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鏈接:https://youtu.be/OwGWdR2v4ag

郭文貴先生:對,尊敬的戰友們好,現在是11月8號文貴直播在試直播。在試之前,我們在給郭媒體加一個其他軟體,再加這個軟體的時候,我們被駭客的簡直是一塌糊塗。

昨天我們這個瞭解一下到底是什麼原因,一開始沒有錄上?最後發現確實是被駭客黑的,而且不但被駭客黑了,我們那個樓,我們那個樓的網路再次被黑貪攤了給,我們這幾個整個的工作人員也都傻了。特別是我們新來的這幾個團隊人員,他們原來完全知道咱會被駭客、被駭掉,但是他沒想到這麼嚴重。

而且昨天的新設備我們是嘗試的,新設備上來以後確實很管用,但是發現如果被提前他們有預防性的準備的話,中間還是會被攔停、閃斷、沒有聲音都會發生。

那麼今天我們嘗試著加另外一個軟體的時候,就一直加不上去,一直加不上去。就是說當盜國賊知道我們要直播的時候,他們會對我們的郭媒體,還有我們多個的點的——我們這直播點,他們進行攻擊,而且這個攻擊的是新的方式,不是過去的DDLS了。

大家知道現在,因為我昨天發出去的資訊就說,大家要知道以色列整個軟體集團,這個軟體集團跟盜過賊,據說網路有合作,那麼有關網軟體整個是可以說是,它叫做世界上最先進的、最先進的,叫做掃描和侵入性的軟體製造商,他們價值目前是在市場上是10億美元以上。

那麼這家公司很多東西我們嘗試著用,就是為了要反整個CCP對我們的駭客襲擊,但是我們試的過程當中我發現,很多東西已經被CCP給掌握了。他們創造這個東西不行、不中,但是咱們利用這東西來黑咱——用得非常好。

這就為什麼北京那個公司,還有其他的各個方面,已經是跟他們有了這樣那樣的合作,大家可能也都知道了,偉大的戰友們也都收到了。從此可以看出就世界上的高科技技術,特別以色列的技術。

(看資訊)等一下

他們利用這些技術幹壞事,那本事大的很,幹好事要服務人民,把那山裡邊沒有學上的孩子問題解決,扶貧落實到實位,或者孩子上的爬山越嶺的怎麼去解決上學的問題?他沒本事幹,幹這個是很厲害,你看這駭客,剛才我們換了三個方式:

第一個給直接就滅了.

第二個聲音直接就沒了。

第三個是現在我們是顫抖著邁著小步上來了,很搞笑.

現在我們與敵周旋不是那麼容易的。

郭文貴先生:(看資訊)我看著戰友們,昨天有一個戰友給我發來了一個軟體的資訊,我非常的感謝,這對我們幫助特別大。軟體資訊主要是瞭解盜國賊怎麼了,怎麼利用這個所謂的病毒軟體,侵到郭媒體的。

但是戰友們要知道,過去所有人都在想,他給你發一個帶毒的資訊,然後你一點選連結,然後你就直接,

(整理領帶)

我這領帶總是看著不正,(對Rachel:)Rachel you watch my tie correct? You need to see my tie please,not only take photo。

我得讓,這個軟體告訴我說不要連結這個,不要連結那個。大家查一查那個NOS集團,它現在已經發明了軟體,根本不需要發給你什麼資訊,然後帶病毒你再點擊,——根本不需要。

想知道你誰就知道你誰,完全在你關機狀態,完全在你任何通話狀態,你的電話就跟它他的一模一樣。而且馬上,這零點幾秒的,就是非常快的把你手機所有的:你刪掉的資料和所有的聯絡通訊錄,所有手機的資訊,從你打開那一刻起馬上拿走。同時的可以操作上千萬的手機,不是一個、兩個。

所以戰友們現在的手機就是個監聽器,所有你手裡邊掌握的通訊工具就是一個跟蹤器,互聯網到來,智慧家庭到來的時刻,我們所有裸奔的時刻,只要你手裡拿著電子產品,只要你開車,只要你有GPS聯絡,只要你有有線的或無線的聯絡方式,你就沒有任何安全。大家務必記住,不要抱任何幻想。

這也就懂的人上,暗網叫Dark Web。今年已經,到現在為止,到上個月,Dark Web的交易量,它的GDP已經是3.8萬億美元了,3.8萬億了。

(對Rachel:) This is ok?

任何資訊只要你會玩,只要你有錢,這說明什麼?(信號暫停)(盜國賊使用)並利用這些東西來對付我們這些人民,特別是現在我們爆料革命。每個人的爆料革命,我們參與者或者說他們擔心的人,都將成為他們監聽的物件和重點跟蹤物件。何況是我們這樣人呢?國內的老百姓在山裡邊的老百姓加一個鍋,看看海外的新聞都被抓。

郭文貴先生:我今天上午發出了一個華爾街時報播出的非常重要的一篇文章,就是鮑爾森先生說:“美國對中國的經濟鐵幕可能即將落下”。這篇文章很有意思。

因為參加布倫伯格先生就紐約前市長,還有大富豪——馬上要選總統的這個人,搞了一個亞洲的經濟論壇。這個經濟論壇本來是要在北京開的,後來由於給中非合作經濟論壇讓步、騰出時間,但是這是公開的,事實上還有其它理由。

