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东京樱花团-捆绑CCP一千年 

有关疫苗的真相,新中国联邦郭文贵先生曾分别在自己的媒体GTV和 GETTR 上首次在世界上曝光其危害性,这又是一次改变世界的爆料,它也继续证实了郭先生自己于2017年的首次爆料——黑暗即将到来的呼喊。 

前言 

郭先生最近的一次有关疫苗的评论是在2022年4月3日的文贵大直播,其中谈到疫苗副作用就是“疫苗反应综合征,”因为“疫苗反应就是病毒反应。共产党完全明白,这就是疫苗反应。国内隔离措施是为了疫苗灾难带来的总预演。(视频 1:13.20时段) 

这一点绝对真实,共产党政权是在对“毒疫苗”完全知情的情况下强推疫苗注射的。本文将因此推荐国内生物专家内部讲话录音并文字版,以便研究中共病毒疫苗的人引用和研究。 

序文 

在推荐该录音文字内容之前,请允许笔者将其毒疫苗背景资料简要介绍一下,并就编辑中共内部不具名的专家讲话稿中提到的专业术语进入嵌入式的呈现,读者可随机点击查考,增强了语音版不具备的考据性。根据谈话内容,该专家最担心的就是中共当局在借”毒疫苗“故意杀人的前提下强制疫苗中的ADE效应带来的巨大死亡事故。而这些问题是新中国联邦一再警告世界的。 

随着COVID19病毒全球肆虐之极,辉瑞全球首次推出疫苗,我们知道这是和中共联袂推广疫苗经济的邪恶勾当。中共将其技术拿来仿制所谓国产疫苗,且区别于辉瑞的疫苗,即 “灭活疫苗”。至于什么是灭活疫苗,本文里,内部专家有解释,你也可以点击阅读“灭活疫苗”进行了解。先说什么是辉瑞疫苗? 

经郭先生爆料后,“ 辉瑞告密者——辉瑞的前员工梅丽莎·斯特里克勒 (Melissa Strickler) 声称疫苗含有氧化石墨烯或会发光的荧光素酶,这只是一个实验品。” 

斯特里克勒“曾在该公司担任质检员十年。现在她吹响了口哨,声称他们的 COVID “疫苗”含有使其发光的有毒成分。她说这些成分没有列在产品标签上。”根据《扫描和透射电子显微镜显示 CoV-19 疫苗中的石墨烯和寄生虫》的文章透露,“来自所谓的辉瑞、Moderna、阿斯利康和杨森疫苗的未染色活血中还原氧化石墨烯 (rGO) 或氢氧化石墨烯产生集束炸弹的样子!”人体在未接种 mRNA CoVid – 19疫苗前是正常健康活血因子接种 mRNA CoVid – 19 疫苗后,健康的活血显示异常并揭示了疫苗含有 rGO 或氢氧化石墨烯的扩大结晶红细胞。这种扩大结晶红细胞导致病理性血液凝固和高碳酸血症,最后导致人严重缺氧和窒息后死亡。 

随着各国掩盖COVID19的中共病毒剧情的演变,毒疫苗逐渐演变成世界性的“疫苗暴政”, 对此,郭先生进一步表示,“疫苗副作用大大影响欧美政治,欧洲现在面对疫苗只有两派对垒。没有中间派。美国主流媒体开始出现裂缝——为什么不允许我们报道疫苗?然而,疫苗灾难被印钞票掩盖了。并且,“病毒疫苗使西方明主选举的钟摆效应的缺陷无限放大。资本主义的弊端(在疫苗暴政下)暴露无遗,现在(解决办法)很简单,要么中共把世界给灭了,要么世界把中共给灭了。” 而这并非骇人耸听的传闻,这是真实存在的人类最大威胁。中共内部专家非常清楚这一点。 

郭文贵先生还说: “mRNA疫苗是一个狠毒的招。他就是一个打开你身体的万能钥匙,它能开启你基因中所有的门,它能给你放进他想要放的所有的东西,科学家说:’只要打过疫苗的,得过病毒的,你这一生已经不属于你了,’受伤害的都是无知、贪生怕死的人,人类最大威胁就是共产主义。  ” (该段内容在GTV的直播中,现无法打开)更危险的是,共产主义掌握高科技后,对改造年青一代人的基因才是人类最大威胁。 

根据美国告密者罗伯特·马龙博士警告称,“向所有父母发出紧急警报:罗伯特·马龙博士就儿童注射新冠病毒发表声明——损害将是“不可逆转的。”有关mRNA的毒疫苗危害,华裔科学家对此解释说, “mRNA会将人体自然产生的赤兔蛋白视为病毒,他们试图会吃掉你的血管壁细胞。” 

中共国内专家内部讲话全文如下: 

我们今天私下谈这些问题呀,我个人的意见是,应该马上取消疫苗接种。我之前也是接种过的。那时候我也没有看到副作用报告,你们也不跟我说呀!不还是基于对你们可能还有一点底线的这种天真的信任吗?我相信你们是很清楚的。 

