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鏈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W8eFqEi2-s&t=3s

郭文貴先生:今天是10月24號文貴直播,現在不是報平安直播,上午報完平安了啊。今天上午的時候因為我短暫的在家裏面直播用的是手機,結果我家裏的WiFi就幾次都被駭客給黑掉了。然後我今天在上午主要講的主題是什麼呢?王岐山和Jake Ma在以色列的活動。

我上午在這裏的時間播的時候大概是10點多,整個當時是以色列6點多的時間,我的朋友、美國的朋友、我的基金合作者他們也在以色列。我的基金合作者是美國的五大基金的一個總裁,認識我很多年了。

昨天他們在紐約第五大道的六十六街有一個猶太俱樂部,特別多的人,一個俱樂部裏邊叫大都會俱樂部有一個演講。演講的主賓主要有兩個人,一個是我這個基金的總裁、合作者,一個是班農先生。

那麼昨天到場的三百多位的嘉賓直播當中,本來是談論很多問題都在關心沙特的事情(記者卡舒吉被殺案)怎麼辦?美國會怎麼辦?川普總統會怎麼辦?但是昨天聽說爭鋒很厲害,美國到底要不要真相?要不要正義?要不要維護國際形象?

美國是不是真正是雙重標準?最後爭論的結果是記者跟班農還有基金總裁都快吵起來了,還有其他幾個被訪人。最後的結論就是為什麼中國的安邦事件——就是紐約的華爾道夫的老闆,為什麼中國的JD京東、為什麼馬雲、為什麼海航HNA 海航這些事件沒人播沒人報?

為什麼沙特的事兒成那麼大的事兒?美國和沙特有100年的歷史,還有核心的利益,為什麼沒人報?所以大家要報、要懲罰一起來。昨天吵得很熱鬧。

我這位朋友基金總裁就是昨天在第一段完以後,直接去機場直飛以色列。飛到以色列和他的另外一個合夥人,他的副總裁CFO在以色列見面。這位CFO認識我也二十幾年了,他不是猶太人,(問旁邊工作人員)他是一個叫什麼節,美國最多那個?愛爾蘭人,愛爾蘭人!我前面是凱琳美女。這個愛爾蘭人他先到的。

另外一個副總裁是猶太人,他們是另外一架私人飛機到的。他們和馬雲的私人飛機幾乎沒多長時間同時到達的,都是特拉維夫機場。

郭文貴先生:馬雲先生昨天有幾個人,不是像原來似的前呼後擁,那傢伙比總統派還大。

他同樣的是和我這位基金合作者幾位朋友住在特拉維夫的Inter Continental  酒店。看上去馬雲氣色不太好,比較沮喪。但是在機場他們告訴我說,他們發現哎呦馬雲一去旁邊那些商業間諜記者很多人盯著他,很多人打聽消息。

馬雲我相信他本人會知道的。而且另外一個先到的一個人,參與了好幾次的王岐山所謂的參觀、訪問,他們都在現場,而且有幾個人都是跟王岐山私下見了面。那麼在我上午直播的時候他們正在去會場的路上——是去耶路撒冷。

從特拉維夫到耶路撒冷大概一個小時時間,大家都知道耶路撒冷是晚餐他們叫歡迎晚餐。由總理內塔尼亞胡講話,就是:開放的以色列和科技給安全的世界,歡迎海外投資。 講話的第二個人就是王岐山。

我那個時候正在說,剛才就在我直播前,也就是在20分鐘以前他們剛講完,也就是耶路撒冷的11點鐘。馬雲在場——好幾個警衛,今天晚上王岐山先生加強了警衛難以靠身,很多人難以靠身。

王岐山剛剛的講話主題是什麼呢?中國人從來、一直以來中國外交部愛講的話——南海一直是我們的,這個世界一直都是我們的,一直以來都是我們的。中國人民一直都是我們的,都是吃草的,是一直以來從來沒偷竊過技術。王岐山講的主題就是剛才的視頻、剛才的講話——王岐山。

有人說中國偷竊技術,說:不可能。等等啊,這視頻馬上要過來了。我要回一下啊。(l給人回電話)Hi Joe, Thank you brother,I’ve got this vedio,Thank you very much.Take care.剛剛地發了視頻了啊。看看啊!(郭先生展示自己的手機螢幕給大家)

聽說這個演講,王岐山最後演講的時候說是:我今天要嘗試著和內塔尼亞胡總理一樣的演講的風采,但是我顯然沒有做到,大家都……

(開始放手機視頻)很長啊很長。哇塞!演講啊,王岐山,王岐山,王岐山!哈哈 。你看看你看看。

(手機視頻聲音)王岐山:構建了有機的創新、創業系統,在現代農業與生物醫藥、醫療設備、資訊通訊等領域,形成很強的科研及產業優勢。

郭文貴先生:還講那麼長時間,啰不啰嗦呀?