據說布倫伯格先生曾經對中國比我好,中央高層對他有忌憚,還有一個有某些情報認為,這個論壇裡邊來的人很多都是他們不歡迎的,所以借此就把他們給攆出去了,給攆到了新加坡,推遲到了上周開始舉行。

上周去舉行,絲毫沒擋住這個論壇來的大咖人物:大家看到了基辛格、保爾森都是過去親共人物,他們說叫親中我們這叫親共人物。都過去了,都是可以說是華爾街過去和現在最有實力派的大佬。現在美國財政部部長姆努欽——過去是保爾森的手下,那跟著去的那些基金大佬們,幾乎華爾街和西方是基金大佬全都去了,全都給面子了。

到了新加坡,那麼他們邀請的官方最重要的人,就是我們的王岐山先生,王岐山先生——外號“鬼子六”,國家現任副主席,現任副主席過去的中紀委書記,海航實際控股、實際控制人,姚明珊女士的先生,貫軍的親爹,和劉呈傑啥關係呢?不知道,所以說大家看到了,整個論壇上最主要的人物就是王岐山先生。

但是這回這個論壇絕對不簡單,在這個論壇上,我們大家看到的是剛剛一開始,開幕式。

(直播畫面出現問題)

Rich,Rich,What’s happening here?Don’t talk to me,please solve the problem please.

郭文貴先生:一開始布隆伯格先生上去演講就介紹王岐山先生,對王岐山先生的介紹是世界上中國最有權力、最有影響力的人。大家回去看看那個視頻,你看看臺上臺下大家的反應是什麼?那個眼神和肢體語言是什麼?這不是開玩笑的。

那麼介紹完以後,接下來的會議和分組討論,這視頻你們是沒有的,我的很多朋友都參加了。參加的這些所有當中,都是中國過去30年所謂的改革開放,所謂的改革開放。都是巨大的受利者和獲利者。而且是所有的在目前當今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金融界人物。這些人在討論話題上主要是回味幾十年以前到現在和中國和中共和某些人的關係。基本上一致地都在感激王岐山。感謝王岐山,感恩朱鎔基。

大家可以看到那個報導裡面內容非常之清楚,清楚說什麼呢?非常清楚,就是在“8964”以後,這個江澤民總書記實施了一部分的開放,然後獲得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認可,和大家認為中國可能會在經濟發展以後走向民主法治,自由的社會體制,共產黨會改變,中國共產黨稱為叫和平演變。但是後來就是到了胡錦濤總書記,胡錦濤先生的時代,就逐漸關門。然後就到了現在的習近平先生和王岐山時代,然後就不說習近平,王岐山先生。徹底關門。走回了文革的老路。讓西方很失望。

特別是提到的事情,現在在過去幾十年幫助中國在美國,在歐洲遊說,讓西方支持中國,支持中國共產黨的人,最近很傷心。相當的不悅悅。山東話不悅悅,就是不高興。我們老家叫不悅悅了,看他不悅悅。

就剛才我看他們搞不定電腦我就不高興,不悅悅。所以大家就不悅悅嘛。在討論。說:還是王岐山先生當時厲害,在廣東的事件,廣東信託,然後在海南,到北京市當市長,總理期間,他們覺得還是不錯的。說現在簡直是對現在的習近平主席的執政方式,個人竟至崇拜,新疆集中營,以借反腐運動,大力地打擊對手,打擊民主民運律師,然後經濟搞封閉,然後增加維穩資金,軍費,中國在南海挑戰西方,二戰後的國際秩序,搞貨幣擴張,都是習主席的錯。

因為王岐山就在他對面,你去想想他們不會說王岐山,但是你看說到這的時候大家看一看,江澤民改革開放,真開放,胡錦濤走老路,到了習近平現在走回了文革之路,成了西方的敵人,那麼這個裡面真英雄是江澤民,朱鎔基,王岐山。大家懷念,感恩,感謝。支持。

最後美國和西方所有的朋友都因為這幾年由於被遠離,被不信任,傷了心了,這回跑新加坡來聚會一下子,全是世界金融大佬。最後這句話是什麼?中美之間的經濟鐵幕即將落下,大家看看這個程式啊,看看這個程式。要落下了。

幹嘛啊?誰都知道,經濟鐵幕啊,經濟鐵幕啊。經濟鐵幕,啥叫經濟鐵幕啊?對待郭寶勝來講那就是他家房子,他家的錢。那法院要判輸了,把房子給他沒收了,完了嘛。對不對呀?對待韋石,西諾來講就把他送監獄去了,就這麼簡單。被定刑了啊。就這麼簡單。啥叫經濟鐵幕?就是要你的命。要你的命,斷你的後路。最後還落了一條,美國人想改變中國政治體制那是不現實的,不是我們想幹的事。言外之意是什麼?給王岐山留下了餘地。

我們支持王岐山,朱鎔基,感謝江澤民,胡錦濤同志就是拉倒吧。現在我們要告訴你們的是:我們認為,我們跟他們好,過去到現在到未來,從來不想改變你你這個體制,給共產黨,大家送了信,什麼信?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我告訴你,因為啥。經濟鐵幕判你們死刑,因為啥?但是我要告訴你們的事情,我們沒有想改變你的體制,你們還可以繼續統治中國人民。

說到這兒,我再不多說,咱往回看,頭兩天鬼子六先生王岐山到了以色列\到了中東,什麼形象?救火隊長。搞油,搞技術。給中國企業家很多憧憬和希望。你見王岐山說過一句(卡頓),私下裡邊他喊話,那些錄影是給中南海聽的,對外公開的時候,他幹啥,壞人全讓習近平先生當了。然後上海進博會,把習近平先生那幾句話,全世界所有美國的政要沒有不知道大海的故事,大海的比喻,大海和小溪,大海和小河和小河溝。