就说一个问题嘛。我们这个“灭活疫苗”全世界都很成熟的,为什么欧美这一次不选用呢?这大家都很清楚的,为什么西方国家一上来就选择什么“重组蛋白”呀,腺载体呀,然后还去尝试最可能失败的mRNA,为什么都集体的不选择这个成熟的灭活疫苗技术呢?因为这个技术在之前的疫苗中出现了问题呀。你像那个登革热啊,中东呼吸综合症 SARS (非典),麻疹啊,这一些病毒上,当时用于灭活的时候,连动物实验环节都过不去啊,根本就谈不上到人体试验的环节。所以,最简单的问题,我们在这么大规模病毒培养,然后灭活的过程中,我们用什么的技术手段来控制病毒,他被灭活之后,还是原来的这个病毒形状呢?怎么控制这些病毒的灭活过程中就不会变形,他表面的一些受体就不会发生变化呢?我们认为最靠谱的技术,其实是选择了最难而且最不稳定的技术。 

那为什么其他的(疫苗)技术搞不出来呢?因为很现实,我们的科学实验水平和实力达不到呀。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正视我们的科研水平的问题呢?我们搞生物医药的这些人,有几个是在欧美的药厂担任过医药代表?真正担任过他们的医药代表(MR)呢?这很多人,你看都是在美国读了几年书啊!就那个姓吴的也一样嘛不就是在美国读了几年书而已嘛。他懂啥呢?然后,那几个回来搞这个什么现在这几种创新的疫苗的技术的那几个企业,名字我就不点了。 

你们心里都很清楚嘛,他们无非就是在这些药厂里面混了几年基础的研究工作嘛。那么,美国的药厂,他们管理分工那么细化,这些我们能学到什么呢?我们大家都在欧美这些体系里混过是吧,我也经常在美国各大名校和实验室里面换来换去,也接触过不少的中国留学生啊!这些人,尤其是在美国名校读博士的,多少人精中的人精啊,他们在想什么呢?都是想,怎么样包装自己,然后回国怎么样拿政府补贴,或者一些创业的资金。这些人爱国吗?这些人是对科研有情怀吗?他们骨子里都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些人都拿着美国的绿卡,然后打着爱国的旗号回国创业。那赚完钱之后呢?你看这些人是不是会留在国内?什么mRNA疫苗的研发,就是个笑话。当然,这些东西如果搞出来,我看你们敢不敢打,你也不敢打,你们都不敢打的嘛,是不是啊?所以,这个话题扯远了。 

我们还是回到问题的核心上来。美国,法国,日本研究都明确了,这个新冠病毒(COVID19)就是存在着ADE的情况,而且现在出现疫苗接种后的疫苗逃逸现象越来越严重啊。那说明这个ADE的现象是越来越严重啊。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面,为什么我们还要让大家去接种疫苗呢?当然,我们可以不断地用更强的疫苗来覆盖前面的问题,问题是,如果覆盖不住的话呢?那是要死很多人的。我们不能用错误的疫苗去覆盖另一种错误的疫苗嘛。你说,为什么我们要把大家拉到方仓去呢?这些方仓是个方仓吗?不就是个简易工棚嘛。有很多,你看那些照片都拍出来了传到网上,我们想把这些舆论都堵是堵不住的嘛,私下都会传嘛。你看那些公开传播出来的信息。这些所谓的方仓,他们的环境,连最基本的传染病防治标准都没有达到啊。那为什么还要拉去呢?当然,我们对外可以说,以人民的名义,总有一些善良和没有脑子的人容易被忽悠的嘛。其实我们心里都很清楚嘛。就是怕万一出现这个ADE效应。因为我们这个疫苗的接种率实在是太高了嘛。基本上能打的人都打了两剂疫苗。 

现在对于奥密克戎( Omicron )的免疫逃逸情况又这么严重的话,说明抗体的增强依赖效应非常强大。这个奥密克戎跟之前疫苗产生的抗体有很强的亲和能力嘛。所以,好在这个奥密克戎它非常的弱,他不死人。所以,在这个方仓里面没有出现大规模的重症现象。连中症都没有出现。这个我们要感谢上帝。我们就说上海,为什么对外公布这些死亡都不是因为奥密克戎,不论是接种疫苗还是没有接种疫苗的,无非就是两个方面的考虑嘛。一方面,还是上海的专家还是希望能够对外,让大家科学的认知奥密克戎。没有那么严重。这样的行为我们是不应该打压的嘛。另外一方面,一些接种了疫苗死的,我们为什么也是解释成,不是奥密克戎引起的呢?那核心原因就是不想让西方抓住把柄,攻击我们的疫苗存在ADE的效应呢? 

