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二号电梯

 (图片来自网络)

2018.12.2七哥在爆料直播中提到:

原来中国财政部的某部长,某部长,跟我很熟,经常我们一起喝酒吃饭。有一次在香港,在一个山顶上的一个香港超级富豪家里吃饭,我说你这搞了这么多事,人家说你啊,这个内部宣布说你多名女性有染,而且在办公室。我说你这是看上个老实人,不像这事,不像这种人啊,咋回事啊?

他说兄弟啊,我就被那个杨澜给毁了。我说杨澜咋毁你了呀?给我讲讲。

他说杨澜到我办公室,跟那个中央电台原来是开会,就在开会的时候,几个人,大家都走了,那我就走了,我可小心了,他说我特别小心呐,家里管,组织管,我也怕我出事。说实话兄弟,咱在这方面有时候搂不住,这不是还想升官嘛,进中央委员嘛,俺就很注意。

但是呢,杨澜同志和几个中央台来工作的人,人家都走了,刚离开办公室几分钟,杨澜同志回来了,敲门,这秘书说:“杨澜女士回来了,可能把钥匙掉这了啊。”“什么钥匙掉这了?那赶快找找!”然后呢,杨澜就开始找,这时候屋里秘书就出去了。她那块儿,沙发找找,就剩了这位部长了。

杨澜同志撅着个屁股,穿了个超短裙,就在这么找,找了半天,沙发也摸,地毯也揭,找不着。这坏了,部长同志,杨澜同志的屁股老对着部长,这部长……你去想想,穿个超短裙……部长突然发现杨澜女士没穿内裤,没穿内裤。

结果这部长瞄几眼,最后就开始直着看。

这个钥匙老找不着,老找不着,后来一扭头,“嘣”抱住了,部长还没反应过来呢,部长的裤子掉下来了,部长还“啊”,还不好意思呢,人家“啪”就那样了,

完了,拿下。所以部长说:“这事啊”,他说:“受不了啊兄弟,谁受得了啊?

受不了。”

此事过后,他辗转反侧,辗转反侧,晚上睡觉是翻来覆去,总是想那一幕,

也不敢联系。结果是在另外一个周末,去一个朋友那块聚会,结果一去发现杨澜同志也在,也在啊,你说那么巧。结果吃完饭他要走的时候,人家杨澜说:“部长,我正好没带车,能不能蹭你车回去一段啊?”

“哎,好好,没问题没问题,来,上啊,你是大名人啊,这个很荣幸,上车吧。”你看,又蹭上车。偶遇,上车,然后到了公寓。她原来住在是贵宾楼那个位置,到那个位置,说:“你看这挺黑的,不知道能不能上去送我一下,我这楼道里边有时候还没灯。”“没问题”,上楼。

你看看就这样把部长弄上楼去了,这弄上楼的下来的时间就很长很长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收不住了。所以这位部长,在被中纪委调查当中如实阐述,据说办案人员就这些问题问了几十遍,想问细节。“当时你啥感觉啊?多长时间呢?是先嘴先挨上的还是手先挨上的啊?当时没人敲门吗?谁跟你约的去第二次去那个人家吃饭,又偶遇啊?司机开车说你俩做啥呀?上了楼以后谁先牵的手啊?谁锁的门啊?”哎呦,细了去了,细了去了。

审核:Rosa

发布:Rosa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HA-5_165310635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