王岐山:去年底中國的直接投資存量達41.5億美元。去年全年貿易總額是1992年兩國建交之初時的260倍。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當今時代是創新發展的時代,也是創新合作的時代。全球創新科學深刻調整,創新要素跨國流動,創新資源全球分享已成大勢所趨。在這個時代唯創新者勝,唯合作者強,憑藉創新,發達國家才能保持經濟活力,發展中國家資源貧薄,比中小國家……

郭文貴先生:(親了一個手機螢幕)哎呦!我太愛你了“鬼子六”。講得太好了。這個撒謊的,我看……

王岐山:很高興出席以色列創新峰會開幕,我謹代表中國政府對本屆峰會召開表示熱烈祝賀。

郭文貴先生:沒代表中國人民,很好。

王岐山:內塔尼亞胡總理的盛情邀請表示衷心的感謝。這次的訪問以色列,主要的目的是同內塔尼亞胡總理共同主持中以創新合作聯委會第四次會議。今天下午圍繞著創新合作深入交換了意見,達成了很多共識。建立了以創新為主題的合作機制,體現了中以兩國對創新的高度共識和中以關係的鮮明特色。

以色列是全球知名的創新國家,數十年來以色列堅持以創新強國取得舉世矚目的成績。以色列大學、科研單位、企業等創新主體有效分工合作。構建了有機的創新、創業系統。在現代農業與生物醫藥、醫療設備、資訊通訊等領域形成很強的科研及產業優勢。

郭文貴先生:拍馬屁,先拍一段兒,先拍暈他,先拍暈他。

王岐山:把創新視做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

郭文貴先生:還創新。

王岐山:中國改革開放40年是解放思想、變革創新的40年。在中國的新發展理念中,創新被擺在首位。

郭文貴先生:創新。哈哈。

王岐山:我們清醒認識到中國仍是一個發展中大國,要實現兩個一百年的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就必須建設創新型國家。目前中國在創新上雖取得了一些成績,但仍處於奔跑階段,要變成領導者還需要長期艱苦的,我們將繼續堅持創新驅動發展。

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研發經費投入國, 2017年研發投入達1.75萬億人民幣。我們將加大投入,爭取在新一代資訊技術、航空航太、海洋工程、新能源、新材料、先進機械製造等重點領域實現更大發展。

郭文貴先生:維穩經費,維穩經費

王岐山:深化改革以激發創新的活力,加強科技管理、基礎驗收、提升創新主體。我們將繼續開創……中國已建成……我們將繼續推進習近平主席和內塔尼來胡……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當今時代是創新發展的時代,也是創新合作的時代……

郭文貴先生:對著川普總統來了!川普總統不合作啊!全球創新格局深刻調整,創新要素跨國流動,創新資源全球分序已成大勢所趨,(看視頻)狗屎!“哎呀”岐山呐!大家看見了吧?大家看到了吧?我上午說的他正在去的路上,那麼馬雲今天晚上也在場,說馬雲一看有鏡頭就挺胸啊,就裝作很振作,實際上他們說周圍明顯看出來跟著他的所謂警衛像綁架他似的,非常沮喪,心情不好,也明顯看出來非常緊張。

王岐山今天是在我上次爆的時候呢,說視頻的時候,他今天下午按摩了一下,見了幾個“神人”,就是以色列的幾個非常親共的人物,高科技投資家和高科技公司的老闆,和國內的我幾個長期的朋友,而且這幾個公司長期賣給中共核心的監聽、監控技術,賣給二部、三部,三部的設備還有安全部的設備絕大多數都是買他們的。

巨大生意,都是通過香港、澳門,原來有新加坡,現在不允許有新加坡了,轉給中共的。這幾個人都見了他,那麼王岐山先生講的主題是什麼?“你看,我們中國2025計畫、產業計畫是你們最大的機會,我們將有十萬億未來的在整個國際市場上的採購,你們不抓這機會你們抓什麼呀?你們傻呀?對不對呀?政客都是一時的,你們賺錢是永遠的嘛!中國的2025是你們最大的機會,以色列你們的任何一個科技公司都要抓住這個機會跟我們合作。”

主要是這個,就和我當初說的一樣,那時候沒有視頻呢,剛才視頻你們已經看到了和我說的一模一樣。“中國2025計畫‘一帶一路’,你們來吧!”這就是在幾周前他決定出訪以色列、竄訪以色列的時候我就說過,就拿2025,拿市場明顯公開的“BGY”,市場准入的權力做交易,就是掏美國人的“肛”。以色列的技術很多絕對超過美國的,特別在軍事和維穩技術、管民和控民、監聽、跟蹤、殺人、遮罩網路這些核心技術。

他要做的決策就是這個,搞技術、搞油、人民幣交易,然後為什麼讓馬雲去啊?中國私人企業家你們都別去了,別在這塊兒,你們都不是主角兒了,回家吃草去吧!岐山同志代表著我們黨CCP。他講完說完了以後誰來給你提供錢呢?誰和你簽合同?隨從的就是北方科技,中國保利公司保利集團,這幾個軍火商全都上來了。