我们对科研真的不能用这些政治的方式,现在欧美国家,疫苗都不打了。强行推行推不下去啦。当然,药厂是希望能继续收割利益的,对不对。但对于他们药厂来说,也是收割到位了呀。可以了嘛,收割一波就可以了。我们的药厂也差不多就要结束了嘛。不论后面涉及的利益是哪些代表,那前几天,有人跟我说啦,叫我不要再去参与这个疫苗的事情啊。我为什不参与呢?他跟我讲的很明确呀,这背后涉及的利益太复杂了呀!那科兴国药是收割成功的呀。其他一些药厂,包括高福为代表的这些搞得他的那些什么技术所谓的疫苗。那你错过了时机,就怪自己没有抓住这一波收割机会嘛。那就不要再强推接种疫苗了嘛。现在哪一支疫苗十年能搞出来,就靠谱使用的?所以我们基本上,我们去看整个疫苗研发,十年搞出来的疫苗都很难找得到的。一般都二,三十年 。那长春长生的事件过去还没有多久呀,对于疫苗的问题,我们大家都知道,这根本就不是抗体的问题嘛。而是抗体背后的副作用与抗体增强依赖效应的问题嘛。这两个问题才是最难解决的问题嘛。 

如果我们要解决抗体问题,那很容易啊,随便勾兑一下,多添加一点佐剂,给他强行打下去,不可能不产生抗体呀,至少这个抗体让他保证管它一两个月还是可以的呀。但问题是,我们现在衰竭的速度也那么快,这个就是……(杀人)。不能说了,这太扯淡了,是不是啊。所以这个抗体的副作用与背后的抗体增强依赖效应的问题,这两个问题才是最难解决的问题呀。当我们今天只对外宣传抗体有效的问题,其他问题也都不管,也不提。或者通过舆论的管制,让大家都闭上嘴巴,也不要质疑,可这毕竟是药呀!搞不好是要人命的,或许现在没要了他们的命,但是破坏了他们正常的免疫系统啊,如果他们(免疫系统)不能有效修复,不是要他们少活很多年吗?不就是人为的让他们在减寿吗?当然,老百姓很愚昧的,也很好糊弄的。他只要接种了疫苗,当场没有死,以后身体出了问题,以他们的智商,就他们的智商,也不会跟疫苗联系起来嘛。但是现在奥米克戎这个变异株的情况下,我个人的看法,还是取消强制接种疫苗这个问题,尤其是对孩子的疫苗接种。这个事情是绝对不能再强行推行下去了。本来我们人口出生率就不行,而且我们这些孩子的身体素质跟欧美的那些孩子,根本没有办法相比较。 

如果我们还要用这一种连动物实验都没有做充分的实验的毒疫苗来给孩子接种,(我就问你们自己的孩子接种了没有?你们自己都不给自己的孩子接种,随便去开一些证明,说自己接种了,或者开一个证明说,不适合接种。那么,老百姓的孩子,他不是孩子吗?)我们可以不放开管制,但是我们不应该继续接种疫苗,这样下去,万一病毒朝着更毒的方向演变下去呢?那到时候就不是今天的方仓所能解决的事情啦!我们要感谢这个(奥米克戎)病毒演变成了一个废物,比感冒还轻。当然,我们通过媒体呀,或者倒腾糊弄那些什么病毒疫苗产生的后遗症,让很多老百姓相信了啊。这个也是很成功的。那我们看这些瞎接种疫苗的人感染了后,你看,我们也没有看到他们出什么事情啊!那如果病毒朝着病毒强的方向突变一下呢?到时候就真要死很多人啊。怕到时候我们方仓怎样救治呢?复旦大学那个什么于洪杰还是什么(张文宏)搞的这个什么模型推算什么的,怎么说,放开,要死一百多万人啊还是50万?我忘了。这就是个胡扯嘛!当前,如果我们放开,会死这麽多吗?当然,有一些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他跟这个病毒,叫偶发性的嘛。那感冒流感也是要死人的嘛。那多重疾病的老年人遇到这个病毒,他就是会死亡。那我们做好正确的科学的引导不就可以了吗? 

就这个奥米克戎毒株的情况下(退化阶段),我们应该赶紧取消疫苗接种,然后让大家群体自然免疫一下,修复一下自然的免疫你能力。这才能救大家。当然,我们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复杂化,然后去愚弄大家,那这就没办法啦!那当下不论目前接种的这些疫苗,存在着多么严重的ADE现象,其实只要自己免疫系统相对还可以的人,他都是能自我修复的。咱们就看看方仓里的情况嘛,这些人不都是你能扛过去的吗?如果我们的疫苗再这样强行的接种下去,那么,错过这一次机会之后,就真的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了。当然,除非我们下决心,要主动跟世界脱钩啦。现在美国还没有真正动手,我们就借疫情之名,自己把自己搞死了。 

不信,大家看看,我们就现在开始,比如说不解封的话,那个自杀率,统计一下,肯定比之前不知道要高多少,接下来会持续攀升啊。为什么呀,经济不行了呀。底层老百姓没有收入,他活不下去了。而且再这样下去,可能毁的就不是一代人的问题啦,如果这些孩子不断地接种疫苗之后,那如果他们的身体免疫系统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我们有思考过后果吗?我们不要去躺这个疫苗,现实一点说,我们当前的生物制药,我们今天这些常规的需要,就那些简单的分子药物,大部分还是仿制的,蹚什么疫苗,等时间研发出来,科学的事情,我们真的要科学对待。这样下去,真的。有时候我也很想,哎!有时候也想说脏话。 

2022年5月22号录入文字。 

读更多樱花团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