所以說你看看所有的這些過去的發展到現在,鮑爾森先生出來講話,包括基辛格先生的講話,那不是開玩笑的,那是代表著美國金融界巨大的利益的,那是絕對有權威說話的。而且代表著絕大多數過去親共的人,希望中國走民主、法制、自由和做經濟利益交換的人。

郭文貴先生:那我們再回到在柏林,歐洲的JP 摩根的每年一度的精英大會上的講話,我上次講過,連基辛格、鮑爾森,所有歐洲這些前領導,一致性地現在開始從過去的支持中共到最後大家現在都想翻臉,都惱火,甚至很多人罵出了很難聽的話。整個會場的幾天,所有人都在罵習近平。也都是一個調子,認為王岐山是改革派。如果王岐山在2012年十八大上來,中國不是這樣。如果認為王岐山的政策能被落實,不是這樣。如果江澤民說了算,更不是這樣。如果朱鎔基在也不是這樣。

大家可以看一看這都是偶然的嗎?這絕對不是偶然的。你以為西方這些大佬們,從歐洲到以色列到中東、到美國,這些人吃飽了撐的,去新加坡這次私人飛機去了60多架,燒著那油,2萬多美金1小時,都那麼昂貴的生命時間,跟你王岐山坐那塊去聊這些無聊的事兒,沒用的事兒,從全球飛來飛去?不可能的戰友們。

(郭先生開玩笑)哎呀我這看到我自己形象挺好啊,哈哈。  I don’t like reach this ……Not very ……OK. So so. The color is not very good,but ok. Just keep it.  Don’t touch! I worry you. Don’t broke us. Today you make me real unhappy.

所以我一跟戰友們說話就開心了。所以我回頭再看一看(卡頓),大家再看一看,這篇報導是什麼人點贊最多?在國內絕對什麼都被遮罩的啊,連放個屁都不讓知道的,大家看看最近這兩天中國的社交媒體瘋傳,(卡頓),被拍成照片,瘋傳。

郭文貴先生:我告訴大家啊,現在我給大家洩露個消息啊,我們未來的郭媒體正在買三個技術,第一個叫做披薩,代號叫披薩,什麼叫披薩呢?就是我在四年前,不止四年了,2012年我第一次看到這個軟體的時候,就是當時安全部的某個官員在香港,是瞭解整個香港所謂的反共人士,後來的占中人士,第一條資訊誰發出來的,最後是多少人看了,什麼人看了,他給你一個連結,這個連結幾乎是零點零幾的誤差(卡頓)在上邊,這就是今天所說的最大的政治軟體。政治選舉使用的軟體。

這個軟體現在已經在西方合法被媒體所使用。就是說它知道我這篇文章被誰點擊了,它知道這個點擊以後又傳到什麼地方去了,而且點擊後的反應是什麼,這人是什麼樣的一個態度,這個軟體現在就是調查軟體。Please Rachel! 這個,他們今天快瘋掉了。這個軟體未來會在郭媒體上反應,就是什麼?你所有發出的資訊,你會得到反應。那麼我們現在請的公司裡面,合作公司就對這篇文章和對王岐山的文章,我們都委託他給我們回復,什麼人看了這個東西?有多少傳播量?大家要記住,在大陸的由於是跨牆軟體,我們看到的點擊數都是假的,不可能真,幾乎沒有反映出來。而且這些人要改變在YouTube上和Twitter上我們的點擊量和轉發量是容易至極。

我們這個新疆的這位好朋友——Ian,他很多的點擊往下掉,那太正常了。文貴已經過去六個月了,從20萬零7千到20萬零6千,一個沒漲過,一直往下掉,它能正常嗎?不正常。誰控制的?CCP和美國的沉默力量,但是後臺它是改不了的,後臺它是改不了資訊的。

所以現在咱們戰友別著急,你們也不要生氣。Twitter 絕大多數的現在人都被關掉了,甚至你轉發的資訊絕大多數都沒有事實轉發出去。這大家都知道的政治選舉軟體、遮罩軟體,政治選舉軟體和遮罩軟體是一個軟體,叫外號叫“Bake Pizza”。

第二個軟體現在是很誇張的,第二個軟體是什麼?當這個資訊我需要什麼人知道的時候,我只要在我的這個平臺上發出去,一定會發到對方的手裡面,這個軟體厲害了。這個軟體事實上就是那個零點擊率的,零送機率的這個軟體,零時刻的它的一部分。這也稱為,被西方人稱為具有侵略性的,意識形態的帶有這種侵略性的軟體。

郭文貴先生:那麼華爾街日報的這篇文章在登出以後,我們的合作公司告訴我們說,這篇文章被一個在賽普勒斯的公司,定點地發送給了在中國的精英階層,都不是老百姓。

中國的什麼階層?中國的絕大部分的跟《財新》網站上的讀者和觀眾,和中國的金融界人士,日本、臺灣、香港和東南亞的金融界人士,和美國的金融界、媒體界人士。大家你去想想,這是他們的目標,當然了,所有的有影響力的政治人士都會收到這個。

這個被定點兒推送的華爾街日報的這篇文章,你看有沒有人操縱?如果沒人操作,怎麼可能一個付費的文章,在迅速地出來以後被定點地有計劃地推送給大陸的某些階層?又推送給世界上的精英集團?裡邊兒的主題就是:中國面臨著巨大的經濟制裁和懲罰和不確定性。

