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新聞短評】

習普將強打毒疫苗的一個副作用說成是猴痘欲繼續行凶

圖片來源:網絡

短評:
納粹普京的所謂“矢量”病毒學與生物技術國家科學中心(下稱“矢量”中心)科研人員稱研製出了一種自動操作的所謂檢測試劑盒(下稱檢測盒),揚言可用於檢測包括猴痘病毒在內的正痘病毒。針對該檢測盒的實驗室測試已順利完成。

真是荒唐,所謂猴痘病毒明明才剛剛出來不久,納粹普京的走狗們就聲稱成功研製出了檢測盒,與納粹習特勒的手法如出一轍。納粹習特勒一邊製造釋放中共病毒一邊在極短時間內聲稱已研製出中共病毒的所謂疫苗,這只能說明中共病毒就是習特勒派人製造釋放的,而且所謂的疫苗肯定有毒。而我們完全有理由推測,所謂猴痘就是中共病毒的毒疫苗的副作用發作。

按習特勒與普京掩人耳目的說法,猴痘病毒與天花病毒同屬痘病毒科正痘病毒屬。所謂“矢量”中心日前發布的消息說,這種檢測盒能從實驗動物樣本中成功檢測出其所染的正痘病毒。在所謂臨床模式下開展的實驗室測試表明,檢測盒能有效測出牛痘病毒、猴痘病毒、痘苗病毒等正痘病毒。此外,這種檢測盒的相關設備配套、易於分析樣本、直觀記錄結果等特點,使得檢測可在非實驗室條件下進行。

另據世界衛生組織介紹,所謂猴痘病毒感染症狀與天花相似,但臨床嚴重程度較輕,潛伏期通常為6至13天,可能長達21天。所謂“矢量”中心的科研人員介紹說,由於多種痘病毒具有“交叉免疫”特點,人接種天花疫苗對防治猴痘也有效。
另據普京的流氓媒體報導,所謂“矢量”中心於18日向普京的流氓衛生部提交了本國所謂第四代天花疫苗的註冊申請。該中心自稱認為,儘管人類早已消滅了天花,但隨著近些年來局地永久凍土的融化,凍土中可能殘存的天花病毒仍有釋放的風險。

真是可笑,連凍土中可能殘存的天花病毒都有釋放的風險,那凍土中豈不是有釋放無數種病毒的風險?這幾十年都沒釋放,偏偏這兩年就釋放了?習特勒普京連用來洗腦的藉口謊言都編得無比低級隨便。

習特勒普京稱,猴痘是一種病毒性人畜共患病。猴痘病毒可通過密切接觸由動物傳染給人,雖不易發生人際傳播,但與患者密切接觸也可能感染。人感染猴痘的初期症狀包括發燒、頭痛、肌肉酸痛、背痛、淋巴結腫大等,之後可發展為面部和身體大範圍皮疹。多數患者會在數週內康復,但也有患者出現嚴重症狀甚至死亡。這分明是在藉所謂猴痘病毒之名,為毒疫苗副作用的大量發作而進行鋪墊與掩蓋。就像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時,習特勒就一直聲稱不會發生人際傳播,結果後來又改口稱不易發生人際傳播,最後直接造成了大爆發。

我們完全有理由推測,如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郭文貴先生在全球視頻直播中一直反復強調提醒的那樣,以所謂猴痘病毒為代表的眾多毒疫苗副作用會開始大爆發。而最終的解決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滅了習特勒與普京。習普滅了,不論是中共病毒還是所謂猴痘還是其他各種病毒疫情都會成為歷史;習普不滅的話,中共病毒以及猴痘、鼠痘、牛痘、虎痘等各種毒疫苗副作用都會大爆發。行動起來吧全人類,滅習普,拿解藥,獲新生!


新聞鏈接:
http://m.thepaper.cn/rss_newsDetail_18205142

素材:洛杉磯盤古農場 — 歸去來兮
評論:洛杉磯盤古農場 — 歸去來兮
編審:洛杉磯盤古農場 — 心照
發布:洛杉磯盤古農場 — Kevin37L

洛杉磯盤古農場歡迎您加入:(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