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清水冷香
編輯:Candy

七哥在5月22日文貴大直播中講到:

她(張玉鳳)說:你覺得當年我要是挨餓我能這樣嗎?你想過這些人為啥被餓死?她說:愚昧、無知和自私。愚昧,放前面。

一年之後有一次,我又跟張玉鳳、還有某副總參謀長一起吃飯。她說:哎文貴,我記得一年前回答你,中國餓死人的原因是愚昧、無知和自私,我得顛倒過來:自私放前面,愚昧放第二個。這個女人不簡單吶!一個小小的郭文貴,一年後她竟然記得跟我說過啥,你說她得有多厲害!

所有人都認為明天黨會送飯吃。就是在那個時候,她給我算個賬:中國70多萬個鄉村,將近上千個城市,將近2萬個所謂城市中的街道區委幹部。她說:你告訴我,餓死幾個,你見過軍區大院有餓死的嗎?你見過乾休所有餓死的嗎?那個時候誕生了特供。特供是那個時候來的呀,兄弟姐妹們。

她說,你知道那個海軍是乾啥的?海軍是撈魚的。撈完魚以後,多少魚送北京,多少魚送上海,多少魚送軍區。那個魚渣,撈魚的人能吃。你知道為了防止撈魚的海軍偷吃魚,故意派人潛伏進去跟著撈魚的。結果發現這人沒有一條魚。這些人偷偷拿走了。這傢伙完不成這個工作了,怎麼辦?中央警衛局派出去的臥底去了。

結果他就提出要求,跟大家說,咱得烤只魚吃,我身體不好。東海艦隊把這個魚幫他烤了一條叫他吃,人家沒吃。舉報,全船槍斃!然後內部通報:給中央首長撈的魚,屬於軍事物資、戰略物資。竟然有人偷吃烤魚,全槍斃,而且配上照片。目的是啥呀?讓這些搞服務、搞特供的軍人們不要偷吃。今天我想給大家談談這些,張玉鳳當時說:自私到什麼程度?他為了完成工作,槍斃所有的給別人搞特供魚的。

今天想到這兒,我想文空、艾瑞克:你覺得中國即將大饑荒,會有多少這樣的人出現呢?你看上海隔離的時候,你見了一下大白,你見長春一個方便麵睡一家三口人,在上海一個饅頭換個姑娘的,你見上海那些往家偷運糧食的大白……你覺得這一刻上海發生的,武漢發生的,深圳發生的,常春發生的,比文化大革命好嗎?只有過之,沒有不及啊,兄弟姐妹。

共產黨在中國100年,中國人的思想境界情懷提高了嗎?現在像小飛俠、小飛象、羅伊感興趣UFO,在你感興趣UFO到來之前,你先把肚子填滿了。我們的爆二代、爆一代,請問大家能不能活到UFO在你面前出現的時候? UFO來了也不跟你雙修,也不會把你帶走,他更不會把你家人給帶走,也不會給你帶來餅乾。

這個事情讓我們看到,在文化大革命期間的子宮脫垂、脫水、脫落,男人的睾丸消失,男人的肛門脫便,眼睛脫落;今天上海發生的事情,難道你覺得會比那好嗎?一點都不比那好,只是你不知道。

就像長春的一位戰友說:七哥,就連我們身邊的教授都餓得哇哇的叫,何況老百姓呢?多少慘死的悲劇,多少人自殺呀!

今天中國所謂的八億斤糧食,中國今年的水災,還有世界的缺糧,(看圖片:你看看這都對他好的,這是就是在鏡頭前,沒有人的時候對她啥樣啊?)可以告訴大家,但凡有點常識,你去想想接下來中國將面對的事情。是,你有錢。很多人說:我有錢。你有錢,你犯法;你有錢,你買糧食,那叫非法購買國家戰略物資。

就像我曾經問過張玉鳳,我說:玉鳳同志,那時候要是領導有錢有啥的,那私下可以買。她說:兄弟啊,你去想一想,錢那時候是沒用的,那時候有糧票,有飯票。票是權力的象徵,權力管用。她說,你知道那個時候你要拿點什麼糧票食堂票,別說換花姑娘,你換啥都行啊。你見過查買糧食的,有查飯票的嗎?你有錢也不能隨便買東西。你家裡有餘糧食,那叫窩藏戰略物資,非法儲存糧食,把你抓起來,槍斃你。

你看看哪個村長,哪個區長不是大肚便便的肥肥膩膩的。我娘一看我肚子大就高興了:哎呀俺七兒終於吃得胖乎乎的了,就怕我瘦。現在頭上一抹頭油這是乾部,那叫油膩嘛。那時候抹上頭油,拿點香油抹一抹那很高級。這麼塗抹一抹,哇塞,那是乾部;然後,肚子一挺,這是首長,對不對啊?不就這麼說挨餓大饑荒的嘛。到今天的情懷就是頭髮上抹頭油,肚子挺起來。

但現在在上海中共國流行的是什麼?大家去看看流行什麼?你沒有註意到,在上海短短的就這兩個月發生了什麼?你們看到張文宏,在這個語音說話了嗎?在上海流行的就是特權,流行的就是欺騙。

告訴你,就是倆字值錢——階級。

大饑荒到來之日,沒有什麼東西你可以用的,只有權利,而且一層又一層的決定。市長可以決定副市長的死活,縣長、副縣長可以決定各區長的死活,各區長決定副區長到村長。

共產黨設計這個制度就是整個結社文化當中最重要的事情,就叫一層又一層,任何一層不能跳躍上一層到上一層去。任何一層都不可能背叛,你背叛了這一層,你不可能跨越第三層。

任何人都無法挑戰最高層的關係。中國的社會,說白了就是集權的網絡的設計到達了任何層次無法突破的程度。

所以回答你剛才的問題,你說李克強想造反,完全不可能。上海就告訴你了,上海人這麼反抗能七八十天吶。習的權利到達什麼程度,上海防疫政策是臨時通行證,想雙修誰雙修誰,想弄誰弄誰?你還懷疑這個嗎?咱先說到這兒,謝謝。

文空:非常感謝七哥,每次跟七哥大直播,總是能碰到這麼沉重的話題,就是因為有共產黨在。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一直在參與這個滅共這件事情。以前還有糧票,你買東西的時候有限制;現在是直接就限制你人身自由了,你現在連出門都出不來。我們能夠參加爆料革命,能夠聽到七哥的話,我們現在也是跟牆內的那些民眾沒有什麼任何區別。

艾瑞克:我小的時候聽過很多老人跟我講60年代的事情。六年以前,我有一個朋友在浙江,他都不是白領,是白領中的金領。他問了一句話,我們在微信群爭論,他說60年代餓死過人嗎?當時我很生氣,我說統計局的網站上都寫了,1600萬人餓死,你說有沒有餓死?

然後15年前我身邊有一個處長,他說,中國現在沒有人餓死吧?沒有人挨餓吧?我都沒有辦法跟他辯駁。其實我們身邊這樣的人非常非常多。我身邊也有對歷史非常了解的人, 他那天跟我爭論說,毛澤東時期可能也就是殺死了中國800萬人。你說你從哪兒跟他說起?所以我們還是任重道遠,謝謝。

發布:陶子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