和數量以及情報援助,還需要在烏克蘭的空域和地面,以及在黑海領域果斷地擊敗俄羅斯。

烏克蘭對俄羅斯的海上力量進行了重大打擊,它使用自製的海王星導彈擊沉了俄羅斯的旗艦“莫斯科(Moskva) ”號,也許得到了美國目標情報的協助。 其他俄羅斯船隻也被摧毀。如果西方向烏克蘭提供更多這樣的武器和技術支援,或許除了潛艇外,俄羅斯的整個黑海艦隊都可以被消滅,從而打破糧食封鎖。

如果西方不給烏克蘭提供它所需要的武器以開放黑海的正常商業,美國海軍和北約盟國必須這樣做,或許可以以為糧食運輸隊提供安全護送的方式實現。這條國際水道不能成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Tayyip Erdoğan)所說的“俄羅斯湖”,特別是當國際糧食專家說大規模饑餓是一個真實的後果時。土耳其是埃爾多安領導下的北約不可靠的盟友,它控制著黑海的通道,必須迫使它允許美國船隻隨時進入,以保證世界糧食供應的暢通無阻。

華盛頓不願意直接干預一個沒有提出要求的民主國家的集體自衛,這是可以理解的。但美國抱持的向烏克蘭提供其自衛所需一切的猶豫不絕態度卻是不能理解的,我們不能允許俄羅斯阻礙航行自由和踐踏另一項國際準則。

與此同時,中共國領導人習近平饒有興趣地觀察著這些,因為他已經把臺灣海峽當作中共國的內海,其航空母艦定期過境。而自2007年以來,只有較小的美國海軍艦艇進入臺灣海峽。尤其是在人道主義災難迫在眉睫的時候,不能讓普京嚇跑西方國家對黑海的頻繁使用。 

責編:彩虹

新聞來源

Biden and NATO must help Ukraine get its wheat to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