然後,再和你合作的這些網路技術啊、監控啊,誰呀?傑克·馬,馬雲同志來了給你做交易。所以說今天中午的時候我跟美國的朋友在那吃飯,我說你們學不會CCP這些招,他們每分每秒都在運作著,就是要“3F”你美國,“BGY”你美國。我說這招很靈的,在我們講話的同時,我說內塔尼亞胡講話,接下來就是王岐山講話。

王岐山講話,我說:我都不用說他講就這幾個主題,怎麼樣?剛才那個視頻,剛剛結束的二十分鐘前的視頻裏面講到了吧?中國市場巨大,中國社會穩定,保護投資者,我們一直幾千年曆史中國從來不偷人家技術,我們創造了什麼什麼。這都是胡扯,瞪眼胡說八道!當年美國大使館說“我們公佈了北京有pm2.5”,馬上外交部就說“沒有,造謠,西方帝國主義造謠,北京根本不存在pm2.5。”

再過一星期“我們可能有pm10。”再過一星期“我們有pm2.5,但是,是某些時刻”。到後來大家知道了,最後是所謂的美國為首的西方的造謠,不存在的pm2.5成了中國的災難。最後外交部說“一直以來南海什麼什麼是我們的”、“釣魚島是我們的,一直以來什麼是我們的”,那西伯利亞一直以來是你的咋不拿回來呢?外蒙還一直以來是你的咋不拿回來呢?

一直以來新疆、西藏是你的,你咋不拿回來呢?臺灣是你的你咋不拿回來呢?你敢嗎?就是欺負弱的,一直以來,你就是欺負那些老實人,然後說啥都是“一直以來”,“一直以來”你還要二戰幹什麼呀?國際上的二戰秩序是怎麼來的?二戰以後怎麼排的?這就像CCP最愛幹的事兒一樣,把中國倒閉的公司和銀行叫重組,重組以後還叫原來嗎?

王岐山同志,你還有中信嗎?你還有廣東國投嗎?你為啥沒有國投了?廣東信託了?為啥沒有中能信了?都讓你王岐山搞破產了嘛!它不存在了,那你不能說一直以來廣東信託都怎麼樣,還有中能信怎麼樣。二戰秩序就是一個國家版圖、利益、權力的重組,你不說重組完破完產了你還一直以來。

今天跑以色列說一直以來中國從來不偷技術,那一個個抓的間諜抓的誰呀?抓的哪人呐?蒙古人呐?外蒙的?是不是!所以大家看到這個共產黨CCP這一套路子,我太瞭解他們了。所以今天中午我跟美國朋友說,我說你一會兒回去看視頻去,王岐山會講什麼,我說王岐山會講多長時間的話,他會是什麼主題,我說今天所有見的大佬就是要掏你美國的肛!買你的技術、偷你的技術,在你的頭頂上拉屎。

馬雲是幹嘛去了?馬雲是做擺設,同時付錢去了,做交易去了,合法的外國遊戲商業手段盜取你的技術,或低價買你的技術和“藍金黃”你的技術。大家已經看到了上午說的事情正在發生中,剛剛已經發生完了,從這視頻裏已經看到了,接下來王岐山的中東竄訪都這老路子,接下來你看中國的企業家都去哪?沙特、土耳其,挑撥離間,馬上做交易,搞人民幣石油化。

這就永遠是搞弱你美國它有機會,搞亂你美國它有機會,搞死你美國是它的核心目的,它永遠不會改的。現在一看沙特出事了,“哇”CCP天天鼓掌喝茅臺高興死了,為什麼?轉移視線了;一看土耳其出來開發布會他們開心了;一看美國、剛才家門口58街就在我家幾千米之外Time Warner有炸彈了,“哇”開心了。

全世界最希望美國完蛋的,需要美國趕快完蛋的、亂的那就是CCP,不是中國人。

所以說昨天晚上的演講,聽說幾個主持人在66街俱樂部他們就改了,除了不要反中國人、不反中國,他們又修改了一點。我說你們不要動不動說是中國人偷走了你的工作,是CCP偷走了你的工作,你不要說中國人偷走你工作!中國人給你帶來的機會多了去了。還有中國文化是偉大的,你不能說我們中國文化不是偉大的,我們的文化不是CCP給我們的,它才七十年,我們有幾千年的文化。

聽說昨天都得到了糾正,這個特別特別好。所以說今天上午的直播剛剛已經發生了,我就不多說,接下來咱再觀察。

那麼同時澳門被殺掉的這位鄭大使鄭主任絕對不是那麼簡單,昨天晚上,半夜一位澳門的朋友到我家來緊急見我,給我講述了他所知道的一切,把我嚇一大跳,如果他說的是真的,中國還真有好男兒!還真有厲害的人物!