最後大家要記住,解決這個問題的人是誰?大家記住:王岐山——救火隊長。未來一定是王岐山出來救火。誰把火點著的?在中東、在以色列、在新加坡、在柏林、在美國紐約華爾街。

頭兩天在華爾街,就在我現在後面的地方,幾個,頭兩天我說了,專門有猶太俱樂部,還有基金開的會,幾乎是同一主題:整個中美貿易戰和中國這個人民幣和香港港幣的挑戰,和這個港股和A股的面臨的危機,和中美之間緊張的關係和不確定性,和即將大家都擔心發生的未來的中國經濟衰退。

現在就都把責任推給了習近平,跟江澤民沒關係,胡錦濤那就不算事兒,王岐山、朱鎔基是英雄。最後,大家記住,一定是來救火的是王岐山。大家把火點起來,全世界的火,最後救火的是王岐山。

郭文貴先生:看看《財新》,最近拼了命地黑海航,就是要幫海航金蟬脫殼,幫它把殼給脫了,叫大家知道跟王岐山沒關係,跟王岐山沒關係,王岐山沒幫它,實際上已經把錢洗走了。

什麼大新華航空?大新華航空,我看路德做得非常好,戰友之聲做得非常好,但是核心的本質不要忘了,還是渤海金控。渤海金控的合作者就是這幾個會議,所有的大佬們。這些金控跟世界大佬的合作,就是要盜取中國的財富。

過去的大家認為,盜國賊只是都是長著我們一樣臉的盜國賊,不是!這是內賊和外蔻聯合的作戰,否則它洗哪兒去放哪兒去呀?王岐山的錢都是幾百億、上千億的,沒人查出來,光在瑞士那是多少錢呐!

頭兩天有一個在歐洲查出來的叫撒比亞,說是一個人,一個英國的過去的銀行工作人員用1英鎊查出2330億美元的這個洗錢,說是懷疑前美國總統普金的,呃,俄羅斯總統普金的。大家不知道,那個2330億的錢一大半是中國的,都是跟王岐山有關係的,接著大家會越來越明白。

但是沒人敢曝王岐山,也沒人去曝王岐山,就這麼簡單,就這麼大的力量,就這麼大的影響力。這是什麼?因為有外寇跟他們合作,幫他們掩蓋,幫他們合法地洗錢。這是為什麼現在全世界形勢,從19大以後變成了這樣,沒修憲以前誰敢說話?

我跟我這個,幾個參加會的朋友跟我說,說:“王岐山整個會完全達到,跟每個人用眼神交流的時候,大家能感受到誰是他的老朋友誰是他的新朋友。新朋友,很客氣,啊,打打招呼,就這可以了。老朋友,馬上眼睛掃過去,不交流,儘量不私下見面”。

為什麼?王岐山很清楚,所有的一舉一動都被美國和中國的各幫派監控著。他太鬼了,鬼子六啊!我現在要改稱他鬼子七了,我覺得,跟我差不多了。

(對Rush:)Rush,Please could you watch the TV? Thank you.

所以呢,王岐山從以色列、到中東、到新加坡,整個的這個人的他的計畫和他的小心,那是絕對是高人中的高人。不露聲色,談風花雪月,兒女情長,中國話講,就是扯王八犢子,就是不跟你聊正事兒,為啥呀?跟你聊不著正事兒,有人和你聊正事兒,這就是王岐山。

郭文貴先生:王岐山家裡一分錢不擱,那有海航我擱啥呀?有渤海金控我擱啥呀?中國的建行、開發銀行、招商銀行、中國銀行都是我的,我秘書管著呢,那有多少?要多少有多少啊!多鬼啊,真是鬼子七,不是鬼子六了。

所以呢,這王岐山先生布這個局真是高深、高深,但也沒那麼莫測,我覺得我就可以測他,我太瞭解他了,我太瞭解他幹什麼了。

還有人說,私下裡跟中共那幾個官員說:“哎呀,王岐山先生是不是幹兩年就會退了?現在主要就是開開會什麼的”。人家馬上告訴他說:“你不懂中國政治,19大修憲,王岐山先生可以一直幹到老。我們的副總統就是王岐山先生,而且總統出事兒,王岐山先生依法可以接班,而且可以管一輩子”,這話王岐山不會說,但是有人告訴你、提醒你,王岐山在習近平出事兒以後是永遠的合法繼承人。

你看,有人告訴你,他是中國最有權力、最有影響力的政治家——全世界。有人告訴你他是改革派、國際派。有人告訴你他給我們曾經讓我們賺過大錢——是哥們。有人告訴你,他會歡迎你們到中國繼續發財。也有人告訴你一旦習近平出事兒,王岐山合法繼承,永遠掌控中國,還繼續讓你掙錢。然後又告訴你,王岐山夠哥兒們。哇噻,這太牛了,太牛了!這局!

