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 -小雨

每個人在不同的階段都有不同的目標,從小被長輩們耳濡目染的說教,我的目標就是跳出農門,至少可以擺脫幹不完的農活。因此小時候忙裡偷閒能一起上山去瘋玩,是我們最大的享受。

我們村後面有一座小土山,山有很多野果樹,成片的成片的。只要家裡能放行,就帶著狗離鉉之箭衝向樹林,好像一年四季這裡都是我們的樂園,但是最喜歡的還是秋季,滿樹的野果,味道是舔舔酸酸的,但吃多了嘴巴都是澀澀的。我們的興趣反而不在野果上面,由於果樹是很多年的灌木,其實也長的高高大大的冠狀,樹枝扭扭曲曲,我們就爬到樹枝安全的最高處,一人佔據一個位置,迎著風,使勁的悠來悠去,嘴裏不乾不淨的罵著學校的不平事,比賽著給每一個不喜歡的人都編排一個外號,好像每個人都不喜歡上學;年齡較大的從家裡偷來劣質煙捲,就有模有樣的一人一隻,多餘的煙捲就學著大人的樣夾在耳朵上,比賽吹煙圈,不會抽煙的我每次都被嗆的滿臉通紅;最威風的是,站在樹枝上比賽撒尿,現在想想一樹的土人光着屁股迎著一個方向那樣,也是醉了,就這樣吵吵鬧鬧能悠蕩到天黑。想想這可能是我們小時候的蕩秋千吧。到了冬季,雖然遍地枯黃,我們也能苦中作樂,從家裡拿些紅薯,在地上挖個坑,擺放整齊,再鋪上土,就在上面燒火,好像小朋友對點火搞破壞都情有獨鍾,每個人都爭先恐後,結果不知道什麼原因就把附近的野草也點著了,我們就引著火玩,隨著火勢吆喝著,奔跑著,現在想想還是挺危險的。等玩的差不多了,紅薯也差不多熟了,大家一頓風捲殘雲。冬天更多的时候,是带着狗,無拘無束蹓跶在村外茫茫的原野中,迎着寒风就那麼無所事事也不愿意回家,像个猎人一樣永遠都想在路上。有時候我們的目標其實很簡單也很直接,很多的時候是我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迷失了自己,因此不開心的時候我們就要多反問自己真的需要嗎?快樂其實也很簡單,就在那兒等著我們。

後來就在虛榮心作祟下隨波逐流的上學、工作和生活,开心不开心的就那么活着,一切都有目标又好像又没有目标,因为很多都是身不由己;因此对什么都有质疑,至于原因都能说出个甲乙丙丁,但说着说着就忘了自己的初衷,又陷入了不知所以的不开心。比如现在小朋友成堆的作业,老师好像很苦口婆心的要求家长的各种学习配合,买学习用品、无尽的打印作业和签名,好像都很有道理,但我真心觉得现在的小朋友好可怜,从小就被卷到身不由己的时光机器,爷爷也冷不丁说你们小时候比现在的小孩玩的太多了。

有一次看一個紀錄片,裡面大談特談第六感、靈感什麼的,我看了,笑了,其實這個問題對農村土人談就太簡單了。當你在野地裡跑慣了,你自然就知道在哪裡能逮著野兔;即使冬天落葉當你瞄一眼樹枝,你也知道這是什麼樹;趴在地上側耳聆聽,就知道這個蟈蟈個頭和公母,是不是你的“菜”;沒有電話,不用預約,就在村口某棵樹或某個路口,就能等到某些死黨。靈感在哪裡?在跟土地的親密接觸中,在無拘無束的放飛中,在滿樹撒尿比賽中,在不乾不淨的編排不平事中,在迎著寒風帶著狗無所事事的遊蕩在茫茫原野中,在我要讀紅樓夢的瘋狂中,我們本自俱足⋯⋯

聽七哥講在爆料路上的點點滴滴,又好像聞到了野地的紅薯香,看到了山上的灼灼野火⋯⋯

山水悠悠,一把濁酒;

醉裡泛舟,夢裡情愁。

故人嘻嘻,微風驟驟;

一場好夢,山水悠悠。

上傳/發稿 – 硫酸羟氯喹64
撰稿/翻譯/聽寫 -小雨
校對/審核 -硫酸羟氯喹64


更多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的頻道,請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