詳情我收到後給大家再說,現在不宜多說,但是澳門事件絕對是一個里程碑事件!它已經開啟了內部的恐懼的盒子。王岐山還有現在的幾個領導人最相信當年史達林那一套——說最好的辦法走向一個新的社會體系那就是讓大家都恐懼!最好讓自己安全的方式讓大家都害怕!也就是恐懼。

這和法國大革命前夕這是不一樣的,法國大革命前夕是被偷走了錢,社會分配不公,世界新思想啟蒙,最後民主、思想、運動加上宗教要求的改革、利益的重新分配造就了法國的憲政,讓歐洲走向了文明。但是,現在CCP不是要走向憲政,它是要學習史達林那一套製造恐懼,是讓自己更安全,可以更快的走向自己設定的系統,那就是文化大革命系統。

那麼,澳門的鄭先生敢走出這一步來讓我非常驚訝,我不確定這是否是事實,不但他被殺,還有一個軍人,還有另外的兩個人也被殺掉了,現在只是大家不知道名字而已。中組部派去的小組實際上已經發現了他們想幹這事兒,最後整個珠海剪綵計畫全變,聽說對上層也是極為震撼。同時內部現在對整個金融和股票市場、外匯產生了巨大的恐懼心理,非常地害怕。

大家要看一看德克薩斯州大學凱爾巴斯的講話,有一個網站有個網站叫Zero Hedge,叫Zero Hedge。這個Zero heich啊非常的重要,叫Zero Hedge,Hedge裏面專門有個凱爾巴斯的講話,這個講話他在視頻裏並沒做出來,CNBC的這個講話他做的並不成功,我覺得他沒講出重點。

那麼這個文章現在是整個基金業和全世界的做期指,金融期指,還有石油期指,還有做空港幣和人民幣的,現在已經成了聖經了。已經成了聖經了,廣泛流傳。廣泛流傳。

而且做空阿裏巴巴的和做空騰訊的,現在資金大漲。然後看到這幾天的港幣和人民幣的做空資金是猛漲。而且港幣前所未有的出現拉鋸狀態,7.85到7.88,7.89,一旦突破7.90那樹倒了,誇全散了就。因為港幣的核心,它就是跟美元掛鉤,7.8,7.8。香港人可以隨時把港幣變成美元。那香港人想了,我為啥在銀行存那個港幣呢?我存成港幣就可以了嘛,而且你不能阻擋我。那麼一旦大家都把香港的港幣換成美元的時候,香港政府一共在法律上才有4300多億美元。

4300多億美元,現在大家要記住,有120億美元是放給香港政府的,不歸香港的銀監會來管的,那麼現在香港所有市場上流通,香港的銀監會能管的錢現金就是10個billion,100億美元。在法律上來講,只要有人做空港幣,他只有10個billion的權力。

但是美國的基金我跟他們開會的時候,我說你們不要太天真,我說CCP和香港政府不會像你們想像的那麼無知,他一定會用他那12個billion,就120億來用的,甚至更多。為什麼我說共產黨一定要想辦法保護港幣?因為港幣是他印刷假美元和假港幣,獲取美元外匯儲備最好的管道。

這些數是無人知道的啊。美國人從來也沒搞明白過。我說他是一定要保護的,他一定拿出5000億來保。5000億再加上他的120億香港政府控制的錢,再加上100億在市場上他合法能用的錢,我說他大概有6000億。這是為什麼現在大家你看高盛,摩根斯坦利呀,很多大的銀行,這些做所謂對沖的,買金融和股票,還有貨幣對沖的,他們都不在香港操作,都在美國操作的。

那麼這些錢加起來多少?迅速增加了上萬億美元。這是香港政府,CCP,中國銀行他絕對不相信的。他認為是胡扯的,不可能的。他是胡扯八蛋的。但是一旦他們贏了,會贏大錢,甚至連高盛,摩根士丹利的大投行都兌付不起的都有。一般來講都跟你搞對沖嘛。

因為基金買的期貨都是跟高盛,摩根士丹利大投行買,買的時候他可能一看你買那麼大,我就給你搞對沖了,一旦要是真的港幣跌破了7.8以上的時候,那他真的兌付不了,那就賠天大的錢了。那時候港幣可能真就沒了,人民幣就瞬間就沒了。

但是戰友們,你們千萬別摻和拿自己的錢去完這個去。你可以換成美金,你不要存港幣,這是最好的辦法。但你別參與賭這個事,因為你玩不起,這是“大鱷魚”玩的遊戲啊。

這個我們希望的是什麼?通過金融和市場真實的反映,讓中國的老百姓,香港同胞和臺灣同胞,獲取真實的,有能保證的貨幣。到底是美金還是港幣,還是人民幣。然後讓老百姓不要讓人給抽了血,未來連買墓地的錢也沒了,付房租的錢也沒了,大家睡大街的機會都沒有了。只是給中國老百姓一個真相,一個公平的選擇,讓中國人有安全的未來,有養老的錢。

否則的話他們一破產,像王岐山搞的廣東信託,搞的中農信一樣,一破產誰也不理你了。你怎麼辦呢?你造反抓你。

現在以色列正在買核心技術呢,可以監控你,可以抓你,可以待在家裏就讓你出不了門,讓你失去控制力,他都是搞這個核心技術,第一個核心技術要買的就是愚民,弱民,控民。所以說他已經準備好了你上街了。