(整理衣服,對工作人員)It’s ok? Thank you。

所以呀,這幾天啊,我昨天晚上幾乎沒怎麼睡,今天早上六點多才回去睡覺啊,這個睡完覺以後趕快起來,還有幾個電話、有小會要開,我這馬上12點鐘,12點10分我就要去開會了。

這個,跟這些人聊完以後,這些人,你看這外國人,歐洲的朋友,還有這個日本的朋友啊,他們真的,新加坡的人他看不懂。跟我聊完,我就問他們,我就總是問他們:“誰跟誰見面了,都聊啥了,你給我說感覺”。這些人吧,不注意這些東西,他就注意那種冠冕堂皇的結果,但我老問細節,他們說:“你怎麼看啊?你怎麼看?”,我就簡單地說我的觀點。 “哇!”他們說“你說得對,有道理”。

郭文貴先生:我說我告訴你:“中國將出大事兒,共產黨將出大事兒。19大以後,啥都是胡扯的,就是兩件事兒:誰能hold 住這個國家,現在當然是表面是習近平,那習近平要出事兒了誰hold 這國家?當然是王岐山。然後現在,這都在搶民心,對內,叫老百姓的心,對外,叫全世界有錢有權的人的民心,都在搶民心”。

誰敢出來搶啊?只有習近平和王岐山在搶。汪洋敢出來嗎?胡春華敢出來嗎?王滬寧敢出來嗎?劉鶴還沒冒頭呢,都快被滅了,對不對啊?跟我聊天的幾個都是劉鶴的好朋友,說劉鶴現在基本上嚇得魂飛魄散了,很多過去聯絡人都不敢聯絡了,也不敢說話了。

郭文貴先生:最近劉鶴忙乎什麼事兒?全力以赴在想G20,川普總統和習近平怎麼做一個交易,把中國現在這個經濟危機給過去,先糊弄過去,先把川普總統給他糊弄過去,一定要在G20搞得很熱鬧,啥都行。

現在中共的政策很簡單,示弱,聰明至極,我向你川普總統示弱,我給你面子,你在國內受傷害了吧?我來安撫你,我來幫你,你看我夠意思吧?我跟你做個大交易,讓你經濟好,讓你很舒服。川普總統一定會做的,一做這個交易簽完了,中國經濟“啪嘰”回來了,整個危機一過,過一段時間“咣嘰”一個叫“驢踢腳”,那個驢呀用後腳踢的“嘣”一踢“驢踢腳”,倒踢一腳“啪嘰”給川普總統一下子,讓川普總統在國內信譽重創,然後經濟出現不穩定,這就是超限戰當中的,這叫政治之戰、經濟迂回戰術。

這才叫戰場,火器戰是最愚蠢的戰爭,在這方面上中國人跟美國人玩兒這個,美國人真連孩子都不如,中國人是千歲老人了,千歲老人了,這個是玩兒不過的。所以說劉鶴最近在忙活這事兒——G20,全力以赴準備G20。這個G20無論如何都得給川普總統給美國做個交易,無論如何得糊弄著川普總統把交易做了,讓川普總統大聲為這個交易喊好,全美國喊好,然後再把他高高舉起,川普總統在上面高興呢,然後“啪嘰”掉下來了。

郭文貴先生:看看日本的各個首相和中國友好後的下場,跟中共啊,看看其它這些國家的元首和中共友好和交易後的下場,全是這樣。用你的時候一定桌子底下交易,表面裝著跟你不熟,這是想用你的。想幹掉你的時候把你高高舉起,直到你在上邊待得舒服的不行的時候快睡著的時候“啪嘰”給你鬆手掉下來。

這就是中國政治和西方政治的本質的不同。他們用什麼?用“陰”呐,陰天和陰謀,西方是陽謀、實力,鬥不過。

這就是為什麼昨天有個朋友說“哎呀,我看王岐山這個人是真聰明,這個人太老道了,我作為一個國家領導人幹了那麼多年剛剛退下來,我跟他比我真發現這個王岐山太老道了。”他講了很多,說不愧有幾千年的中國歷史、文化、政治。

我說你根本沒弄明白,我說我特別不喜歡你們這些西方人這麼說話,我說共產黨來到人類才多少年?我頭兩天我在華盛頓有位最牛的目前是一個軍事學家吧,因為他和我見面必要經過美國的,因為他是政府官員,經過一定的手續。

郭文貴先生:那天我們經過嚴格的手續以後我們聊了很多,他說中國有幾千年的歷史,共產黨有豐富的經驗,我們過去對它寄予厚望,現在讓我們很失望,在南海問題上、在臺灣問題上、在香港問題上我們要出手,如何如何。我說“將軍,我先把你打住,我先糾正你一下,中國是有幾千年的歷史,中國文化確實是博大精深,我也感謝你說你認識的中國人和你喜歡的中國人,和你對中國飲食、文化、服裝和中國人的勤勞等讚美。”

我說:就像我說的,共產黨代表不了我們中國人、中國文化,你剛才還說美國歷史才兩百年,共產黨中國歷史幾千年,您說錯了,美國的歷史兩百多年是繼承了歐洲的經過血淚和生命換來的基督教和成熟的宗教信仰的社會,走向民主、法治和憲政的國家社會,那麼是尊重自由的。共產黨才多少年?共產黨在人類上歷史上還不到一百年,才一百年,跟你美國比它是你孫子,共產黨到了中國才七十年。”

我說:我們中國當年在俄羅斯回來有個叫李立三的,我看過他很多書,李立三私下裡說這就是來自於國外的病毒,然後旁邊他的女情人問他,你說這個病毒是共產黨還是共產主義?他哈哈大笑,最終沒說出來,他知道這是病毒。我說:共產黨來到中國才七十年,跟你美國歷史比它差遠了,在人類文明的進步這個方面跟你比它是孫子輩的,你不要把共產黨七十年的病毒和外來政權、外來的盜國者、我們的綁架者、強姦了我們十四億人民民族的七十年的這個流氓盜國集團跟我們五千年文化綁在一起。

