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評論:金生水

圖片來自網路

路透社近日報導,據航運資料和接受路透社採訪的石油交易商稱,中國正在悄悄地以低價從俄羅斯購買石油,填補西方買家在俄烏戰爭後放棄與俄羅斯做生意留下的真空。

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進口國(中國)的這一舉動是在它最初削減俄羅斯供應量的一個月後發生的,因為它擔心會出現公開支援俄羅斯的情況,並可能使其國有石油巨頭受到制裁。

根據分析公司Vortexa Analytics的估計,中國5月份的俄羅斯海運石油進口量將從第一季度的75萬桶/日和2021年的80萬桶/日躍升至接近創紀錄的110萬桶/日。

根據航運資料、路透社看到的一份船舶經紀人報告和五名交易員的說法,亞洲頂級煉油商中國石化集團的貿易部門Unipec與中國國防集團Norinco旗下的振華石油一起,正在牽頭進行採購。

交易員們說,在香港註冊的Livna航運有限公司最近也成為了俄羅斯石油進入中國的主要發貨人。

中石化對此拒絕發表評論。振華和Livna沒有回應評論請求。

這些公司正在填補西方買家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留下的空缺,俄羅斯稱之為 “特別軍事行動”。

美國、英國和其他一些主要石油買家在入侵後不久就禁止進口俄羅斯石油。歐盟正在敲定新一輪的制裁,包括禁止購買俄羅斯石油。許多歐洲煉油商已經停止從俄羅斯購買石油,因為他們擔心會觸犯制裁或引起負面報導。

維托爾和托克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兩個大宗商品交易商,在歐盟5月15日生效的一項規定之前,已經逐步停止了從俄羅斯最大的石油生產商俄羅斯石油公司的採購,除非是為了保證歐盟的能源需求而 “絕對必要 “的採購。

一位元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交易員告訴路透社:”在維托爾和托克公司退出後,情況開始急轉直下,這造成了一個真空,只能由那些能夠提供價值並被俄羅斯同行信任的公司來填補。

據交易員稱,俄羅斯石油的低價與入侵前相比,現貨差價每桶少了約29美元。這對中國的煉油商來說是一個福音,因為他們在經濟放緩的情況下面臨著利潤的縮減。這個價格遠遠低於來自中東、非洲、歐洲和美國的競爭性油桶。

根據政府協定,中國還通過管道接收約80萬桶/日的俄羅斯石油。這將使5月份的進口量達到近200萬桶/日,占中國總需求的15%。對俄羅斯來說,石油銷售有助於緩解制裁對其經濟的打擊。

國有買家

以中石化和振華為首的中國國有企業將在5月份購買三分之二的俄羅斯旗艦遠東出口級ESPO(東西伯利亞-太平洋石油管道)混合油,而在入侵烏克蘭之前,這一比例為三分之一,由密切關注流量的交易商告訴路透社。俄羅斯5月份的出口量約為2400萬桶,比4月份高6%。

其中三位元交易員說,僅中石化就有可能在5月份購買至少10批ESPO貨物,比入侵前的數量翻了一番,其中一些交易的折扣達到了創紀錄的每桶20美元,低於基準迪拜原油的FOB Kozmino基礎。

中石化、振華和利夫納正在從俄羅斯在歐洲西北部的波羅的海港口和其遠東出口中心科茲米諾運送更多的石油。

根據航運資料和瞭解情況的交易商,中國最小的國有石油交易商振華已經租船運輸俄羅斯石油。根據分析公司Refinitiv和Vortexa的資料,振華旗下的北方石油國際公司在5月初裝載了兩批ESPO貨物,另外兩批烏拉爾石油在4月底和5月中旬從波羅的海港口Ust-Luga裝船,這是一份來自船舶經紀商的報告。

Norinco是世界上最大的國防承包商之一,20多年前就開始涉足石油領域,在20世紀90年代贏得了在伊拉克生產石油的特許權。其貿易公司振華最近擴展到天然氣終端投資和貿易。

兩位元知情的交易員說,振華通過總部設在瑞士的派拉蒙能源公司購買了部分俄羅斯石油供應,派拉蒙能源公司是一家專門從俄羅斯和哈薩克獨立生產商向大部分私人終端使用者推銷石油的交易商。

這些交易員說,自2016年以來,派拉蒙能源公司是向中國獨立煉油商銷售ESPO的常規行銷商,在2020年設立北京辦事處後,通過提高對振華的銷售,擴大了其中國業務。

在回答路透社的問題時,派拉蒙能源公司沒有談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的交易。它說,它 “在中國有客戶,根據遠在2月24日(入侵之日)之前簽訂的長期合同交付ESPO原油貨物”。”這些原油完全由獨立的石油生產商和非國有公司提供,這是我們的長期政策。”

根據Vortexa和Refinitiv的船舶跟蹤資料,Livna以前不是將俄羅斯石油運往亞洲的主要參與者,自4月下旬以來,該公司已經裝載了超過700萬桶的俄羅斯烏拉爾和ESPO原油運往中國。

根據航運資料,Livna公司以前是俄羅斯以歐洲為重點的出口級烏拉爾原油在歐洲範圍內的常規運輸商,在2020年初開始向中國的獨立煉油商中心山東省發送俄羅斯石油。

航運資料顯示,5月份至今,Livna已經裝載了8批貨物,或近600萬桶ESPO石油,目的地是中國,而今年早些時候每個月只有一到兩批貨物。交易員告訴路透社,利夫納在5月份還從波羅的海港口裝了至少兩批烏拉爾石油,準備運往中國。

貿易商告訴路透社,西方貿易商的退出也吸引了新的參與者山東港口國際貿易集團,一個由省政府支持的貿易商來做這個生意。

最近糧食危機成為了熱點,但其實中共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進口國也面臨著石油危機,這一點從上海北京的奇葩防疫規定就可以看得出來(所謂的微解封後,為了省油不允許開汽油車,只能騎自行車或者走路)。可以看出國內有著很大的石油缺口,再加上“雙方合作無上限”的政治背景,所以俄羅斯石油暴跌的時中共國確實有購買的動機。

而且俄羅斯盧布的匯率開戰後被制裁而後暴跌,但最近一度回到開戰前的水準,這是極不正常的,那麼究竟誰在購買俄羅斯的自然資源來支持盧布匯率?

文貴先生早已爆料中共在通過火車從東北走陸路購買俄羅斯石油,現在看來還有海路,而這些都將成為未來對中共國展開極限制裁的抓手。

參考連結:

https://www.reuters.com/world/europe/russian-parliament-consider-allowing-over-40s-sign-up-military-2022-05-20/

https://tw.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20220502/4DNHLE7DWNGO3N443WK6HTFWNQ/

編輯:金生水

發佈:金生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