所以說讓香港同胞、讓臺灣同胞、讓澳門同胞,國內的同胞們把自己辛辛苦苦的救命錢、養老錢、治病救命的錢和孩子上學的錢能保住,這是我們的核心目的。

同時讓世界上更多的和平,讓盜國賊不能讓他們千分之一、萬分之一、億分之一的人統治著我們十四億人民,這是我們的核心目的。

所以說我們不是說做空它是我們的目的,讓它倒下來是我們的目的,是讓他們健康,讓他們給中國人的未來,不要再偷他們的錢了。這是我們的核心目的。

我郭文貴可以在這發誓的講,我不參與一點做空,我不會參與一分這個投資,一分都不會。我這一輩子不想有一天對著我子孫後代說:你的祖先曾經做空過港幣,做空過人民幣。對我來講那是極大的犯罪。我想讓他們顯露真相和真本位的價值,但是我不會參與。我在這裏嚴肅的,認真地說。我不會像馬雲和那些中國私營企業家,滿嘴喊著什麼愛黨,愛國,愛人民,忠於國家,忠於人民。最後就是天天偷錢,天天騙錢。滿嘴瞎話,造假賣假。

我郭文貴可以拿我的生命保證,我不會在這次做空港幣和人民幣有一分的投資,一分的獲利。

Kyle Bass德州大學的意義遠超出大家的想像。他所做出來的各種美國金融界的這種領導作用,這是在歷史上這就重大意義。而且從來不可能有金融資本家說:我拒絕跟從你,是不可能的。所有金融界的人,只要聽到有人吹哨,不管真假,立馬跑。因為他是本能。因為告訴你了水裏有毒,你還敢喝這水嗎?不管有沒有毒你都得跑,因為基金經理拿的都是別人的錢,投行拿的都是別人的錢,你承擔不起這個風險,你只能跑。

那麼今天是德州大學,它不是一個民間機構,商業機構,它是一個永久性的,國家性的機構。牽扯到美國各個方面的國家經濟金融安全,他出來講這個話,他領導作用是無可限量的。

接下來大家會看到一系列的隔山打牛,會在王岐山先生串訪結束後,他們會出更重的手。接下來會更加有意思啊。

11月6號美國中期選舉完以後,如果說共和黨贏了,這個事情更加不可琢磨,不可限量。接下來從臺灣,南海等一系列的行動,包括對新疆一系列少數民族的政策保護,一系列制裁法規的出列,港幣和人民幣,港股,A股,那將是一場絕對無法挽回的,不可逆轉的災難。不管他們怎麼忽悠,都沒用。

剛才王岐山講的那個視頻,都是秘書寫的,是按照黨規、黨策,王岐山同志中間加了點油,加點什麼油哇,潤滑油,我想選你內塔尼亞胡先生,有風度的演講,拍馬屁,拍的多肉嘛呀。他都不知道怕馬屁在國際上多讓人笑話。拍馬屁。

就像剛剛18大以後,新政府上來說反腐的時候,我見到歐洲幾個領導人,我說:“你怎麼看我們新政府反腐呀?”哈哈大笑。說明這在歐洲,美國,這早都是已經玩過的小政治遊戲了,還玩呢。什麼反腐,不就幹掉對手嘛。就是增加自己的權力嘛。就像你這個拍馬屁,太低級了啊。咱大家在那笑,笑的人絕大多數是什麼?是苦笑,不是真心跟你笑。他們太享受這種無知的,愚蠢的,人家覺得你是裸體的,穿著皇帝新衣的,那個人家的笑。他不懂啊。

傑克馬也得裝著笑,然後得伸個大拇手指頭啊,在那塊。悲劇呀!一切都是假的。

所以說這個安娜卡麗娜臥軌自殺的時候說:這個世界上愛情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我說不是,愛情是真的,但是CCP一切都是假的。

咱現在輕鬆一下,玩點真的。

郭文貴先生:這個是上次啊,我在這裏說,打開了Kerry。喲呵!這個是Italo Ferretti ,Ferretti,我的天呐。不會發義大利音啊,哈哈哈。新領帶啊,新領帶。

這都是我設計,我設計的啊,不同的料子啊。看看有多少這領帶啊(桌子上擺滿了沒打開包裝盒的領帶)。這個領帶公司是義大利的,川普總統是幾十年了。這是白的,你看這是白的。這個幾十年了都是用它的。川普總統一年也做個五十到一百條吧。

我這回做多少條?

