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雄起(酷翻组)

采集:心锁

郭文贵先生在5月22日最新一期大直播中提到,近期爆发的猴痘是源于疫苗反应 。多发于生殖器,肛门,或其他淋巴腺体的区域。但是与中共病毒爆发初期一样,世界各国人们没能广泛接触到新中国联邦传递给世界的疫苗真相,在各国媒体和医疗组织的操纵下,刚从中共病毒中复苏的人们正瑟瑟发抖等待着另一场“大流行病”的到来。

世卫组织5月21日表示现有信息表明与有症状的病例发生密切身体接触的人群中正在发生人际传播,目前全世界已经报告约 130 例确诊或疑似猴痘病例而在这些国家,猴痘过去是非常罕见的病例,它通常只会出现在中非和西非地区。

各国无能贪婪的政府部门反应迅速,比利时已经开始了实施隔离猴痘病例的措施;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5月20日周五发出健康警报,警告医生和当地卫生部门注意可能出现猴痘症状的患者,并向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这些病例。中共国甚至已经猴痘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都已经生产出来了,甚至天花疫苗又要重出江湖。

美国纽约市卫生和心理卫生部5月20日表示,人类可以从受感染的动物身上感染猴痘,例如通过咬伤或抓伤,但也可以通过直接接触受感染动物的皮肤、血液或粪便,或通过被污染的表面间接接触而传播。人类在猎杀或食用野生动物时也可能被感染。这种疾病还可以通过空气中的大量呼吸道飞沫,通过皮肤损伤、体液或接触被污染的材料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从无良媒体提供的信息看,猴痘病毒的感染途径似乎是来自于动物,然后真的又是动物的错吗,就像蝙蝠和穿山甲,被中共用来做替罪羊?

善良的人们请思考一下,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球多个本来不易出现这种罕见病例的国家都出现感染者呢?基于郭文贵先生的最新爆料,笔者联想到过去一年出现的与猴痘症状类似的疫苗副作用病例,不禁令人遐想。

今年一月份,英国媒体报道,一项新的案例研究记录了接种中共病毒疫苗后出现的大疱性皮肤病病例。该研究发表在《国际传染病杂志》上,研究了两名在接种疫苗后出现带状疱疹的成年人。

第一个病例是一名 29 岁的女性,她小时候患过 3 次水痘,成年后患过 1 次水痘。

在她第一次接种疫苗后,她患上了“临床诊断”为带状疱疹。

第二个病例是一名 34 岁男子,他小时候也患过水痘。与这名妇女相似,他在第一次疫苗后检测出引发带状疱疹的病毒呈阳性。

大疱性皮肤病是一种罕见的皮肤病,会导致大的、充满液体的水泡。

研究人员报告了一个由7名大疱性皮肤病患者组成的病例系列,其中4人在接种疫苗后出现了新发的大疱性皮肤病,3人在接种疫苗后出现了先前大疱性皮肤病的恶化。

该研究还指出,当时接种疫苗后总共报告了 6,000 多例带状疱疹病例。

一些人还报告说,带状疱疹与 中共病毒感染一起出现,因此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存在“可能的关系”。“可能是一个简单的巧合,然而,最近的报告描述了类似的案例,主要涉及 HZ [带状疱疹] 重新激活的已知风险因素”。研究人员进一步分享。

这些疫苗副作用病例的典型症状与猴痘症状非常相似。值得注意的是,1958年,猴痘病毒首次在猴子身上发现,因此命名为猴痘,而用来预防中共病毒的腺病毒疫苗载体采用的是正是黑猩猩携带的腺病毒。而且因为腺病毒疫苗储存和运输的方便,2021年全球覆盖最广的正是腺病毒载体疫苗,比如阿斯利康。

尽管疫苗生产厂家声称黑猩猩病毒载体在完成任务后会在人体消失,不可能在人身上生长,但是在猴痘突然从罕有到接近大流行的危机边缘,“科学家”和“政府卫生部门”为什么不能在疫苗毒副作用的角度做进一步研究,就像对待中共病毒一样,早期预防和治疗不是他们的选项,隔离和疫苗才是他们的目的。

从疫苗接种时间和广泛的全球覆盖率等线索,结合郭文贵先生高度准确的情报能力,我们有理由相信,猴痘就是疫苗灾难,黑暗势力正再一次的利用毒疫苗收割全世界的韭菜,同时掩盖第一波中共病毒,及疫苗带来的世纪灾难。

相关新闻/资料:

https://abcnews.go.com/Health/nyc-investigating-case-monkeypox-global-infections-rise/story?id=84858978

https://www.express.co.uk/life-style/health/1556576/covid-vaccine-booster-side-effects-bullous-pemphigoid-pfizer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718829/

审核校对:sherryok

上传排版:水云间