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Evalu

                                   图片来源: www.china-cer.com.cn

 零对冲网5月23日报道,米塞斯研究所作者保罗·托马契夫写的一篇文章中说,发达国家政府的行为基本上是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论述的延续,已经将经济带入名誉扫地的境地,这些行为包括巨大的经济刺激以及没有什么资金的政府在选民收入面临可预期的在新冠疫情,封城和其他全球问题中变得更少情况下的经济指数化。

政府正在让货币贬值,以维持竞选支持,这就导致僵尸公司的需求分散化和增多,扭曲了对健康的公司激励措施,减少了商业有效性,扼杀了经济成长的创新因素。最重要的是:它提升的杠杆效应,导致需求大于机会,需求大于供给,这就产生了戏剧性的市场不平衡。

西方经济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联邦继续化钱,依赖新一轮的刺激措施,或者开始把经济带入平衡。显然这就需要严苛的不受人们待见的政治措施,全球紧张形势更让人痛苦,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没有明天。

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明确的是,我们只是生活在当下,而没有明天。就像凯恩斯说的:从长远看,我们都会死亡。

新闻来源:   It’s Not Just The USA: The Economic Instability Is Glob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