(女人的聲音):82條。

天呐,才80多條啊。紅的,你看這紅,紅的啊,紅的。哇,這個適合王岐山戴,我覺得應該送給王岐山啊。是不是可以送給王岐山同志啊?坐飛機送給去…..耶路撒冷;哇噻!這個綠領帶啊,也適合王岐山,也適合王岐山。哈哈哈,哈哈哈。

哇!這個是Miles Guo設計啊,看,這專給我做的,你看,這個打完以後,大家記住了嗎,從這,看著啊,我打領帶簡直是,我這領帶打得太熟了,這個領帶要怎麼樣戴,大家看看啊,(做戴領帶的示範)從這裏穿過來,然後呢再從這穿過來,大家看一看啊,是這樣子的,這就是文貴的設計啊,文貴的設計。哇,這個紅好。這個紅。這個不能給王岐山。不能給,不舍得給他。

啊!這個,這個太好了,哇,這個太好了。哈哈哈。還有啥?這個藍的,哇!這個是這個材料的,這是絲混的,藍的,blue。有時岐山同志也戴blue啊,也應該送給王岐山一條blue的。Blue tie。哈哈哈。在耶路撒冷打這個顏色是最棒的啊。這是那個國家重要的顏色啊。還有啥呀?冬天的呀?冬天的。哇噻!咖啡色。咖啡色,冬天,冬天。這個是開司米的。羊絨,羊毛的。駝羊毛啊,駝羊毛。

哈哈哈。天呐。這個好,這個好,哇!你看這個黑的,黑的。哇!這個好。我超喜歡這個黑,哇。你看看,我故意讓它窄了一點,比平常的領帶窄一些,然後呢跟我的Brioni“不鳥你”西裝能配上啊。哇噻!這個漂亮。

哇,這個好,這個也是絲混的。同樣這個料子啊,因為這個大家好在哪了呢?打完以後,大家看到啊(用手給大家展示打領帶,使勁拉伸)這個領帶的好處是什麼?看這個,然後打開以後迅速的恢復。迅速的恢復啊。我成賣領帶的了。哇噻!哈哈哈,真的做到了,這個特別有意思啊,大家看這個是黑的,然後這裏面是另外一層料子,然後這是晚上啊,晚餐的時候,晚餐的時候,晚餐的時候,哇,你看這比例多漂亮這花,太性感了,太性感了。我噻,這個好。開司米,我真沒想到這個能做這麼好。

這是那天我和Karry啊,跟她一起來定的。這個是羊絨的,也是這個的。這個王岐山戴上不好看。不給他了,這個不能給他。哇噻,看看啊,(一個花色的絲巾)這個是圍巾,這花簡直是,哇噻,(圍在脖子上了)好帥呀!哈哈哈,這也太flower了吧?哇,OK,夠花的,好了,這個送給你了Kerry,(Kerry:謝謝。)哈哈哈。這個是什麼的呀?這個我喜歡,這個紅我也喜歡,跟那個紅不太一樣,看這個紅啊,這個紅不太一樣,這個紅特別漂亮,哇噻。這個領帶在Brioni店,像大牌子的店,幾乎都是它的,像Brioni店這個大概在二千美金到三千美金之間,二千到三千美金。像這個都在三千美金啊,三千美金一條。

哇,這個漂亮。這個是我定的這個黑的,裏面是紅的襯,紅的襯。這個也是晚上戴比較好。穿比較嚴肅的場合。新聞發佈會可以戴這個領帶。大家看到了,這個裏面是,這個叫絲的布,應該這不是絲,這是?裏面是絲的金色,紅色做襯,但外邊全都是透明的啊。這個有點啊很“同志”的感覺,非常好啊。

哇噻!還有什麼?我定夏天那個,邁阿密Style的那個。邁阿密的。就是邁阿密的那個二十幾種的那個Style。這個我覺得真的漂亮。你看這個,銀白色,銀白色,哇噻,“嘖嘖嘖嘖”這真的是太酷了,哇。哇!(Kerry問:是這個嗎?)我看?不是這個!這是晚裝。就那個夏季的邁阿密Style。這個是這個紅又不一樣了,這個紅啊,Bourgogne紅(法語:勃艮第紅)。哇,戰友們,咱們直播的時候,每次都要換上一個新的領帶;這個藍也好看,哇噻。你看看這個藍,喔,這個藍太酷了。這個王岐山先生要戴這個領帶明天演講,那戴這個酷呆了。他就買個愛馬仕領帶,別人送給他的,原來王健,陳峰,劉呈傑,姚慶,買點愛馬仕,他們就懂愛馬仕,不懂(別的)啊。

(Kerry:這個?)不是,邁阿密Style  。這個不是,這個白也好漂亮。你看大家這個白啊,你看這個白,哇,你看這個白,哇噻!這是一種日本富士山的白。富士山的白,我超超喜歡這個。超喜歡。這個也是羊絨的,這是日本人最酷愛的,有點那種淺灰色,淺灰色,灰白,這個是打上去以後,這個非常的精神。而且由於這個比例的改變會非常的舒服。

你找那個,我一定要讓戰友們看看夏天款。這個也是個綠的,料子不一樣而已。這個綠領帶真得打好了,不能亂打,亂打就出笑話了。這個也是,我要的是那個佛羅里達那個。你看這個紅,這是中國的棗紅,棗紅。還有啥呀?我看,你還沒有找到Kerry。哎那個紅給我看一看,好漂亮。這個紅跟那個是一樣子的。你看啊,這個和那個是一樣的,它就是這個是帶鎖扣的,這個是不帶鎖扣的。

