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在天为风在地为林
编辑:新世纪

图片来源:推特

回想那段动荡的文革(中共邪魔头子毛泽东搞的文化大革命)年代,总是让我思绪万千!那个缺衣少吃的时期,全国人民被所谓统一的思想,一心向党的精神手铐锁镣。那个时候我太小,看不懂人们到底为什么相互伤害;父母与子女反目,多数原因是举报,人性的善良和孝道荡然无存。

太小的我只是记得每天吃不饱肚子,家里做饭也多是些粗粮为主,那有什么营养不营养,吃饱饭是我那时候最大的盼望。我记得每天做饭前,妈妈用一只缠了麻线的筷子,在黑瓷罐内沾一下,再往锅底一抹,就是这顿饭的油水了。你根本看不到饭菜里有油花,能淡淡闻到胡油的香气,就高兴得不得了!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是没有任何油可吃。

这两天看郭先生直播,他说到了六十年代饿死的人,数字几千万我是一点也不怀疑。我们这些出生在六十年代末期的孩子,到七几年后期才能算吃饱肚皮,而且我们是出生在八百里河套地多人稀的产粮区,而那些人稠地少的地方一定更惨!然而我们这些活着的见证人,又一次赶上了邪恶中共的计划经济时代。你做梦也想不到,这帮害死人的黑帮邪共又一次拿起了杀人的凶器-计划供给制、全民公有制。这是让我们断子绝孙啊!中国人不能再像张玉凤讲的那样:自私、无知和愚昧了。我们必须行动起来,把那时我们的苦难写下来,觉醒一个算一个吧。

小时候,村里的粉条和豆腐房在一起,也是我们一饿的时候最多去的地方。运气好能吃一些弄碎了的小豆腐块和断粉条,这些粉条和豆腐都是按“村支部”(中共党支部书记)帖出来的“公分”(一种记录报酬的方式)分配,像我们这种缺少劳力的家庭一年能分二三斤粉条就不错了;分到的豆腐一年也不会超过三五斤;粗粮能分到而且吃饱那都是富人家了。

那些肉啊、面粉啊都去哪了?这些好的东西、好的粮食全被这帮黑社会化的共产党员,拉走分配给他们的家人和打手。老百姓是创造社会财富的劳动者,但从来没有权力分配自己的劳动果实,甚至连他们和他们的孩子也没有任何权利分到这些劳动果实。这就是这个吃人的体制。

晚饭前,我又偷偷跑到粉条房,看看能不能吃点豆腐粉条。我从门缝里看到粉头(管粉条房的工头)李三军用炝好的胡油拌着豆腐粉条在吃,真把我馋晕了。这家伙吃饱了拿着一捆干粉条锁门走了,公家(集体所有)的东西,老百姓是不能随便吃的。这些管控资源的人啥时候缺过,就像七哥说的:“你见过几个有共产党干部饿死?军区大院啥时候缺吃的?”

中共邪教组织对社会财富的再分配,那是真要我们百姓的命!这天也巧,这家伙忘了关窗户。等他走后,我就一个人,悄悄爬翻进去,然后拿起那个铜瓢,挖了一瓢子现做好的粉条,再拌上那个胡油,使劲吃呀,一个饿极了的小孩子,吃在嘴里就别提多美了!这是我这大半生第一次偷东西吃。但实在是饿极了,一下子吃多了,吃坏了!虽然不拉肚子、也不吐就是打嗝。整个晚上都在不停地打嗝,母亲问我吃啥了?我只好老实交待,又是一顿被父亲棒揍。那以后,有好几年我都不敢吃粉条,一吃就打嗝。

发布:翼族

更多资讯,请关注: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YouTube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