我說:他們的陰謀,他們的壞和他們的強盜邏輯是建立在失敗的共產主義和烏托邦思想之上的,它是人類共同的公敵,它的歷史就是殺人、欺騙、男盜女娼,給人類帶來一個一個的大災難,它是我們人類的公敵。這位將軍說“你說的有道理。”他就馬上記下來。

我說:共產黨只有七十年,沒有五千年,共產黨不代表我們中國十四億人,共產黨是外來政權,是人類的病毒,所有共產黨去的地方你看看幾乎沒有宗教,或者幾乎都是滅教的。你看我們中國現在整個社會最大的問題是什麼?不允許任何宗教和信仰的存在,CCP共產黨要把它變成一個教,我們稱之為邪教,這才是危險的。

我說:你們看到的中國領導人那全都是鬼的附身,魔鬼的附身,他回家以後撕開臉上的皮背後都是骷髏,比魔鬼還猙獰。你覺得我是跟你開玩笑,我是跟你形容,我不是跟你們開半點兒玩笑,你美國人看不清楚這一點,你是西方人,它不僅會盜走你的財富、盜走你的工作,它最重要的是盜走你的信仰和你的宗教,更要盜走你的未來。

我說:不是開玩笑,共產黨不吃你孩子,它不會把你孩子當肉給燉吃了,但是它會讓你孩子未來根本長不大,它讓你的孩子會吃孩子,你的孩子根本就不會長成成人。這不是嚇唬你的,如果共產黨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到了你們西方來,要是成功了,那人類真就到了地獄去了,太陽不會再升起,人類將真的沒太陽,已經被黑暗遮住了。

郭文貴先生:我昨天我跟其中一個朋友,日本的一位老朋友、老人家談到了最近中日的關係,我這很敏感啊,有些中日的話我現在不能說,不能說。我給日本朋友說“老人家,當年我跟你在長安街上咱們倆坐著車去長安俱樂部去吃飯,前邊是你的女朋友,這個小女孩是中國打高爾夫的,這個女孩子,她幫我給翻譯,走到天安門那一塊兒的時候你問我每次走到天安門的時候你有什麼感受?

我說:我告訴你,過去曾經經常往毛主席像前給他敬禮。後來我讀了書發現他太了不起了如何如何,我還大概在85年結婚那年帶我太太參觀了毛主席紀念堂,還排了隊。後來我是到了國外讀書越來越多,我再也不敬禮了,再也沒去過紀念堂。後來發生了八九·六四您知道我被關了兩年,這個地方對我來講時刻警醒我,這個地方會用坦克、會用槍殺他的同胞殺他的兒女,然後把他們全部燒掉,而且還永不承認。”

而且我說:我告訴你的事情,很多人不知道當時在地鐵站、在軍事設施裡還有所謂的國防地下工程裡藏了多少軍人!這些人根本沒有出來,一旦要出來,那死的人那就不是上萬了。

所以我告訴你老人家,這是一個魔鬼控制的城市。他拍了拍我肩說:以後這話你不要亂說了,注意你和家人的安全,如果再說這話之前你先告訴我,在日本我給你準備個房子別回來了。他笑。

那天我們吃了很多大閘蟹,老人家一個人吃了八個大閘蟹,八個大閘蟹,我的娘嘞!所以說那麼大歲數了還有那麼年輕女朋友,七十多歲了還有了一個兒子。我昨天跟他聊天,他就跟我說日本怎麼看待這次中日友好,他剛剛見了一個美國的退休官員和美國一個到日本的金融訪問團,他告訴我說日本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警惕中共國。

日本從來沒有像現在感覺到這個世界真的是正在戰爭中,這場戰爭是一種立體的意識形態的超限戰。日本從來沒有像現在感覺到共產黨真的是瘋狂、是魔鬼。他無法想像這個新疆事件是真的。他無法想像現在中國竟然是一切都聽黨的,一切都是党的,爹親娘親不如党親還在中國大肆宣傳。

到處是吹捧、恐懼還有這種虛假經濟,整個香港是當年他一生最愛,這位朋友每年到香港去花三億到五億,我說這是八幾年到九幾年,花幾億給自己的情人、家人買禮物、買古董,最愛香港,投資巨大在中國,給我支持很大。

他說他現在到了香港去,每個人都恐懼。他見了香港很多富豪,一談到中國共產黨的時候就馬上嚇得招手:“不要說,不要說,不要談這個話題。” 每個人都看屋子天花板,東看看西看看,好像每個地方都是監聽器。他說:“怎麼會成這個樣子?”他說:“現在就連香港和大陸過去的老朋友到日本來的時候都是欲言又止,戰戰兢兢。”

親愛的兄弟……(注:工作人員提醒擦汗)Ok,Thank you. 說著說著就出汗了,激動啊。所以戰友們,我跟他昨天晚上聊天聊得很興奮,很興奮(注:喝水)對不起啊。老人家老說:“你那深夜你快睡吧。”然後(說):“你快喝點,喝點水。”但是我們很興奮,很興奮聊得。

郭文貴先生:昨天跟那麼多,跟王岐山接觸的朋友聊完天,和他聊完天,然後他的女兒講流利的中文,是日本最有錢裡邊講中文講最好的,在中國待過多年,她女兒也以其他身份參加了這個新加坡的論壇,她女兒私下見了很多人。他女兒告訴他說:“中國一定在很快的時間內有重大的政治動盪或者重大的政治革命。”而且告訴他說……他們老叫我郭桑,郭桑,不是李小牧桑啊。

