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 Lucy、Sadhu
編輯:李易通  

昨天我錄蓋特時說,我在清豐看守所將近24個月,22個月在所裏邊,2個月在公安局裏邊被審和打。你去想想,在一個不到20平方的地方,最多的時候22-23個平方有60個人,別說睡了,你連站的空地都沒有,而且是站在炕上和下面的兩撥人,那種腥味、臭味、汗味,又沒空調,還沒吃的,又不刷牙。那二十幾個月,那裏邊沒有自殺的,都是被槍殺的。你說你李立群,在上海才關了20-30天就活不了?頭髮、衣冠不整了。

那時候你像我們每天被打、被踢,一出來,我就聞聞坑,“報告!”人家武警說,“走!”,然後第一道門“啪”得關上了。第二道門,“報告!”,然後說,“等等,報一下幾號!” “3號監室”。“等著吧,朝旁邊的牆跪著!”

武警在第二道門,武警還是說,“到旁邊牆跪著去”。因爲啥?外邊提審的人等著呢,沒準備好呢,得有提審人拿著條到門口來,然後這邊關的門一響,“出來!”提審條給了武警,武警拿著條你就出去了。然後你就興奮到不行。出了監號到了監獄大門,再出去提審,你看到最大的太陽,感覺走道都輕啊!這時候人家檢察官或者法院記者或者關預審的人,拎著你的脖子跟小雞一樣拉著你,還要帶著腳鐐手銬,既倒不下,還站不起來,拖著你到監號裏邊。“嘩”一扔,臉上一邊幾腳,甚至把腳踩在你嘴上碾幾下,“今天提你來了,告訴你,我是濮陽區檢察官,今年審理關於你涉嫌強奸碎屍之罪,老實交代!”

讓你蹲著,這是善良的,讓你站著你就更幸福了,即使帶著腳鐐站著也很幸福啊!跪在那兒叫你帶著腳鐐頭頂著牆,你去頂頂試試,正常人沒有超過40秒的。要頂幾十分鐘,你自動就“啪嘰”倒到地上了。他每次說,“再跪回去。”你自動就像個機器人一樣,直到摔懵,從眼花到眼懵。

然後提審你,人家檢察官在一旁邊嗑瓜子邊聊天,就這麽折騰你,然後旁邊還有書記員給你寫寫,專門有小女孩,人家摸著腿、摳著腳,你也不能看,你想想多痛苦。人家在旁邊吃著喝著,而你在裏面沒有飯吃,你的下一步可能還要被槍斃呀。就像我說的那位英雄一樣,從來沒碰過女人,被槍斃的時候被定罪強奸碎屍罪,你說這多冤枉啊!

資料來源: 522日文貴大直播

發布: 文武全才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