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彩虹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约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o)是美国安全问题专家,于2005年至2006年担任国防部长的中国事务主任,2009年至2010年担任亚太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主任。普京入侵格鲁吉亚时,他在五角大楼任职,参与了国防部关于美国应对措施的讨论。5月24日,《国会山报》发表其专栏文章,从战略和战术层次概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相关进展,指出俄罗斯已经针对世界人民发起了战争,呼吁美国和北约帮助乌克兰的小麦出口。

作者说,上周,俄罗斯至少暂时扭转了普京对乌克兰的野蛮入侵中长达数月的一系列军事失误。在乌克兰部队进行了一次具有纪念意义的英勇抵抗后,马里乌波尔沦陷,代表了普京多个层面上急需的胜利。当那里发生的历史被书写时,它也可能被视为美国和北约的又一次失败,因为他们没有尽其所能,在战争演变为更广泛的欧洲冲突之前加速俄罗斯的失败。

对普京来说,他获得的不仅仅是对一个部分拆除的旧钢铁厂的控制权,在那里,几千名乌克兰平民和一千名战士坚持了两个月,抵抗俄罗斯的攻势。他还部分消除了俄罗斯在乌克兰人的英勇和顽强面前不可避免的损失的形象,驳斥了早先关于俄罗斯不可能征服乌克兰的共识。

在战术层面,结束对马里乌波尔的围困也释放了集中在那里的数千名俄罗斯军队,使他们能够参与顿巴斯地区同样关键的战役。

此外,乌克兰士兵的被迫投降使他们成为释放被俘俄罗斯人的有用交易筹码。更不祥的是,普京可能会对乌克兰首次审判一名俄罗斯士兵的战争罪进行报复,在自己导演的审判中起诉被俘的乌克兰人。为了将乌克兰的国际地位从其道德制高点上拉下来,莫斯科可能会重复利用前苏联式诉讼和逼供,以“揭露”普京所宣称的潜在的乌克兰“纳粹主义”。

最后,在战略层面,针对打通俄罗斯占领的克里米亚沿黑海海岸到敖德萨的通道这个战略目标方面,消除马里乌波尔抵抗运动为其消除了最后障碍。这为普京宣布整个乌克兰领土为一个单独的、以俄罗斯为导向的“独立”共和国打开了大门,就像他威胁要对俄罗斯自2014年以来占领的乌克兰东部领土所做的那样。

拜登政府和北约在地缘战略上迎头赶上,大幅增加了美国对乌克兰的武器供应,这显然对保卫者有利。但拜登仍然扣留了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总统从一开始就迫切要求的武器,包括战斗机、大口径火炮和远程导弹系统。在判断美国四任总统期间西方国家对普京侵略的反应的“假如…会怎样?”历史中,这种犹豫不决的态度成为了新的记录。

拜登政府担心提供这种武器可能会对普京造成“挑衅”,而普京在军事上完全没有受到挑衅,因为他已经发动了二战以来最大的欧洲冲突。随着普京继续升级其侵略和威胁,西方担心他将把西方国家的防御措施视为升级行动。由于担心激怒普京,美国政府甚至对在新近重新开放的美国驻基辅大使馆提供必要的安全部队犹豫不决,虽然这显然是一种防御性部署。令人耳目一新的是,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在宣布美国支持乌克兰的目的时,亮出了正确的声明:“我们希望看到俄罗斯被削弱到无法(再次)做出入侵乌克兰的那种事情的程度”。

俄罗斯正在有系统性地轰炸铁路站,杀害那里试图逃跑的乌克兰平民,并轰炸铁路线,以切断乌克兰的谷物进入市场的通道。它正在攻击粮食生产设施和田间作物,以协助完成俄罗斯海军对马里乌波尔和敖德萨的封锁,黑海港口是乌克兰大部分小麦、大麦和其他谷物出口到非洲和中东国家的地方。

很明显,对乌克兰粮食供应进行多管齐下的攻击绝不仅仅是开展军事行动的偶然行为,而是俄罗斯全面战略的一部分。那就是剥夺乌克兰与全球市场的经济联系,促使价格上涨,让穷国数千万饥饿人口无法承受,造成国际粮食危机,从而迫使乌克兰和西方按照普京的条件解决冲突。

因此,此事不再是简单的俄乌冲突或俄罗斯和北约的冲突,而是俄罗斯挑战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另一种表现。以最底线和具体的方式,普京实际上已经向世界人民宣战,而西方国家有国际人道主义义务来阻止他。这意味着绝对要不仅仅向乌克兰提供它所需要的武器性质和数量以及情报援助,还需要在乌克兰的空域和地面,以及在黑海领域果断地击败俄罗斯。

乌克兰对俄罗斯的海上力量进行了重大打击,它使用自制的海王星导弹击沉了俄罗斯的旗舰“莫斯科(Moskva) ”号,也许得到了美国目标情报的协助。 其他俄罗斯船只也被摧毁。如果西方向乌克兰提供更多这样的武器和技术支持,或许除了潜艇外,俄罗斯的整个黑海舰队都可以被消灭,从而打破粮食封锁。

如果西方不给乌克兰提供它所需要的武器以开放黑海的正常商业,美国海军和北约盟国必须这样做,或许可以以为粮食运输队提供安全护送的方式实现。这条国际水道不能成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Tayyip Erdoğan)所说的“俄罗斯湖”,特别是当国际粮食专家说大规模饥饿是一个真实的后果时。土耳其是埃尔多安领导下的北约不可靠的盟友,它控制着黑海的通道,必须迫使它允许美国船只随时进入,以保证世界粮食供应的畅通无阻。

华盛顿不愿意直接干预一个没有提出要求的民主国家的集体自卫,这是可以理解的。但美国抱持的向乌克兰提供其自卫所需一切的犹豫不绝态度却是不能理解的,我们不能允许俄罗斯阻碍航行自由和践踏另一项国际准则。

与此同时,中共国领导人习近平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这些,因为他已经把台湾海峡当作中共国的内海,其航空母舰定期过境。而自2007年以来,只有较小的美国海军舰艇进入台湾海峡。尤其是在人道主义灾难迫在眉睫的时候,不能让普京吓跑西方国家对黑海的频繁使用。 

责编:彩虹

新闻来源

Biden and NATO must help Ukraine get its wheat to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