李小牧桑現在日本老出名了,我給他說想盡辦法支持支持我們李小牧桑。你要李小牧桑你要支持他,我說我會萬分感激你,讓我們一華人在東京當選,我將萬分感激啊。他真可能要出手,李小牧桑真有可能選舉上。原來他真不知道,頭幾次我跟他說以後,最近他明白了,才瞭解他。叫郭桑,“你原來跟我們說的這些事情我們也都信,都有感覺,但是沒有像現在那麼深的感覺過。”美國中期選舉完,我們倆交流的觀點,他說看到王岐山一系列的舉動,看到中國現在示弱要在G20和川普做一個交易,以及他們所瞭解美國人對中期選舉後他們的朋友和美國公司……

他們家在那個華盛頓旁邊有一個最大的一個房子,大家可以上網查一查,我不說名字了,是有一個最大的房子,就在華盛頓的白宮旁邊,是用日本的一個名字命名,大家一查能查得出來。他其中的一個家族之一在那塊兒把房子買了,把那房子買了以後是一個大院子,作為日本和美國交流協會的。現在在賣,賣了快一年多了,是最大的房子之一吧,很漂亮。

他說他們馬上跟美國的有些人接觸,他說白宮亂的一塌糊塗,亂透了。這個中期選舉他認為共和黨輸得很慘,川普總統也輸得很慘他認為。最重要他說他瞭解到美國上層都很清楚,所有的這回媒體都被共產黨CCP幾乎是百分之百通過各種方式影響。

他說共產黨太厲害了,他說:“就是我們日本到今天,每天都驚訝到掉下巴的感覺。”共產黨這方面統戰的力量太大了,太厲害了,他佩服得五體投地。當然了他也感到害怕,這是真實的,這是真相,這絕對是真相。

我昨天跟他老人家說,我說:“我在跟你通話中間的時候我收到了一位元朋友的資訊,他還在開會。接下來我聽說美國政府會有巨大的變化,很多人被炒掉或主動辭職。這恰恰就是中共最想要的,讓你內部亂,讓你們內戰、內鬥,發起一個一個的攻擊川普總統,轉移總統的視線,美國的政治關注度,關注重點,然後讓川普總統失去精力、時間,然後他們高高舉起,直接扔下。”他完全同意,他說原來你說這個的時候,我也……

他特別懂《孫子兵法》,他說:“我會從其它角度理解。”但現在他說:“我完全就像身在其中的感覺。最近從大阪到東京…….”他家在大阪,到東京、轉了很多地方,包括其他幾個縣城,都去看看。他深刻地感受到日本被深深地影響著,被經濟利益綁架著,被中、美、日關係給制肘著,現在又加上個俄羅斯,他認為整個日本現在就像被人捆上了一樣。

這就是今天我們大家要看到《華爾街日報》登出的這篇文章的背後那麼巨大的力量。我告訴你中國共產黨的中南坑他誰都不在乎,他就在乎美國、日本、俄羅斯,然後把歐洲加一起,還得德、法、日,德、法、英三駕馬車算一股力量。但是你能看到這股力量在《華爾街日報》和最近的全世界的一致的口號和一致伐共、中美貿易戰所被引導的方向。

然後對過去中國發生的歷史進行了重新的定位。你就像“六四”一樣,誰都不願意為“六四”買單。人家李鵬還活著呢,李鵬說:“不是我幹的,是鄧小平讓我幹的。” 鄧小平說:“那不是我要幹的,是李先念讓幹的。” 現在江澤民還在呢,馬上現在先說:“不是我幹的,我繼續改革開放。” 胡錦濤關了半拉門兒,然後現在習近平全關門,王岐山要拯救你們,王岐山沒有掙大錢,朱鎔基沒有掙大錢,“咱們是哥們,只有我們是對你們是友好的,是開放的,能掙大錢的”。

“鐵幕即將到來”,這是重點,鮑爾森這話說出來絕非那麼簡單。我猜的,我猜一猜,很快歐洲的領導人,歐洲國家有影響力的人物,亞洲這些大的國家和俄羅斯以及美洲、美國相繼會有人有同樣的發言出來。這股力量有多大呀?

說心裡話,你不得不佩服“鬼子六”,這個國際佈局,這鬼局太大了。你不得不佩服鬼子六在科技界,把以色列搞定。石油界,中東私下給你做超出想像的承諾和交易。有些話我不能說,我涉及到重大的利益還有朋友關係。然後轉道新加坡,借新加坡……咱是隔山打牛,人家是隔著新加坡打美,隔新加坡聯美。這叫縱橫之策呀,縱橫之策,到新加坡去聯合了,縱橫了整個美洲和歐洲的所有經濟界大佬,得到支援,對歷史進行評價。

這個智商,這個智慧,這個政治手段,天下也沒有幾個了,比大秦國的張儀,只在之上,不在之下。王岐山崇拜的商鞅,他現在絕對是狠過商鞅,毒過商鞅,這個智謀,可以說智謀或鬼點子超過張儀,啥都可以說,什麼都可以胡說八道,就是一切以達到目的,一切以達到目的為目的。

