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清水冷香
编辑:Candy

图片来源:5月22日文贵大直播截屏

七哥在5月22日文贵大直播中讲到:

她(张玉凤)说:你觉得当年我要是挨饿我能这样吗?你想过这些人为啥被饿死?她说:愚昧、无知和自私。愚昧,放前面。

一年之后有一次,我又跟张玉凤、还有某副总参谋长一起吃饭。她说:哎文贵,我记得一年前回答你,中国饿死人的原因是愚昧、无知和自私,我得颠倒过来:自私放前面,愚昧放第二个。这个女人不简单呐! 一个小小的郭文贵,一年后她竟然记得跟我说过啥,你说她得有多厉害!

所有人都认为明天党会送饭吃。就是在那个时候,她给我算个賬:中国70多万个乡村,将近上千个城市,将近2万个所谓城市中的街道区委干部。她说:你告诉我,饿死几个,你见过军区大院有饿死的吗? 你见过干休所有饿死的吗?那个时候诞生了特供。特供是那个时候来的呀,兄弟姐妹们。

她说,你知道那个海军是干啥的?海军是捞鱼的。捞完鱼以后,多少鱼送北京,多少鱼送上海,多少魚送军区。那个鱼渣,捞鱼的人能吃。你知道为了防止捞鱼的海军偷吃鱼,故意派人潜伏进去跟着捞鱼的。结果发现没有一条鱼被偷偷拿走的。这家伙完不成这个工作了,怎么办? 中央警卫局派卧底去了。

结果他就提出要求,跟大家说,咱得烤只鱼吃,我身体不好。东海舰队把这个鱼帮他烤了一条叫他吃,人家没吃,举报,全船枪毙!然后内部通报:给中央首长捞鱼的,属于军事物资、战略物资,竟然有人偷吃烤鱼。全枪毙,而且配上照片。目的是啥呀? 让这些搞服务、搞特供的军人们不要偷吃。今天我想给大家谈谈这些,张玉凤当时说:自私到什么程度? 他为了完成工作,枪毙所有的给别人搞特供鱼的。

今天想到这儿,我想文空、艾瑞克:你觉得中国即将大饥荒,会有多少这样的人出现呢?你看上海隔离的时候,你见了一下大白,你见长春一个方便面睡一家三口人,在上海一个馒头换个姑娘的,你见上海那些往家偷运粮食的大白……你觉得这一刻上海发生的,武汉发生的,深圳发生的,常春发生的,比文化大革命好吗?只有过之,没有不及啊,兄弟姐妹。

共产党在中国100年,中国人的思想境界情怀提高了吗? 现在像小飞侠、小飞象、罗伊感兴趣UFO,在你感兴趣UFO到来之前,你先把肚子填满了。我们的爆二代、爆一代,请问大家能不能活到UFO在你面前出现的时候?UFO来了也不跟你双修,也不会把你带走,他更不会把你家人给带走,也不会给你带来饼干。

这个事情让我们看到,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子宫脱垂、脱水、脱落,男人的睾丸消失,男人的肛门脱便,眼睛脱落;今天上海发生的事情,难道你觉得会比那好吗?一点都不比那好,只是你不知道。

就像长春的一位战友说:七哥,就连我们身边的教授都饿得哇哇的叫,何况老百姓呢? 多少惨死的悲剧,多少人自杀呀!

今天中国所谓的八亿斤粮食,中国今年的水灾,还有世界的缺粮,(看图片:你看看这都对他好的,这是就是在镜头前,没有人的时候对她啥样啊?)可以告诉大家,但凡有点常识,你去想想接下来中国将面对的事情。是,你有钱。很多人说:我有钱。你有钱,你犯法;你有钱,你买粮食,那叫非法购买国家战略物资。

就像我曾经问过张玉凤,我說:玉凤同志,那时候要是领导有钱有啥的,那私下可以买。 她说:兄弟啊,你去想一想,钱那时候是没用的,那时候有粮票,有饭票。票是权力的象征,权力管用。她说,你知道那个时候你要拿点什么粮票食堂票,别说换花姑娘,你换啥都行啊。你见过查买粮食的,有查饭票的吗?你有钱也不能随便买东西。你家里有余粮食,那叫窝藏战略物资,非法储存粮食,把你抓起来,枪毙你。

你看看哪个村长,哪个区长不是大肚便便的肥肥腻腻的。我娘一看我肚子大就高兴了:哎呀俺七儿终于吃得胖乎乎的了,就怕我瘦。现在头上一抹头油这是干部,那叫油腻嘛。那时候抹上头油,拿点香油抹一抹那很高级。这么涂抹一抹,哇塞,那是干部;然后,肚子一挺,这是首长,对不对啊?不就这么说挨饿大饥荒的嘛。到今天的情怀就是头发上抹头油,肚子挺起来。

但现在在上海中共国流行的是什么?大家去看看流行什么?你没有注意到,在上海短短的就这兩个月发生了什么?你们看到张文宏,在这个语音说话了吗?在上海流行的就是特权,流行的就是欺骗。

告诉你,就是俩字值钱——阶级。

大饥荒到来之日,没有什么东西你可以用的,只有权利,而且一层又一层的决定。市长可以决定副市长的死活,县长、副县长可以决定各区长的死活,各区长决定副区长到村长。

共产党设计这个制度就是整个结社文化当中最重要的事情,就叫一层又一层,任何一层不能跳跃上一层到上一层去。任何一层都不可能背叛,你背叛了这一层,你不可能跨越第三层。

任何人都无法挑战最高层的关系。中国的社会,说白了就是集权的网络的设计到达了任何层次无法突破的程度。

所以回答你刚才的问题,你说李克强想造反,完全不可能。上海就告诉你了,上海人这么反抗能七八十天呐。习的权利到达什么程度,上海防疫政策是临时通行证,想双修谁双修谁,想弄谁弄谁?你还怀疑这个吗?咱先说到这儿,谢谢。

文空:非常感谢七哥,每次跟七哥大直播,总是能碰到这么沉重的话题,就是因为有共产党在。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参与这个灭共这件事情。以前还有粮票,你买东西的时候有限制;现在是直接就限制你人身自由了,你现在连出门都出不来。我们能够参加爆料革命,能够听到七哥的话,我们现在也是跟墙内的那些民众没有什么任何区别。

艾瑞克:我小的时候听过很多老人跟我讲60年代的事情。六年以前,我有一个朋友在浙江,他都不是白领,是白领中的金领。他问了一句话,我们在微信群争论,他说60年代饿死过人吗?当时我很生气,我说统计局的网站上都写了,1600万人饿死,你说有没有饿死?

然后15年前我身边有一个处长,他说,中国现在没有人饿死吧?没有人挨饿吧?我都没有办法跟他辩驳。其实我们身边这样的人非常非常多。我身边也有对历史非常了解的人, 他那天跟我争论说,毛泽东时期可能也就是杀死了中国800万人。你说你从哪儿跟他说起?所以我们还是任重道远,谢谢。

发布:Candy

更多资讯,请关注: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YouTube
澳大利亚墨尔本雅典娜农场Dis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