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 Lucy、Sadhu
編輯:李易通  

中國接下來沒有任何的自由,中共會限制人的流動,限制你的自由。你還想剛才PPT中說到的經濟流通是不可能的,那時信用卡沒了。現在還能錄視頻,說,“不讓我取錢!”所以能錄視頻,你就幸福吧!秦剛那句話說到家了,“讓你在中國,讓你活著;在香港,讓你活著就是你最大的自由。”這話他一點都沒有說瞎話。

就像我當時去寧夏,政法委書記陪我吃飯。突然外面吵起來了,他睡著一會兒,醒來啥吃的東西也沒有了,回來好幾個部級幹部和我們一起吃飯。我問,“發生啥事了?我這人就什麽事都好奇,我上洗手間出去的時候,旁邊保鏢跟我說,“剛才那領導出來以後,給旁邊人一使眼神,警察拿著槍把那幾個人一頓胖揍,鼻孔竄血、腦袋竄血直接給拉走了。”就是喝酒了,喝多了倆人吵嘴影響裏邊首長吃飯。我說,“打的厲害嗎?”他說,“有兩個女的腦袋都竄血了,拿槍砸的,然後走的時候全把嘴給堵住弄走了,還有個小孩兒也給弄走了。”我進去後,我就問他剛才咋回事? 他說,“這幫人你知道,對付這些老百姓,對待他們就是必須讓他們閉嘴。”

你知道當時七哥啥感覺?他沒想過,老子就在裏邊待過20幾個月,你讓他們閉嘴就揍他,你想我啥感覺?我說,“就因爲他剛才喝點酒吵幾聲?”他說,“是啊,影響咱們吃飯。你這大人物來了,今天不斃了他就算好事了,現在這都給活埋了。”他說,“中國共産黨在中國爲啥能存在,知道嗎?”共産黨搞得很清楚,中國那時候是屬於7000萬黨員的。他說,“我們是一個人領導著100個人,那就意味著給我們每個黨員分100個奴隸,這些人就要歸我們支配。”

想想今天的上海,今天的長春,今天的香港,你看到共産黨什麽思路了嗎?我是9500萬黨員之一,我有100個奴隸,這就是我的權利。那我是上面這個奴隸主,我就擁有這一萬個奴隸主的奴隸的支配權力。你看穿上大白衣服的哪個不是這心態呢?上你家去消毒消殺的時候,他覺得你是人嗎?你看他那個仇恨,往下扔東西,打人,他覺得你是人嗎?“你就是我的奴隸,你怎麽跟我談條件呢?”

就像這個政法委書記一樣,老子在裏邊吃飯,你敢在外邊喝多了,還那麽大聲,你影響我跟郭老板在這享受生活。你知道最後這哥們(政法委書記)被雙規了,七哥使了點小手段就把他送進去了。我要讓他體驗體驗當奴隸的滋味兒。但是我只能幹掉幾個這樣的或者像劉志華這樣的人,因爲我幹不掉全部啊!

9000萬黨員裏邊有多少壞人呢?最起碼幾百萬壞人吧。那現在的中國人要明白,剛才你說那個什麽社會,現在所有就回到了公有制,絕對的分配權和絕對權力的支配權。

資料來源: 522日文貴大直播

發布:文武全才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