哇,天呐!這是真正的中國紅,哈哈哈,中國紅。這是CCP領導最愛打的。完全不一樣啊,這是川普總統摯愛,摯愛。但他打領帶都很寬、很長。這個領帶服裝師每次都說:能不能打短點,他不聽。這個跟剛才一樣料子,但裏面是黑加黑了。黑加黑。天呐,咋弄呢?咋弄呢?我現在就賣領帶得了,啊?實際上你說王岐山的才華不需要去盜國,他可以搞領帶生意嘛。

看這個,哇,看這個白的,剛才大家看到那個黑的,呵呵呵呵,這個白的,這個白的。白的,黑的,白的,黑的。太漂亮了。哇噻。你根本現在就沒有哇,Kerry。那是不對的啊。(凱瑞:錯了,找不著。)我噻,你看這個,你看這個。大家你知道這個顏色,摸著手感,太漂亮了。真的是太漂亮了。喔,這個真的是酷呆了,簡直。太舒服了。這摸著太舒服了。

所以說咱們想辦法,這確實,我都送戰友吧,太貴,怎麼讓戰友擁有這樣的領帶呢?把盜國賊的錢給它沒收了。

你看人家這盒子,它這盒子要100多美金一個盒子,是100多美金嗎?(Kerry:歐元)歐元?我的天呐,凱瑞你們義大利人也太黑了。就這個領帶盒子,要160歐元,160歐元吧?要做這麼個盒子,本來給“郭戰裝”,“郭帽子”啊,每個人帶這麼個盒子,來了,來了,做盒子這家做誰呢?叫他給咱做,160歐元,我的娘來,怎麼可能嘛。你看這個灰,簡直是,太享受了,我摸著就是享受。

經過創造、設計、研發,生產、到運輸過來,太漂亮了。太漂亮了。這個白,這個白,你看。這個白還不一樣(跟剛才那個。)它倆料子是不一樣的,它倆是一樣的,喔這個是有結的。所以你一定要核對完,跟咱那個定的料子不要重。但這個覺得缺的問題啊。缺邁阿密Style 。這個是羊絨的,喔,太舒服了。

誰說盒子一般,你是沒看見啊戰友們呐,盒子可太不一般了。這個品質太不一般了。這是真正的,你看,彩色的烙銀的,你看,彩色烙銀的。這個不是開玩笑的。這盒子非常好。

你看這個,這個義大利人的設計真是天下第一沒得講的。你看,虧了今天我嘚瑟嘚瑟跟戰友們,發現了,要不然這過半年我才知道,這個貨不對版呐。哎,這個,Kerry,這個黑的,這是那個絨料,毛和絨混合的。你看看。這個是毛,純毛,這是冬天的。秋裝和冬裝的領帶。

Kerry沒了

郭文貴先生:你真的是有問題,Kerry,它真的有問題。

(展示紅色領帶)這個好,你看這個是紅,跟剛才是一樣的,紅這個一樣的,但是它是兩條,兩條,但是他為什麼做兩條他不做……你看。

Kerry你要他多條。

郭文貴先生:我要他多條,但是我的郭設計的呢?這咋打這玩意兒,同樣的領帶怎麼打,這真得送給人家岐山一條去,你趕快就飛到以色列,送給人家一條去。

岐山同志是好同志,是不是?到以色列都演講去,那麼辛苦,是不是?製造別人的恐懼,就是走向自己設定的社會系統最好的方式——史達林。

我知道了,我這個是Loro Piana的料子做的,真的是,你看你打開那麼多都沒有,Kerry現在先不要了,行了,我這先拿走。慢慢來慢慢,不著急,不著急。

所以戰友們今天給大家得瑟了半天領帶,上午直播很失敗,今天下午我們就直播給大家補回來,說話算話,我說好了。

(看留言)

再看一下牌子,正確的發音,正確的發音,大家看一個牌子,我再給大家看一看。這家領帶公司是Stefano Ricci,Stefano Ricci那個牌子和這是世界上number one unique——勞斯萊斯中的勞斯萊斯,特製勞斯萊斯,然後勞斯萊斯就是Stefano Ricci,領帶中的賓士就是愛馬仕,這個絕對是特定版。

所以戰友們今天上午很抱歉浪費大家時間,直播的卡很不成功。今天我答應大家我再忙我一定要直播給大家補回來。

郭文貴先生:剛才第一次直播的時候,王岐山正在準備會議中,還有Jack Ma,現在完全按我們當初所說的,開始在美國後院掏美國的“肛”——騙技術、買技術、偷技術,馬上開始。

所謂的2025,實際上我今天上午給大家說的,王岐山同志要創造第三條路:打著國家的名義,實現國家的2025的所謂的高科技戰略、中國生產戰略,實上是通過對外洗錢,然後中國內部所謂的金融經濟重新洗牌。