郭文貴先生:最近美國中期的選舉影響力遠沒有釋放出來,後果遠遠沒有釋放出來。接下來大家會看到這個中期選舉影響之巨大,我在這兒先不說,過兩天說。

我現在告訴大家,我先在這裡說一說,有兩件事你們會意想不到的:整個美國的政府官員的換人會超出大家想像;整個所有中期選舉,由於中共的對中期選舉的間接和直接的影響,會帶來仇恨和報復會腥風血雨,夾帶著冰雹會扔向但願是中共,別是中國。

中期選舉喚醒了美國,讓美國和西方知道中共的沉默的力量,這就是…….說實話,對川普總統不是個最好的選舉,但是對待美國人,對待我們爆料革命,對待中國人是一次天大的禮物。

對待我們來講更安全,對待我們來講,讓他們更加,比我們說一萬遍,把我們自己頭割一百遍來證明給美國看說CCP會威脅到你們的政權,威脅你們的家人,威脅到你們的未來,威脅到你們的經濟,你的政治前途,沒比這再相信的了。

如果大家沒看明白這一點,過一段時間,在三月份以前你就全都明白了。大家現在都在G20阿根廷那演足的戲,都會示弱、友好,都想利用這個舞臺來轉移視線達到自己的目的,都是假的、誰都不可能說真的。

就像我說的,沒有任何一個合同能解決中美之間的衝突和貿易的問題,一切那都是騙局,都是政治操作。政治操作的代價那是要付錢的,那是要付成本的,這也是我們所需要的。只要他們繼續騙,我們就有更多的機會;只要他們繼續挑戰美國和西方民主、自由、法治的制度,我們就更加有機會;只要他們繼續做惡,我們就會更加有機會,這也是我們所希望的。

郭文貴先生:實際上CCP停不下來,就像王岐山似的,他能回家天天摸著嘴在那睡覺?把手指頭敲桌子?不可能,他連做夢都想著下步該幹啥。

王岐山是要得大位的,是要得皇位的,十九大的修憲給了他無窮無盡的想像,距離他生命中想要的總書記和千秋萬代的江山就差一步了,誰會放棄?誰能放棄?誰敢放棄?如果他有……

(信號暫停)

我們一樣去過著平靜有信仰、理想的生活,追求真善、遠離假惡了。他們的層次不管他多高,都是鬼術,沒有什麼高度,因為他們始終在金錢、權利、名義和性這幾個人類上最貪嗔癡慢疑的這些東西的誘惑之下,還為它們所工作者,他的高度永遠過不了褲腰帶,都在褲腰帶以下。

只有忘掉這幾樣的人才是,我開始從褲腰帶往上走。不是為了女人,為了性,不是為了名譽,為了別人的讚譽,不是為了權力,為了錢,這才活著,才真正的是叫往上走。

不管王岐山他有多鬼,鬼子六還是鬼子七,也不管他對共共產黨他有多大的權力,他的侵略和他的傷害和與天道為敵的本質,只要不改變,一定會被上天懲罰,我深信不疑。

郭文貴先生:親愛的戰友們,我這說是過了點了,我得趕快走了。親愛的戰友們,現在為咱們14億人民祈福:

(祈福)

阿彌陀佛!願保佑我們所有的戰友們都家人平安,我們距離19號還有11天,說實話挺緊張的。我不是說我緊張,這個會是緊張這個時間和計畫,每時每刻發生共產黨對這個皮爾酒店進行的威脅誘惑。

我們原來約好的25位元記者,20位元記者已經通知不來了,為什麼?中共要取消他們在北京的簽證,跟VOA是一樣的,其他5個人說由於時間理由不能到場,但我們知道他受到了什麼樣的威脅。

現在我們過去的準備的工作被他們破壞了90%,但是大家要記住,天塌下來,只要有一口氣,我們都會召開王健被謀殺的新聞發佈會,鬥爭著、對抗著可以顯現出真相和實力,上天在幫助我們。

11月19號,只要我們召開了哪怕是1分鐘或者是10個小時,本質都是一樣的。這是一場對抗的結果,是一種邪惡和善良戰鬥的一個結果,我非常享受這個過程,非常享受這個過程,我們所有的人都在準備著。

親愛的戰友們,如果你們有自己的媒體想來的,請未來看我的,看咱們郭媒體上再次的推出的聯絡資訊,請注意聯絡資訊。任何媒體和我們需要聯繫的,願意來的,請按照我們的推出的聯絡方式跟我們聯繫,提供你的個人資訊。

所有能不能來不是我說了算,是安保團隊,還有一些其他部門,還有我們的現在媒體的管理團隊。我們有專門的一個媒體公司來幫我們運作這個事情,由他們來決定誰來?怎麼來?他們會跟你聯繫,謝謝所有的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ok。

***直播結束***

《文貴大直播》聽寫組

聽寫:

紐約香草山農場:天才老鼠

溫哥華揚帆農場: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

西班牙巴薩喜悅:笑笑

日本銀河系農場:青桐

溫哥華揚帆農場:文兮(我❤戰友)

校對/要點提取 :

紐約香草山農場:林禮 

紐約香草山農場:月野兔 

紐約香草山農場:天才老鼠

溫哥華揚帆農場:聞喜

總校對:

紐約香草山農場:天才老鼠

紐約香草山農場:月野兔

溫哥華揚帆農場:聞喜

整合發佈:

溫哥華揚帆農場: 聞喜

全文發佈稿審核 :

溫哥華揚帆農場:文敏

本全文字版內容如與《文貴大直播》視頻有不一致之處,以《文貴大直播》視頻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