只有重新洗牌、製造恐懼,才能解決以前的騙和假和社會的所謂的貧富懸殊的矛盾,通過所謂的告訴大家貧富懸殊這個問題,轉移視線達到重新分配。然後瞞天過海,把王岐山、朱鎔基、江澤民、江志成等家族的錢合法的洗到海外。

通過一次一次這樣的招商洗牌,所謂的重新打開大門,啥叫重新打開大門?不要臉的說法,你家大門老重新打開有啥了不起,你本來就該打開的。你家開的是商店,又不是你家開的妓院,你老偷著關上門。

所謂每次關上門,就是暗箱作業一把,重新洗一次牌,所謂的天天喊著打開大門,但就是重新洗牌,就是騙人的。你見哪個正常國家說我成天說:我要打開門,我打開門了,我繼續打開門,他根本就是騙人,你就是妓院嘛,對不對?

所以說你看領著所謂的是合法的“藍金黃”者:Jack Ma等幾個大佬,還有幾個金融界大佬也去了,我在這不說,因為我們是朋友我答應我不說他們。這個都是跟著在後邊,繼續落實“藍金黃”。同時所謂的招商2025、2035就是重新洗錢、重新財富分配,瞞天過海,整個把權力私有化、財富公有化以後的利益分配、分贓。

然後王岐山同志特別是“借力打力”,我就借你這事我搞以色列去,所謂替國家招商、弄科技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你問王岐山他會帶著你他不信的人去嗎?他會把任何一個合同交給你私人企業家嗎?他會把任何一個所謂的技術,落戶到他不認識私人企業手裏面嗎?永遠不可能。他們服務的是 ccp的集權:維穩、統治、軍事擴張、洗錢、保護財富、跟蹤、抓捕都是為這個服務的。

郭文貴先生:說中國幾千年來創造了多少什麼文明,過去中國300年只有一樣東西是中國發明的,就是牙籤,而且牙籤現在人西方發展了上千種,已經超過它了。

中國最大的所謂王岐山講的四大發明,特別是火藥,四大發明的火藥是幹嘛的?中國是給皇帝看的,是表演的,是讓皇帝一個人享受的,老百姓不能享受。最後讓人家西方人變成了火藥,把乾隆,把整個大清皇帝,把整個當年的中國徹底給打垮了。到今天我們輸在工業革命,中國人製造給皇帝的煙花,成了中國的幾百年的災難。

通過中國所謂的造紙什麼的,中國造紙是幹嘛的?是給皇帝畫畫的,給皇帝畫畫的。紙張成了西方文明的工業革命的重要的一點,但是在中方完全沒起到(作用),不讓老百姓用,被皇家壟斷。

中國有幾樣東西是為老百姓服務?哪個不是為皇權的?歷史已經做出了最嚴厲的懲罰,把中國人置於了幾百年的災難之中,貧窮甚至是回到了石器時代。

今天到以色列去,今天14億中國人擁有幾千年的歷史,按照王岐山剛才講話,幾千年來一直以來發展到今天,幹嘛讓以色列去,上人家那舔臉,拍人家馬屁,低級下流的要人家技術去?為什麼中國人不能創造中國自己的技術?這很簡單,就是因為有獨裁。

弱民、控民,他們相信商鞅那一套,就是為了達到統治的權利,不惜一切代價:弱民、愚民、控民。今天的ccp還在這麼做,所有的科技最想要的就是愚民、控民、弱民,就是網路控制叫中國人閉嘴、閉眼,鼻子聞不到,耳朵聽不到,這不是悲劇嗎?

所有的招商都將是笑話,他都是對人民來的,他不是為了文明的,更不是為了我們子孫萬代的。親愛的戰友們擦亮眼睛,但是大家記住不擦亮也沒問題,歷史這一刻已經到來,上天已經給我們準備好了,他們會把國家的大門真正的打開,歸還屬於我們14億人民所有的財富和尊嚴和安全,沒人能擋得住。

接下來國際上的行動,再說一遍:軍事的、政治的、金融的、文化的,超出大家所有能想像的想像。CCP日子不長了,今天所有在以色列想跟他們做交易的,未來都將後悔,不信“莘縣陽穀縣達縣”,咱走著看,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親愛的戰友們,為戰友們祈禱,

(雙手合掌祈福)

謝謝所有的戰友們,謝謝你們的時間,再次的抱歉上午耽誤了你們的時間,沒有把這個直播好,下午我儘量的加倍償還,非常的抱歉,謝謝,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文貴大直播》全文聽寫組

聽寫:

紐約香草山農場:貝貝

日本銀河系:青桐

溫哥華揚帆農場: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

紐約香草山農場:天才老鼠

校對:

紐約香草山農場:天才老鼠

紐約香草山農場:風起雲間(文敏)

發佈:

紐約香草山農場:風起雲間(文敏)

全文發佈稿總審核:

溫哥華揚帆農場:文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